第602章番外:染色合體(13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10:52
A+ A- 關燈 聽書

夜風清凉,卻凉不去他漫身的汗意。

從樹上躍到圍牆上,再縱身到草地上,那麼高的距離,季唯衍只用了五六秒鐘就一氣呵成的完成了。

有了昨晚的探路,沒有半分的猶豫,很快的,季唯衍就潜到了喻色所住病房的樓下。

空調的下水管,一身黑衣的他矯捷如猴,很快就爬了很高,也避開了那些不住巡邏的警衛,那些警衛關注的只有地上,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會選擇這樣爬到樓上。

身上的手機在震動,這是他此時唯一能與外界保持聯系的管道了。

季唯衍動作越來越快,很快就數到了他想要到的樓層,伸手一拉,便拉住了那個小陽臺的欄杆,一個使力,整個人便輕巧的躍到了小陽臺上。

粗粗的喘著氣,剛剛爬上來幾乎已經透支了他所有的力氣。

面前的病房裏很安靜,安靜的有些詭異,稍微歇過來的季唯衍摸出了手機,低頭掃過剛剛爬樓時收到的簡訊,他的臉頓時黑了。

“染sir,簡非凡不接電話,引不出他,怎麼辦?”

季唯衍手機飛快的打了三個字,“知道了。”隨即將手機藏在了褲子口袋裏,在陽臺上玩手機,那光亮很容易被人發現的,他現在必須要小心再小心。

然,抬頭再看喻色的病房,季唯衍迷糊了,簡非凡還在裡面嗎?

他以為手下人得手了呢,卻不曾想,簡非凡根本就不接電話。

靜靜的站在窗前,季唯衍不敢冒然行動了,要知道簡非凡才是這一行的鼻祖,若是被簡非凡發現,他今晚不止是見不到喻色,以後都別想見到喻色了。

簡非凡一定對他是防之又防。

想了又想,耳聽得病房裏還是之前他上來陽臺時那般的寂靜,據他的調查,從前這個時候的簡非凡都是不睡覺的,或者,他去了醫生那裡瞭解喻色的病情去了,又或者他此時正在病房裏玩著手機什麼的。

不能在猶豫了。

季唯衍悄悄移到門前,再輕輕的拉著那扇門,這是簡家的醫院,簡非凡大抵是絕對沒有想到他會這樣潜進來,陽臺的門竟是沒有在裡面反鎖的。

天助他也。

再拉。

門開了一道窄窄的縫隙,室內淡弱的光線灑出來,這樣的光線最適合睡眠了,是喻色最喜歡的,他知道,一直都知道。

喻色睡了。

想到喻色,季唯衍只覺心口跳得厲害,推著門的手竟然微微的抖了起來。

漸漸的,季唯衍看到了病房內的情形,一掃而過後,房內的三張床兩張是空著的,椅子上也是空著的,另一張病人床上睡著的自然是喻色,那簡非凡呢?

季唯衍沒有輕舉妄動,若他這時候進去,簡非凡又突然出現,他要怎麼辦?

一分鐘。

兩分鐘。

……

季唯衍等了又等,可是病房裏還是之前的老樣子,即便簡非凡是去了洗手間,這個時候也該出來了吧。

時間,在這一刻突的煎熬了起來。

不能再等了,當腦子裏一閃而過這個訊號時,季唯衍倏的推門而入,他先見了喻色再說,其它的,順其自然好了。

就在季唯衍進了病房想要先去將病房的房門從內裡反鎖以保自己和喻色安全的時候,眸光一掃間,他整個人頓時如雕像般的頓在了病房的中央。

那張唯一有人的病床上,不是只有喻色一個人,而是兩個人。

那另一個人居然是簡非凡,是的,就是簡非凡。

有呼吸聲傳來,他似乎睡得很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轟’的一聲,季唯衍只覺大腦裏一股熱血回流,他的頭痛了起來,他知道喻色嫁給了簡非凡,知道他們在一起的相處管道一定不一般,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兩個人居然是同床共枕了。

那並排睡在一起的樣子很安祥很和諧,倒是他這個突然間闖進來的人顯得多餘了。

他們是夫妻。

他們是夫妻了。

季唯衍的腦海裏現在都是這句話。

可,喻色明明是愛他的,喻色嫁給簡非凡完全是簡鳳樓的逼迫。

他有些暈,有些懵了。

黑眸灼灼的落在喻色身旁的簡非凡的身上,若是目光可以殺人,簡非凡已經被捅了一千一萬次了,他想殺人。

不對,一定是簡非凡趁著喻色睡著了才爬上喻色的床的,一定是這樣的,喻色沒有對不起他。

沒有的。

季唯衍在壓制著心底的火氣,不然,他要瘋了。

曉是在平時,在他冷靜的時候,他一定會發現不對的,然,現在的季唯衍一點也沒有發現不對,更沒有發現床頭的摁鈴上那只小小的隱秘的幾乎不可能被人察覺的監控針頭。

是的,就連簡非凡也沒有發現,誰能想到監控針頭會藏在摁鈴內裡呢。

隔壁的房間裏,才打了一個盹的强子一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季唯衍站在喻色的病房內的畫面,一瞬間,他的大腦空了,不過很快的,他就反應過來不對了,喻染現在只是站在房中央,二少和少NaiNai還在睡,並沒有被喻染給驚醒,那就是喻染並沒有什麼舉動。

强子急了,一手摁下手機的快速鍵,“老爺子,喻染潜進了少爺和少***病房,怎麼辦?”是任由喻染吵醒二少爺和少NaiNai把他二人‘生米煮成熟飯’,還是做其它的反應,這些都要快些做决定,再慢,喻染動起來,就來不及了。

“他都看到了是不是?”簡鳳樓到底是見過世面的,强子蔔一開口,他就猜到了所有。

“對。”

“看到了就好,讓那小子死了心不再覬覦喻色,喻色也就會乖巧的與非凡好好過日子了,嗯,這樣更好,我很滿意,真沒想到今晚上會一箭雙雕,把喻染也給解决了,哈哈哈,好,真好。”

“老爺子,喻染動了,快說,現在要怎麼對喻染。”

“開門,把他嚇走就好了,我只要達成喻色和非凡好好過日子再無二心的目的就成。”簡鳳樓拿著手機微眯著眼睛,他只要這個結果,兒子不爭氣,他老頭子只好出手了,再不出手,只怕等他被埋進了黃土,也見不到孫子的影子。

“OK,我去辦了。”强子得令,再也等不及的起身,沖到門前,秒秒鐘的功夫就到了隔壁,然,他怎麼開也打不開喻色病房的門,就連鑰匙也不行,他急了,老爺子交待嚇走喻染就好。

轉身,强子沖到了護士站,“快,沖著摁鈴喊話,讓二少起來把門打開。”

護士不明所以,便照著他的話拿起了護士站接通摁鈴的內線電話。

季唯衍就要走到床前了,就在這時,病房裏的摁鈴響了,“二少爺,少NaiNai晚上的藥忘記吃了,你快開門,我好把藥送進去。”

小護士這一句,把季唯衍所有的思緒都拉到了現實中,床上的簡非凡似乎是在開始動了,季唯衍皺了皺眉頭,他知道自己再不能留了,轉身,沖進小陽臺,不做任何停留,便順著來時的下水管滑到了樓下的草坪上。

夜蟲啁啾,夜還是之前的夜。

他呼吸著這夜的清新,似乎一切都沒有變,可他的世界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他和喻色,完了。

喻色是簡非凡的女人了,那麼他與她,從此又怎麼會有可能了呢?

沒有了。

季唯衍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醫院的,走出醫院後他隨意的走在馬路上,遇到酒吧就進了去,點了一大排的酒,開始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喻色變心了。

喻色變心了。

他喝一口想一下,心,漸漸的麻木了。

醫院裏,强子返回了隔壁的監控室,季唯衍已經離開,少爺和少NaiNai還在沉沉的睡著,一切,都與老爺子預料的一樣,明早,當少NaiNai以為她與二少爺之間發生了什麼之後,一切就水道渠成順其自然了。

那他的使命也就終結了。

不得不說,老爺子這手法實在是高明,連他都自歎弗如。

那一晚,所有都在簡鳳樓的算計中。

季唯衍在酒吧裏喝高了喝醉了,天亮的時候,一個女人開著小車接走了宿醉的季唯衍……

那一晚,喻色在病房裏與簡非凡‘睡在一起’了。

清晨,天邊的魚肚白點燃了這新的一天。

大地開始了復蘇。

人們開始陸續的醒了過來。

醫院病房裏的兩個人也在好睡中微微的動了起來。

喻色睡得早,自然是比簡非凡先醒。

這一晚,她睡得很香,懶懶的一個翻身,不期然的,小手落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還沒醒的喻色下意識的低喚了一聲“阿染”,條件反射的,她以為她摸到了阿染。

這一聲,驚醒了已經到了淺睡邊緣的簡非凡,他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對於‘阿染’這個稱呼,他很不喜歡聽。

他以為他是趴在喻色的床頭睡著的,以為喻色是在夢中喚著阿染的名字呢,然,當他睜開眼睛看到落在他下圍的那只小手時,他愣住了。

“啊……”

“啊……”

異口同聲的兩聲驚叫響徹在病房裏。

這一刻,喻色徹底的驚醒了。

這一刻,簡非凡也徹底的驚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