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番外:染色合體(12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08:53
A+ A- 關燈 聽書

她的媽媽還在這個世上嗎?

若還在,會不會在某一個時間點就想起她了呢?

喻色正悶悶的想像著自己媽***樣子,忽而,病房的門開了,一個護士拿著輸液的藥瓶進來了,“該換藥了吧?”

喻色抬頭瞄了一眼正在打的藥瓶,還真是要打完了,“嗯,換吧。”

護士熟練的拿起了那一瓶空了的就換上了新的,喻色眼睛隨意一瞄,“護士,怎麼上面沒有藥物的名稱呢?”她做過看護,醫院裏輸液的流程她都懂,打什麼藥,不止是藥瓶上要有藥名,小夾子上也要有的,可現在,都沒有。

“沒有吧?我看看。”那小護士臉色一變,拿起才掛上的輸液的藥瓶就察看了起來,“哎呀,還真沒有,我去問問。”小護士說著就煞有介事的朝門前走去,那小跑著的身影讓喻色直皺眉頭,不由得就小聲的嘟囔了一句,“這什麼爛醫院呀,太爛了。”

小護士跑得更快了,簡非凡眉毛一皺,“你說什麼?”這可是他們家開的醫院,哪裡爛了,無論是軟件還是硬體,在東南亞都是數得著的,這裡只富人看得起病呢,沒錢的人根本進不來這裡的病房,瞧瞧,就這病房,堪比五星級飯店的標間。

“這家醫院太爛了,非凡,我告訴你,但凡是輸液,藥瓶上必須要寫藥名的,喏,還有這個小夾子……”喻色說著,手指了指與藥瓶掛在一起的本夾子,“這上面也要寫清楚輸液的藥名藥量,哪裡有空著的,所以我說這家醫院很爛,太不專業了。”

被喻色這一說,簡非凡面子上就有些掛不住了,這可是他家的醫院,手一摁鈴,“叫你們護士長過來。”

“好的。”摁鈴那邊,小護士一聽他這聲調就慌了,不過,兩分鐘後護士長還是來了。

“二少爺,有什麼需要嗎?”

喻色瞪了簡非凡一眼,才他摁鈴之後她就數落了他,雖然覺得這家醫院爛,可這也有可能是遇到了剛畢業的小護士,不懂規矩也是有的,她回想著自己當初最開始做看護的時候,也是頻頻出錯呢,培養一個新人,不容易的,她清楚,所以發牢騷歸發牢騷,她可不想因為自己而讓那小護士丟了飯碗,所以,剛剛在護士長進來之前,她已經很認真嚴肅的教育過簡非凡了。

簡非凡只當不覺,淡清清的笑道:“以後,醫院裏不許再發生輸液名字不清楚,藥瓶上沒有藥品說明的事情了,若再有一次,你懂的。”若不是看喻色的面子,他真想趕人了,他們簡家花了那麼多的錢建的這所醫院,請的不是廢物。

“好的,我知道了。”護士長忐忑的一直點頭,點得喻色看著頭都要疼了。

“行了,你說兩句就好了,人家以後會注意的。”

簡非凡就撓頭,喻色這也太善良了,想想她那麼小就救過自己一次,心不由得就柔軟了一些,以後,他也要學著做一個善良的人,“行了,看少***面子我就不多說了,回去後多思考吧。”

護士長這才臉色不好的退了出去,很快,輸液上就貼了標籤,小夾子上也寫了字,可喻色再看那藥品的名稱,隱隱的就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然,無論她怎麼想也想不出來哪裡不對。

那時的喻色說什麼也沒想到她懷孕了。

若她知道,她一定追問個清楚。

護士長走了,進來寫標籤的小護士也走了,喻色歪頭看了看那上面的藥名,“非凡,都是些營養藥,打這些藥還不如我回家去多喝些老母雞的雞湯多吃些好的補一補呢,不如,我們出院吧。”喻色的老毛病犯了,她捨不得錢。

簡非凡眼睛一瞪,“不行,我說不行就不行。”

喻色無言的白了他一眼,只好哄勸著道,“這病房一天也要很多錢吧,我這麼住院是在浪費,你懂不懂?不如把這些錢捐給更需要的人,那多好呢。”

“你呀,真傻。”簡非凡就不懂了,怎麼就有喻色這樣不懂享受的人呢,以前那些想攀上他的女人一是為了他的長相二就是為了他的錢財與權勢,喻色呢,倒是把享受往外推。

“非凡,你知道我長這麼大有多不容易嗎,要不是那些好心人捐了錢物到福利院,我很有可能活不到今天,現在,我長大了,也能賺錢了,我覺得最不該做的就是不必要的浪費,你跟院方說說,我明天就出院吧,我出去養著一樣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聽她說出去養著,簡非凡一樂,“那你跟我住一起?”若是喻色與他住一起,這事情就有的商量了,大不了他把醫生護士請到家裡好了。

喻色還以為他這一聲吼是不樂意呢,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你要是不樂意,我也可以另租一間房子住,我不會影響你的,若是你喜歡的那個女人來了,你就叫上我去陪你演戲,我隨叫隨到的,絕對不會拆你的臺。”

簡非凡的臉陰沉了起來,真是撒一句謊報,就要以十倍百倍的精力和煎熬來圓,算了,他跟喻色是真的說不清楚,歎息了一聲,簡非凡低低的道:“還是等我問一問醫生再决定吧,再有,我沒有不樂意你搬去我那裡住,我那大著呢,你不去就我一個人住你說是不是更浪費?現在多個人就多些生氣,我樂意之至。”

“行,那明個一早查房就問醫生,對了,你有沒有吃晚餐?”

喻色這一問,簡非凡喉結動了動,他還真沒吃,“沒呢,我就吃這粥好了。”

“你怎麼不早說,我還以為你吃過了呢,快吃,這病房裏冷氣開得太大,快凉了,凉了對胃不好。”喻色碎碎念,她這個人就是這樣,但凡是對她好的人,她也會對人家好。

可她這樣的念叨聽在簡非凡的耳朵裏卻隔外的好聽,就是喜歡聽,就連吃起粥來那粥也是香香的,讓他心情愉悅了起來。

吃完了晚餐,喻色精神了,之前睡了那麼久,她現在半點睡意也沒有,呆呆的看著天花板,像是在想什麼,又像是什麼也沒想。

病房裏,為了不打擾她休息,簡非凡第一次過起了苦行僧一樣的生活,就連電視都沒得看。

醫生說喻色犯病的原因之一跟她睡眠不足有關係,他就更不敢發出聲音了。

可是再靜,喻色也睡不著。

玩一會手機,再看一眼喻色,她還是那樣呆呆的看著天花板。

簡非凡忍不住了,“小色,要不,咱兩說說話吧,反正你也睡不著。”

喻色眼神迷離的轉過頭,思維終於從想念阿染的心思上轉移了開來,“好。”

可她一個字說完,簡非凡卻不知道要說什麼了,他還真不會哄女人,撓了撓頭,他只好說起她要搬去別墅後的安排,“到時你就住我隔壁的客房,好不好?”

“好。”

“對於房間的佈置,你有沒有什麼要求?儘管說,老子樂意為老婆服務。”

那聲‘老婆’讓喻色臉一紅,輕輕搖頭,“乾淨就好。”

“呃,說了半天,你就這一個要求?”簡非凡覺得自己是對牛談琴了,越是與喻色接觸,他越覺得喻色是一個非常難得的好女孩,怎麼沒讓他在她遇上喻染之前認識她呢,若是早些認識,他一定使出混身解數把她迷住。

“嗯。”喻色眨眨眼,絲毫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她嫁給簡非凡完全是迫不得已,也是自己連累了簡非凡,要是沒有當初的她的提議讓他回去T市看他父親,也就不會有今天的故事了。

有時候,她更恨的是她自己。

可是恨著的同時,她也不後悔,若是再讓她選擇一次,她還是會選擇讓他回去見他老爸的。

她是想見自己的父母都見不到呢。

“你呀……”一遍遍的歎息,越是接觸簡非凡越是心疼喻色,“聽話,早些睡吧,再是睡眠不好,小心明天醫生不讓你出院。”

他這一句,喻色乖乖的閉上眼睛數羊了。

終於,喻色睡著了。

簡非凡也趴在她的床邊睡著了。

醫院西北角的院牆上,有一個人從樹上落下,再輕盈的跳到醫院的園子裏,季唯衍是來打探的,簡非凡不告訴他喻色住在哪家醫院沒關係,他只要查一查簡非凡的車子都駛過了哪裡,很快就可以根據路線找到他帶著喻色去哪裡了。

更何况,他對簡家在這座小城裏的資產瞭若指掌,所以,只要一知道簡非凡的車是駛到了這附近,他就猜到喻色是被送進了這家醫院了。

東南亞數一數二的醫院,至於為什麼座落在這麼小的小城裏,原因很簡單,只為簡非凡十幾歲的時候就來了這裡不肯走了,一年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是呆在這裡的,所以,愛子心切的簡鳳樓因著沒辦法照顧兒子,就建了一家醫院供兒子隨時使用。

這世上,父愛是最偉大的。

可是季唯衍此時最討厭的就是父愛。

他查過了,喻色之所以嫁給簡非凡全都是簡鳳樓的逼迫。

花園了裏走走歇歇,他在辯方位。

來時記路,離開時才會方便快捷。

“誰?”忽而,就在他正繞過一叢灌木林時,醫院裏的警衛拿著手電筒照向了他這邊,還語調緊張的看過來,似乎,他們很怕有人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