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番外:染色合體(12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07:17
A+ A- 關燈 聽書

然,季唯衍的面容一冷,根本不給他面子,冷冷的沉聲的道:“讓開。”這一聲,彷彿能將人凍住一樣,讓那警衛打了一個激欞,“先生,這裡沒有請柬是不可以進去的,你看……”

“嘭”,季唯衍一拳掄過去,今個誰封锁他見喻色,他就毀了誰。

他不知道是不是平生第一次這樣衝動這樣控制不住自己的大打出手。

很快,他就被十幾個警衛圍住了。

然,越近喻色,他的大腦卻越加清醒,除了忍不住的衝動,季唯衍又恢復為了之前的那個季唯衍。

能打。

也敢打。

劈哩叭啦,大抵是急了,十幾個警衛被他十幾分鐘就搞定了,這與之前他被那七八個混混擱倒是完全相反的結果。

拍了拍手,季唯衍顧不得一身的狼狽和汗水,大步的走進了禮堂,這一次,那些守在門口的迎賓小姐誰也沒敢攔他,十幾個警衛都沒攔住,她們八個女人更攔不住這如狼一樣的男人了。

季唯衍大步進了大堂。

人很多,川流不息,觥籌交錯間他尋找著喻色的身影,可連連掃過了三遍,也不見喻色和簡非凡的影子。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季唯衍揪住了一個服務生的衣領,“新娘子和新郎呢?”

“先……先生,請放開我,我……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兒。”服務生戰戰兢兢的顫抖著,被季唯衍面上的狠戾嚇的連話都要說不完整了。

“喻先生,你好。”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季唯衍乍一聽見,就覺得這人的聲音有些耳熟,就覺得他以前一定聽過的,可當鬆開了服力生慢慢轉過身去看到迎面的男人時,他又皺了皺眉頭,這人,他是第一次見面,不過,他很確定這人與簡家有關係,因為,這人與簡非凡很象,看著他與自己差不多的年紀,季唯衍隨手松開了手裡的服務生,輕輕一送,服務生一個趔趄就倒在了地上,爬起,趕緊的跑掉了。

季唯衍理也不理了,而是淡幽幽的望著面前的人,“你是簡非離?”一種莫名的熟悉感襲上心頭,可他此刻的腦子裏太亂太亂,全都是身著棗紅色禮服的喻色,他無法去捕捉什麼,許是趕來的太急,再加上煩躁,他的嗓子沙啞的不行。

簡非離定定的看著季唯衍,先是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可是面前這張染著血的臉讓他根本看不清楚他的面容,“你是喻染?”或者,只是他的錯覺吧,他怎麼可能與喻染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呢,不可能的。

“是,我是喻染,喻色呢?你們把她藏到哪裡去了?是不是你們逼迫著她嫁給了簡非凡?想不到你們簡家這麼卑鄙。”居然就趁著他在裡面的時候把喻色娶走了。

這口氣,他真的咽不下。

“哦,喻色和非凡去度蜜月了,喻先生這是……”

“我找喻色,你們最好把她交出來,否則,我喻染一定會讓你們簡家不得安寧,若你不信,大可以試一試。”咬牙切齒的說過,季唯衍冷冽的眼神仿如冰霜一樣,讓被他盯過的人不由得全都打著寒顫,真冷。

“我信,喻先生是商場上的奇才,若是喻先生出手,我們簡家一定不是對手。”簡非離微微一笑,先把高帽子給季唯衍戴上,這件事是老爺子做得不對,可做都已經做了,喻色和簡非凡也結婚了,這個時候根本沒辦法退婚了,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走,他就是要先讓喻染消消氣,事情總有解决的辦法的。

“算你識相,快把喻色交出來。”

簡非離目光掠過不遠處正看熱鬧的客人,微微有些不自在,心思一轉,冷靜的他對付不冷靜的喻染,自然就占了上風,這不是季唯衍智商高不高的事情,而是因為他現在的思維全都停留在喻色的身上,其它的,他根本沒有辦法去思考了,“喻先生,不如我們去那邊的會客室坐坐,如何?”

“不。”季唯衍就一個字,他只要見喻色的,其它的,一概不想談。

“那裡清靜,到了,我想辦法聯系到喻色,由她親口向你解釋,如何?”簡非離在攻心,攻一個身心俱亂的男人的心。

而一個愛了的人,愛情就是他最大的弱點。

只要粘上他最愛的人,他的大腦裏就只剩下了那個人,“說話算話?”

“我簡非離堂堂七尺男兒,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若是說話不算話,那豈不是拿起石頭砸自己的脚,以後,還怎麼在商場上混呢?”

簡非離這話倒是實在的,量他也不敢在眾人面前說一出做一出,季唯衍微微一思量,起身便朝著那間會客室走去,只要能與喻色通上電話,其它的,他真的不在乎了,他只要她給他一個解釋,除了她,誰也不行。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進了會客室,簡非離一努嘴,緊跟著他進來的幾個警衛就退了出去。

會客室裏這一刻靜的彷彿連掉根針都能聽得見聲響。

“打她的電話。”

“她的手機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不如,打非凡的吧。”

季唯衍狠狠的一拳捶在茶几上,震得茶水灑了滿桌子都是,簡非離這是故意的,故意的在告訴他,要找喻色,如今,必須要透過簡非凡了。

閉了閉眼,他告訴自己要冷靜,小不忍則亂大謀,今個,他衝動了太多次了。

是的,遇到喻色的事情,他就完全的管不住自己了。

“好,你打吧。”見不到簡非凡,電話裏他也要與他理論一番,他就不信之前簡非凡不是他的對手,現在就會是他的對手了,因為,愛情的世界裏是容不得沙子的。

簡非離徐徐坐定,老頭子把喻染交給他來處理了,其實,看到喻染他就想到了他自己,他愛的人是藍景伊,卻是愛而不得,他很理解喻染的那種心情。

愛而不得,那就象是被人在心頭剜了一塊肉一樣,有的不止是疼,還有痛徹心扉的折磨。

默默的拿出手機,能為喻染做的,他全都會做。

只是,一切都不在他的掌控中。

簡家的產業,商場上的歸他打理,其它的全都是老頭子在親自打理,他完全插不上手。

不過,他是希望二弟能得到幸福的,簡非凡喜歡喻色這個他知道,或者,這也是給二弟的一次機會,把握住了,他一生的幸福就有了。

至於他,這一生還會有幸福嗎?

手機正在撥通中,簡非離目光輕落在季唯衍的身上,還是覺得喻染給自己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可他卻怎麼也想不出是在什麼時候與這個人打過交道的。

搖了搖頭,他不再去想,手機接通了,“非凡,喻染要找喻色,你把電話給喻色吧。”

“有話跟我說。”簡非凡正在開車,本來是在酒席中敬酒的,可喻色突然間就小腹疼,所以,他抱著喻色上了車就駛往醫院了,根本不是簡非離所說的去度什麼蜜月,這會兒,喻色正疼的臉色煞白一片,他不想讓她Cao心。

簡非離看向季唯衍,“與非凡說,可以嗎?”

“行,給我。”季唯衍也不挑,先是簡非凡就是簡非凡,他先訓完簡非凡三审喻色,今個,這場大婚他要他們兩個給他解釋清楚,否則,他不會放過他們的,即便他們去度蜜月了,可不管他們去到天涯海角,他都一樣把他們找回來。

簡非離將手機交到了季唯衍的手裡,這一刻,兩個人離得很近,他眉頭微皺,“喻染,我們以前是不是認識?”

這話,若是在喻色沒嫁給簡非凡之前,季唯衍一定會認真分析對待的,說不定就能想到簡非離有可能是他失憶之前認識的人,然,這一刻他的思維早就不受他自己大腦的支配了,除了喻色的事兒,其它的人和事他都不想理會,“不知道。”

冷哼了一聲,簡非離的手機也放在了耳朵邊,“簡非凡,有種你在我出來以後娶了喻色,在我沒出來的時候你强娶了喻色那根本不是你的本事,簡非凡,你王八蛋。”季唯衍爆Chu口了,他無法想像那個曾經與他同床共枕了數月的女孩今晚上就要成為簡非凡的妻子了,甚至有可能與簡非行那……那個……

想到那些,他臉色更綠了,他受不了。

“你罵吧,今個一次Xing讓你罵個够,只是,你最好不要耽誤我送喻色去醫院,她生病了。”簡非凡回頭瞄了一眼喻色,這個時候,他真不想與喻染多說什麼,太分心了,分心的後果就是他沒辦法集中精力把車開快。

“色病了?”季唯衍轉頭看簡非離,簡非離之前可是說他們兩個是去度蜜月了,這一刻,他不知道兩兄弟的話誰的是正確的了。

“是。”

不過,不管誰說的對誰說的錯,他現在都不想理會,他只關心喻色,“嚴得不嚴重?去哪家醫院了?”知道了,他也要去看喻色,他們今天才大婚,那就說明在今天以前喻色與簡非凡什麼也沒有做過。

那他,就要把喻色奪回來,生病了更要奪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