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霸道的求婚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2:30
A+ A- 關燈 聽書

離開他,離開江君越,心底裏這個呼聲頓起,可,為什麼决定要離開他的時候,她的心卻是那麼的疼。

再不想,也必須要離開,這就是她和他之間的宿命,她抗不過這命運,就只能順著命運的帆船而行,隨著水而水波逐流,不論流到哪裡,都不會再有回轉的餘地。

“發什麼呆呢?”就在藍景伊魂不守舍的時候,腰上已經一緊,江君越擁著她便朝著社區的小角門走去,一邊走一邊不羈的道:“藍景伊,你不覺得你天天往我的住處跑有些不矜持嗎?”

“嗯?”眸光輕閃,藍景伊的大腦終於開始運作了,江君越的話讓她不自覺的開始臉紅,似乎隨他進去就不矜持了似的。

“所以吧,不如我們把關係再明確些,這樣,你就可以大大方方的進出我的公寓了。”江君越眯了眯眼睛,大大方方從從容容的說道。

“江君越,你這是要向我求婚嗎?”眼眶一潮,她突的覺得很可笑,就在她决定要離開他的時候,他居然要向她求婚了,好象一直以來他都不想娶她的,之前之所以想跟她一起,不過是想她做他的女人,她知道。

“怎麼,你不願意?”他停下來,霸道的就捉住了她的手,然後另一手變戲法似的變出了一個精緻的紅盒子,打開,拿出盒子裏的那枚戒指就往她的指間套去,那動作一點也不溫柔,相反的還有點粗暴,可是他的眼神卻很認真很專注。

戒指套在指間的那一瞬,她的手指一顫,她的身體一顫,她的心尖更是一顫。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左手無名指,沒有任何浪費的被江君越塵埃落定了一枚訂婚戒指,甚至於,她還沒有答應。

眸間的濕意更潮,藍景伊突然間發覺,在他給她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她居然一點也不反感,甚至於在那一刻一點也沒有想起簡非離。

戒指,是每個女人人生旅途中最美的小物件,它所代表的意義非同一般,那代表著一顆心已有了歸屬已有了依靠。

“行了,從現在開始你可以大大方方跟我隨進隨出我的小公寓了,嘿嘿,別發呆了,走吧。”江君越捏捏她的小鼻尖,臭美的扯著她就往小公寓走去。

藍景伊頓時傻了,有他這樣求婚的嗎?

他這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太霸道了。

從頭至尾都是他一個人在唱獨角戲,而她,根本就沒有答應過他一個字。

可當他牽起她的手朝著小公寓走去的時候,她的唇動了又動,卻怎麼也說不出一句反對的話來。

手心裏都是潮濕的感覺,風一吹來,吹蕩起她心湖裡的一片漣漪,徐徐的泛開,久久也不彌散。

這是愛嗎?

這是與簡非離帶給她的感覺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那種心跳的速度無法形容。

心口的小鹿不停的亂撞著,她回手握了一下他的大手,忽而輕聲的道:“傾傾……”

“嗯?”他拉著她進了電梯,下巴抵在了她的額頭上,嘶啞的反喃了一聲。

“真的想娶我了?”

“……”他沒吭聲,只是以下巴不停的在她的額頭上蹭呀蹭,動作溫柔的不象話。

“讓我答應你也行,不過,我有個條件。”

空氣,一下子稀薄了一般,說完了連藍景伊自己都覺得有些要窒息了。

江君越抿了一下薄薄的唇,隨即笑開,“說吧,我聽著呢。”

“把那個鑰匙鏈還給我,我就答應你。”

“丟了。”江君越的臉一沉。

“你不給我我就不答應。”藍景伊嘟著嘴,頭轉向一邊,也把他溫柔蹭動的下巴擋開了。

“你要那個幹什麼?怎麼,還想著那個簡非離?”

“要結束也是我自己來結束,你收著,算怎麼回事,是不是?”

“我給你,你就跟他徹底的結束?”

藍景伊眨眨眼,沒吭聲,可是,心痛了又痛,只為,江君越眼底一閃而過的光茫,那樣的灼亮,惹她心醉。

她發現,她是真的愛上了他。

她會因他的每一個極細小的表情和動作而心亂不已。

那是簡非離從來也沒有給過她的感覺。

“好吧,跟我來。”一個漂亮的響指,剛好電梯門開,他牽著她的手便走出電梯,直奔小公寓的門,才要按密碼,藍景伊立刻道:“我來。”這道門,或許是她最後一次親手打開了,以後,再也不會了,再也不會了。

門開,入目是熟悉的一切。

江君越一進了門就直奔臥室,“喂,你幹嗎去?”藍景伊迷糊了,這男人,總是會給她驚喜,那每一次都讓她不由得感動莫名。

然,等她追過去,那男人又像是變戲法似的,手裡突的就多了一個鑰匙鏈,不正是簡非離送給她的那一個嗎?

果然,根本沒丟。

藍景伊伸手搶過,“壞蛋,你騙我。”如雨點般的拳頭落在他的身上,他也不躲,捉著她只一帶,兩個人便一起躺倒在了大床上……

眼底眉梢都是他好看的一張臉,藍景伊的腦海裏,與他相識到此刻的一幕幕如倒帶一樣的倒過,很美很浪漫。

若,這是與他的最後一夜,那麼……。

“傾傾……”舒服的一聲輕喚,她更喜歡喚他傾傾,那是他們初識時她以為的他的名字,真不知道是誰給他起了這麼一個綽號,可是她很喜歡呢。

“嗯……”江君越輕哼一聲,很是享受這一次藍景伊的輕喚。

很美。

愛上了他嗎?

似乎真的愛上了。

她太喜歡那種感覺了,她會為他而寢食不安,會時不時的想起他俊逸的面龐,好帥呀。

“傾傾……傾傾……”呢喃著深喚,只想把他的味道他的一切深印在腦海裏,永遠也不散去。

“小妖精……”

或許,她想讓一切極盡可能的美好吧。

那會是一個最最美好的回憶。

眼眸,突然間就在思緒回歸的這一刻濕潤了,潮濕的淚水沿著眼角流到臉頰,再沿著臉頰流到唇角,鹹澀的味道沁入口中,她才發現她走神了。

似乎,江君越也同樣感受到了這個問題,“怎麼了?”嗅著她唇角那股淡淡的鹹澀的味道,那是淚腺的味道,他知道,心,不由得一滯,“不舒服?”

藍景伊回神,不想讓他知道所有,或者,過了明天,就讓他恨她一輩子好了,也許,最初的遇見就屬不該,若是那時不遇見,也便不會有此刻的痛苦,她與他,註定了是不屬於同一個世界的兩個人。

江君越真的以為自己是自己的錯,不由得輕聲的道:“別怕。”

“呵……”她輕輕笑開,笑開在這夜色裏,如一朵絕美的曇花,卻,只會有這一夜的絢爛。

風,揚起窗紗後溫柔的灑落在身上,經過了這一夜,她終究還是要走回孤單去,那是她的宿命,她逃不掉。

是誰,寫下愛的歡歌。

我想,我是愛你的。

可是你,可愛我嗎?

然,無論他愛不愛她,她愛不愛他,都註定了她要離開他了。

……

藍景伊疲累的躺在那裡,再也不想動了,她累了,累極。

藍景伊徐徐闔上了眼眸,輕輕的呼吸間,她悄悄的迷糊了過去,似乎是睡著了,又似乎只是在做著一個旖旎的夢。

一隻手支撐起身體,江君越歪過頭來看著懷裡似乎是睡著了的藍景伊,那張小臉上還滿布了緋紅,緋紅中透著一股子嬌妹,她和他的第一次是在飯店裏,是她勾了他,可是第二次卻是他……

真的是她的主動。

江君越皺起了眉頭,女人主動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可是,若這個女人是藍景伊,那就不平常了。

上一次,若不是自己體力上占優,她根本不會由著他的,每每一回想起她如小獸般的抗拒,他的腦子裏就會不由自主的起疑惑,“小東西,是不是又在跟我玩什麼遊戲了?”自言自語著,大腦卻在不住的思索著。

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滑過她的臉頰,藍景伊當真是睡得沉了,她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

江君越移開了兩手,悄然的下了床,拿出手機邁著穩健的步伐走進了陽臺。

第六感告訴他要有事情發生了,他必須要在事情還處於萌芽狀態時處理了,否則,後果一定很嚴重。

夜色裏,風正好,柔柔拂過他果露在晨褸之外的麥粒色肌膚,江君越把手機攤在掌心,一個快速鍵按下,蔣翰便接起了,“去查查我媽今天有沒有給她打過電話?”慵懶的發出指令後,隨即掛斷,甚至不等蔣翰的作答,這是他一貫的作風。

當然,蔣翰早就習慣了他如此的作風,他的一舉一動,蔣翰全都了然。

兩個人之間,早就形成了一種不成文的默契,江君越一句話一個眼神,蔣翰便能猜個十之**。

風,吹走了他身上的汗濕,清醒的半倚在陽臺的欄杆上,入目的夜色中,那不停閃爍的霓虹彷彿把人置入了夢幻之中,江君越拿了根烟,卻沒有點燃而是在手中把玩著,因為,第六感告訴他,手機快響了。

果然,在江君越第六次接住拋起落下的烟時,他的手機真的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