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番外:染色合體(11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05:32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你吃點東西吧,再不吃東西你會撐不住的。”孟小凡低聲的勸著喻色,從她進來喻色這小出租屋,無論她怎麼勸,喻色都不理她,可喻色瘦了,瘦得讓人心疼。

喻色不動,呆呆的躺在床上看著棚頂發呆。

這個姿勢,她已經維持了有一個多小時了。

“喻色,今天有消息說你的阿染要出來了。”忽而,孟小凡這樣說道。

“什麼?”喻色終於動了,也說話了,目光晶亮的看向孟小凡,不過才三天的時間,她比之前更瘦了,瘦了一大圈。

“有人說他要出來了。”孟小凡重複著。

“誰說的?”喻色“騰”的坐了起來,力氣超大的捉住了孟小凡的手臂,雖然她很質疑孟小凡說的話有多少可信度,可,她卻很願意孟小凡說的話是真的。

她想阿染出來。

孟小凡抿了抿唇,像是猶豫了一下,隨即低低的道:“你這樓下的一個男人說的。”

“一個男人?什麼人?”喻色追問,心底裏在揣測著這個人是誰。

“你真要我說?”孟小凡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就覺得吧,他好象是個騙子,我呢,可能是被他給佑惑到了,一個不小心就與他攀談了起來,也許,他說得都是假的。”

“很帥?”若是不很帥,以孟小凡的Xing子才不會理一個陌生人呢。

孟小凡眨巴著大眼睛,很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嗯。”

“我知道是誰了。”是魏間,他又找上她了,魏間很帥的,她記得,魏間也很符合孟小凡平日裏形容的她所喜歡的那種男人的類型。

“你認識那人?他姓什麼?”孟小凡果然是動了凡心了,反捉住喻色的手問道。

喻色卻很沒興致的道:“他是一個很討厭的人。”若是這個魏間的主子對阿染做了什麼讓阿染出不來呢?那魏間就也是讓她很討厭很討厭的人了。

“可是,他好象是很關心喻染的事情。”

魏間能不關心阿染嗎,他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灾。

喻色打聽不到半點局子裏季唯衍的事情,有的,都是那些報紙和八卦雜誌上的小道消息,初時她還能告訴自己不要相信,告訴自己那些只是道聼塗説,可是漸漸的,‘無風不起浪’這句話佔據了她整個世界。

喻色再也做不到心情平靜了。

這幾天,她再度嘗到了世間的人情冷暖,“小凡,把你認定的帥哥男叫進來吧,我有話問他。”喻色閉上了眼睛,下定决心的說道。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若是阿染真的重判了,那他的一生也就毀了,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樣好的一個人因她而毀了。

是的,她此刻就是認定了是魏間的主子害了季唯衍,而原因,就是想讓她嫁給那個所謂的神秘少爺。

孟小凡吃驚的口型張成了O字型,“喻色,你這是說真的?”

“真的,去叫吧。”喻色疲憊的揮揮手,“讓他這就上樓,我馬上見她。”吃力的坐了起來,隨手抓件了一件外套披上,“快去。”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她會瘋了的,報紙上的消息甚至有人在說阿染有可能被判死刑了,畢竟那些毒品的量太大,大的按照這裡的法律足可以判人死刑的。

喻染百口莫辯,他在裡面根本沒辦法Cao作。

是她之前太天真了。

現在,該是她清醒的時候了。

“喻色,你確定?”孟小凡之前說出的話不過是想要把喻色從發呆中解救出來,至於喻染是不是要出來了,她都不信魏間的話呢,即便再重色輕友,這個玩笑也開不得,瞧瞧,喻色因為喻染,已經憔悴的不能再憔悴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去吧。”喻色下了床,走進了洗手間,抬頭看鏡子裏的自己,臉色蒼白,頭髮散亂的垂在肩上,半點光澤也沒有,現在的她跟鬼沒什麼差了。

咧了咧唇角,喻色强擠出一抹笑來,卻是笑比哭還難看。

阿染一定不想看到她哭的。

可離了他的笑,怎麼都不會好看。

喻色擰開了水龍頭,水量擰開到了最大,洗了幾把臉,梳了梳頭髮,洗手間外已經傳來了兩種不同的腳步聲,一種輕一種沉,輕的是孟小凡,重的是魏間。

喻色再掬了一捧水洗了把臉,這才隨意擦了擦走出了洗手間,“魏先生,你看……”孟小凡低低的很歉然喻色對他的冷默,“你快坐吧。”

魏間點了點頭,微笑的坐到了沙發上,出來的喻色卻沒有選擇坐沙發,而是搬了以前阿染經常坐的椅子坐定,“小凡,我想喝現榨的葡萄汁,城西有一家,你去幫我買一杯,好嗎?”她與魏簡接下來要談的事情關係到她一生的幸福,再加上事關阿染,喻色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即便是孟小凡知道也不行,因為誰知道了,誰就越傷心越難過。

“喻色你真的想喝葡萄汁,怎麼我從前都不知道你有這個特別的喜好嗎?“孟小凡猶自不覺,看她如同看著怪物。

“我要一份檸檬水就好。”看出了喻色的懶怠說話,魏間倒是個有眼色的,低低一笑,就打住了孟小凡的追問,讓她只好懊惱的低應了一聲,“好,那我去了。”

孟小凡走了。

可,房間裏卻更安靜了。

喻色輕靠在椅背上,彷彿要從這椅子上尋回些喻染身上的味道似的。

他們分開,又有幾天了。

幾天,卻恍若隔世。

她的心一下子蒼老了起來。

再决定把魏間叫上來的那一瞬間,或者,一切便已經註定了。

她與她的阿染,有緣無份。

喻色安靜的坐著,她在慢慢修復自己此刻的心亂,而對面的魏間,彷彿早就猜到她會待他如此冷漠似的,兀自的品著孟小凡之前為他沏的茶,茶很香,卻依然掩不去對面女人身上那股子濃濃的疏離。

“我知道你恨我,更不想見到我,可我覺得這件事情的選擇也許會是你一生中最正確的一個選擇,我保證我們少爺是最愛你的,這個世上,沒有誰比他更愛你了,或者,就連喻染也比不上她。”魏間低低說過,語氣裏的誠摯似乎對她沒有關點威脅似的,可他明明就是在威脅她,以阿染的自由在威脅著她。

喻色像是聽見了,又象根本沒有聽見,還是靜靜的坐在椅子上看著魏間的衣角一動不動。

那模樣,就象是一尊雕像,明明生動,可是,雕像是不可能動的。

許久許久,久到小房間裏的茶香都淡成了一份說不出的殤,僵了身子的喻色才緩緩的動了一下下,頓時,身上麻酥酥的感覺讓她覺得彷彿有無數只螞蟻在身上爬,喻色一身的憔悴,可是眼睛卻是清透而晶亮的,“魏間,若我答應了,他什麼時候可以出來?”

這一句不知她下了多少的决心,終於說出來的時候,她的心在顫。

她與阿染之間的距離或者現在還不足一座城的距離,可是,卻已經在開始慢慢的拉遠再拉遠,只要一切成定局,她和他就再也沒有可能了。

“只要你和少爺大婚,他就可以出來了。”魏間有些意外喻色的直言,可她就是這樣的女孩,一旦决定了就不再閃閃躲躲,與其拖拖拉拉,不如早些讓阿染出來,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了。

她犧牲了她自己,就可以換阿染一生的安好。

“好,我想明天就大婚,可以嗎?”决定了,她就不想矯情,那樣沒勁兒。

“這個……”魏間大概是沒想到她會選明天,“是不是有些倉促了。”這個,真的是太快了。

“無妨。”一場她不在意的大婚,準備的好與壞她無所謂,那場過程她更加無所謂,嫁給一個她不愛的男人,她真的什麼都無所謂了。

反正,就是各種無所謂的大結合。

“這太急了,少爺不在這裡,可能時間上有些趕,我……我問下老爺,馬上告訴你答案。”喻色能答應就是欣喜了,可魏間明顯的還做不了那個‘老爺’的主兒。

這個時候,距離明天還不足二十四小時,若明天真有一場婚禮,也會是一場沒有歡樂的婚禮。

“好,我只給你十分鐘的時間考慮,若是十分鐘後還沒有决定好,我也許會後悔。”其實,在她說著話的時候,她就在後悔了,她想嫁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阿染。

她也只想做阿染一個人的新娘。

可這個願望似乎這輩子都不可能實現了,她是一個外表爽朗,骨子裡卻很傳統的女人,一直以為一輩子嫁一次就好了,她無法想像自己會有二嫁的那一天。

不管幸福還是不幸福,决定了,就去認真對待吧。

只是阿染,她終是要負了他了。

情緣再美,卻美不過現實的殘酷。

魏間轉身去打電話的時候,喻色依然靜靜的靠在椅背上,小臉依然,只是眼淚,靜靜的,無聲的,流淌著,流淌著,流到唇角,一片鹹澀。

茶香依然,卻奈不過空氣裏的澀,澀澀等你們在這裡一起去看澀澀的完結文《狼Xing總裁太凶猛》,保證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