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番外:染色合體(11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04:48
A+ A- 關燈 聽書

從局子裏出來,喻色整個人都如脫胎換骨了一樣,打了電話給梅琴先告知她阿染的情况,兩個女人是情敵,可是同樣的都是想季唯衍好,不由得就多聊了幾句,這一聊就是半個多小時,直到喻色到了小家才掛斷。

喻色回到家裡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然後睡覺。

幾天了,她根本沒有好好的睡過一次覺,從見過了阿染,知道他還好,她的身心便放鬆了些微,這一覺,睡得格外的踏實格外的香沉。

一天一夜,喻色真的就睡了這樣久,醒來,已是隔天的中午,打開窗簾,外面的天空還是那樣藍,陽光也還是那樣的光茫四射,天氣依舊熱,日子悄然而過,喻色開始了按步就班的生活,去小店幫忙,就如同上班一樣,兩點一線,從小店到家裡,再從家裡到小店,數著阿染快出來的日子,那種等待也是一份甜蜜。

她相信他,阿染一定可以的。

她的阿染從來都沒有讓她失望過。

孟小凡調休,也來店裡幫忙了,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喻色聊著天。

“喻色,簡非凡還真是說走就走呀,這采風也采了有個幾天了吧,呆在那種鳥不拉屎的大山裏,就以他那種Xing格,他真能呆下去?我深度懷疑。”孟小凡邊幹活邊八卦,自從簡非凡讓她認清了姓元的真面目讓她徹底的斷了對姓元的心思後,對於簡非凡她就有了別樣的感激之情,與喻色聊天,三句話保證有一句是說起簡非凡的。

“不是還有他哥哥簡非離和簡老爺子一起嗎,不無聊的。”

“男人對男人,有什麼趣味,即使是親人也沒趣吧,不對,我覺得他不是去采風了。”

“別瞎想了,他不是去采風是去做什麼,非凡可不是旁的人能支配的。”喻色淡笑,才不要去胡思亂想呢,之前她就是胡思亂想了太多,害她差點精神崩潰,結果,去見了阿染才知道自己之前做的都是無用功,她的擔心多餘了。

“好吧,或者是我想多了。”

兩個人邊聊著邊把顧客挑亂的發飾歸位擺整齊,孟小凡最近的心情不錯,已經從與姓元的分手的陰影中走了出來,喻色雖然微微的還有點擔心阿染,可每每想到他對自己說過的承諾,心就甜甜的,等他出來他們就去扯證,就婚了。

“喻色,你想什麼呢?臉都紅了,是不是想你男人呢?”喻色正發呆的時候,被孟小凡逮了一個正著。

“我才沒有呢。”喻色轉身裝成去洗手間,怎麼也不肯承認自己是在想阿染。

“你呀,都那樣了,還裝。”孟小凡在背後笑她。

喻色也不介意,很快就出了洗手間,“小凡,我們出去逛逛吧。”她想買些日用品,把小房間裏的東西都換換新,除除晦氣,以後,再也不要阿染進去那樣的地方了,只一次,她就夠了。

兩個女人逛街,看到什麼都想買,喻色如今賺些錢了,也敢花了,只要是為她和阿染添置的東西,她都捨得,不過,讓她買貴的她還是不想,大抵都是買的路邊攤上的貨,孟小凡幾度對她歎氣,說她是有錢都花不出,喻色也不氣,她和阿染現在有錢了,可她不想胡花,以後錢多了就捐給福利院一些,她是無父無母的孩子,雖然從小在福利院的經歷並沒有給她留下多少美好的回味,可終是福利院給了她的生,也讓她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

知足長樂,她真的很滿足了。

“號外號外,XX公司總裁喻染涉嫌販毒,下周法院即將開審,大家快來看呀。”路邊一處報亭的老闆娘揚著手中的報紙大聲的吆喝著。

喻色手裡的東西倏的掉落,抬腿就朝報亭跑去,“小姐,我的貨真的很便宜的,這條街你再也找不到比我這個還便宜的了,不買你會後悔的。”路邊攤的攤主哪裡知道喻色此時的大腦已經一片空白了,不管他怎麼喊都沒有,喻色現在的腦子裏只有剛剛報亭老闆娘喊過的話,阿染要被審判了。

可他不是說他要出來了嗎?

這是什麼情况?

她有些暈。

雖然很相信阿染,可是現在只要是與阿染有關的新聞她都會下意識的去關注。

“給我一份。”喻色連錢都忘記拿了,直接就向人家索要報紙。

“一塊錢。”老闆娘是個豪爽的人,先給報紙後要錢。

然,喻色接過去後就呆呆的低頭看著報紙,根本不理會老闆娘了。

“這位小姐,一塊錢,請付錢。”老闆娘先收了別人的,這才又轉向喻色,可喻色就象沒聽見似的,視線全都在報紙上,她的腦子在轟轟作響,阿染出事了,報紙的頭版頭條寫得很詳細,說他這次一定會重判,畢竟在他的辦公室裏搜出的毒品數量太大了。

“小姐,一塊錢也沒有嗎?沒有就不要拿我的報紙。”見她不回應也不理人,老闆娘有些不高興了。

“阿姨,我來替她付。”孟小凡拎著大包小包趕過來,急忙摸出零錢替喻色付了,老闆娘的臉色這才好了些,“瘋子。”

“阿姨,對不起呀,她不是故意的,她是心情不好。”

“哦,那走吧。”

孟小凡拉著喻色走到路邊的草坪上,摁著她坐下,喻色全程都是呆呆的,孟小凡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可是由始至終,她的視線全都在報紙上,一點也沒有離開過。

“喻色,讓我看看。”孟小凡掃了一眼報紙頭版的標題,已經隱隱的猜到了什麼。

喻色呆坐著,根本沒反應,她現在什麼也聽不見。

她要怎麼辦?

阿染這次是真的攤上事了。

她能幫上他嗎?

對了,上次他說讓她有事找那個獄警。

喻色神思恍惚的就站了起來,然後,快步朝著警察局的方向走去。

“喻色,喻色,你這是要去哪裡?”孟小凡起身追著她,這樣的喻色讓她很擔心。

“阿染……阿染……”喻色終於會說話了,可是反復低喃著的只有兩個字,阿染。

“唉。”歎息了一聲,孟小凡只好緊跟上了喻色,喻色去哪兒,她就跟到哪兒,孟小凡是真的不放心了。

沒有搭公車,全是用走路的,大熱的天,喻色走得飛快,像是不知道熱似的,她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她要去打聽到阿染最新最新的消息,阿染不會騙她的,他說他不出幾天就會出來,他就一定會出來的。

終於到了,喻色全身如水洗的一樣,她出了太多汗了,卻全然不覺,立刻請門衛找那個獄警,然,回應她的卻是獄警調離這家警察局了,喻色懵懵的,可她很快就想起了霜淇淋店的那個店員,又從警察局趕去霜淇淋店,可,也是這時方知那人已經辭職有幾天了,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他離開了這座小城市。

喻色的腦子嗡嗡作響,霜淇淋店的馬路斜對面就是自己的小店,進了去,店員全都禮貌的與她打著招呼,她也不理,徑直的就進了辦公室,空白了許久的大腦終於得到了緩衝。

喻色開始打電話了,她要探知關於阿染的所有的消息。

第一個是梅琴,梅琴正在公司裏忙碌著,阿染不在,她頂著半邊天,根本還不知道報紙的事兒。

再打給其它可以打的人,也是全然不知。

足足打了半個小時,喻色一無所獲。

洛嘉旭,簡非凡,簡非離,就如人間蒸發了一樣,還是半點也聯系不上。

喻色去了洛家,想要找洛嘉芝為阿染說說情,畢竟洛嘉芝是喜歡阿染的,然而,洛嘉的人根本不讓她進去,理都不理她。

喻色在洛家的大門前等了一天還是一無所獲,門衛說洛夫人帶著洛嘉芝出國散心去了。

不得已,喻色去了博文集團在這座小城的分公司。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管是敵人還是自己人,總有其弱點的,她相信只要能與對方坐下來談,一切就都還有轉機,她能想到的現在的對手就只剩下溫簡了。

“喻色,你傻不傻呀,溫簡有可能理你嗎?”孟小凡一路跟著她,從洛家到溫家的公司,一路上不知道說了多少,嘴皮子都要磨破了,可喻色就象是沒聽見似的,根本不回應她。

喻色的世界裏就一個信念,她不許阿染出事。

“我找溫簡。”

“你就是那個喻色吧?哼哼,給我滾,我們大小姐有令,見到你就要象趕狗一樣的趕走,快走,不然我們報警把你當成小偷抓起來。”博文集團的警衛推搡著喻色,根本不許她進去。

進不去,她就等,她就不信等不到溫簡。

象溫簡這樣的富二代大小姐最喜歡的就是炫耀了,現在她把阿染弄進去了,一定會忍不住的來奚落她向她炫耀的。

今天等不到,她就第二天再來等到。

一天,兩天,三天過去了……

喻色沒有等到溫簡,可是關於阿染的負面新聞和小道消息卻越來越多,卻,全都是對她不利的。

那如雪片似的消息讓喻色終於崩潰了。

喻色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