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番外:染色合體(11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04:22
A+ A- 關燈 聽書

“阿染,你給孩子起個名字吧。”喻色抬頭,期待的看著季唯衍,彷彿已經真真的確定了她肚子裏就有了龍鳳胎一樣。

季唯衍失笑,卻不忍拂逆她的期待,“好,讓我想想。”

“女孩子要美美的。”

“嗯,象你,然後嫁個象我一樣帥的男人,就叫曉美吧。”季唯衍很認真的想了想,給了這樣一個名字,他覺得他也被喻色感染了,明明不確定的事情,他卻跟她一樣的當了真。

“好聽,就這個了,女兒叫曉美,那兒子呢?”

“曉越。”那個“越”字,季唯衍是想都沒想,直接脫口就有了,這個字似乎很熟悉,反正,兒子就叫曉越了。

在飄洋過海的另一座海濱小城T市,江君越正陪著調皮搗蛋的沁沁壯壯在玩捉迷藏,藍景伊抱著小小不點在一旁看熱鬧,小小不點興奮的邊看邊手舞足蹈著,突的,正藏身在某處的江君越打了一個響響的噴嚏。

“爹地在這兒,壯壯快來,快來捉他。”沁沁扯住了江君越的衣袖不肯鬆開了,很快的,江君越被沁沁壯壯給捉住了,皺皺眉頭,他願賭服輸的道,“好好好,明天一定帶你們去遊樂場。”

“爹地最最好了。”兩小人一起歡呼,這才肯松開江君越。

江君越溫笑的走向兩步外的妻子和‘小三’,接過藍景伊手裡的‘小三’,“我怎麼覺得剛剛有人在念叨我呢,不然我不會打噴嚏的。”

藍景伊失笑的搖搖頭,“你呀,這樣的迷信也信,服了你了,好了,快帶壯壯去洗澡吧,他滿身都是土。”說者無心,那時的藍景伊怎麼也沒有想到是真的有一比特曾經的故人念起了一個‘越’字,她更沒有想到曾經讓她傷心至極的季唯衍一直活在這個世界裏。

不錶T市那一家四口的和樂融融,再來看看局子裏的會見室裏,此刻還是一片溫馨。

喻色喃喃自語,“喻曉美,喻曉越,嗯嗯,好聽,就這兩個名字了,阿染,以後你再想到其它的也不許換了,我就喜歡這兩個。”

“好的。”

喻色怎麼也沒有想到,她這時的第六感竟然真的應驗了,不久以後,她真的生了一對寶貝,一個取名喻曉美,一個取名喻曉越。

只是,不管她多愛那兩個孩子,都無法給全他們想要的所有愛。

會見室裏,兩個人依偎著,喻色貪婪的嗅著季唯衍身上的氣息,生怕一分開以後就再也不能與他這樣的親近了。

季唯衍很少說話,倒是她一直在說,囑咐他這樣囑咐他那樣,反正就是不放心他在裡面。

“色,不用幾天我就能出去了,你看,我在裡面半點委屈也沒有。”季唯衍揉了又揉額頭,小女人太敏感了,他都跟她說了幾次了,說他不會有事的,說他很快就會出去了,可她就是碎碎念的說起這個說起那個,總之一句話,只要他一天不出去,她就一天吃不好睡不好,一天不能把心放回身體裏。

喻色仰起小臉,“你不騙我?”雖然阿染活生生的就在身邊,甚至此刻還抱著她呢,可是喻色還是有種不踏實的感覺,她一直知道他很能,知道他說出來的話從來都能做到的,可是她第六感的感覺就是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有人一直不想放過阿染。

至於那個人的目的,她很想知道,可又沒辦法知道。

有一瞬間,喻色的腦海裏閃過了那個叫魏間的男人,是不是那人為了讓她嫁給他的所謂的少爺,才封锁阿染出去的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可能的,若真的是那樣,那阿染進來就全是因為她了,那豈不是就說明是她連累了阿染?

不,不要是那樣,不要。

喻色開始不安了,小猫一樣的動了動。

季唯衍下巴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蹭著喻色的額頭,帶給她微癢的感覺,人也縮在他的懷裡,聽他低低的笑道:“不騙你,色,等出去了,我們就扯證,然後,再舉辦一場婚禮,把你的同學都請到場,當然,我就不許請一個人。”他人在裡面,可是自己怎麼進來的,一定與洛家脫不了干係,洛嘉芝那女人得不到他的人,靈魂就完全的扭曲了,他之前對洛家果然是太善良了,所以,他最不喜歡喻色請的同學就是與洛家有關的人洛嘉旭。

“酸。”喻色輕輕掐了他的手臂一下,那樣的掐更是一種小女兒的表現,明著是掐,卻是溫溫柔柔的,讓季唯衍特別的受用。

“喻色,告訴我,以後你想住在哪個位置?”他買了他們的婚房,已經在裝修了,就等裝修好了,扯了證,就可以搬進去了,手撩著她的髮絲,想著自己在還沒喻色大婚之前到底是把她給吃了,季唯衍就覺得對不住喻色,即便是她的自願,他也是很自責,畢竟他是男人,只要他節制些,一切也就不會發生了。

然,他實在是受不了夜夜流鼻血洗冷水澡的苦,摟而不得,那份煎熬他實在是不想再體驗了。

原來,擁有心愛的人是那樣美妙的事情,這輩子,他都不會再放過喻色了。

喻色眨著大眼睛看著他,“住哪裡都好。”只要是與他一起,即便是還住在現在的小出租房她也甘之如飴。

“傻。”季唯衍輕撫著她滑膩如脂的肌膚,人家女人結婚都是恨不得向男人能要多少東西和錢物就要多少,可喻色呢,她什麼也不要,他能得到這樣的女人真的是他的福氣,又或者,遇到喻色就是他的幸運。

“你才傻呢,壞蛋。”喻色皺眉,小拳頭回敬在季唯衍的身上。

“好,我傻,你不傻,這樣總行了吧?”季唯衍低頭看著她的小表情,越發的喜歡,這就是愛情吧,他是真的徹底的愛上了這個小女人。

“這還差不多。”喻色笑,“等我出去了,要不要為你做些什麼?”他在裡面,她什麼也不做,那會讓她覺得自己是個沒用的女人。

“不用。”他自己的事情自己搞定,他是男人,男人不可以讓女人為他Cao心的,他有辦法也有能力搞惦一切的。

“好吧,不過,若是我想你了,我要怎麼才能見到你呢?”

“就找剛剛那個守在門外的獄警,嗯,他會想辦法的,有什麼話就告訴他,他也會告訴我的,色,不用擔心,一切有我。”

他‘一切有我’四個字讓喻色的眼睛潮了。

有這樣的男人伴她一生,足矣。

“阿染,你真好。”

“嗯,你知道就好,你呀,離那個簡非凡遠一點。”今天的季唯衍不知是不是因為好久沒見喻色的原因,話語比從前多了些,想到什麼就毫不避諱的說了。

“為什麼?非凡人挺好的,而且,這幾天你讓我離他近了也沒辦法,他和他哥哥都不見了,去采風了呢,阿染,你說他是不是學你上次給我的那通電話裏的謊言呀,不見了呢。”

季唯衍眉頭輕皺,喻色說話的時候,他的腦海裏電光火石間閃過一道什麼,可,只有一瞬就消失不見,等他再想捕捉,卻怎麼也捕捉不到了。

簡非凡,他玩味著這個名字,心口開始突突跳了起來,簡家,不是簡單的家族,尤其是簡非凡的父親簡鳳樓,那是一隻老狐狸,在東南亞一帶,走到哪裡都吃得香。

算了,不想了,一切都順其自然吧。

這個世上,最最公平的是什麼?

是時間。

無論你是貧窮還是富貴,無論你是惡劣的壞人還是善良的好人,時間都是一樣的不疾不徐的走過,不因你的喜而快,也不因你的憂而慢。

會見室裏的掛鐘一直處於沒電的停走狀態,可是會見室外的獄警和女警的腕表卻是一直走著的。

時間,已經是第六個第十分鐘了。

一個小時過去了。

再是不好意思讓裡面的一對鴛鴦出來也不行了,約好了來會見室見面的嫌犯和親屬不止是他們,還有其它的人。

辦公室裏有人在催了。

人家要進來,季唯衍和喻色就要騰地方了,獄警在門外輕敲了敲門,那聲音很低,卻讓喻色激欞就跳了起來,“阿染……”她不想走,不想離開,可那敲門聲一想就知道是在催著她離開了。

是了,她在裡面已經一個多小時了,再留下去,的確是不合規矩,還是很不合規矩。

感受到喻色片刻間的慌亂,季唯衍有些心疼了,都是他不好,若是他早些預見到這次的事件,喻色也就不會受煎熬了,安撫的環了環她的小腰,他俯首把薄唇印在了她的額頭上,只輕輕一下,就讓喻色的心安了下來,“去吧,等我回家,很快。”

扶著她站起,會見室裏靜靜的,兩個人相對而站,喻色兩手環在他的脖頸上,告訴自己該走了,可她就是不肯鬆開他,“阿染,不許丟下我喲。”那種第六感的不安越來越强烈,她努力告訴自己只是因為是要暫時的與他分開的緣故,可是為什麼,心還是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