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番外:染色合體(11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04:10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很想快些走,很想越過走在前面的女警。

可,想終歸是想,她不敢。

原諒她,在經歷了幾天的碰壁後,對於這千辛萬苦才換來的一次見面機會,喻色不敢冒險。

就是覺得女警走得太慢太慢,慢的同等於蝸牛,讓她特別的著急。

“咚咚……”喻色聽到了響聲,條件反射的,她朝著那響聲看過去,乾淨的窗子裏先是鐵欄杆,鐵欄杆後靜靜的伫立著一個人。

烟灰色的T恤,同色的長褲,修身而得體,襯著他高高瘦瘦的身形越發的挺拔清揚,就只那麼一眼,喻色的脚底頓時如生了根一般,再也移不動了。

“阿染……”她想喊,可是唇開時,卻一個音也發不出來。

白色的連衣裙迎風飄擺,配上她化得淡淡的妝容,她整個人雖然略顯憔悴,卻一點也掩不去骨子裡的那份清麗。

兩個人都是靜而不動。

露天的長廊有陽光直射下來,照著喻色有些熱,可她不想移步,想著進去了就只能見他十分鐘,她寧願在這一刻多熬一些時間,就可以多看他一些時間,哪怕是多個一分一秒她也知足了。

“喻色,跟過來。”女警走著走著,發現身後沒了緊跟著的腳步聲,這才停了下來,也這才發現喻色掉隊了。

“好……好,我這就過去。”說著‘好’字,可喻色依然不動,就是呆呆的看著季唯衍,他看起來氣色還不錯,整個人如記憶裏不差分毫,他此刻站在那裡一點也不像是被關押的人,相反的,倒像是來這裡做客的似的,從容,淡定,不見分毫錯亂。

喻色在外面一直揪著的心多少放開了些,一雙大眼睛還是緊緊的盯著季唯衍,彷彿要將他望進自己的身體裏一樣,只是分開了幾天而已,她卻覺得有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了。

兩個人就這樣的對望著,隔著窗子沒有辦法說話,季唯衍漸漸的有些不滿足了,他只想她就在身邊,想要輕嗅她的氣息,朝著喻色揮揮手,再動動唇,唇形很誇張,就三個字:“快進來。”

喻色看懂了,可她不想現在就進去,只有十分鐘呢,那得有多珍貴,她要現在看個够,一會兒進去了再看個够,這樣才不虧呢,這樣看著他,就是給她的福利了。

從前一起的時候,分分秒秒都能看見他,那時,她從不覺得兩個人在一起也會是寶貴的,現在她知道了,她是那麼的懷念那時一起的時光。

輕輕的搖頭,她不進去。

就不進去。

季唯衍急了,再度揮手,再度以唇形告訴她:“快進來。”

然,喻色第一次這樣不乖,還是呆站在窗前,呆呆的看著他,那模樣,讓他有些心疼,她這是怎麼了?

季唯衍再也等不及了,他們明明近在咫尺,他為什麼不能摸摸她碰碰她,感受一下她的存在呢?

身形一轉,季唯衍便朝門前走去,推開門,沖著獄警道:“請喻色進來。”

於是,獄警傳達給女警,女警傳達給喻色,然,喻色雖然應了,卻就是不肯進去,小手敲起了窗,阿染不見了?

她急了。

那是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她不能進去,進去,她與他就只有十分鐘了,可是,他怎麼突然間走開了?

喻色拼命的敲窗,視線也一直都在窗內。

還在門前的季唯衍忽而就明白了過來,轉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掛鐘早就不走了,所以,他和喻色可以在一起多呆些時間的,可這個丫頭,明顯的是不想浪費時間呢。

低低的一笑,他快步走到窗前,沖著喻色慢慢的一個字一個字的發著口型,“進來,不是只有十分鐘。”

喻色終於讀懂了,也以唇形回他,“真的?”

“真的。”果然,小丫頭太規矩了,人家說十分鐘她就信了是十分鐘,或者,這十分鐘在別人身上是可行的,在他身上那就不可行了。

這話別人說喻色不會信,可是喻染說,她立刻就信了,轉身就朝著兩步外的那扇門走去,進去了,再轉一個門就是會見室了,她此刻就是沿著會見室的牆壁走著的。

“喻色,你可以進去了。”大抵是才得了獄警的好處,女警對她也和氣了起來,喻色點了點頭,便小燕子一樣的飛進了會見室。

終於,終於,她能看見真的阿染了。

兩個人,離得是如此的近。

空氣裏,就飄著他身上獨有的男Xing氣息,讓她只一嗅,便心跳加快了。

“色……”他輕聲一字,獄警便在外面悄悄闔上了那道門。

喻色看著季唯衍展開的雙臂,眼睛有些潮,她的阿染還好還好,比她想像中的要好的多,沒有青色的胡渣也沒有很狼狽,她朝他飛奔過去,小腦袋瓜狠狠的撞在他的胸口,“阿染,你想死我了,你壞,你壞,你是大壞蛋。”天知道這幾天她是怎麼過的,沒有一天好睡,沒有一天好吃,若不是想著要見他,她早就崩潰了。

說過,一雙眼睛變成了泉眼一樣,眼淚不由自主的就開始流淌著,她想忍著的,她不想在阿染面前哭不想他擔心她的,可她就是忍不住,她沒辦法呀。

季唯衍輕拍著她的背,由著她哭她渲泄,有時候,擔心和憂慮就是通過這樣的渲泄才得以釋放的。

於是,喻色的眼淚鼻涕就這樣一點也不浪費的全都蹭到了喻染的胸口上,蹭著他的烟灰色T恤一片濕一片褶皺。

季唯衍絲毫不覺,抑或是只要是與喻色有關的他全都不在意,若是與喻色無關,哪怕是半點灰塵他也受不了。

這就是所謂的愛的包容吧。

哭著哭著,喻色又是想起了那十分鐘的規定,抽噎著,她慢聲慢語的道:“真的可以超過十分鐘嗎?”

“嗯,不信你看看掛鐘,從你進來後它一秒鐘都沒有走過,嗯嗯,這還沒開始計算時間呢。”柔聲哄著她,她可以小女人般的哭哭鬧鬧,可他不可以,他是男人,男人就要為心愛的女人撐起半邊天。

“你弄的?”喻色仰頭看過去,一張小臉已經哭成小花貓了,那鐘,果然是不動的。

“嘿嘿,不說。”季唯衍在努力把氣氛變得輕鬆愉快,要想喻色不哭不能用哄的,就要這樣悄悄的來。

“你真有辦法,不過,他們不管嗎?”喻色小手很沒形象的一抹臉,鼻子抽了抽,她是不是很沒用,來見他時原本是想要安慰他的,結果,真進來了,倒是他一直在安慰她,她忒也沒用了。

“現在這房間裏,爺說了算。”季唯衍忽的彎身,長臂打橫一抱,便抱起了喻色,一步走到一旁的椅子前,坐定,再把她置在自己的大腿上,長指擦了擦她眼角的淚,“真醜。”

瞧著他那嫌弃的表情,喻色立碼不幹了,“你才醜呢,你全家都醜。”

“呵呵。”季唯衍失笑,“嗯,我是全家都醜,咱家就兩人,你醜,然後又說爺醜,嗯,就都醜了,你說,若是以後你生下的孩子也醜了,那是怪誰?”他捏捏她的小臉蛋,泛著磁Xing的聲音柔柔的飄進她的耳鼓,就是這樣的一刻,她之前為了他所做的一切都值得了,她一點也不後悔。

她的阿染,值得她去為他做所有。

“怪你,你是孩子爸,不怪你怪誰?”喻色嘟起小嘴,咬牙看著他,他怎麼可以還那樣的好看呢,讓她看也看不够,進來的幾天一點也沒有改變他。

真好。

“呵呵,原來你這樣迫不及待的要給爺生孩子呀?”季唯衍這一刻逗著她逗上了癮,小女人很好玩的,比芭比娃娃好玩。

“我才沒有呢。”喻色臉皮薄,他這樣一逗,她小臉就紅了,小小聲的低喃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她說錯話了。

季唯衍愛極了她這樣的小表情,欲語還羞,小女孩一樣,仿似還不經人事一般,回想著那幾夜裡兩個人的折騰,心底裏的血液再度沸騰了起來,就連聲音也刹時沙啞了,“色,說不定你此刻已經有了。”他的大手落在她的小腹處,隔著白色的連衣裙撫摸著那裡,那薄薄的布料彷彿沒有了似的,讓喻色頓時繃緊了身子,全身都配合著他那只手的輕撫而顫動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胡說,不會的。”喻色臉更紅,受不了他如此的話語,股膚如染了胭脂一般,煞是好看。

“傻,一直都沒吃藥,爺說有,那便有了。”季唯衍繼續語不驚人死不休,看著她羞他就愜意。

季唯衍這樣一說,喻色的手也落在了季唯衍的大手上,隔著他的手,彷彿就真的感覺到了她小腹裏的脈動似的,小東西好象真的來了呢。

“阿染,是龍鳳胎。”不知怎麼的,這時候的她的手隔著他的手感知著小腹中的脈動時,她就是這樣的感覺。

“好,就是龍鳳胎。”季唯衍柔聲的應她,這時候,她說什麼都好,他只想讓她放輕鬆,一切都會過去的,他很快就會出去了……

PS:一夜醒來,莫名被拍了照片,她被當成禮物送給了一個冷魅男人,强推澀澀完結文《狼Xing總裁:不做你的女人》,澀澀保證好看,保證你看了不後悔!!祝親們週末快樂,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