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番外:染色合體(11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03:35
A+ A- 關燈 聽書

霜淇淋店附近的咖啡廳,喻色的面前是一杯不加糖的咖啡,阿染就喜歡不加糖的,於是,她也愛上了那份淡淡的苦澀的味道,“我想見喻染,麻煩你找你的便衣鄰居說個情。”喻色說著,推過去一個厚厚的信封,“事成後,我給你這個數的十倍。”

這是喻色最不喜歡的求人管道,可孟小凡一直對她說,有錢能使鬼推磨,為了阿染,她第一次這樣做了。

對面的男人低頭喵了一眼那個信封,猶豫了一下,道:“我考慮一下。”

“好,希望越快越好。”“考慮”所代表的就是還有希望,總比人家直接拒絕她要好,吃了幾天閉門羹了,喻色的臉皮也變得厚了,又說了幾句,就離開了。

一個小時後,喻色收到了這幾天以來最好的消息,連她自己都沒想到會這樣快,果然這世上是有錢能使鬼推磨,當然,也要你知道送錢的地方,若連那個可接收錢的人都找不到,即便你有錢也不行。

“再加十倍,明天便可見人。”

只是一條簡訊,沒有任何的協定簽署,可喻色不管了,找人家的次數越多就越危險,雖然她和阿染沒做什麼壞事,可是這世上的清白二字從來都是相對的,若有人故意的要陷害你,哪怕你再清白也沒用。

喻色連夜轉了錢,一整晚,人都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態,若不是擔心第二天見到阿染時被他發現黑眼圈,她都不想睡覺,天快亮的時候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然,手機的鬧鐘一響,喻色騰的就爬了起來,洗了一個冷水澡,化了個淡妝以遮去她睡眠不好的疲憊,再換上一件以前阿染最喜歡她穿的白色連衣裙,喻色匆匆下了樓打了的士就直奔警察局了。

趕到的時候,比對方約定的時間整整早了一個多小時,這樣的地方,她不敢打電話催那人,只好乖乖的等著外面。

人站在大門口一側的樹蔭下,時不時的看看時間看看局子那邊的方向,終於等到了時間,喻色走到了門衛那裡,小小聲的道:“我要見喻染,已經約好了時間。”

門衛不是上次那一個,看起來呆板嚴肅,“等一下。”說完,他拿起電話打了起來,很快放下電話沖著喻色道:“行啦,你可以進去了,進去後會有人帶你去對見室見喻染,注意,你只有十分鐘的會見時間。”

十分鐘嗎?

她花了那麼多錢就只換來十分鐘?

想到只有十分鐘,喻色走得飛快,生怕浪費了一分一秒鐘。

看到她急切的樣子,那呆板的門衛笑了,“十分鐘是從進入會見室時開始算起的。”

喻色轉頭沖著他一笑,“謝謝你啦。”這世上,其實還是好人多,只不過她最近遇到的都是冷漠的人罷了。

喻色沖進了警察局,第一次進這樣的地方,從前一直以為這是莊嚴肅穆的地方,可從阿染被無故帶進這裡,她對這裡的感覺就再也不是莊嚴肅穆了,這裡根本是陰謀的世界。

“喻小姐,是嗎?”一個女警正站在門口等她。

“是我。”喻色淺淺一笑,雖然阿染還不能出來,但她可以進來看他了,哪怕是十分鐘,這也已經是進步了。

知足長樂,此時的她是開心的。

女警引著喻色朝會見室走去,一步一步,那低低的腳步聲敲打著喻色的心,心有些忐忑,她邊走邊摸出小鏡子檢查自己的樣子,還好還好,還過得去。

……

看守室裏,季唯衍正手執著毛筆在練毛筆字,身後的鐵門響了,隨即,一個獄警走了進來,低低的道:“喻染,你的請求已經通過了,嗯,喻色小姐已經來了,請隨我出去見她吧。”獄警微微笑,其實不用喻色求人,這邊喻染自己就打通了關係,不過,就在他要通知喻色來見人的時候,那女人居然送上了錢來,不要白不要,他就兩個人一起答應了,真是老天爺讓他發的橫財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自己留了一半,另一半給了那個霜淇淋店的鄰居,讓他直接去別的都市發展了,這樣,這件事情就再也不會有人知道,神不知鬼不覺的他就賺了一大筆。

“謝謝。”季唯衍淡定的起身,放下了毛筆,理了理身上的衣著,進來有幾天了,不過,他身上的衣服乾乾淨淨,還是一套全新的,這可不是喻色送進來的,上頭不許,但,不管上頭樂不樂意,他都有辦法賺到錢買到衣服,甚至,還能讓喻色進來見他,估計再過幾天他就可以出去了,一山還比一山高,那個害他的人雖然後臺很硬,可是他找到了一個後臺更硬的。

洗清自己的罪名,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只要趕在宣判之前拿到新的證據證明自己無罪,一切就又將改寫了,到時,他就可以出去了。

簡非凡的人早就沒了消息,不過,一點也沒有影響到他的心情,以他男人的自尊來說,他更不希望假手簡非凡來讓自己出去,現在這樣的情况剛剛好,不過,他唯一心疼的就是喻色,喻色知道他進來了,小女人一定很擔心,這幾天一定是吃不好睡不好。

想著馬上就能見到喻色,季唯衍有些熱血沸騰了,可他這樣的人,既便是心裡熱騰騰的,面上也表現的冷冷淡淡,絲毫看不出他有多急切去見喻色呢。

看守所裏清清靜靜,他一身乾淨清爽的衣著隨在獄警的身後,唇角掛著微笑,從頭到腳都沒有半點不對的地方,他就是要讓喻色放心。

他季唯衍不是吃素的,要了她,就會對她的一生負責。

“喻染,你小子這是要去見你那個相好的婆娘了嗎?”正走著,一個監室裏有人調侃的問過來,那嗓門粗嘎的震人的耳朵。

季唯衍不疾不徐的轉首,那是監室裏才收監沒多久的大人物,據說他進來就是走個過場,玩幾天就要出去的,至於他的背景季唯衍並不清楚,只知道他愛賭,嗜賭如命。

也正是這人的愛好成全了他。

“多謝陳先生成全。”

“好說,好說,一會回來再幫我看一局,哈哈,要是贏了,你小子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老子也一定幫你摘了,哈哈哈。”

“好,喻某很快就回來了。”季唯衍輕輕頷首,即便是在局子裏收監,即便是一個嫌犯,他的一舉一動也依然優雅從容,那天生就有的貴氣在經過一個個的監室時,監室裏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對他仰慕了。

“吳警官,帶他快去快回喲,老子就在這裡等他。”

什麼是囂張,姓陳的這就是囂張,即便是獄警也怕他三分。

可這局子裏不管什麼人怕他,季唯衍都不怕,而且姓陳的還對他敬而有之。

這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誰人都以為能降住姓陳的會是一個尤物級別的女人,卻沒有想到居然是一個男人。

“陳先生放心,喻染一回來我就讓會讓他來拜見你的,先恭喜陳先生發財呀。”獄警是個有眼色的,最知道什麼時候說什麼話。

姓陳的眼睛一眯,張揚的笑了起來,“哈哈,好說好說,若是又賺了,一定請你吃酒,老子請你吃咱們這小地方最好的酒,就七幾的紅酒吧,如何?再來點白的,哈哈,過過癮,一醉方休。”

“陳先生霸氣。”季唯衍點頭笑著,“我先過去了。”季唯衍恨不得長了翅膀飛過去見到喻色,便客氣的與姓陳的寒喧了起來。

“嗯,去吧。”

出了監室十幾米外就是會見室了,初初進來的時候他就知道距離的,現在,跟離會見室只有十幾米的距離了。

“她到了嗎?”季唯衍壓抑著心底裏的激動問了起來,第一次如毛頭小夥一般心跳起來的速度都不再如往常。

“還沒吧,不過應該很快到了。”獄警看了看錶,算計著說道。

“好,我先進去等她。”季唯衍說著就垮過了那道門檻,室內,整潔乾淨,一桌,兩椅相對而放,僅有的一扇窗被鐵欄杆釘死,只有陽光暖洋洋的射進來,把這空間憑添了幾許真實。

獄警退了出去,“喻先生慢等。”能攀上姓陳的,還受姓陳的那般的器重,所以這喻染,他也不敢慢待了。

“嗯。”季唯衍微微笑,起身,隨手拿下牆壁上的掛鐘,摳掉電池,掛鐘的指針就再也不動了。

弄妥了一切,季唯衍到了窗前,頎長的身形靜靜的伫立著,只一雙眼睛灼灼的盯著窗外,喻色若來,也是要經過他面前的這道窗的,果然來早了有好處,他可以多看她一眼。

小女人,他想她了。

想摟著她睡的夜,溫存,惑人。

四周很安靜,若不是窗子上釘著欄杆在告訴他這裡是局子,他真的就把這裡當成是他與喻色約會的地方了。

喻色,千萬不要瘦了憔悴了。

她若不好,他如何安心。

她若安好,他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他在裡面,很好很好,吃得好睡得好,唯一不好的,就是想她……

PS:突然間發現有打賞,謝謝youxianjie2和youxianjie3這兩個號的主人,嗯,難道是一個人?這兩號太象了,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