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番外:染色合體(11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03:02
A+ A- 關燈 聽書

“小色阿姨,嘿嘿,怎麼這麼早?”沁沁眨巴著大眼睛,笑咪咪的看過來。

喻色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上午了,“早嗎?”

“早呀,以前小色阿姨都是晚上才打給我呢,今個換成白天了,這不是早了嗎?”小東西咪咪眼睛,一付我很有道理的小模樣。

喻色失笑,被小東西這一說,她鬱悶至極的心情頓時好了一些些,“嗯嗯,沁沁說的有道理,告訴小色阿姨,你媽咪在嗎?”

“在呀,喏,就在那邊幫我鋪床呢,妹妹在鬧,妹妹一點也不乖,剛剛把我的床給尿濕了。”沁沁嫌弃的一轉手機,頓時畫面就落在了一個小不點的身上,好小呀,應該是才出生沒多久的,小不點的旁邊藍景伊果然正在鋪床,像是感受到了沁沁的調皮,她朝著鏡頭看過來,“是喻色呀,怎麼看著瘦了,臉色也不好了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姐姐,我想請你幫個忙。”喻色直接切入主題了,不然,她要瘋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藍景伊關切的放下了手中的活計,從沁沁手裡拿過手機與喻色聊了起來。

“我想找到非離和非凡,可,我打不通他們兩個的電話,都關機呢。”

“呵,關機就對了,非離昨天跟我說了,說簡老爺子要帶他們兄弟兩個去采風,可能是要去大山裏,說那裡空氣好,他順便舒展一下筋骨,那邊訊號不好,自然就關機了。”

喻色眉頭微皺,怎麼聽著這消息好象跟阿染說的如出一轍呢,可不對的,阿染不可能與他們串供,他還在裡面呢,歎息了一聲,看來,她是找不到人可以幫忙了,“藍姐姐,我知道了,謝謝你。”說完,她直接掛斷了,再也沒有心思與沁沁通話了,耳朵裏依稀是沁沁在那邊不死心的喊著:“我還要說話,還要跟小色阿姨說話……”

後面的,她已經聽不到了。

又一個希望破滅了。

喻色上了公車,很快趕到了飾品店,她以為她一定會如昨天那般遇到簡非凡的人,然,今天小店裏只剩下了她自己請的員工,簡非凡的人一個也沒有來了,好在,小店的生意依然興隆,每個店員都各司其職的忙來忙去,看到她都忙得只是隨便打個招呼就去忙了。

這是巧合嗎?

怎麼可能在她很需要簡非凡的時候,他卻沒了影踪。

喻色有些後悔建議他回T市了,若他還在這裡,他一定不會不理她不管她的,可現在,什麼都不在她的掌控中。

喻色還不死心,打電話找關係,一個同學一個同學的拜訪,說不定就有同學的親戚是在警察局工作的呢。

一整天,除了麵包和礦泉水,喻色再沒有補充過其它的食物。

然,一整天過去了,天又黑了,喻色還是一無所獲。

這不,她才掛斷梅琴的電話,梅琴那裡也是沒有辦法,商量來商量去,都是讓她去找洛嘉旭,可洛嘉旭就象是人間蒸發了,根本找不到人影,又何來幫忙呢?

就連孟小凡那裡也查不到他轉去哪家醫院了。

一天。

兩天。

三天。

……

喻色奔波了幾天,可阿染還是沒有出來,她甚至連去探視都沒有辦法做到。

喻色幾近崩潰了,她不知道阿染在裡面吃得怎麼樣?住得怎麼樣?有沒有被裡面的人欺負了,雖然他功夫不錯,可,那畢竟是局子裏,魚龍混雜,時時刻刻都有危險。

“喻小姐,好久不見。”喻色正坐在路邊攤上吃著面,一道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的聲音響了起來。

喻色抬頭,正是那天請她吃粥,結果AA制的男子。

“吃面就坐下,若是談事情,報歉,我沒時間。”喻色趕人了,雖然,聽到他聲音的那一瞬間她真的很想妥協,可這思想也不過是瞬間就飄過了,讓她嫁給一個陌生的人,以此來挽救阿染,她不樂意。

總是相信車到山前必有路,天還沒徹底的塌下來,總會有轉機的,她相信阿染的能力,即便是在局子裏,他也不會束手被除人支配的,阿染不是那樣的人。

他不止聰明,更有能力。

“嗯,我吃面。”男子從容坐了下來,叫了一碗面,果然絕口不提阿染的事情。

喻色吃得很快,就是不想與男子過多相處,一碗面很快就見了底,她才要付錢離開,對面的男子突然間的說道:“下個月喻染的罪行就要宣判了,嗯,這是我能告訴你的最新的消息了。”

“下個月?下個月什麼時候?”這個月已經是月底了,喻色一聽就緊張了。

男子一笑,“我叫魏間,有什麼問題可以打我的電話,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告之,喏,這是我的電話號碼。”

喻色微微遲疑了一下,還是伸手接過了魏間遞過來的名片,不管這個人存著什麼樣的目的,現在於她來說都是多一條路的問題,這一次,她不想放過了,若是真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她只能為了阿染去嫁給那個不認識的人了,“你們少爺,為什麼一定要娶我?其它女孩行不行?若是行的話,我可以幫你介紹的。”這樣,若是做媒人做成了,是不是阿雜也有救了呢?

“這個我就不得而知了,嗯,順便告訴你一下,喻先生應該是在下個月初宣判。”魏間微微一笑,便開始繼續吃著碗裏的面。

從月末到月初,那下個月初就代表著只有幾天的時間了。

喻色拿著魏間的名片,看了又看,腦子也轉了又轉,最終,她坐下來了,“魏間,我知道你是那個人的人,可是,能不能多告訴我一些關於喻染的事情,什麼都好,他在裡面好嗎?有沒有挨打?有沒有被人欺負?”輕聲的,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的問過去,喻色的心彷彿跳到了嗓子眼一般,她無助極了。

原本是不想理會魏間的,可是只要一想到阿染,鬼使神差的,她還是攀上了魏間。

這世上,就是有一些東西註定了你無法逾越過去,而屬於她的那份無法逾越就是明知道阿染就在那幢大房子裡面,她卻無法走近他靠近他看見他。

“這個麼,呵呵,我還真沒打聽過,可能要等我問過了再答覆你。”魏間慢條斯理的吃著面,那樣子讓她看著特別的欠扁,可人家也不是她的什麼人,憑什麼受她的支配呢,喻色想了想,便沒有繼續追問了。

離開魏間,喻色去了飾品店,店裡又要進貨了,店長已經催她好幾次要她回去了,不進貨生意就沒辦法往下開展,她得去簽個字準予進貨,不管她如何放不下阿染,可是錢還是要賺的,有錢才能想辦法救出阿染,這個道理她深知。

飾品店里弄好了一切,喻色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迎面一對情侶手牽著手,閑著的手各拿著一個甜筒,一邊吃著一邊說著兩個人的悄悄話,看到那甜筒,喻色的目光倏的射在斜對面的那家霜淇淋店的店門上,天氣熱,那家店的生意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喻色想起了那個說起阿染被便衣帶走的店員,那人說過的,他和那個便衣是鄰居。

“草莓霜淇淋兩份。”喻色走進了霜淇淋店,點了兩份霜淇淋,一份是自己的,一份是阿染的,他在或不在,她心裡永遠只有他。

服務生去取了,喻色這才有時間掃過周遭,很快的就找到了上次被簡非凡嚇得不敢說話的店員,她起身,朝他走過去,“你好,可以一起坐坐嗎?我有事情想問你。”

那店員抬頭看到是她,臉上是明顯的一驚,“報歉,工作時間,我……我們店有規定的,不能偷懶。”

“好,那我就坐在這裡等你下班。”喻色一笑,也不著急,看這人的樣子,應該也是知道她是誰的,更猜到了她要問他什麼。

“我……我下班很晚的,還要三個小時才下班。”

“沒關係,我等。”她現在,最多的就是時間了,只要能見到阿染,讓她等我久她都願意。

“那我去忙啦。”男子點了點頭就忙開了,只想著她等不到三個小時就離開,他卻沒有想到,喻色很有耐心,她吃完了一份霜淇淋,就再叫一份,她吃得很慢,明顯是在消磨時間。

一份份的吃過,也終於熬過了三個小時,晚上十一點,男子下班的點到了,他匆匆換了衣服,然後悄悄的就往**走去,就想避過喻色,然,他才推開霜淇淋店的**,迎面,就站著才付完帳的喻色,“呵,你終於下班了,讓我好等,一起去喝杯咖啡吧。”

男子大抵是沒想到她會在這裡等他,吃驚的怔了怔,隨即慢香香的點了點頭,“喻小姐,是你找上我的,可不是我主動找上你的,若是簡先生問過來,你要……”

“我曉得,你放心,非凡不會找你麻煩的,我向你保證。”喻色終於明白了過來這人怕她的原因,原來是簡非凡那斯臨走之前恐嚇過他什麼也不能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