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番外:染色合體(10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02:17
A+ A- 關燈 聽書

梅琴微怔,“你看那個做什麼?”她哪裡知道昨晚季唯衍和喻色的對話內容,不由得有些好奇了。

“沒什麼,無聊罷了,我也想學學做生意,不行嗎?”

“行行行,走吧,我把沁君送到幼儿園就帶你去公司。”梅琴陪笑,她巴不得喻色早知道真相呢,這樣,也多一個人幫忙喻染,他人在裡面,她托了好幾個人都沒用,就連喻染的面都見不到。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坐進了梅琴的小車,阿染不在,公司那邊自然是交給老人梅琴打理,她找梅琴是必須的。

沁君一直左顧右盼的,小姑娘長得很水靈,小白菜一樣,很可愛,若是平時,喻色早就去逗弄小姑娘了,可是今個,她心事重重,不管小姑娘怎麼看她都不想理會。

“喻色,你有心事?”梅琴一邊開車一邊試探的問道。

“哦,沒什麼。”喻色强擠出一抹笑,可是心底的那份不安卻越來越强烈。

“呵,有什麼心情要說出來喲,說不定你梅姐姐能幫你出個主意什麼的。”梅琴繼續試探,她覺得喻色一定是嗅到了什麼苗頭。

“梅姐姐若是真能給我出主意,早就出了。”反將回去,梅琴不表達出來,那她也便不表達出來,梅琴對阿染的心思她早就知道,梅琴現在的反應就證明了某些事情已經發生了。

梅琴抿唇一笑,“好吧,你不說我就當你什麼事也沒有關生了,到時候染sir回來,你可不能告我的狀說我不關心你喲。”

“不會。”她與梅琴還沒親絡到那個地步。

“媽咪,前面拐彎了,右車道。”兩個人正你來我往的探著對方的底,沁君在一旁提醒著,梅琴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開車走神了,急忙把車駛往右車道,剛拐上去就是右轉,好險。

“沁君真棒。”喻色忍不住的拍了拍沁君的小肩膀,小傢伙聰明著呢,她喜歡。

“謝謝喻阿姨。”車停了,沁君歡樂的下了車,便進了幼儿園。

十幾分鐘後,車子停在了公司外的停車場上,喻色隨著梅琴進了公司,她經常來公司,加上人人都知道她是喻染的女朋友,所以,從她進來每一個人都是客氣的與她打著招呼,只是那看著她的眼神就是有著那麼一點怪怪的感覺,具體是什麼,喻色也說不上來。

“喻色,你是公司中的法人代表,公司也是以你的名義開起來的,所以,關於KBM的協定我拿給你看也沒什麼關係,不過請你一定要替公司保密喲,這關係到公司以後的發展。”

“我知道。”對於梅琴的謹慎,喻色倒是很欣賞,梅琴這是對公司負責任的表現。

喻色一份一份的翻下去,越看她的臉色越沉,協定裏的項目涉及服裝、地產、照明等等等等,卻唯獨沒有與礦產有關的項目,鐵礦,金礦,石礦,都沒有提及過。

喻染,他騙她了。

終於將最後一頁看完,喻色合上了協定,“梅琴,說實話吧,阿染是不是出事了?”

“你……你怎麼知道的?”梅琴怎麼也想不明白不過是幾份協定罷了,喻色是怎麼猜到喻染出事的?

“阿染給我打電話了。”

梅琴恍然大悟,是了,簡非凡的人找她拿了喻染的手機說是喻染要打電話,她當時並沒有想到喻染是要打給喻色的,現在,她明白了,“他說什麼?”

“他說他在國外出差要看礦山,那裡手機沒有訊號,就沒辦法天天打電話給我,呵呵,你看,KBM與公司的協定裏根本沒有什麼礦山項目在合作,梅琴,你說實話吧。”輕抿了一口茶水,茶的清香沁人心脾,可是茶的苦澀也漫入了心間,到了這一刻,喻色反倒是平靜了許多,安安靜靜的坐在會客沙發上等著梅琴告訴她實情。

梅琴的臉色變了又變,經過了幾番思想鬥爭,這才低低的開口,“染sir的辦公室裏被搜出了毒品,警方以涉嫌販毒為由將他逮捕了,就在染色飾品店開業的那天。”終於說出來,梅琴也松了一口氣,看著喻色漸漸變色的臉,她又補充道:“之所以沒有告訴你,那也是染sir的要求,他說他不想你擔心。”

“他在裡面還能打電話給我,你找的人?”喻色追問,雖然面上看起來很平靜,可是心底裏已經是驚濤駭浪了。

“是簡先生的人拿走的他的手機,至於拿走了做什麼,我就不得而知了。”

“簡非凡的人?”喻色跳了起來,原來,阿染出事所有人都知道了,就只獨獨的瞞著了她一個,她竟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對。”

喻色輕輕一笑,人已經站了起來,“我去見他。”

梅琴急忙攔住了她,“喻色,沒用的,我已經試過了,警方不許任何人探視。”

“那簡非凡的人……”

“我不知道他用的什麼辦法,但我確定絕對不是上得了檯面的辦法,你懂的。”

喻色頹然的坐下,心底裏要多亂就有多亂,一團亂麻一樣,理不清也調不順。

兩個女人靜靜的坐在沙發上,只有茶香飄溢,喻色一口口的抿下苦澀的茶水,兩個人誰也不說話,心裡想著要想辦法,卻,又哪裡有辦法可想呢?

警局那邊的人不認識,政府那邊的人也不認識。

“喻色,或者,你能幫上阿染。”想了又想,梅琴先於喻色開口了。

“怎麼幫?”只要能幫,哪怕是賠上她自己,她也要換他出來,她的阿染,絕對不能有事。

“也許洛家的人出面能緩和一下,至少,能讓我們去見見染sir,我想染sir這幾天一定能想到辦法來解决這件事的,我相信他,不過,他沒有辦法把他想到的辦法傳達給我們,我們就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Cao作。”

“你是讓我去找洛嘉旭?”也是這個時候,喻色才反應過來她好久沒有去看洛喜旭了,上一次洛嘉芝派人要撞死她,幸好洛嘉旭出現替她擋了灾,可是後來,因著洛嘉芝與洛嘉旭之間的關係,她便再也沒有去看他了。

有些事,扯也扯不清的,她懂。

“染sir初來乍到我們這裡,我算了算,他得罪的人除了溫家就是洛家,所以,這次算計染sir的人也不外乎是這兩家,更有可能提兩家合力出手,所以,才讓這件事難辦了,溫簡喜歡洛嘉旭,只要他出面,洛家和溫家便都會迎刃而解了。”

不得不說,梅琴的分析一針見血,她說得很有道理。

然,真的讓她去找洛嘉旭出面,她又怎麼好開這個口呢?

洛嘉旭喜歡自己她知道,讓洛嘉旭去幫助一個自己喜歡的男人,他一定會很不痛快的,那有些強人所難了。

“喻色,我這邊七大姑八大姨,能找的都找了,可我認識的人都是小本生意人,沒有什麼大本事,真的是……”梅琴攤攤手,她是真的盡力了,這兩天就為了這事,她整個人都瘦了幾斤,若是喻色肯出面去找洛嘉旭,那就很有希望了。

“我試試。”為了阿染,她委屈點沒什麼,為了阿染,她什麼都肯做。

從公司裏出來,喻色神思恍惚了,她的天塌了下來,可如今,已經沒有喻染為她撐起一片天了。

現在,她只能靠自己。

不管願意不願意,她必須要去找洛嘉旭。

上了公車,喻色撥起了洛嘉旭的電話,然,不管她怎麼打也打不通。

微微皺眉,洛嘉旭不是那種會把她的手機號碼拉入黑名單的人。

然,她打不通卻是事實。

下了公車,到了洛家的老宅前,不知道下了多久的决心,最終她才摁響了洛家大門的門鈴。

“誰呀?”宅子裏有傭人接起了可視電話。

“我是喻色,我找洛嘉旭。”

“喻色?原來就是你害我們家少爺受傷的那個踐女人呀,滾,快滾,你休想再來騷擾我們家少爺。”“嘭”,傭人掛斷了可視電話,根本不理會喻色了,她再摁,很快,可視電視連反應都沒有了,應該是傭人把可視電話的電池拿了出去。

就這樣的不想理會她嗎?

可是洛嘉旭受傷完全是因為洛嘉芝派了人要撞死她,如今卻把什麼都怪到她的頭上。

這世上,就是有人有能耐把白的說成黑的,把黑的說成白的。

洛氏公司,洛嘉旭的別墅,但凡是能找到洛嘉旭的地方喻色全都找了個遍。

然,她找不到洛嘉旭。

洛嘉旭就象是憑空消失了一般,連洛氏的員工都不知道他如今在哪,是出差還是住在家裡沒有任何消息。

折騰了一整天,喻色半點收穫也沒有。

天要黑了。

馬路兩邊的路燈次第亮起,喻色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了,她吃不下。

阿染在裡面,她如何吃得下。

一口水都喝不下。

她要去看他。

不管想什麼辦法都要看到阿染。

想他了,很想。

警察局的大門口,警車進進出出,她走過去,還沒邁進門檻,就被門衛攔住了,“去去去,這裡不是玩耍的地方。”

“我……我不是來玩的,我想見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