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我也不介意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2:22
A+ A- 關燈 聽書

地毯上的男人慵懶的坐起,表情上卻沒有任何的不悅,按開電視,有一眼沒一眼的看著,其實,更多的目光一直掃向廚房裏的那道嬌小的身影,小乖竄了過來,他抱起在腿上,一隻手不停的逗弄著小東西,一邊笑一邊隨意的道:“藍景伊,一會兒給小乖洗個澡吧,小東西髒死了。”

“你給它洗吧。”藍景伊把洗好的碗放到消毒櫃裏,再去擦鍋臺,也就結束了。

“呃,它是母的,我可不想看它的果體。”

“沒事,你要了它我也不介意。”這世上,大概也就只有江君越能把一隻狗寫進他邪惡的詞典裏吧,簡直太壞了,壞到外婆家了。

一道人影倒映在鍋臺上,江君越一手抱著小乖,一手環住了她的腰,“還是一起吧,不然,我會害羞的。”

“去去去,江君越,你真娘。”又想起初見他時他的樣子了,看到他和洛啟江一起她還以為他是小受。

“我娘不娘你還不知道嗎?要不,咱現在就試試……”

“喂,你能不能正經點不去想那種事情?再這樣下去,我走了。”

“好吧,為了配合我們純潔的藍景伊小姐,從現在開始,我一定乖乖的,我發誓,我一定不碰你。”

燈影投射下他的影子灑落在雪白的瓷磚上,藍景伊回身抱過了小乖,“走吧,去給它洗洗。”

放了一池子的水,小東西舒服的在水裏翻滾著,跟個小孩子一樣,見了水就不想出來了,不知是不是誰的刻意,總之,小乖被抱出來的時候,藍景伊和江君越身上差不多要濕透了。

衣衫緊貼著肌膚,透著最完美的曲線美。

“藍景伊,我是男人,我讓著你,你先洗吧,不過要快點,若是你速度慢了,我沖進去一起洗可不能怪我。”

藍景伊真想掐掉他的舌頭,可是,江君越也就是口頭上說說,一點也沒有付諸行動,藍景伊隨意擦了擦頭髮就一頭栽進房間裏的那張大床,一條床單折成了長條形擺在大床的正中央,“江君越,楚河漢界,你要敢是越界,我咬死你。”

“咬呀,我隨便你咬。”頂著一身水珠出來,江君越大刺刺的躺在長條床單的另一側,“放心,只要你不點頭,我絕對不對你用强,但我許你咬我。”

藍景伊真累了,閉著眼睛下意識的低喃,“說話要算話喲……”

那句之後,她便累極的睡著了,睡在男人的身側,甚至他把她摟入懷中也不知曉。

後來,藍景伊在心底裏給江君越封了一個綽號:紙老虎。

他再凶再強悍,可是,她不點頭他最多也只是擁著她一起睡而已。

時間,讓習慣悄然養成。

時間,把過程寫成最美。

一個星期,彈指間走過了。

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了,有木有?

藍晴明天一早就可以出院了,藍景伊從醫院裏出來,卻沒有應該有的開心,只是慢慢的踱步在醫院外的馬路上,不想回去小公寓,就想要這樣的一直走下去。

這一個星期,賀之玲並沒有催促她,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有,讓她常常有一種錯覺,或者,讓她和江君越分開並不是那個女人的本意。

手機,突兀的,就在藍景伊的思緒萬千中響了起來,那聲音讓她身體一滯,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打開荧幕,果然是賀之玲的,才一接聽,賀之玲就劈頭問了過來,“藍晴明天就出院了,說吧,你什麼時候和君越分手?”

心,徒得一窒,呼吸都彷彿被奪走了一樣,“藍景伊,你什麼意思?不會是後悔了還想纏著君越吧?真不要臉。”見她不說話,賀之玲又續吼道。

藍景伊咬了咬牙,深呼吸再深呼吸,這才輕聲道:“明天,明天我就離開他。”

“算你識相,若是過了明天你還住在那間小公寓,你信不信,你會同那間小公寓原來的女主人一樣,突然間的消失,不過,這次會有一個人陪著你一起消失,那就是你媽。”

“小公寓的女主人?”藍景伊的腦海裏瞬間閃過她初次進去江君越的小公寓時,那鞋架上的女款拖鞋。

“你以為君越很愛你嗎?你去問問他是愛尹晴柔還是愛你藍景伊?”“啪”,賀之玲說完便直接掛斷了,似乎,半個字也不想與她多說。

尹晴柔。

尹晴柔。

藍景伊的腦子裏全都是這個名字。

一個,她不認識的女人。

一個,絕對與江君越有關係而且還不是普通關係的女人。

手機又響了,這次是江君越的,她靜靜看著那不停閃動的號碼,不是不想接,而是不知道接了要說些什麼。

那便,不接。

T市真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T市卻也很小。

不知不覺間藍景伊還是走到了小公寓的社區。

門口的警衛沖著她微笑的點了點頭,美女呀,是男人都喜歡注目。

正要跨過角門門檻的藍景伊突的一個轉身,大步流星的就進了警衛室,“小姐有事兒?”幾個警衛圍過來,其中一個很殷勤的問道。

“哦,我想問一下,你們誰在這裡上班超過五年的?”

“我……”

“還有我。”

兩個看起來已經過了三十歲的警衛爭先恐後的回應著。

其實,藍景伊一點也不知道江君越和尹晴柔的故事,更不知道他們分開多久了,五年,不過是她隨口說出的一個時間點,“你們聽說過一個叫尹晴柔的女人嗎?”她輕聲的問,眸光不自覺的緊盯在兩個警衛的面龐上,心,微微的有些緊張了。

“尹晴柔……”一個警衛呢喃著,“好象有點耳熟。”

另一個也在若有所思。

藍景伊沒有打擾他們,她靜靜的等待著,等待著,突的,那另一個警衛一抬頭,眼睛晶亮的看著藍景伊,“怪不得我也覺得耳熟,五年前,那個女人在這社區一夜之間出名了。”

“出名?”藍景伊一怔,不明所以。

“嗯,她跳樓了。”

手,下意識的攥緊了衣角,藍景伊只覺喉嚨有些緊,是什麼樣的事逼著一個女孩子跳樓呢?

“為什麼?”

“誰知道呢,反正,那晚她就從咱們社區那幢樓跳下了,嗯,就是那幢……”警衛伸手一指窗外的一幢公寓樓,可不正是江君越的那一幢嗎?

藍景伊覺得自己的心跳更快了,“後來呢?”

“聽說摔殘了,再後來,就再也沒消息了,據說是出國了,可惜了那麼一個漂亮的女孩,對了,小姐認識她?”

藍景伊搖搖頭,她不認識尹晴柔,她應該是認識尹晴柔從前的男朋友江君越吧。

失魂落魄的走出社區保安室,頭,有些疼,身上的手機還在叫囂的響著,再看過去,卻已經不是江君越的號碼,而是另一個她從來沒有撥通過卻倒背如流的手機號碼。

簡非離,是他打給自己了?

有種做夢一樣的感覺,藍景伊手指顫抖的按下了接聽鍵,“你好,我是藍景伊。”

“景伊,我是非離,還記得我嗎?”悅耳的男聲飄來,也撥動了她的心眩,曾經的最愛,她怎麼可能不記得他了呢,與他分開的每一天每一日她都記得他。

“有事兒?”輕聲的問過,心跳得更加厲害。

電話那頭頓了一頓,這才傳來簡非離的聲音,“我回T市了,我想見你,明天,可以嗎?”

心,跳得越發的快,眸眼輕闔,狠狠的吸了一口氣,睜開時,迎面那個朝著她走來的男人不是江君越又是誰?

“伊,怎麼不接我電話?”他朝著她走來,她眼裡卻都是另一個模糊的女孩的面容,尹晴柔,因江君越而消失在了T市。

不,她可以消失,可是媽媽不能因她而消失,一咬牙,她轉身低低的對著手機道:“明晚見,等我電話再約。”說完,藍景伊直接掛斷了電話。

“伊,怎麼不接我電話?”江君越轉眼就停在了藍景伊的面前,那張魅惑眾生的臉上寫著笑意,好看的讓女人想要一口把他香下去。

“真帥呀……”

“要是我男人就好了。”

“少發你的Chun夢了,沒瞧見嗎?人家的眼裡只有他對面的那個女孩。”

藍景伊的目光落在了江君越背在身後的手臂上,“你拿了什麼?”

“呵呵,這麼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嫁給我了?”他笑,兩手依然背在身後。

藍景伊的思維卻怎麼也跟不上江君越的了,什麼她想要嫁給他了,她現在亂著呢,就在看到江君越的這一瞬間她發現了一個事實,似乎,簡非離的回來就是天意,天意讓她離開江君越的。

否則,怎麼會好巧不巧的就是今天呢?

而且,還給她打了電話。

離開他,離開江君越,心底裏這個呼聲頓起,可,為什麼决定要離開他的時候,她的心卻是那麼的疼。

“發什麼呆呢?”就在藍景伊魂不守舍的時候,腰上已經一緊,江君越擁著她便朝著社區的小角門走去,一邊走一邊不羈的道:“藍景伊,你不覺得你天天往我的住處跑有些不矜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