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番外:染色合體(10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01:54
A+ A- 關燈 聽書

電話掛斷,季唯衍長舒了一口氣,喻色則是從之前的不安心變成了無比的想念,才掛了電話就又想了,想他摟著她,輕環著她的腰,還有他吐在她脖頸上的氣息。

阿染,要早點回來喲。

胡思亂想中,喻色終於在快天亮的時候睡著了,就睡在季唯衍平常躺著的位置,他不在,她的世界也悄悄的變了天變了味道……

染色飾品店的生意一如既往的興隆,季唯衍不在,可簡非凡的人一直都在,一大早就過來維持秩序了。

喻色是天快亮的時候睡著的,可很早就醒了,她睡不踏實,或者,忙碌些可以讓她暫時的把思念拋開吧,不然,時時的想念阿染的感覺真的很煎熬。

正忙著,手機響了,她下意識的摸出手機看了看號碼,隨即就是失落的表情,果然是簡非凡那貨而不是阿染。

“還沒上飛機?”

“這麼不想接我的電話?”簡非凡吃味了,不過今天喻色有進步,沒有一接起電話就把他當成是喻染了。

“不是的,我這不是在忙嗎,店裡生意好,你知道的。”喻色手絞著衣角,無聊的說著有的沒的,阿染不在這座城市裏,她就覺得這整座都市都空了一樣,就連呼吸都不那麼舒暢了。

“嗯,我知道,不過老子也是被你擺了一遭,若不是答應了你你以為爺需要這樣飛來飛去的浪費時間嗎?那老頭子,我才沒興趣見呢。”簡非凡發著脾氣,他不想離開喻色,喻染的事情他已經打聽過了,似乎,很有些麻煩,看來,只能等他從T市回來再想辦法了。

這不能怪他,要怪就怪喻色非要讓他回去見他老子。

“沒興趣也要見,不然,等哪一天你再也見不到他了,你後悔都來不及,我呢,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非凡,你比我幸福,我連我爸爸媽媽是何人都不知道,呵呵,我羡慕你呢。”鼻子酸酸,她這話說得很真摯,也很動情,她不是說假的說著玩的。

“好,那我便去上飛機了,喻色,答應我要好好的。”他不放心,不放心把她一個人丟在這裡,雖然叫了孟小凡這幾天要多陪陪她,可,喻染的事情就象是一枚Zha彈,隨時都有炸開的可能,他不得不防。

“知道啦。”喻色失笑,怎麼就覺得簡非凡把她當孩子樣的對待呢,“我好象聽到你那邊廣播裏在催著登機了,快去吧,別誤了飛機。”

“好,拜。”低低兩個字,簡非凡掛斷了電話,他能做的,已經全都做了,這一個晚上,他幾乎就沒有睡過,一會兒上了飛機就睡個痛快好了。

喻色一掛了手機,回頭就看見了孟小凡,這丫的氣色看起來挺好的,已經半點都沒有之前失戀時的那種失魂落魄的樣子了,“小凡,想通了?”

“有你那個損友在,我想要想不通都沒辦法,男人果然是靠不住的東西,他為了錢什麼都做得出來的,哈哈,那樣的男人,不要也罷。”

“喂,簡非凡做什麼了?”怎麼就成損友了。

“呃,你還不知道吧,阿元來找過我了,我以為他回心轉意了,可你知道他為什麼來找我嗎?呵呵,呵呵呵,全都是因為簡非凡,簡非凡告訴阿元只要把我哄得開心了,就會給他一幢房子,當時阿元來找我,我還美著呢,可當簡非凡把他和阿元的對話錄音放給我聽時,我頓時就看透了,以後呀,再也不相信男人了。對了,你的阿染呢?怎麼也不見呢?”孟小凡感慨萬千的說道。

“他出差了,阿染才不是那樣的人呢,他不會的,而且,他比誰都會賺錢,他也不需要別人的錢。”她家阿染是她撿來的寶貝,就沒有阿染做不到的事情,她美著呢。

“真出差了?”孟小凡不相信的問道。

“真的,今兒天快亮的時候一下了飛機就打電話給我了。”喻色最不愛聽孟小凡編派阿染,所以,趕緊的為季唯衍辯白。

“你呀,跟我當初一樣傻,真是被愛情沖昏了頭腦,等有一天你發現了一切並不是如你所想的那樣,你就會象我一樣想去酒吧灌酒了,喻色,替我謝謝你那個損友,他人其實挺不錯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謝啦,他呢,做點好事是積積德,對了,你怎麼來啦?”

“聽說你店裡忙,我今天調休,就過來幫忙一下。”

兩個人說說笑笑,時間總算過得快些,喻色也就不那麼寂寞了,可是到了晚上,當孟小凡回了醫院去上夜班,當她一個人躺在房間裏的床上時,那種空虛寂寞的感覺又來了。

很想找個人打打電話消磨消磨時間,可這個點,沁沁和藍景伊早就睡了吧,她也不好意思打過去。

小凡那裡,也在忙著工作,也不好打。

喻色翻來覆去,覆去翻來,怎麼也睡不著。

想了想,她試著打給了季唯衍,然,手機那頭居然提示關機。

訊號不好不會是這樣的提示吧?

喻色激欞跳了起來。

不知怎麼的,從阿染離開她那時開始到現在,雖然只過了兩天,她就覺得這兩天很不對勁。

大黑天的,她也不管了。

淩晨兩點多鐘,喻色換好了衣服匆匆出了小屋,打了的士直奔梅琴的住處,那天就說要去找她聊聊天的,這兩天一直忙就沒有約梅琴,但是現在,她隱隱的就覺得梅琴一定是知道些什麼,所以這兩天她甚至都沒有來飾品店幫忙。

到了。

天剛好亮了。

遠處的近處的高樓大廈沉浸在清晨清新的空氣中,喻色停在了梅琴的樓中樓門前。

太早了,她不好意思敲人家的房門,這個時候梅琴與沁君一定很好睡。

她覺得自己魔障了,這麼早就來打擾人家,可是剛剛腦子裏一閃而過的一種感覺告訴她,就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而且,梅琴知道真相。

喻色靠在走廊的牆壁上,等著時間走過,等著梅琴從她的樓中樓裏走出來。

樓下的拐角處,一個男子拿出了手機,正要撥給簡非凡告訴他喻色的行踪,忽而,面前多了一道黑影,“別打了,二少沒時間接。”

“你是……”

“老爺派來的人,嗯,關於喻色的事情從現在開始,你不用跟著了,老爺這裡會給二少一個說法的。”

“不……不可以……”

男子一笑,隨手從口袋裏摸出一個信封,“豐山那塊地的使用權,這是老爺送你的見面禮,嗯,什麼當說什麼不當說,你清楚了吧?”

“清……清楚了。”他千想萬想的一塊地,這麼容易就到手了,如何能放得下,伸手接過,“謝謝老爺。”

“不用謝,你可以走了。”

樓道裏的兩個男人很快換了位置,而那個想要撥電話給簡非凡的人也終是沒有撥出。

簡鳳樓的人任由著事情往下麵發展。

喻色終於等到了梅琴的樓中樓打開了門。

“咦,這不是喻阿姨嗎?你找我媽媽有事?”最先出來的是沁君,小姑娘仰頭看著喻色,倒是個記Xing好的,居然一眼就認出了她,她們也就見過一次呢。

“嗯,你媽媽呢?”

“馬上就出來了,不過,媽咪要送我去幼儿園,她不能跟你走,怎麼辦?”沁君眨吧著大眼睛,天真的問道。

“沒事,她不能跟著我走,我跟著你和你媽媽一起走就好了。”喻色笑著摸了摸沁君的頭,她發現自從與阿染有了夫妻之實後,她越來越喜歡小孩子了,要是可以,她一定要為阿染生上幾個,他養得起,沒事的。

要是換了養不起的,她一定不生,她可不想自己的孩子成為喻色第二,從小失去父母,那種感覺,她不會讓她和阿染的孩子去體味的。

那時的喻色絕對沒有想到,有一天,她的孩子雖然沒有失去她,卻沒有了父親陪在身邊。

“喻色?你怎麼來了?”梅琴一脚才邁出房門,就發現了喻色。

“我想跟你去公司。”她說的公司,自然是指阿染開的公司,那公司雖然是阿染開的,可是公司是以她的名義開的,她雖然沒有實際參與到公司的經營,可公司的盈虧全都與她有關係。

“有事?”梅琴不解的看喻色,覺得喻色像是猜到了什麼,卻又像是沒有完全的知道。

想到喻染,她答應過喻染不說的,可是現在,她正為著喻染的事而焦頭爛額著,這樣的一刻,她就是想要喻色也知道了,憑什麼只有她一個人擔心著難過著而喻色卻沒半點受波及呢,這太不公平。

“嗯,我想看看阿染與KBM老總簽下的協定。”若是有礦山的生意,那便沒什麼事了,若是沒有,那便證明是阿染……

那個騙字,她突的不敢想了。

若真的是阿染騙了她,她要怎麼辦?

他又為什麼要騙她?

想想他昨晚打給自己的電話,她心神微亂,昨晚他解釋了很多,這似乎也不像是他的Xing格。

第六感,喻色快要被自己的第六感折騰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