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番外:染色合體(10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00:49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轉頭看店員的時候,簡非凡的目光便淡清清的落在了那店員的身上,只是很隨意的一眼,可那店員卻嚇得一個激欞,“我……我不認識。”有簡非凡盯著他看,他可不想造次的說錯什麼,到時候霜淇淋店就真的被簡非凡弄走了,不過,之前看到被帶走的那個人,雖然距離的遠,可他就覺得是經常來染色飾品店的那個高高瘦瘦的男子。

“沒見過?”喻色追問,應該是她想多了吧,不可能是阿染的,梅琴都說阿染出差了呢。

只不過,她就是覺得他這出差出的有些古怪,再者,一早他們還是一起在飾品店的,他離開時找到她跟她說一聲也就是分分鐘的事情,至於這麼不聲不響的離開嗎?

難不成真的是很緊急的事情?

胡思亂想著隨著簡非凡出了小店便往自己的飾品店走去,正午了,大多數的人都回家吃午飯了,所以買東西湊熱鬧的人也少了些,進了店裡,店員們正輪番的吃著午飯,看起來很溫馨。

喻色很快投入了忙碌中,一忙起來就什麼都忘記了,關於便衣帶走一個人的事情,也早就拋到了腦後。

簡非凡大爺的在小公辦室裏坐著,一邊喝茶一邊擺弄著手裡的手機,他沒打電話,只是隨意的收發著簡訊,霜淇淋店那個店員說的話喻色後來雖然沒當回事,可是他當回事了,翻看著收到的簡訊,他的臉色越來越沉。

販毒可不是小罪名,以喻染那樣的人品不像是他做出來的,看來,這其中一定有猫膩。

“阿濤。”手指點著桌子,他低聲一喝。

“是。”阿濤轉了過來,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從老大陪著喻色回來這小店,就有些心不在蔫的,也不知是在給誰發短信,一直忙個不停,難不成老大是開竅了的在調系哪個良家女孩?

“你過來。”簡非凡表情嚴肅了起來,那表情讓阿濤心思一轉,老大只要是這樣的表情就代表有重要的事情要吩咐他了,而且絕對是很棘手不好辦的事情,阿濤急忙移到簡非凡的身前,微彎著腰,等著他示下。

“去查查喻染離開時是跟著什麼人走的,注意,要不聲不響的查。”簡非凡說著,透過半開的門望出去,門外若隱若現的身影就是喻色,喻染出了事,在他還沒有查清楚之前,暫時的,他還不想喻色知道,沒的影響了喻色的心情,呆會喻色還要信守承諾的把他買的東西送回去呢,想著很快又要與喻色獨處,他的心情便愉悅了起來,再想著還是在他自己的窩裏與她獨處,他的心情就更加愉悅了起來。

喻色一忙起來就什麼都忘記了。

可是簡非凡不忘,他坐在小辦室裏已經等了喻色幾個小時了,眼看著夕陽西下,天就要黑了,這才起身朝小辦公室外走去,“喻色,答應我的事兒,忘了?”

“沒,我這不是忙嗎。”喻色抬頭,小手抹了抹額頭的汗,見她忙成這樣簡非凡心疼了。

“把事情交給你店裡的人做就好了,走了啦,願賭服輸,你要是不幫我送東西,我就讓你肉償。”他這話說得隨意,卻吸引著周遭的幾個店員和顧客全都看過來了。

喻色頓時臉紅,這厮說話從來沒大沒小沒羞沒臊的,“好了啦,我們這就走。”讓人搬了東西塞進了簡非凡的小車後備箱裏,喻色這才坐進了他的車,“你說這還用你的車送,不如我不去了吧?”喻色小心翼翼的徵求著簡非凡的意見,店裡太忙了,阿染又不在,她不放心。

“不行,你要是放不下,我讓人幫你守著小店就是了,你放心,不會有人來搗亂的,爺保證你今天只賺不虧,還是狠狠的賺。”

喻色想著他後備箱裏的兩袋子東西,他這樣買法,她怎麼會虧了呢。

不過,她也說不過簡非凡,只好由著他去了,以後,找機會她再補償他吧。

簡非凡啟動了車子,坐在車裏的喻色終於有了空閒,拿出手機就撥給了季唯衍,然,那頭還是提示關機。

他這到底是到了哪裡了?

喻色的心焦慮了。

真想讓簡非凡幫她查查,可是又覺得求了簡非凡就特別沒面子,她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那她就是笨蛋,再等等,也許阿染下了飛機就會打給她了,總要給他些時間的。

簡非凡不住的透過後視鏡看著喻色,看到她時而皺起又時而舒展的眉頭,那小臉上全寫著心事,然,在事情沒有問清楚之前,他不打算告訴她任何。

郊區的別墅,別墅週邊五米高的圍牆,喻色覺得簡非凡這住處堪比城堡了,這保全也做得太得瑟了吧。

他的車在經過大門的時候,大門嘀的一聲響就開了,車子駛進去,喻色才知道他這裡有多大,真大呀。

園子裏種滿了花花草草,還有許多健身器材,可見簡非凡是一個很懂得享受的人。

車停了,喻色下了車,早有傭人過來搬東西了,喻**在那裡,看著不遠處的一個秋千移不動步子了,秋千真好看,菟絲花纏了一圈又一圈,這把自然和現代文明完美結合的管道當真是晃了她的眼,她喜歡。

“要不要去試試?”簡非凡才要把喻色引進別墅,就見她視線眨也不眨的落在秋千上,想著她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享受過休閒的生活,他的心,又疼了。

“行嗎?”喻色有些不好意思,她都二十幾了,怎麼還跟個孩子似的,居然就想玩秋千。

“有什麼不行的,我這裡除了我沒其它外人,這秋千好久沒人玩了,那鐵架子都要生銹了,再鏽,就爛掉了,等爛掉,我就扔了。”簡非凡煞有介事的說過,可其實事情真相是那秋千的保養一向很好,很天都有工人打理的。

“別,我去看看。”喻色被簡非凡的話成功的吸引了過去,太喜歡那秋千了,她小鳥一樣的飛奔而去,快樂的就象個孩子。

坐上去,很舒適,輕輕的晃了一下,就有種如飛的感覺,太美好了。

“要不要爺蕩你?”簡非凡看著她的笑,更加的確定他這帶她過來是帶對了。

“不用,你不是受著傷嗎,對了,你今個沒去醫院,有沒有哪裡疼,一會兒要不要我幫你換換藥?”喻色一邊愜意的輕蕩著秋千,一邊關切的問道。

人就是這樣,相處久了自然而然的就會產生或友情或感情的東西,不過,喻色對簡非凡,只是前者。

“疼,這會還疼著,一會兒你一定要幫我換藥。”簡非凡求之不得,就喜歡她小手落在他身上的感覺,哪怕是換藥,他也開心,他是魔障了,他現在對喻色的感覺與當初對洛嘉芝的完全不一樣,是那種含在嘴裡怕化了的感覺,他不知要怎麼寵喻色了。

每每回想他初見喻色的那一天,喻色還劃傷了他的脖子,他就忍不住的要哀歎,或者,從那一天開始,他就被喻色吃死了,否則,這小城市裏哪裡有人敢那般對他,而他又沒有以牙還牙呢。

原來,一切早就註定了。

喻色翻了個白眼,“我怎麼瞧著你這一整天都是健步如飛的,哪裡有半點不適,簡非凡,你騙我。”

“等你看了我的傷你就知道我沒有騙你了。”簡非凡走到了喻色的身側,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推著秋千架,秋千起起落落,喻色的白裙子因著秋千的起落飄飄擺擺,在園子綠色的海洋裏,她就象是一幅畫,生動,唯美,讓簡非凡根本移不開視線。

夜色悄來,朦朧了園子裏的美景,簡非凡感受到了褲子口袋裏手機的顫動,應該是阿濤打過來了,鬆開了手,簡非凡揚起手機示意喻色他去接一個電話,隨後便走到了偏僻的角落,關於喻染的事情他還不想喻色知道,他喜歡看見她笑,不喜歡看見她憂傷的樣子。

“老大,情况有些不好,警詧是在喻染的辦公室直接搜查到的毒品,而且數量很驚人,這次,他是惹上麻煩了。”阿濤將他打聽到的一五一十的向簡非凡彙報,他們這一行的人,局子裏認識的人多,打聽事情也比較方便。

“再仔細打聽,有什麼情况再向我彙報,今晚你不必跟過來了。”阿濤是他的貼身保鏢,也是他很信任的人,喻色的事,他不想假手其它的人,也不想更多人知道,畢竟喻染被帶走的時候可是悄悄的幾乎無人察覺的,當然,除了霜淇淋店的那個與帶走喻染的便衣是領居的店員,“等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什麼事?頭?”阿濤對於老大的欲言又止來興趣了,拿著手機期待的追問著,難不成老大是想對喻色做點什麼了?讓他來想辦法?

然,他想錯了,“去霜淇淋店告訴那個小子,嘴巴最好給爺閉上,若是再有半點消息洩露出去,老子就讓他……”頓了一下,簡非凡歪頭看了一眼還在蕩秋千的喻色,臉色溫和下來語調也輕柔下來,“你懂的。”說完,直接掛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