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番外:染色合體(10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00:32
A+ A- 關燈 聽書

“小色,喻染一定很忙,所以接電話接到爆才關機的,既然他那麼忙,你忙裡偷閒去我那裡坐坐又能怎麼著?願賭服輸,我不許你黃牛。”簡非凡乾脆丟了筷子,也不吃面了,坐在那裡定定的看著喻色,一付她要黃牛他一定扒了她的皮的樣子。

梅琴低著頭扒啦著碗裏的面,可半天才吃上一口,喻色還在撥打季唯衍的手機,就是不死心,阿染從來不會不接她的電話的。

然,無論她怎麼打那頭都是關機。

“說不定在坐飛機呢,一坐幾個小時十幾個小時都有可能,坐飛機手機自然是要關機了,小色,快別打了,瞧你那小樣,還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呀,可這會你沒見他才幾個小時吧,至於這樣想嗎?”簡非凡嘲諷著喻色,可嘲諷的同時,心裡酸的要命,他嫉妒了,嫉妒喻染了,喻染真幸福,有喻色如此的惦著他。

被簡非凡這一說,喻色有點不好意思了,她這樣一直撥一直撥的要撥給喻染,還真的有點不矜持呢,放下了手機,喻色推了推碗筷,看著還沒吃完面一直悶聲不語的梅琴,越發的覺得梅琴有些不對勁,這女人一定是有心事,或者,等抽個空她單獨和梅琴坐一坐,兩個女人一起就可以暢所欲談了,都是簡非凡,他的出現讓她和梅琴不能盡興的聊天,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行了,我答應幫你送過去了,這樣總行了吧?”

“行行行,我的姑NaiNai,說話可要算話,你若是要反悔,老子就把這家小店翻了。”

喻色抬頭看看周遭的服務生,個個都看著她作揖,看來,簡非凡這人的名聲真的太差了,差到連這店家的人都怕他呢。

“好了,你別胡說,人家小本經營,可經不起你這樣嚇。”

“嗯嗯,姑NaiNai說怎樣就怎樣,爺我一定不亂說了,從今以後,爺就洗新革面了。”就做一個比喻染還强的人,他就不信感動不了喻色,收不了喻色的心。

“簡非凡,你要是能變成好人,那地球人就都能變成好人了。”喻色才不相信他呢,“快些吃,吃完了我還要去忙。”店裡的生意真好,再看看一旁那兩個大袋子,有簡非凡這樣替她撐門面,生意能不好嗎。

“等著瞧,爺總有一天會證明給你看,爺做生意也不是孬種。”簡非凡說完就端起了面碗,根本不管形象,對著面碗大口大口的哧溜哧溜的吃著面,三口兩口就吃光了,拿過面紙一抹嘴,“服務生,算帳。”

“先……先生,這頓我們老闆說他請了,不用算。”簡非凡的名氣,這座小城裏做生意的就沒有不知道的,誰敢得罪這位祖宗爺。

“那怎麼行,爺今個高興,這頓必須算了,嗯,就這些吧,不用找了。”簡非凡掏出一張一百元的丟在桌子上,然後大爺的起身,“走吧。”

三個人一前一後的出了麵館,梅琴惦念著季唯衍,哪裡還有心思與喻色和簡非凡同行,一出去就打了的士走了,剩下喻色和簡非凡往人行橫道那邊走去。

可,才走了兩步,簡非凡就頓住了,笑眯眯的看著喻色道:“要不要吃霜淇淋?我請,據說那家店的霜淇淋超好吃,全都是真材實料。”喻色喜歡吃霜淇淋,他這還是打聽了她以前的老同學才知道的呢,嗯,就是孟小凡,不過,喻色雖然喜歡卻很少吃,她說吃這個太浪費,想到從前的喻色,簡非凡心疼了,恨不得開一家霜淇淋店讓她吃個够。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好呀好呀。”一說起霜淇淋,喻色口中生津,太喜歡吃那個了,之前阿染也說要請她的,可是後來總是被這樣的事情那樣的事情一打岔就給忘記了,可才應了簡非凡,喻色就想起了自己的店,阿染不在,她再不在,那可真的不好,“不了,店裡開業呢,我得回去幫忙啦,改天再去吃霜淇淋。”

“不是有很多人幫忙嗎,也不差你一個,嗯,咱買了拿回你店裡去吃,這樣總行了吧?”簡非凡退而求其次,想著只要能讓她開心就好。

“嗯嗯,這樣行。”受不了的佑惑,喻色點頭應了,不管了,她就是想要任Xing一回。

兩個人說著說著就進了那家看起來裝修很精緻的霜淇淋店,不等喻色點了,簡非凡已經叫過了服務生點了兩份。

“喂,你點了什麼?”喻色努嘴,她就喜歡吃草莓的霜淇淋。

簡非凡眉梢微揚,笑涔涔的貼近了她的臉,“你猜?”

“猜不出,快說,快說啦。”喻色手比在臉上,沖著他扮了一個鬼臉。

“不說,我就不說。”簡非凡賣起乖了,怎麼也不肯說。

“那我不吃啦。”

“行啦,我的姑NaiNai,我給你點了草莓聖代,怎麼樣?”

喻色的小嘴咧開了,她的最愛呀,“非凡,我愛你。”女漢子的抱了一下簡非凡,她就喜歡吃這口,這厮真會點呀,點到了她的心坎上。

淡幽幽的女人香,貼著簡非凡如此的近,近得讓他心神一蕩,不由自主的低喃了一聲,“小色。”

“喂,以後不許叫我小色。”她聽著怪怪的,阿染也只是叫她一個字‘色’呢,想到阿染,她又是忍不住的拿出手機撥給了他,然,那頭還是提示關機。

難不成阿染真的出國了?

喻色直皺眉頭,若他真出國了,豈不是今晚都不會回來了。

他不回來,她會想他的,這些日子,她已經習慣了與他的同床共枕,她無法想像沒有他的夜要怎麼度過。

“霜淇淋來了,快吃。”簡非凡一看到喻色打電話就皺眉,趕緊的把一大份霜淇淋遞給喻色,喻色正低頭看手機呢,“等會。”

“不等,來,你先吃一口。”簡非凡乾脆服務到家的拿過小勺子舀了一口草莓霜淇淋就送到了喻色的唇邊,草莓的量超多的,紅的草莓,Ru白色的霜淇淋,看著就有胃口,一張嘴,喻色就把那一勺霜淇淋全吃進了口裡,草莓是純純的,與霜淇淋的量真的是一比一的,超好吃,“哇塞,這的霜淇淋太好吃了。”喻色先是回味了一下,然後再也顧不得打電話給阿染了,反正他怎麼打都是關機,她打了也沒用,先解决美食再說。

“你說,我若是把這家店盤過來給你連著對面的染色飾品店一起經營怎麼樣?”就是想讓她吃個够,他保她天天可以吃到霜淇淋,還是不用錢的,反正,就是想要補償她曾經的孤苦,若是他早些找到她,那些年她也就不會受苦了。

“那怎麼行,人家的店開得好好的,簡非凡,我可告訴你,你不許胡來喲,不然,我以後都不理你了。”喻色正色的瞪著簡非凡,這人啥事都能幹得出來,她可是親自領教過的。

看到喻色真的緊張了,簡非凡揉了揉額頭,他這不是為了她嗎,她居然不領情,“好了,我不動這家店的心思就好了,你放心吧。”大不了他以後每天給她買一份霜淇淋送給她吃就是了,買了看著她吃,也是一種享受,喻色吃東西不象其它的女孩子,那種斯斯文文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看著都累。

喻色很女漢子的大口吃,看她吃東西特別香,讓他這個從來都不喜吃甜食的男人都忍不住的也想吃了,“真的好吃?”

“當然了。”喻色白了他一眼,“你怎麼不吃?”

“那個……那個我從來不怎麼吃甜食的。”

“那你還叫了兩份。”

“應應景嗎。”

“快吃,這個超好吃,我保證你愛吃。”喻色指著他面前的霜淇淋,一付再沒有比這個更美味的神情。

簡非凡這才拿過勺子舀了一口,然,送到口中只抿了一下就皺起眉頭的起了身,然後奔去了洗手間,好半天才回來,喻色看到他臉都憋的紅了,“那麼難吃?”他的那一份是巧克力霜淇淋,看起來也很不錯的。

簡非凡皺了皺鼻子,“不吃了不吃了。”這東西他發誓再也不嘗試了,太甜了,甜的有些膩。

“我嘗嘗,我就不信很難吃。”喻色說著,拿著自己的勺子就在簡非凡的那一份裏舀了一口,小心翼翼的抿了抿,隨即眼睛一亮,“好吃,真好吃。”

簡非凡無言,人和人果然不一樣的,他覺得超難吃的東西喻色卻喜歡,難道,他們是很不相同的兩個人?

“我再去給你叫一份,你等著。”簡非凡想也沒想的說道,他只是要給喻色管够,讓她吃個痛快,別的,真沒多想。

“喂,那你這份呢?你繼續吃?”

“不了呀。”

“呃,那不要再買了,再買就是浪費,你這份我吃了,這樣剛剛好,再多叫一份我可吃不消,這才吃完面呢。”喻色吃一口自己的草莓味的再吃一口巧克力味的,心情很愉悅。

喻色要去付錢,結果又被簡非凡搶了先,她拿著一份,簡非凡幫她拿著另一份,兩個人便往店外走去,身後,忽而傳來一個店員的聲音,“我上午看到警車過來了,有一個便衣好象從咱們對面那家染色飾品店帶出來一個人呢,那個便衣我認識,是我家鄰居,就在警察局上班。”

喻色倏的轉頭,“帶走的是什麼人?”不知為什麼,一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讓她的心慌慌的,亂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