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番外:染色合體(9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57:43
A+ A- 關燈 聽書

“傻,這個很難洗乾淨的,泡著吧,明天再洗,或者,不用洗了也罷。”

“為什麼?”喻色轉頭看他,好奇了。

“留個紀念吧。”季唯衍一張俊臉不紅不白,大大方方的道,他是男人,他才不會害羞。

“你……”喻色撒手,小臉已經紅成了如胭脂般,紅到再沒辦法再紅了,手裡的床單掉落在洗衣盆裏,她起身就跑出了洗手間跑進了房間,再也不敢看喻染了。

季唯衍看著她逃也似的背影,揉了揉額頭,他又說錯了嗎?

可他沒有覺得自己說錯了。

昨晚的一切都會是他珍藏一輩子的記憶。

撈了床單出來,清水洗了兩遍,這才擰幹曬到陽臺上,迎著風,床單飄飄拂蕩著,偶爾現出那一小片淡淡的紅,季唯衍看了一會兒才轉過身,喻色正在收拾床呢,看著她,就給他一種家的感覺,身邊有個女人,真的挺好的,忙過了這兩天,就與她扯證吧,這樣,才是對她負責任。

喻色的一整天都是新鮮的,卻也是奇怪的。

喻色到底沒在床上躺著窩著,她不習慣呢,收拾房間,季唯衍就安心著他的工作,小小的房間裏很溫馨。

晚上,自然是喻色搶著煮飯了,小媳婦一樣的表現讓季唯衍越發的舒心。

平常人的日子,卻最能讓人感受到幸福的味道。

季唯衍去陽臺吸烟了,喻色這才拿出手機撥給了孟小凡,再不撥過去,那丫的沒准要瘋了,一個下午一直在給她發短信問她昨晚的戰果。

“姓喻的,你終於肯理我了,快點坦白從寬,得手了沒?”孟小凡劈頭就問過來,那精神頭絕對可以號稱是八卦的鼻祖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陽臺上的那個高大的身影,小嘴一抿,唇角彎起了笑意,低低的應了一字,“嗯。”

“得手了?”這太讓人意外了,一次就得手?孟小凡想再度確認。

“是的,姑NaiNai,你還要我怎麼回答你?”喻色一下子從剛剛的害羞到了此刻的女漢子,孟小凡這是要逼瘋她呀。

“哈哈,太好了,喻色,請客吧。”

“好,改天的。”

“行行行,你先欠著姐的,早晚姐要讓你補回來,一頓變兩頓,兩頓變四頓,嗯嗯,姐以後就指望著你吃飽肚子了。”

“你個損友。”喻色真想罵人,這丫的太會欺負她了。

驀的,手機裏響起了嘀嘀聲,又有人打過來了,喻色一看,居然是簡非凡的手機,趕緊壓低了聲音小小聲的道:“小凡,簡非凡打過來了,他是病號,我接一下,改天再跟你聊天呀。”

“好的好的,那男人,我不給誰面子也要給他面子。”

趁著季唯衍還在吸烟,喻色趕緊接起來,“非凡,啥事?只給你五秒鐘,我忙著呢。”

“忙什麼?過來給爺換藥,疼著呢。”簡非凡臉不紅心不跳的要求著喻色。

喻色看看正在掐熄煙頭的喻染,急忙的道:“我不舒服,頭疼,明天再去幫你換藥,好不好?你要乖乖的喲,行了,就這樣了,拜拜。”

“好。”很落寞的一聲,她一句不舒服,簡非凡立碼就放過了喻色。

季唯衍走進房間的時候,喻色剛好掛斷簡非凡的手機,“打電話呢,誰呀?”

“哦,是小凡。”喻色正說著,手機就響了一聲,看到是簡訊,她便打了開來。

“喻色,我猜你的親愛的一定沒有用套子,是不是?那你有沒有吃事後藥呀?你可別犯傻,一個不小心未婚先孕,到時候再流產倒楣的是你自己,傷的也是你自己的身體。”

喻色飛快看了一遍,想著她和阿染一起還沒超過二十四小時,急忙的轉身就去拿衣服,準備下樓去藥店買事後藥了。

“做什麼去?”季唯衍沒看到她的短信內容,然,卻知道她是在看了簡訊後就要出去的,那她的出去一定與那則簡訊有關。

“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喻色沖進了洗手間就換好了衣服,一定要趕在二十四小時之前把藥吃了,這樣,才能保證萬無一失。

季唯衍沒有吭聲,由著她出去了,估摸著她下了樓,他這才拿出鑰匙也出了去,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在人行橫道上,喻色像是很急,所以,走得極快的她一點也沒有發現身後多了一個季唯衍。

最近的藥店,她出租屋附近沒有誰比她更清楚了,喻色走了進去。

“小姐,需要什麼藥?”服務生熱情的迎了上來。

“我自己來。”買那種藥,她一個還沒結婚的女孩家自然是害羞的。

服務生看著她的表情,大抵也就明白了,也不跟上她,彷彿什麼也不知道的道:“右手邊那一排藥大都是家常用的藥。”

“謝謝。”喻色走過去,果然發現了事後避孕的藥,看了看幾款說明書,便選中了一款,上面說是對女人的身體最無害的,這樣就好,不然她以前聽同學說過,說這種藥對女人最不好了。

拿了一盒就去收銀台付款,“多少錢?”

“三十八,這款藥比較無副作用。”服務生就當什麼也不知道的解釋著,或者,早就見怪不怪了。

喻色摸出錢包,拿了錢出來,正要付錢,忽的,眼前一閃,她手上的錢被人一把搶了過去,“跟我出來。”沉冷的聲音,彷彿浸了冰塊似的,把喻色凍的打了一個打顫,喻染他……他怎麼來了?

他一定是發現她在買事後藥了,他手上的力道很大,扯著她就往藥店外面走去,喻色就覺得手腕都要斷了,“疼。”

然,她呼痛了,季唯衍也不理她,想起她對簡非凡說不舒服,那人立碼就放過了自己,可是喻染呢,居然就是不放開她。

喻色被强行的扯著停在了一株大榕樹下,她低著頭看著鞋尖,彷彿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一手絞著衣角,靜待喻染的下文,反正,他不說話,她一定不主動先說話,這個時候的他太嚇人了,她第一次覺得喻染是一個讓女孩子害怕的男人,即便是沒有看他,她也能感受到一股子冷寒正從他的身上直射到她的身上,冷得她直打顫。

許久許久,喻色覺得時間都要被他身上的冷給凍的成了冰塊了,這大熱天的,她居然只感覺到了冷,終於,季唯衍開口了,卻在開口的瞬間輕輕一扣她的小腰,她整個人就被他扣在了懷裡,小臉貼著他的胸口,聽著他的心跳,他小小聲的在她耳邊道:“色,我知你不想未婚先孕,可,下次這樣的事情由我來做由我來防範,你知道不知道吃那個很傷害你的身體的,也許做下的就是一輩子的病。”他很想再補充一句,聽說,那藥吃多了,會一生不孕。

他的聲音很冷很冽,恨不得要把她扒了皮狠狠的揍一頓一樣,可是輕環著她的動作是那樣的輕那樣的柔,還有他說的話,即便是她不想要孩子,那也要他來想辦法,而不是由她來吃藥。

喻色不但沒生氣,反而是心裡暖暖的,小臉貼著他的胸口更近,傾聽著他一聲又一聲强而有力的心跳聲,她臉蛋在他心口的位置蹭了又蹭,“阿染,我以後不會了。”

“以後,再有什麼想法先與我商量一下,不許再私自做决定了。”

“好,不過……”

“不過什麼?”季唯衍微微鬆開了她一點點,看著她的小臉,他還想揍她,可是想揍她的同時又想寵著她,就是這樣的衝突呢。

“不過今天怎麼辦?”一咬牙,喻色終於說了出來。

季唯衍笑了,原來她是擔心這個,拍了拍她的背,“若真有了,那就生下來。”這一句,他半點玩笑的意思也沒有,從表情到聲音都是極度認真的。

“可我們……”喻**言又止,他們畢竟還沒扯證,這樣在一起就懷了孩子,若將來他們分開,孩子豈不是要痛苦了。

“傻色,你啥也不要去想,其它的事我都會處理好安排好。”他很快就會有些時間了,到時候騰出來去與她扯了證,再去來一次旅遊結婚,那樣的二人世界才是最美的,這是他的想法,畢竟他在這座小城市裏根本沒什麼親人,就算是舉辦婚禮,那參加的人也大多都是商場上的,那些都是帶著銅臭味道的,他不喜歡。

結婚是兩個人的事,只要喻色喜歡,他便喜歡。

只是這些,在他還沒有完全的準備好的時候,他還不想告訴喻色,等到了時候,他會給她一個驚喜。

夜風輕輕吹,喻色輕輕靠在季唯衍的懷裡,之前還在害怕自己會有一個小Baby,此刻,她卻是那麼的期待懷上一個屬於他和她的孩子。

很想很想。

“我不想長大,我不想長大……”忽而,喻色新換的手機鈴聲響了,也慢慢的分開了兩個緊緊相傭的人兒,在季唯衍的無聲注視下,喻色摸出了手機,看到是簡非離的,她愉悅的接起,“非離,是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