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番外:染色合體(9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56:31
A+ A- 關燈 聽書

“阿染,你怎麼了?怎麼流鼻血了?”喻色心急了,小身板移向季唯衍,貼近的打量著他,“要不要緊?有沒有不舒服的?要不要送你去醫院?”

他不舒服。

很不舒服。

看著面前一臉無害清純的小女人,就更不舒服。

“你……你出去。”

“出去?”她一身濕的,不洗洗怎麼行,“要出去也是你出去。”

“我……”季唯衍出不去了。

輕嗅著身前小女人的氣息,他再也忍不住,長臂一摟,頓時,喻色就落在了他的懷裡。

兩個人都濕了,濕濕的貼在一起,瞬間就讓喻色驚醒了,她小臉微仰,迷糊的看著季唯衍,“鼻子不疼了?”

“不疼了。”頭俯,唇落,洗手間的鏡子裏瞬間天旋地轉,喻色直覺眼冒金花,手裡的裝睡衣的手袋落在了地上,新買的睡衣被流水沖刷到了角落裏,鋪天蓋地的霸道來了,喻色再也無法掌控洗手間裏的主動權。

花兒,悄悄綻開的聲音。

草兒,悄悄成長的聲音。

一切悄然開始。

一切也悄然結束。

喻色睡著了,一張小臉在夜色的掩映下依然泛著粉紅,傾聽著她平穩的呼吸,季唯衍手裡的烟不知道轉了多少圈,卻還是捨不得移開視線。

走到這一步,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他到底還是沒有管住自己。

空調開得不高不低,他卻還是怕她冷著了,輕輕的為她掖了掖被單,這才慢慢的轉開視線,起身,走到了小陽臺,點燃了烟,慢慢的吸了一口又一口。

喻色不會怪他,可他會怪自己。

總是怕自己會傷害到她。

然,現在什麼都已經發生了,再想更改已經沒有可能了。

回想喻色疼得小臉煞白時的樣子,他的心揪疼了。

她是第一次。

他呢?

他卻不知道。

自從那天在咖啡屋前溫簡的人開槍後,他腦海裏就總會閃過模模糊糊的影像,像是有小伊,還有好多好多他曾經認識的人,可無論他怎麼想,也想不出。

烟,一根接一根的抽,很快小陽臺上的烟灰缸裏就堆滿了煙頭。

天朦朦亮了,回頭看房間裏,喻色還在睡著,安靜如猫咪一樣,他就遠遠的看著,怎麼也看不够。

一夜未睡,他卻還是一點睡意也沒有,腦子裏有些亂,亂得開始想著若是喻色醒了,他要怎麼面對她?

想到這個,從來都是叱吒風雲的他竟然心慌了。

他想逃,卻又覺得他一個男人怎麼可以逃呢?

事情已經發生了,還是在婚前發生的,那他就要對她負責任。

他不能走,他必須要面對喻色,等她醒來,他要好好的與她長談一次,她人已經是他的了,或者,他該娶她了。

這樣,才是正道理。

起身回了房間,察看了一下冰柜裏的食材,沒什麼東西了,他拿了錢夾就下了樓,準備去買點滋補的東西回來,喻色昨晚一定疼壞了,不知醒來後還會不會疼,想著她的疼,他就心疼。

早市裏買著菜,與大叔欧巴桑擠在一起,他個子高,很是鶴立雞群,遇到了同住一幢小樓的欧巴桑,看著他就慈祥的笑了,“你媳婦真幸福,居然睡懶覺讓你一個大男人來買菜。”

季唯衍撓了撓頭,不好意思了,“她身體不舒服。”

“不舒服,怎麼不舒服了?要不要緊?”不想,他隨口一句,鄰居欧巴桑認真了。

“這……”季唯衍不知要怎麼說下去了,總不能說昨晚他一個沒忍住弄痛了她吧。

“呵呵,不說就不說吧,老婆子我懂了,你呀,趕緊買好了菜回去照顧媳婦,這樣說不定咱們那小樓裏很快就有小孩子可以玩了,我和我家老頭子也可以閑來無事的找個趣來玩玩。”

季唯衍的臉紅了,一個大男人臉紅成了猪肝色,匆匆買完了東西,撒腿就往回走去,彷彿身後有人在追著他似的。

回到小樓,站到門前時,他深呼吸再深呼吸,想著床上依然還在睡著的喻色,他手脚放輕,拿出鑰匙開了房門,悄悄走進去的時候,一室的寂靜,喻色還在睡。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季唯衍煲起了雞湯,又準備了幾個菜,他輕手輕腳的,一點也沒有吵醒喻色。

結果,湯煲了四個多小時,菜早就切好放著半天了,喻色還在睡。

手機早就調成了靜音,季唯衍今天請了假,他不能‘出了事’後就逃了,他昨晚都慌了,那喻色醒過來一定會不適應的。

不管她會不會打他罵他,他都得受著。

她不醒,他就什麼也做不下去,房間裏靜靜坐著,周遭飄溢著雞湯香香的味道,卻薰不醒她,她睡得很香很沉,睡著的小臉上時不時的變換著各種表情,忽而笑忽而怒忽而憂忽而喜,就象是在時時的做著夢一樣。

季唯衍往床裏移了移,這都過午了,她還在睡呢,大手輕輕捉起了她的小手,她皮膚白皙,就是這白皙讓她看起來格外的清靈好看。

眼見她還沒有醒的意思,季唯衍下意識的不知不覺的就執起了喻色的小手,輕輕置在了唇邊,然,就在這時,喻色的手機響了。

他關了他的手機,卻忘記了關掉喻色的了。

喻色長長的睫毛一眨,隨即蠕動了一下身形,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入目,是季唯衍執著她的手放在他唇邊的畫面,這畫面看著特別的親近,也是這一眼,喻色所有的意識瞬間回籠,昨晚上在她正躺著的大床上發生的所有一幕幕走馬燈一樣的閃過腦海。

她頓時羞了,手一掙,就在季唯衍愣了的表情裏那只手一把扯過被單蒙在了頭頂,她不敢見季唯衍了,同時,也忽略了床頭桌上的那只手機。

於是,小房間就在雞湯的香薰中和手機的鈴聲中激蕩著。

季唯衍有些尷尬的瞄了瞄喻色的手機,再看看依然掩耳盜鈴般藏在被單下的小女人的身形,她微皺了皺眉頭,“我幫你看看是誰的電話,好嗎?”他的聲音很輕,彷彿怕嚇著了她一樣。

喻色心頭微甜,剛剛醒過來時初見他時的慌已經微微的去了些,小嘴微張,她在被單下悶悶的道:“好。”

終於什麼都發生了,這一刻,喻色在被單下偷著樂呢,好象她昨天與孟小凡費心費力買的睡衣也沒穿上就把阿染給搞惦了,嘿嘿,他終於是屬於她的了。

喻色樂,季唯衍卻是高度緊張,拿過了她的手機一眼瞄過去,簡非凡三個字在荧幕上閃來閃去。

他沒接,而是隨手翻著她的通訊錄,當看到一個’染‘字時,一張冷沉了半天的俊顏這才又現出些微的笑意來,然後,低低的對喻色道:“是簡非凡的,要我替你接嗎?”姓簡的還真是執著,他沒有替喻色接起來,簡非凡就一直一直的打過來,彷彿只要喻色不接,他就不停下來似的。

喻色還美著呢,昨晚上雖然有些疼,可,那疼卻讓她甘之如飴,終於做了喻染的女人了,她很開心,從此,她就是一個女人而再也不是小女生了。

那也就代表著,她長大了。

“喻色,要不要我替你接?”季唯衍見她不回應,便低低追問了一句,這小女人,聽不見他的話嗎?她再不說話,他真的要替她接了,然後好聽聽簡非凡打過來要幹嗎,他不喜歡簡非凡打給喻色。

“什麼?”喻色這才從花癡中醒過來,把被單輕輕的掀開了一角,慢慢的看向季唯衍,一雙眼睛如潤了水般的清亮,惹得季唯衍頓時只覺小腹下一陣漲痛,急忙的移開視線不敢看她,“簡非凡的電話,你接還是我替你接?”

“哎呀,他一定是找人幫我選好了日子,快點給我,我問問他就知道了。”喻色是Xing情中人,一聽說是簡非凡,就反應過來自己求著簡非凡的事情了。

“選什麼日子?”季唯衍皺眉,他和她之間只有兩個日子可選,訂婚或者結婚,可這個,喻色該跟著商量的是他而不是簡非凡吧,若不是昨晚親自驗證了這個小女人的第一次,他真想敲敲她的腦袋瓜,讓她分清楚誰才是她的男人。

“染色飾品店開業的日子呀。”人就是這樣,初時她還害羞,可當不經意間一下子打破了所有,喻色倒是全然的放開了,也不嬌羞了,大大方方的向季唯衍彙報著。

“這個我來……”季唯衍的“選”字還沒出口,喻色已經風風火火的拿起了手機接通了簡非凡的電話,她今個心情好,好久以前的心情終於在昨晚得償所願,心情能不好嗎?

“姓簡的,幫我選好日子了?”

“……”兩個人交談著,直接把季唯衍曬在一邊了。

“什麼?後天?是不是大師選的日子?我怎麼覺得就是手指一掐就給的日子呢?”

“……”

“好吧,那就後天,簡非凡你記得給我出席,不過不許給我坐輪椅,嗯,就這樣吧,我忙著呢,掛了。”眼角的餘光瞟向季唯衍,他臉色有點黑,讓她頓時想起了昨晚她對簡非凡的那一個非常之吻,頓時乖乖的掛斷了電話,兩條手臂一把攀上了季唯衍的,“阿染,有沒有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