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番外:染色合體(9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55:48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卻直接忽略了他的視線,她現在最關心的是他的東西都搬到哪裡去了,“阿染,你又要搬家?”小手叉著腰,她為他,連睡衣這樣的東西都買了,他還要她怎麼樣?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早晚要搬。”他已經購置了一處郊區的別墅,位置有些偏,不過很幽靜,空氣好,宜居,只不過現時在裝修中還不能搬過去,他這樣回答只是要告訴她他們早晚要搬到新家的,他一點也沒有想到喻色話中有話,以為他要甩了她的要搬家呢。

“你……你……”喻色氣得咬牙切齒,小身板往前一移,用力的,狠狠的一推季唯衍,“你滾。”

別看喻色沒有季唯衍那麼高大,可她氣極了的時候也是挺有勁的,這一推,推得季唯衍一個猝不及防,再加上他對喻色一點也沒設防,“嘭”,他整個人被推撞到門板上,再一滑,便跌進了小房間,眼看著他狼狽的差一點摔倒,喻色抬腿跟進,“你要搬去哪裡?”她說著,人就氣極的騎坐到了季唯衍的身上,腮幫鼓鼓的,“你給我說明白,你要搬去哪裡?”

季唯衍特無辜的看著喻色,他腦子轉了轉,卻一點也不明白自己這一句怎麼惹惱了喻色,明明是她惹他在先的親了簡非凡,可現在情勢逆轉,她比他還強勢還有理了,他買房還買錯了?就不應該提早打算?

這小出租屋暫時還能住得下,若以後他們有了孩子呢?

“喻色,你想一輩子住這裡?”

喻色哪裡明白他的意思,一心以為他是搬離了這幢小出租樓,“我就一輩子住在這裡怎麼著?你管不著。”她咬牙切齒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兩個人之間這姿勢真的有够怪異,季唯衍的思維再度轉了轉,看怪物一樣的看著喻色,最後,才小聲的道:“這裡只有一個房間,若將來有了……有了……”

“有什麼?快說,別香香吐吐的,我告訴你喻染,我受够你了。”她是再也不想忍受他了,總是她先主動,她一個女孩家,這多沒勁兒。

季唯衍垂下眼瞼,下定了决心再下决心,若不是喻色氣得太厲害,他一定說不出口,可現在,他必須要說了,“喻色,我們早晚會有孩子的,這房間太小,連個嬰兒床都放不下,所以,早晚要搬去新房子大房子的,這樣不對嗎?”好吧,他就跟她講道理,若是連道理也講不通,他真不知道要怎麼辦了,有沒有比他更慘的了,居然被女人騎在了身上還不能反抗,若是換其它人,他早一拳揮過去,打對方一個鼻青臉腫了。

“孩子?什麼孩子?”喻色腦筋慢了半拍,她是實在沒有想到季唯衍會有這樣的長遠打算,她out了。

“呃……”輕哼一聲,季唯衍一咬牙,“等我們結婚很快就有孩子了,難道你想帶著孩子一起住在這兒?太小了吧,所以咱們早晚要搬家。”

喻色終於聽懂了,原來他的早晚要搬家是這個意思,“那你現在不搬了?”沒時間去追問他孩子的說法,她現在最關心的是這個,也是這個時候,她才想起來抬頭看看房間裏的情形,頓時,整個人都暈菜了。

他的東西,全都搬了回來,早上搬走的又搬回來了。

原來他根本沒有搬到其它地方去。

喻色頓時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癱了,她錯了,她又錯了。

“怎麼了?”看著她瞬間的臉色變了又變,季唯衍一下子急了,伸手一摟便將她摟在懷裡,同時,人已經坐了起來,一雙黝黑的瞳眸定定的看著她,彷彿要將她看盡自己的身體裏。

原來,她的一顰一笑一嗔一怒都能牽動他的情緒。

喻色閉上眼睛,她裝死了。

季唯衍指尖點在她的小臉上,“說話,又怎麼了?”他腦子在轉,似乎已經想出點眉目來了,可是她閉著眼睛不說話,讓他也不好確認。

忽而,他的目光掃落在她的唇上,又是想起她親了簡非凡的那一下,頓時,指腹就下意識的落在她的唇上,手上也加了力道,狠狠的擦了一下,卻還覺得沒擦乾淨的又再狠狠的擦了一下。

“嘶”,喻色冷哼了一聲,“疼,你幹嗎?”她不就是小小的誤會了他一次,再把他推倒了嗎,他至於這樣回報她嗎?她是女生,他就讓著點她不行嗎?

季唯衍想說點什麼,可是大男人主義讓他又不好說出她親了簡非凡的事實,下手就更了些,“你自己知道。”

“我知道什麼?”喻色一片茫然,小手一揮,就揮開了他的大手,“疼死了,不許擦了。”

“髒。”

“你才髒呢。”喻色吼,想要從他的懷裡掙脫開去,卻發現整個身子都被他緊箍在他的懷裡,她根本動彈不得。

“去洗一洗。”好在,他的手終於移開了,不過卻是霸道的抱起她就進了洗手間,也不管她是不是願意,他已經擰開了蓮蓬頭,水澆下來,落了她滿身,季唯衍卻只管洗著她的唇,一下又一下,揉搓著她的唇很快就紅腫了,“你到底要幹嗎?”

“誰讓你親別的男人的。”

“親男人?”喻色回味著這句話,不明白了。

“還不承認?”明明是剛剛才發生不久的事情,她居然不承認,季唯衍更惱了,下手的力道也越來越重。

“剛剛在樓下,你確定你沒親過?”季唯衍再度提醒喻色,不然這小妮子腦袋總是慢半拍。

“哦?”喻色想了想,這才恍然大悟,“你是說我親了簡非凡的臉?”

季唯衍沒吭聲,只是目光灼灼的緊盯著她看。

“哈哈,原來你是因為這個。”喻色頓時笑了,一張小臉張揚著生動著她所有的情緒,“我告訴你,以前我們福利院的男孩,嗯,還有女孩,我都這樣親過呢,你要是因為這個生氣,那你以後不是要天天生氣?”

“他不行。”很濃重的敵意,直覺告訴他,簡非凡對喻色有意思,只是這小女人現在還不知曉罷了,等她知曉了,什麼都晚了。

“簡非凡嗎?他不行?他喜歡的是洛嘉芝,真不知你在緊張什麼,行了,弄得我一身濕,你快出去,難受死了。”喻色終於搞清楚了狀況,低頭發現自己的裙子早就濕透了,緊貼在身上很不舒服。

隨著她的眼神,季唯衍也看到了,一瞬間,昨晚在這間浴室裏沖冷水澡的畫面就顯現了出來,他喉結動了動,忘著還不知道危險的喻色不可察覺的輕輕搖了搖頭,“好,我……我出去。”再不出去,他怕他會犯錯。

喻色也不理他,以為他馬上就會出去了,便去伸手解裙子後面的拉鍊。

然,裙子早就濕透了,濕透了的裙子特別的不好解,她拉了又拉也沒拉開,喻色有些急了,“阿染,我拉不開拉鍊了,你幫我一下。”他睡衣都給她換過了,拉個拉鍊就出去,這沒什麼吧。

“我……”,季唯衍站定,卻沒有回頭,他不敢回頭,回頭了他只怕他控制不住,他十分的確定自己是一個很正常的男人,“你再試試。”

“試了呀,都拉了五六次了,就是拉不開。”濕裙子貼在身上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喻色只是想拉開拉鍊,其它的什麼也沒想。

“你再試,我去給你拿睡衣。”季唯衍逃一樣的就出了洗手間,再“嘭”的一聲就關上了洗手間的門,早知道這樣難受他還是不搬回來的好,可是小女人看著陰陽怪氣的,他想想就還是搬回來了。

很快,卡通直筒睡衣到了手中,季唯衍後退著到了浴室的門前,背對著喻色的方向,回手將浴室推開了一條小小的只够他將睡衣遞進去的縫隙,“色,睡衣給你。”

喻色正忙著拉拉鍊呢,拉不開有些惱,這條裙子是季唯衍給她買的,她又不想撕壞了,抬頭瞄了一眼季唯衍遞進來的睡衣,“我不要這件,把我才帶進來的手袋遞給我就好。”她想穿新的,買回來自然是要穿的,反正不管怎麼樣,她今晚想試試他,若他還是不對她動心,那就說明他真的不正常有問題了。

季唯衍收回手裏的舊睡衣,轉頭掃向門前,果然看到了一個手袋,走過去拿起來惦了惦,很輕很輕,想著喻色這個時候讓他拿進去給她,那就一定是睡衣了?

她新買的?

好奇心驅駛他不由自主的就打開了手袋,一眼看下去,他差點噴出鼻血來,急忙的合上,再走到洗手間前,“色,給你。”

喻色伸手拿過了手袋,另一手還在拉鍊上忙活,還是打不開,“阿染,還是你幫我拉吧,我怎麼也弄不開,這破拉鍊,跟我耗上了。”

她的聲音輕輕柔柔,季唯衍的喉結再次快速湧動,想著她之前惱他,他還是不要再逆著她了,下定了决心,他伸手推門走進了洗手間,背對著他的喻色正照著鏡子擺弄拉鍊呢,看到他進來,便道:“快點,貼在身上難受死了。”

“撲”,一滴鼻血滴下來,滴在季唯衍也濕了的白色T恤上,一點點的潤染開來,妖豔若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