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番外:染色合體(9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55:06
A+ A- 關燈 聽書

“還給我,快還給我。”喻色又急又氣,可簡非凡不給她,她就是搶不到手,一急,她乾脆停了下來,眼淚飄在了眼圈裏,“簡非凡,你欺負我。”

“哥哥不疼,我輕點,我不欺負你。”刹那間,簡非凡的腦海裏就閃過十七年前的那個夜晚那個小女孩的小聲音,再迅速的與喻色的聲音重疊在一起,那時,小女孩也是帶著哭腔的,一瞬間,他所有的使壞全都盡散去了,停手,乖乖的把睡衣放進了手袋,再遞給喻色,“喏,還給你了,不許哭鼻子,真丟人。”

喻色一把搶過來,“你是壞人。”

“爺從來沒說過爺是好人,嗯,爺就是壞人。”

這男人,太壞了,可偏偏還壞得那麼有道理,讓喻色很是無言,拎著手袋,她不想跟他說話,剛好電梯停了,推著他出去,再轉向病房。

“喻色,你來了呀。”值夜班的王丹一眼就發現了喻色和簡非凡這兩隻,屁顛屁顛的就凑了上來,她有帥哥控。

“嗯,幫我把簡先生要換的藥拿過來,我給他換藥。”喻色還沒有從剛剛的委屈中回過神來,聲音懶懶的。

“喻色,誰欺負你了嗎?”那帶著點鼻音的聲音,讓王丹狐疑了。

“快點拿過來,我上完了藥好離開,很晚了你沒看見嗎?”喻色發火了,或者,她憋了好久了,這個點,一下子就全都爆發了。

“喻色,我又沒有得罪你,你這是幹嗎?”

“不幹嗎,不喜歡就別跟過來,讓小羽送過來就好。”

她發著火,簡非凡倒是乖乖的,只唇角掛著淺淺的笑意,直到喻色推他進了病房,他才嚴肅的一揮手,“都出去。”

於是,病房裏的看護便全都面面相覷的退了出去。

簡非凡一笑,兩手舉在頭頂上,“汪……汪汪汪……”的學著狗叫。

“撲哧”,喻色笑了,實在是沒想到簡非凡也會有今天呀,“你幹嗎?”

“逗笑你唄,不然,一會我那傷就甭想好了,你給上的藥不是多就是少,恨不得我立碼消失在你面前,所以,我還是識時務點好了。”

“舉著,別動。”喻色忍著笑,拿出手機就“哢嚓哢嚓”的拍了起來,左一張右一張,拍夠了才收起了手機,“一千元一張,我明天拿到大街上拍賣去。”

“好好好,我兩千元買一張,這總行了吧?不過前提是,你只許賣給我。”眼見喻色終於笑了,簡非凡這才長吐了一口氣,他第一次下血本的哄女孩子,不惜自毀形象呢。

“以後,不許亂搶我東西。”喻色再狠狠的瞪了簡非凡一眼。

“遵命,女王陛下。”

“喲呵,喻色你變女王啦,恭喜恭喜。”門開了,居然不是小羽,是才被挨駡了的王丹。

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了,“剛剛,對不起。”她剛剛不是故意要對王丹發火的,實在是被簡非凡給氣的口不擇言啦。

“沒事沒事,咱們啥關係呢,老朋友了,我又不會怪你,當開玩笑啦。”王丹對自己能走進簡非凡的病房非常的開心,這層樓裏的醫生和護士都對進他的病房很是頭疼,瞧瞧,她這沾了喻色的光進來了,他沒有對她發脾氣呢,喻色的力量果然是無窮的,這又征服一個帥哥的心啦了,不過,她知道喻色已經有喻染了,所以,一點也不緊張。

簡非凡溫溫笑開,越看喻色越舒服,現在再拿洛嘉芝比過來,那根本沒辦法比,洛嘉芝只會無理取鬧的發大小姐脾氣,可喻色不會,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她敢於承認也敢於認錯,這是很難能可貴的。

喻色開始給簡非凡上藥了,她下手很輕很輕,可她也知道只要是上藥都會疼的,但是,簡非凡從頭至尾都沒有皺一下眉頭,也沒有哼一聲,果然是混**的,忍耐力極强,是了,當初她劃傷他脖子的時候,即便是流了血,他也沒感覺似的。

“簡非凡,你是不是沒有痛感神經呀?”

“呵,我是凡人,不是神。”言外之意就在告訴喻色,他也疼的,只是,他能忍罷了。

喻色頓時崇拜的看著他,“你好厲害,我要是疼,根本忍不住。”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簡非凡自得的點頭,“這不能比的。”

這個,喻色不跟他爭了,她永遠都是怕疼的那一個。

“好了,已經很晚了,我得回去了。”喻色系好了白紗花瓣,站起來就要離開。

“吃了宵夜再走吧。”簡非凡呆看了兩眼那朵花,無論看多少次也看不够,曾經試著讓別人系過,卻怎麼也系不出喻色的美來,果然,系個花結也是要看人的,喻色系的彷彿就有了仙氣似的。

“不了,我不餓。”低頭看看時間,喻色想阿染了,晚上他一個人吃飯,一定無聊了吧,不知他有沒有想她呢?

想到這個,她小臉紅了,緊了緊手中的睡衣手袋,“非凡,我走了,拜拜,記得幫我選開業的日子,我明天再來看你。”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拜。”一千一萬個不願意,可簡非凡還是讓喻色離開了。

然,當看到她的身影馬上就要消失在門前的時候,他又反悔了,“喻色,我送你。”

喻色回頭傾過身,沖著他笑道,“你是病號,好好休息才是正解,乖了,我不用你送。”

“喻色,你要是不讓我送,明天我就不吃飯了,我絕食,我簡非凡絕對說到做到。”簡非凡耍起了無賴來,卻也正好掐中了喻色的七寸,她這個人,最是心軟,若他強迫,她絕對不會同意,可若他用苦肉計,她的心就軟化下來了。

“那你不許開車,讓司機開車,送我到樓下就必須回來醫院,能做到嗎?”喻色眨著大眼睛,要求他。

“行。”必須行,小丫頭會講條件了,不過這條件是他平生遇到的最沒有挑戰力的條件了,他樂意。

簡非凡的防彈車,又大又寬敞,內飾居然也十分漂亮,“非凡,改裝的吧?”她以前看過雜誌說一般的越野車內飾都不好。

“呵,小丫頭很有眼光嗎,爺的車,自然好啦。”手落在她的小肩膀上,真想摟過來,可他不敢,只能乖乖放著,不敢動她。

這丫頭,身上長著刺,不象那些自動爬上他床的女人,不過,他現在對那樣的女人半點興趣都沒有了。

開自己的車真快,很快就到了喻色所住的小樓樓下,透過車窗,簡非凡眉頭輕皺的仰望著面前的小樓,“你就住這裡?”

“是的呀。”喻色歡快的下著車,隨意的回了一句。

“這附近治安不好,以後,換個治安好的地方住吧。”

喻色停在了車門前,狠狠的瞪了簡非凡一眼,“治安不好還不是你的原因嗎?”

簡非凡一撓頭,他是這座小城市裏的老大,喻色果然說對了,這的治安不好是他的原因,“好,我答應你以後這片區的治安都會最好。”

“非凡最最好了。”喻色一喜,忍不住的就一傾身,想也沒想的就在簡非凡的唇上啄了一下,“晚安。”

說完,她轉身迫不及待的跑進了小樓,她想阿染了。

樓上的陽臺上,季唯衍狠狠掐熄滅了手中的烟,定定的看著樓下那輛越野車裏歪頭看上來的男人,兩個男人隔著黑暗隔空以眼神交火了。

“撲”,忽而,聽到敲門聲的季唯衍將手中的煙頭倏的擲下了樓去,那速度太快,再加上煙頭太小,等直直砸向簡非凡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匆匆一歪頭,那煙頭正好打在他的手臂上,“靠,不是人。”隔得那麼遠,居然也打得這樣准,這喻染是個人物呢。

“老大,什麼?”司機不知道這片刻間發生了什麼,回頭擔心的問到。

“開車吧。”簡非凡愜意的手指點在車把手上,剛剛喻色親他了呢,喻染惱的就是這個吧,看來,他以後要經常Xing的做些為民服務的事情,原來喻色喜歡的是這個。

喻色在敲門,她覺得阿染一定在等她,只要她一敲門他就會為她打開門了,然,她敲了好幾下,門也沒開。

難道,他不在?

去了樓上他自己的房間了?

對的呀,他的東西可都是搬到樓上了。

喻色轉身就往樓上跑,然後,繼續敲門。

這次,跟剛剛一樣,還是沒有人來開門,喻色這才摸出了鑰匙,狐疑的以為他不在家呢。

然,開了門之後,她愣了一下,他早上搬回來的東西又不見了。

搬去哪裡了?

喻染又搬走了?

喻色懵,想也沒想的直接就拿出了手機,撥給了季唯衍。

“你說你愛了不該愛的人,你的心中滿是傷痕……”滿是憂傷的手機鈴聲從樓下傳來,那位置,不偏不倚,正是她自己小屋的房門前。

“阿染。”喻色撒腿就往樓下跑去,兩級兩級樓梯的跳下去,停下時,正是她的小屋門開,那男人斜倚在門楣上,任由手中的手機響個不停,卻不去接,只是眸光深幽的落在她的臉上……

不對,不是臉,是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