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番外:染色合體(8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53:43
A+ A- 關燈 聽書

“哥,什麼時候來的?”簡非凡只怔了一下,隨即就恢復了正常,“我告訴你,你和老爸都不許打喻色的主意,她有男朋友了。”簡非凡說著這句,心口卻是一陣鈍疼,他找了十七年的女孩,可是她的心,已經另有所屬了。

簡非離揉了揉額頭,對於這個弟弟他真的頭疼了,“受了傷,還這樣強勢,回去T市吧,那裡的醫療條件好些,再者,爸惦念著呢,最近,身子骨差了很多。”

“身子骨差了?那還不是被那個狐狸精給掏的,活該,行了,你見也見了,看了看了,我挺好的,你回吧。”簡非凡嫌弃的揮揮手,半眼都不看簡非離。

“非凡,爸的身體……”簡非離試著再勸。

然,簡非凡似乎是惱了,見他不走,乾脆自己推起了輪椅,朝著離非離方向相反的地方推去。

簡非離默默的看著輪椅上的背影,頭大了,看來,他今天是甭想帶回簡非凡了。

“簡總,你看,一個小時後的飛機……”

“改成明天的。”

“好。”身後的助理低應了一聲,老頭子那邊催著讓總裁來接二少爺回去,可是二少爺根本不給總裁面子,或者,是不給他老爸的面子吧,可他這個外人,也說不上話,只能默默的替總裁著急。

“查一查那個叫喻色的背景,非凡好象是對她上心了。”居然警告他和老爸不許動喻色,那就證明他這個弟弟喜歡上了這個女孩。

“好的,總裁,我這就去查,對了,還是訂上一次的那家飯店嗎?”

“嗯。”簡非離應了一聲,轉身,大步朝著黑色賓利走去,醫院裏已經問清楚了,簡非凡的傷是皮肉傷,沒有傷筋動骨沒有大礙,這就是不幸中的萬幸了,當然,以簡非凡那小子的智商,他也不會吃什麼虧的,他身上時時的都穿著防彈衣呢,誰想對他下手,很難得手,而得不了手的後果就很慘了,據說,傷了他的那十幾個殺手已經在這座小城市裏消失了,至於消失去了哪裡,人們不得而知。

喻色上了公車,到了她的飾品小店,牌匾什麼的都掛好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染色飾品店。

當看到頭頂的五個大字時,她有點惱,這店名還是自己起的呢,那會子,她就是想要跟阿染凑一堆,可此刻看著,怎麼看怎麼彆扭,算了,都是他的錢堆起來的小店,要是再改,還要再浪費一筆錢。

那男人,真是不解風情。

“喻小姐,正想給你打電話呢,裝修已經按照你的意思都好了,你來了正好驗收一下,哪裡有不滿意的地方,我們再改。”工頭迎了上來,很是恭敬。

這年頭,有錢能使鬼推磨,她以前沒錢的時候,除了醫院裏的病人,誰也不愛理她。

大致的掃了一遍,還不錯,天氣這麼熱,她也不想再難為人家,“可以了,再打掃一遍,幫我把飾品全部擺上去就可以了。”

“行的,那就謝謝喻小姐了。”工頭開心的笑了,她這邊驗收過關了,他就可以領到錢了。

“一共多少錢?”喻色懂,是該她付錢的時候了,不過一想到這錢要向喻染要,她就頭疼,不過,也不能欠著人家工人的,頂著大熱天的工作,太辛苦了。

工頭報了個數,喻色算了又算,好多,她借不到這麼多,把自己的和孟小凡的合起來都不够一個零頭,說不得,她還是得向阿染要。

她真沒用。

他連個電話都不打給她,可她還要向他借錢,她要是打過去,他會不會笑話她?

不知道想了多久,下了多少的决心,眼看著天都要黑了,小店裏也打掃的煥然一新,飾品也擺得整整齊齊的了,估計人家一會就要離開了。

那時候,她就得付錢了。

總不能說她不好意思開口向喻染拿錢吧。

人家會以為她是精神病。

這所有的人都把她和喻染當成了一對,認為她的店的就是他的,他的也是她的。

好幾個工人都在看向她這邊了。

喻色咬了咬唇,這才拿出手機到了門外,懶懶的依在一株木棉樹上,低頭再看手機,喻染的號碼早就等在那裡了,不知道下了多少的决心,當指尖終於摁下去的時候,她聽到了自己心口突突的狂跳。

“色。”不想,手機才一撥通,那邊就接了起來,讓她完全沒有想到,更沒有反應過來,“色,你在哪兒?說話。”他頓了有三秒鐘,見她不說話,似乎是急了,“你是不是喻色?”

“撲哧”,喻色一個沒忍住,笑了,這厮是不是以為她被打劫了?聽著他緊張的聲音,她所有的怨氣突然間的一下子就消失無蹤了。

季唯衍長舒了一口氣,“我買好了菜,正要煮飯,你回來吃飯吧。”

還是沒半點浪漫可言,可她卻是歡喜了。

她這個人,氣來得快,走得也快。

“我要去逛街。”她要去買睡衣喲,所以,晚上就不回去吃了。

“吃了飯我陪你去逛街。”季唯衍想也沒想,直接說到,比他決策商機時還要雷厲風行,天知道她走了這麼大半天,他五內俱焚般什麼也沒有做,就惦著她了,偏偏,拿著手機卻怎麼也打不出去,他不知道要跟她說什麼,所以,她蔔一打進來,他想也沒想的就接了起來。

“不了,我約了小凡。”喻色撒謊了,她是要去買睡衣呢,跟他一起去,那還能買成嗎?她根本不好意思挑呀,再者,即便是挑了,也會挑得跟以前的差不多,卡通,直筒,簡單便宜。

那家裡已經有了,她還買什麼?

“沒事,你們逛你們的,我提東西就好。”季唯衍急中生智,第一次沒有在面對感情的時候慢三拍了。

喻色頓時樂了,這厮是白天裏悔過了?居然對她這樣好了,心裡美美的,一張小臉上彷彿畫上了花,她笑得眉眼彎彎,不過,還是狠心的否决了季唯衍這個佑人的提議,“不用了,不過買幾件衣服罷了,不沉,我和小凡提得動的,晚上就不回去吃了,你自己吃好了。”

季唯衍默了一下,然後,沉聲的道:“好吧。”她不告訴他她在哪兒,他根本找不到她。

“不過,你要付錢呢,阿染,裝修的錢也該付了,嗯,你看是你轉給我呢,還是直接轉給人家?”

“我來結,我這就打電話給他們。”

“好的,拜拜。”喻色說著,就掛斷了,她要打給孟小凡去逛街買睡衣了,有小凡幫她參謀,一定可以買到稱心如意的。

季唯衍那邊聽著手機裏的盲音,恨不得咬掉到自己的舌頭,他幹嗎要說打給裝修工人呀,直接說他趕過去付現金好了,這樣,就能見到喻色了。

可是,慣Xing的商業思維就是讓他說了,他一向習慣了轉帳,這樣有銀行記錄,以後免得起糾紛,再有,也會節省時間,然,在面對喻色的問題上就不能以商業的眼光來對待了,於是,他華麗麗的錯過了去見喻色的機會。

再打給喻色的時候,那邊占線了。

喻色打給了孟小凡。

“喻色,姓元的今天打電話給我了,還讓花店的小哥送了好多的花過來。”孟小凡一接通喻色的電話,就興奮的說到。

“那你準備原諒他了?”聽著孟小凡的聲音,喻色不爽了,就憑姓元的對孟小凡做過的那些事,還養著小晴人,孟小凡若是原諒了姓元的,她就不原諒孟小凡了,太沒用了。

姓元的和阿染不能比也不能相提並論的,阿染只是不解風情不懂得浪漫罷了,可他絕對不會勾三搭四還養著小晴人之類的,那不是他的風格,想著他從前為她做過的種種,喻色的心越來越美了。

“切,我為什麼要原諒他?他還不是怕了你那個損友簡非凡,若不是簡非凡嚇唬了他,他會給我打電話?喻色,我雖然還是放不下他,可是是非卻分得清楚,我和他,完了,這次,要謝謝簡非凡,是他讓我看清楚了姓元的為人。”孟小凡越說越激動,“老子要是犯踐的跟他合好如初,那就不是女人。”

喻色這才放下了心,“小凡,你既然一個人單著,不如我們去逛街吧。”小小聲的提議,她有些臉紅,實在是從沒有進去過那樣的晴趣睡衣店買過睡衣,她以前的全都是路邊攤,超便宜的,當然,絕對沒有晴趣可講。

“想買睡衣了?”孟小凡一樂,居然一猜即准,“哈哈,小妮子開竅了,孺子可教也,大喜了。”

“滾。”買個睡衣就大喜了,孟小凡這也太誇張了。

“滾就滾吧,我滾去找你了,說吧,在哪會合?”

喻色想了想,“就你上次說的那家店吧。”

“好。”

兩個人一拍即合,說好了,喻色這才放下手機,轉了身就想去搭車趕過去,卻不想,迎面靜靜站著一個男子,軒昂俊朗,論長相和氣質一點也不比阿染差了呢,此時,這男人正定定的看著她。

陌生的男人,她不認識。

喻色忐忑的才想繞過男子,男子卻迎前一步攔住了她道:“喻小姐,一起喝杯咖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