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苦澀的味道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2:04
A+ A- 關燈 聽書

似乎,是聽到了她的話語似的,他還真的乖乖的被她扶了起來,只是,全身的重量有一多半都在藍景伊的身上,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從座位到咖啡廳的大門外,平時只要十幾秒鐘就可以走完的路,這會兒,藍景伊扶著江君越踉踉蹌蹌的足足走了一分多鐘。

夜風拂來,藍景伊只希望江君越能清醒些,也減輕些她的負擔。

正要去攔計程車,一輛紅色的奧迪TT徐徐停在身前,搖下的車窗內,賀之玲淡淡的掃過藍景伊,隨即,冷聲對才跳下車的兩個型男道:“把少爺請上車。”

面對賀之玲,藍景伊多少是有些心虛的,畢竟,她第一次見賀之玲時就給了賀之玲一個見面禮,那果島沫差點沒把賀之玲給折騰死。

那時,她還以為賀之玲是江君越的恩客,結果,賀之玲是江君越的老媽。

四只手落在了江君越的身上,藍景伊只好鬆開了,一個母親來接兒子,那是天經地義,倒是她,跟江君越只有表面上的關係。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眼看著江君越被兩個型男架起來直奔那輛奢華的奧迪TT,藍景伊禮貌的對賀之玲道:“阿姨,君越就交給你了,我先走了,晚安。”她轉身就走,只為,她真的不習慣賀之玲看著她的眼神,先是冷,然後是很冷,最後是冷徹入骨。

“放開我。”突的,就在藍景伊轉身的刹那,一道很清晰的沒有任何醉意的男聲飄然入耳,竟是那麼的熟悉,熟悉的讓藍景伊的心一顫,江君越他一直都沒醉嗎?

“君越,很晚了,你該回家了。”

“媽,我有地方住,你們都給我放手。”

藍景伊回身的時候,面前的場面已經有些亂了,江君越正跟兩個型男撕打著,他要掙開,那兩個型男卻是奮力的要拉住他把他送上車。

以一對二,藍景伊微微的皺起了眉頭,甚至忘記了要去追究他騙她醉了的事情了。

“藍景伊,一起坐坐吧。”就在這時,賀之玲推開了車門,優雅的下了車,漂亮的湖水藍曳地長裙襯著她格外的年輕格外的成熟嫵妹。

“不……不了,我明天還要上班。”藍心伊一凜,直覺告訴她賀之玲要跟她談的內容一定很不堪。

賀之玲的脚步剛好停在藍景伊的身側,忽的,她一歪頭,塗著鮮紅唇膏的唇便貼上了藍景伊的耳朵,“若是明天想要看到你媽出院,你大可不必跟我來。”

藍景伊抿了抿唇,再去看那兩個型男,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即便是江君越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奈何他們兩個,賀之玲對自己的兒子都可以如此的狠心,那對藍晴就更加不必說了,咬了咬牙,她選擇了跟隨賀之玲進了咖啡廳。

“包場一小時,費用兩倍。”手裡的金卡一揚,賀之玲趾高氣揚的先於藍景伊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兩杯藍山,不加糖。”

冒著熱汽的咖啡就在眼前,透過那嫋嫋的煙氣剛好可以看到外面還扭打在一起的三個男人。

藍景伊的心微微的忐忑了,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很醇香,卻也絕對的苦澀,是她喝不慣的味道。

“苦吧?”賀之玲低低一笑,“若是你不放手,只會更苦,說吧,你要多少錢才肯離開君越?”

來了。

該來的,不該來的,都已經來了。

藍景伊苦澀的一笑,她能說由頭至尾她都沒想要跟江君越在一起嗎?

但是現在,顯然的,她成了賀之玲眼裡的狐狸精。

“阿姨,我不要錢。”

“呵呵,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還有,別叫我阿姨,聽著讓人噁心。”賀之玲不屑的瞟了她一眼,目光掃過窗外,那裡,兒子和兩個型男還在打鬥著,她摸出了一支女烟,點燃,煙氣噴吐在藍景伊的周遭,讓藍景伊越發的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了,“好吧,既然你不要錢,那你說說看,什麼條件可以讓你離開君越?”

眼睛,隨著賀之玲一字一字的說出而開始澀然,唇角的笑意早已悄去,藍景伊突然間有些心疼窗外的那個男人了,重新又擠出一抹笑,“只要我媽媽病好些了出了院,我就離開他,我會主動的讓他心甘情願的放弃我,從此再不糾纏,我想,這也是您想要的,是不是?”沒有母親希望自己的兒子恨自己的,賀之玲也應該是這樣的才對。

“藍景伊,你不騙我?”

“不會。”

“好,那我就再給你幾天時間,若是到時君越還和你在一起糾纏不清,到時候,你知道後果的。”

心底裏的苦澀越來越濃,或者,她和那個男人的愛情就這樣的扼殺在萌芽的狀態中最好了吧。

這樣,誰都可以少些痛苦,是不是?

藍景伊輕輕點了點頭,“好。”

賀之玲笑了,狠吸了一口烟隨即丟掉,這才又再度優雅的站起,彷彿與她有多親絡似的,手遞給了她,“來吧,我們一起離開。”可是拉著她往門外走時,卻是一邊走一邊冷聲道:“一會兒見了他,你知道該怎麼說話吧?”

“知道……”藍景伊强擠出兩個字,可是心,卻是那麼的疼。

“君越,你陪阿姨回家吧,明天,我們醫院見。”到了,她微笑的站在那個不甘被送上車的男人的身後兩步開外,看著他因為打鬥而汗濕的發際,心,更疼了。

到底有多愛,他才會如此的不顧一切的要跟她在一起呢。

原來,愛情竟是這樣的疼。

中午一下班,藍景伊就急忙沖進更衣室換了衣服,她今天早班,十一點就下班了,先去醫院看媽媽,然後還要趕回來上班。

來不及吃飯就跑了出去,才到大門口,就看到那輛惹眼的蘭博基尼了,徐徐搖下的車窗裏,那妖孽一樣的男人沖著她眨了眨眼,“怎麼,要我親自下車去請你,你才肯上車嗎?”

藍景伊的心一下子沉重了起來,昨晚發生的一切歷歷在目,她總是要離開他的,只不過是早些晚些罷了,輕咬了一下唇,隨即,朝著與蘭博基尼相反的方向走去,“江君越,你離我遠點,我不想再看見你。”

“喂,是你說的今天在醫院見。”江君越啟動了車子,居然用倒車的跟著她。

“可是你昨晚騙我,你根本沒喝醉,所以,我今天不想看見你。”

“哢……”車子刹車,隨即停穩,江君越頎長的身形如豹子一樣的從車裏沖下來,一把握住了藍景伊的肩頭,然後,硬生生的扳著她的身體,直到她迫不得已的面對他時,他才灼灼的看著她的眼睛,微微有些慌亂的問道:“是不是我媽對你說過什麼?”他的語氣平穩,可是聲音裏卻透著點點的顫音,似乎,很擔心這個問題。

“沒……沒有。”藍景伊垂下眼瞼,她騙他了,可是,她也答應賀之玲了。

“真的沒有?”肩膀上的手握得更緊,握得藍景伊甚至感覺到了疼。

“沒有。”

“那就為了我喝醉了的事你就不理我?藍景伊,你有沒有長大腦呀,我從沒跟你說過我喝醉了,所以,我沒騙你。”他笑了起來,好看的唇角揚起一抹彎彎的弧度,看起來邪魅而Xing`感,惹她的心在那一瞬間絕對漏跳了一拍。

“騙了,就騙了,你是大騙子。”看著他彷彿很無辜的表情,她忍不住的掄起粉拳捶著他的胸膛。

他也不躲,任由她捶了,直到緩下了點速度,這才又笑道:“累了吧,我送你去醫院,去看看晴姨。”手摟著了她的腰,帶著她朝他的車走去,“藍景伊,要是我媽對你做了什麼說了什麼,你可要告訴我,聽見沒有?”

藍景伊只覺自己的心被狠狠的剜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才輕聲的道:“嗯。”

江君越啟動了車子,居然好心情的吹起了口哨。

車窗外,陽光正好,灑落心間,可燦爛的卻只有他一人。

“傾傾,我***病好多了,謝謝你。”早上醫生打電話跟她說,藍晴只要以後多注意些,每天按時吃藥,暫時可以控制住病情,這于藍晴來說,確是一個好消息了,那病,能控制就很好了,至少,可以多活些年。

“謝什麼,你不是都以身相許謝過了嗎,嘖嘖,還是主動獻身。”江君越不羈的一笑。

藍景伊臉一紅,“誰主動獻身了?”

“要不要再試一次你網購的那藥?”

藍景伊無言了,她只錯了一次,卻再也無法挽回自己的第一次了。

見她不語,江君越忽而輕聲道:“伊伊,換份工作吧。”

“不換。”她可不想去做他的秘書。

“嘖嘖,你就那麼喜歡賣衛生棉呀。”

她不是喜歡,而是不想靠著他才有工作,一想起工作,就不由得想起陸文濤,猛然想起那天晚上陸文濤對她說過的話,“傾傾,你媽,我媽,還有陸小棋,她們三個人以前是不是很熟?”直覺告訴她,賀之玲對她的敵意很深,就跟陸小棋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