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番外:染色合體(8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52:32
A+ A- 關燈 聽書

“非凡,你還好吧?”就在簡非凡定定的看著喻色的時候,房門突然間被推了開來。

洛嘉芝來了。

以她之前在老大心目中的地位,門外的那些保鏢自然是沒有任何阻礙的就由她進來了。

然,當洛嘉芝掃過一眼室內後,一張小臉頓時就沉了下來,喻色正坐在簡非凡的床上,雖然她不喜歡簡非凡,可,她也不喜歡喻色與簡非凡如此的親近。

象她這樣的女人,最是虛榮了,追求的男人越多越代表她的尊貴,况且,被簡非凡這樣黑白兩道都吃得開,且又帥而多金的男人追求,就更將她的身份提高了一個檔次。

“喻色,誰讓你坐在非凡的床上的,你下去。”在簡非凡面前,洛嘉芝早就習慣了頤指氣使,而簡非凡也從來不惱她,除了寵她還是寵她,寵得她在他面前早就無法無天了。

然,今天的洛嘉芝卻是一句話撞在了槍口上,她以為簡非凡一定會呵斥著喻色下去,不想,簡非凡連看都沒看她一眼,直接沖著喻色溫溫一笑,“喜歡坐這就坐著,這房間裏,沒有任何人可以支使你。”他這話已經表述的很清楚了,意思就是他是站在喻色那邊的。

然,洛嘉芝之前被他給寵壞了,所以,洛嘉芝根本不相信喻色現在在簡非凡心中的地位早就逾越過了她的位置,她惱了,一向只寵她一個的簡非凡怎麼可以這樣說話呢,氣衝衝的一個箭步就沖到了床前,一伸手就要把喻色扯下床,然,她快卻快不過簡非凡,即便是人還坐在病床上,即便是身上有傷,卻依然不改他出手的速度,長臂帶著傷一擋,頓時,洛嘉芝的手臂就打在了簡非凡的手臂上,“啊……”這猝不及防的一下,讓洛嘉芝吃痛的小臉都白了,“非凡,你什麼意思?”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許碰她。”簡非凡冷冷一喝,只護著喻色,不管她。

“你不許我碰喻色?”洛嘉芝氣得小臉都白了,簡非凡從來都是站在她這邊的,即便是她無理取鬧他也無條件幫她,這樣早就在無形之中給了她一種絕對的優越感,可,今天,一切都變了。

“對,我不許你碰她,今天不許,明天不許,以後每一天都不許,你最好不要欺負她,否則,我簡非凡會做什麼,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慢條斯理的男聲,仿如從前,卻又完全跟從前不一樣了。

“簡非凡,你是發燒了還是喝多了?”洛嘉芝說著,小手就要落到簡非凡的額頭上摸一下,簡非凡一躲,直接避開了她的手,之前認定是洛嘉芝當年救了自己,所以,無論她做什麼他看著她都順眼,然,當知道那個真正救自己的是喻色而不是洛嘉芝的時候,此刻再看她,就只覺得她太虛浮太做作,甚至覺得與她多說一句話都讓自己噁心似的。

“來人,送洛小姐出去。”一分一秒都不想看到洛嘉芝了,這個女人,就利用他對她的曾經的感激之情,讓他為她做了太多的事情。

“簡非凡,你敢?”洛嘉芝火了,大小姐脾氣又上來了,她何曾在他面前受過這樣的委屈,別說是呵斥了,簡非凡對她一向溫柔,連大聲說話都不曾。

“非凡,你這是怎麼了?”喻色一直聽著看著,以為兩個人可能是之前吵了架這會子還沒有合好,但是看著看著,她覺得不對了,簡非凡對洛嘉芝的態度明顯的比這之前相差了十萬八千裏,這太奇怪了。

“沒怎麼,來人,我讓你們送洛小姐出去,耳朵聾了嗎?”

他這一聲吼,病房裏的其它人才醒悟過來,只覺他們老大是瘋了,居然趕起了洛嘉芝,若是等他清醒過來一定會後悔吧,可,這時候老大虎視耽耽的看著他們,還大著嗓門吼著,誰也不敢不遵從他的指令,“洛小姐,請了。”

“簡非凡,你會後悔的。”眼看兩個看護上前就要拉她離開,她猛的一甩她們的手臂,“我自己能走,簡非凡,你最好永遠也不要來找我。”發狠的吼著,一直到走出簡非凡的病房,洛嘉芝都是狠狠的側著頭瞪著喻色的,恨不得在喻色的身上剜出兩個窟窿來。

她是認定了是喻色挑撥離間了她和簡非凡的關係,喻色不僅是奪了她心愛的男人喻染,現在還染指了一向寵她的簡非凡,她恨死喻色了。

洛嘉芝來了又走了,病房裏有了一瞬間的清靜,可也不過是片刻間,簡非凡就打破了寂靜,“你們都休息去吧,喻色,你推我去外面逛逛,我想呼吸呼吸新鮮的空氣。”

喻色一下子蹦下床,“姓簡的,你身邊這麼多人,怎麼非要我侍候你呀?你這是欺負我。”她心情不好呢,看著簡非凡和洛嘉芝吵架,她就想起了阿染,那男人,連個電話都不打給她,他們兩個生氣,從來都是她先主動與他說話,他從來也沒有主動過,喻染,他這也過份了呢,比簡非凡對洛嘉芝更過份。

“怎麼了?心情不好?姓喻的欺負你了?”簡非凡倒是個會看眼色的,當然,他的會看眼色只相對於他看順眼的人,若他看著不順眼,絕對不會理會人家的死活。

“嗯。”大概是他的關切太暖她的心,不由自主的,喻色就洩露了心事。

“他怎麼欺負你了?”簡非凡不顧疼痛的把腿挪下了床,扳過了喻色的肩膀,讓她的小臉正對著他的,“他是不是把你……把你……”他說著,眼神掃過喻色全身,讓她的心突突的一跳,瞬間就明白簡非凡是想歪了。

小嘴一撇,“不是你想的那樣,他都不碰我呢。”若是肯碰她,她也就不會惱他了,“不對,他也不是不碰我……”才說了不碰她,卻又覺得不對,昨晚上阿染還為她換睡衣了呢。

“他到底是碰了你還是沒碰過你?”簡非凡聽糊塗了,一個大男人,居然八卦的問起來,還絲毫不覺得過份,喻色的事就是他的事,現在,不論她身上發生什麼事,他都要為她兩肋插刀,誰要是敢惹她,那就是惹他簡非凡就是跟他過不去。

他這問題,把喻色問懵住了,喻染算是碰了她,也算是沒碰了她,唉,她說不明白了,“我和他的事,不要你管。”

“好吧,我不管。”心底裏泛起了醋酸味,簡非凡現在終於明白從昨晚到現在他為什麼一直發瘋一直煩躁的原因了,原來不是因為洛嘉芝的無情,而是因為喻色連個電話都沒打過來也沒有來看他,現在,喻色來了,他的心情一下子大好,整個人看起來開朗多了,“你推我出去轉轉吧。”

聽著他略略帶著點祈求意味的聲音,喻色不忍了,她這個人,一向是吃軟不吃硬,人家硬她則更硬,人家軟她則更軟,“好的,我去推輪椅過來。”對於醫院裏的這些個活計,她比誰人都熟悉,很快就推了輪椅到床前,嬌小的身形就要去扶他下床。

“你行嗎?”簡非凡皺眉,喻色太瘦了,怎禁得住他一八幾的身高幾十公斤的體重。

“放心,把你自己交給我就好,我保證把你穩妥的扶到輪椅上。”喻色得意的一笑,“我以前做義工做了很久呢,從沒出過差錯。”

“丫頭,你自戀了。”簡非凡捏了捏她的小鼻尖,便不会的把自己交給喻色了,沒想到她扶著他真的很穩,當坐穩在輪椅上的時候,他終於相信她以前做義工可真不是來混日子的,“喻色,以前你是不是吃了很多苦?”輕聲的問她,他心底全是對她的心疼,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她一定沒有享受過親情的美好。

親情,那是世界最玄妙的一種情感,有了它,人生就是美好的,沒有了它,人生就失去了意義,那種感覺,他很懂。

喻色推著他出了病房,病房外的那十幾個黑衣保鏢立刻跟了上來,全方位的貼身保護,呼啦啦的閃過來,讓簡非凡眉頭一皺,“都離遠點,保持百米之外的距離。”十幾個保鏢頓時你看我,我看你,老大這是怎麼了,百米之外的距了太遠了吧,以前他可從來沒有這樣要求過,可是今天……

再看看推著老大輪椅的喻色,再回想一下哭著離開的洛嘉芝,一行人似乎是明白了什麼,然後悄悄的退了開去,果然與簡非凡和喻色保持了百米遠的距離,絕對不越雷池一步。

“簡非凡,你對手下可真凶,就象小時候管著我的那個阿姨,可凶了,我要是淘汽,她就拿尺子打我的手,可疼了呢。”

“哪個阿姨,現在還在福利院嗎?我幫你打回去。”簡非凡捉過她的手,“讓我看看,有沒有留疤?”

喻色無言了,“姓簡的,那是我很小的時候的事情了,不過,阿姨雖然很凶,也不都是她的錯,我小時候是很調皮了,嘿嘿,我經常做壞事,所以,阿姨凶我一下也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