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番外:染色合體(8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52:10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簡非凡倏的轉頭,一眼看到是喻色的時候,他愣住了,“你來了?”

“廢話,我不來能站在這嗎?”他心情不好,她心情也不好,她和阿染鬧彆扭了。

簡非凡將喻色上下下下的掃了一遍,“一個人來的?”他的意思是說她兩手空空什麼也沒帶的就來了?

然,喻色直接給歪解了,“你想讓喻染來?要不,我打他電話讓他趕過來?”

“別,別了,你一個人來就一個人來吧,小氣。”這後面兩字簡非凡說得很小聲,喻色來了是驚喜,可是至少也該帶上一朵花什麼的來看他吧,哪怕是醫院院子裏花圃中采的一支什麼花也行呀,可她居然半點東西都沒帶。

“你說我小氣?”喻色小臉一繃,做生氣狀。

“不敢,要不,一會兒你去樓下采一朵花兒上來幫我插在花瓶裏?”他可憐兮兮的看著她,甚至帶著點祈求的意味,看著病房裏剛剛被罵的看護和手下個個都傻了,這是他們老大嗎?原來,他也不是只會凶,他凶也是要看對象的,他只對他們凶,對喻色就不凶,相反的,倒象個搖尾乞憐的哈巴狗,只是這只狗,太大了點吧。

喻色轉頭看花瓶,一整束的百合插在其中,修剪的相當漂亮,“這花多好看,你就別折騰人了。”

“不喜歡。”可簡非凡大爺的就三個字的評估,“太假了。”

呃,喻色真沒見過這麼另類的,花店裏買的花不喜歡,就喜歡路邊摘的,“好吧,等給你上好了藥,我再去給你摘花,不過,要是被罰了錢,你要替我付,路邊的野花不能隨便采的。”喻色一本正經,認認真真的說道。

“你采野花無妨,不要采草就好了。”簡非凡低低一笑,看著喻色的小臉他的心情沒來由的竟是好了。

喻色頓了足有三秒鐘才反應過來,扯過他的枕頭往他頭上一敲,“那我要是玻璃呢?你還要不要我去采野花了?”他不就是想說花代表女人,草代表男人嗎,她就噁心噁心他。

“呃,那你別采了,乖乖病房裏呆著陪陪我就好了。”

喻色白了他一眼,這男人,明明喜歡洛嘉芝,還總是不要臉的逗弄他,“來,讓我看看你的傷口。”喻色坐在了床頭,伸手就要去解他身上的紗布。

“你確定你行?”簡非凡很不放心的問道。

“試試就知道了,放心,我會輕一點,這樣總行了吧?”

“行,不過,等你幫我換好了藥之後,你要替我做件事情?”

“呃,我幫你換藥還欠你的了?”喻色沒見過樣的,討价還价也要可靠呀,她幫他,他還要討利息,這也太會算計了。

“那當然,你拿我來練習換藥自然是欠我的了。”

喻色無言的咬了咬唇,才道:“那行,說吧,要我幫你做什麼事?”

“還沒想好。”

他大爺的這分明就是算計她,可當他傷口處的紗布被徹底的揭下來時,喻色不想再囉嗦了,這厮的傷口果然化膿了,她還是趕緊的給他換藥好了,“忍著點。”

喻色好久沒有在醫院裏做義工了,不過她之前做過很久,所以動作看起來還算熟練,再加上她小心翼翼的神情,那小模樣看在簡非凡的眼裡竟是比其它的看護和護士還有他那些手下順眼多了。

“快點呀,真慢。“藥已經上好了,喻色正拿過紗布準備為他包紮,簡非凡不耐煩的低吼道。

喻色也不惱,她比小羽的忍耐力可是强多了,這耳進那耳出,“姓簡的,原來你們男人也有更年期嗎?”喻色鄙視的瞪了他一眼,“再不上藥,你這傷只怕十天半個月也好不了。”

“他們笨手笨脚。”簡非凡大言不慚。

喻色想想小羽換藥的手法,那是這一層樓裏手法最好的護士了,這男人真不懂得惜福,算了,看在他傷了的份上她就不跟他計較了,紗布一圈圈的纏上,不輕不重,力道剛剛好,讓病房裏的其它人看著直迷糊,怎麼簡非凡一到了喻色的手裡就從老虎變成了小花貓,乖乖的了。

終於,紗布纏好了,喻色輕輕兩扯,就把剩餘的紗布扯開了兩個口子,然後,兩隻小手俐落的一挽一系,尾端的紗布就被系成了一朵花兒盤踞在他的傷口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很漂亮的花結。

雪白的顏色很是賞心悅目。

“簡非凡,你看,其實換個藥真的沒什麼的,不疼是不是?”喻色一邊整理著藥包,一邊低聲的念叨著,這男人,就要好好教訓他一下,不然,連自己都不懂得愛惜。

簡非凡仿若沒聽見般,一雙黑黝黝的深不見底的眼瞳從喻色移開小手之後,就一直的緊緊的盯在那朵花結上,眨也不眨,更沒有移開的意思。

“化膿了很難癒合的,晚上再換一次藥吧,這樣好得快些,我來給你換,不過明天就要這裡的護士給你換了,你要乖乖的配合,聽見沒有?”喻色還在碎碎念,然,病床上的男人彷彿被石化了般的,還是沒反應,根本不理會她,就是一雙眼睛盯著那朵花結,一個姿勢半天也沒有變過了。

喻色整理好了藥包,這才發現簡非凡有些不對勁,小手舉到他的眼前,如鐘擺一樣的晃了又晃,“喂,你傻了?還是坐著醒著也魘住了?不可能吧。”

“別擋著。”不想,簡非凡還是緊盯著她才打過的紗布花結,大手不耐煩的一把抓住她的手移開眼前。

喻色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怎麼,現在喜歡這朵紗布打的花了?那就不需要我再去采野花了吧。”

簡非凡還是沒聽見般,不過,大手卻是鬆開了她的小手,然後單手解開了那個花結,“喻色,你再打一遍。”

喻色迷糊,不過想著他化膿了的傷,病人為大,她就沒有拒絕了,解開再打上花結,動作迅速而俐落,從小到大,從福利院到義工,無論是對小時候的小夥伴還是對這醫院裏的病人,她一律的打這樣的花結,很漂亮,六個瓣呢,這是她的專利。

花結打好了,喻色得意的抬起小臉看簡非凡,“怎麼樣,還滿意吧?”以前她每次給別人打花結的時候,別人也都喜歡呢,不過都沒有簡非凡現在這樣誇張的表情,這男人,沒見過花結似的,比看見女人還上心。

“喻色,你幾歲?”不想,簡非凡根本不理會她的話,而是反問了這樣一句。

“喂,你幹嗎?你不是喜歡洛嘉芝嗎?你問我多大幹嗎?”

“很重要,你快說。”簡非凡的大手緊握著喻色的手腕,力道大的讓她皺了皺眉頭,“疼。”

簡非凡這才鬆開了些,不過,卻還是握著不肯徹底鬆開,“乖,告訴我。”

“二十二。”

簡非凡像是在心裡默算了算,才道:“你五歲時的事情你還記得嗎?”

“記得吧,從我記事起我就在福利院了。”

“就是這座城市裏的福利院?五歲時你這裡?”

“對的呀,簡非凡,你怎麼了?”

簡非凡像是更激動了,“那時候你有沒有經常Xing的代表福利院去機場迎接客人什麼的?”

“有呀,簡非凡,你怎麼知道的?”喻色先是迷糊,現在被簡非凡給挑起了所有的好奇心,十幾年前的事情了,連她都記得不是很清楚,不想簡非凡居然知道。

“有沒有一次在機場送花的時候出事了,有人受傷了,你親自為受傷的人包紮過?”

“是的吧,好象有一次我去機場歡迎客人是出了事了,那些人好有錢呢,他們後來被警詧救起就去了醫院,再後來就送了好多東西到福利院,阿姨說,是在感謝我救了人,可是那些人好小氣呀,只送東西都不去看看我,福利院裏真無聊。”喻色的思緒沉浸在小時候的回憶中,小臉上寫著感傷,那個時候的她最希望有人去福利院看她了。

簡非凡靜靜的聽著,徐久才緩緩的鬆開了手,怪不得洛嘉芝不會系花結,原來,她是根本不會,原來,那一天的機場上她只是出現過,那個親手為他包紮的小女孩是喻色而不是洛嘉芝,那樣複雜的花結若不是打了很多次,不會那樣熟練的。

再看喻色的小臉,漸漸的,就與記憶中的那張有些模糊的小臉重疊在了一起,原來竟是她,他居然錯把洛嘉芝當成了她,還跟屁蟲一樣的跟在洛嘉芝後面那麼久,他搞了一個烏龍了,“喻色,以後我們做朋友吧。”似乎,是怕嚇著了她,簡非凡輕聲的說道,看著她的眼睛裏寫著的是連他自己也不懂的神情,這一刻,他是激動的,他也是平靜的。

激動他終於找對了人,平靜是因為從此就可以放下洛嘉芝了,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其實只在一念間,他心心念念了十七年的女孩就在眼前,這一刻,他認定了,也放下了心底裏盤踞了很多年的結。

真好。

真好。

阿染再不拿下喻色,哈哈,他有對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