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番外:染色合體(8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52:02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微微一愣,“我……我搬去樓上了。”

“什麼意思?”喻色惱了,這是要跟她分手嗎?“你要是不喜歡我就直說,不用偷偷摸摸的把東西搬走吧,我又不會强留下你,大大方方的搬就好。”她轉頭看他,狠狠的瞪著他,那眼神讓季唯衍有些懵,他是不是做錯什麼了?

他不過是不想再發生昨晚上的事情罷了,天天洗冷水澡的滋味不好過,他是個正常的男人,“色,我……”可,那樣的話他怎麼也說不出口。

“拿來……”喻色小手一伸,就舉到了他的面前。

季唯衍更懵,“什麼拿來?”他不知她這是要跟他要什麼。

“鑰匙。”喻色冷哼,“別跟我說你沒帶在身上,快點拿來還我。”

“色,我不是那個意思。”季唯衍急了,他不是不喜歡她,這小妮子不止是誤會了,還鑽牛角尖了。

“那是什麼意思?”喻色急,一張小臉都漲紅了。

季唯衍掃過她身上還穿著的直筒卡通睡衣,心底裏一陣烦乱,都是睡衣惹得禍,若是昨晚什麼也沒有看到,便不會發生後面的事情了,“色,我……我……我……”他想說他喜歡她,可,這一句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讓他討論商業上的事情,他可以一連說幾個小時停不下來,可是,說這個,他……他實在是沒經驗。

“我自己搜。”喻色說著,小手就落在了季唯衍的口袋裏,上衣的,褲子的,三兩下就被她摸到了,拿到手裡掂了掂,“嗯,你現在可以走了。”說完,她“嘭”的一聲關上了房門,再躺到床上,裝死去了。

煩。

很煩。

阿染不想跟她一起住了呢。

她煩死了。

想著孟小凡說起的燭光晚餐,還有睡衣提議,看來都要泡湯了,她和阿染,完了。

翻來覆去的胡思亂想著,心一直都亂著,可那個男人也沒再敲過她的房門,他應該是上樓去了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直直的盯著門,真想他突然間踹開了門沖進來對她說,‘色,我……我喜歡你’。

她甚至能想像出他說這句話時臉上漲起的紅暈。

可,這根本不可能了。

喻色盯著那道門足足盯了有半個小時,最終,她洩氣了。

想起昨晚上為自己擋槍子的簡非凡,她還欠著他的,算了,就去醫院看看他吧,免得在家裡不死不活的心煩,再呆下去,看著少了阿染的東西的房間,她想死。

就在喻色起身脫下睡衣換上T恤長褲的時候,她的門外,季唯衍慢慢轉身,一步步的朝著樓上走去,他走得很慢很慢,他不懂喻色在惱什麼,或者,就讓時間來說明一切吧,她需要靜一靜,他也需要冷靜一下。

喻色拉開房門走出去的時候,季唯衍剛好拿出鑰匙開了門進了房間。

兩個人,一個回了房間,一個出了房間,從這一刻起,離得越來越遠……

簡非凡所住的醫院是她之前做過義工的醫院,這座小城市裏,這家醫院算是最大的了,簡非凡要住醫院,自然是要住這一家了。

不必打電話,喻色進了醫院一打聽就知道簡非凡住哪間病房了,他那個人的排場,走到哪裡都惹人注目。

進了電梯,按下了簡非凡所住的樓層,喻色頗為感慨,沒有想到簡非凡所住的病房居然與當初阿染所住的病房在同一個樓層,只是,那時阿染住的是如庫房一樣的沒人住的破舊病房,而簡非凡住的則是這一層裏唯一的一間VIP病房。

人比人,氣死人。

明明還氣著阿染,可這一刻,喻色就是忍不住的對比著兩個男人的命運。

她心疼當初的阿染了。

“叮”,電梯停了,喻色這才發現到了,她又走神了。

隨著人流走出去,也是這時候才覺得自己來看病人的誠心少了些,人家都是拎著或食盒或水果或花籃來的,只有她一個,兩手空空,什麼也沒帶。

“喻色,你來了?”喻色才一出了電梯,就被迎面護士站的王丹發現了,這讓本來想要下樓去買點東西的喻色又沒了機會,只好走向王丹,“嗨,好久不見。”

“死丫頭,終於知道回來看看了,喂,那帥哥呢?怎麼沒跟你一起過來?”王丹瞄著喻色的身後,沒看到季唯衍,臉上頓時現出了絲絲縷縷的失望,“怎麼,怕我們搶你的心上人?”

一說起季唯衍,喻色的臉色就變了,她現在最不想提及的就是他了,“我和他,沒什麼的,我來,是來看看你們,順便,再看望一個病號。”

“哪一間的?”王丹問,遇以熟人,自然很熱絡。

“VIP病房的簡非凡。”

“什麼?簡非凡?喻色你說真的假的?”王丹蔔一聽到是VIP病房的簡非凡,立刻眼睛一亮。

“真的,我就是來看他的。”喻色小小聲的,是她害了簡非凡中了槍,雖然沒有中關鍵的部位,可,受了槍傷無論是打在哪裡都不好過吧,取了子彈還要疼幾天呢,這個,她知道。

“喻色,你怎麼認識他的?怎麼你認識的男人個個都那麼帥呢?”

“沒……沒什麼。”她能說她是害了簡非凡中槍的罪魁禍首吧?她覺得若她說了,王丹能砍了她,明顯的,王丹這是很中意於簡非凡呢,那男人,還挺有女人緣的。

可有女人緣又能怎麼樣,他喜歡的,只有浩嘉芝一個,其它的女人都沒戲,“王丹,他有喜歡的……”

“嘭”,喻色還沒說完,走廊裏就傳來一聲悶響,緊接著,VIP病房的門被推開了,一個護士捂著臉哭著跑了出來,喻色眨眨眼睛,“這是怎麼了?”

“那大爺難侍候唄,去給他換藥的每個都能被他氣哭,唉,我想去呢,可是輪不到我,若是能輪到我,被他罵我也願意,太帥啦,看著過過眼癮也行呀。”王丹花癡般的看著那個方向,居然一點也不可憐才跑出來的小護士,相反的,還羡慕著呢。

喻色知道這一層樓的護士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只有一等護士才有給VIP病房的病人上藥的資格,二等和三等護士只可以打針送藥做些雜事,上藥那種很容易惹病人疼痛的活,醫院擔心VIP病人投訴,便規定了只有一等護士才能做。

“小羽,你哭什麼?那病人怎麼了?”眼看著小羽跑近了,喻色好奇的問道,對於簡非凡那種生物,把人弄哭實在是不算什麼稀奇。

“他說我笨手笨脚的,上個藥讓他疼死,不許我給他上藥,還把東西都丟了出來,真是古怪。”才跑過來的小羽一看到是喻色,就委屈的哭了起來。

呃,他折騰人就折騰人唄,可是不上藥就是傻了吧,不上藥那傷就不容易好,他那是連自己也一併的折騰了。

傻。

“把藥給我吧,我來。”簡非凡到底是因為她才受傷的,她給他上藥是應該的,哪怕是把他惹火了被醫院裏罵了,她也得受著,欠著他的,總要還的。

“你……你不怕?”小羽不相信的看著她。

“不怕。”

“你不會是跟王丹一樣喜歡他吧?”小羽狐疑的看看喻色再看看王丹。

“呃,人家喻色認識帥哥呢,跟我不一樣,也沒我那麼花癡,你放心吧,喻色出手,你今晚上就不用再受那個男人的氣嘍,也絕對不會被上頭批了。”王丹瞅瞅喻色,“她最近走桃花運,好男人帥男人都被她給遇光光了。”

“喻色你真認識他?”小羽還是不相信的求證。

“嗯,認識。”化成灰都認識的那種,他們只見過兩次,可是這兩次已經足够她一輩子對他記憶深刻了。

“太好了,我給你拿藥,他大爺的,他可不好侍候了,可是再不上藥,他傷口都化膿了,真不懂一個大男人怎麼還怕上藥呢,比女人還女人。”小羽嘟囔著,越說越對簡非凡生氣。

“他怕上藥,怕疼?”喻色吃驚了,若說旁的人怕上藥怕疼她信,可若說是簡非凡,她死都不信,那天她傷了他的脖子出了血,還有昨晚他受了槍傷,她都沒見他皺一下眉頭,她甚至一度以為他那個男人沒有痛感神經,所以感覺不出疼痛是啥滋味呢,但現在聽來,似乎,全都不對。

“嗯,可怕了,比女人還女人。”小羽咬牙切齒的重複了一遍。

“呵呵,這可奇了,我去看看再說吧。”喻色接過了小羽遞過來的藥包,這才往簡非凡的VIP病房走去。

還沒到,她就感受到了他的排場。

十幾個黑衣人一字排開的守在他的病房外,果然是黑道中的老大,氣場十足。

她也不理會,徑直的往病房走去,而那十幾個黑衣人,看見她的時候誰也沒攔,倒是挺客氣的道:“喻小姐請。”

呃,她現在很出名嗎?

怎麼這些人全都認識她啦?

輕輕的一推門,喻色看了進去,病房裏,正“劈啪’作響,“滾,都滾出去,我誰都不想看見。”

這厮,瘋了嗎?

喻色一隻小手一叉腰,嘲諷的道:“姓簡的,洛嘉芝不要你,你也不至於這樣拿別人撒氣吧,過份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