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番外:染色合體(8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51:35
A+ A- 關燈 聽書

瞬間,比起他的臉紅,她是連看他都不敢看他了,以前在洗手間他看完完她的那次只有一瞬間,這一次是他給她換的睡衣呢,想像著他的大手拿著她的睡衣往她身上穿的場景,還有那之前他替她褪去一身衣物的畫面,喻色轉身就跑了,小身板顫個不停,悔呀,她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要是昨晚不錯過,該有多好多好呢?喻色開始想入非非了……

“色……”季唯衍慌了,似乎,只要是面對喻色,他就會失控的不知要怎麼應對,她是不是怪他為她換了睡衣?怪他看了‘不該看的’?可換睡衣沒辦法不看就換好的。

唉,心底裏歎息了一聲聲,都是他不好,可是昨晚那情形,他就是問過她也沒用,她根本睡得昏天暗地的不理會他的。

喻色開了房門就往樓上跑,她想去天臺,想吹吹風,吹吹自己紊亂的心緒,要是昨晚把所有都發生了多好……

這樣想著,她的小臉也染上了緋紅,她是在懊惱自己昨晚不清醒的錯過了想要的一切,可是樓下那只卻以為她是在怪他……

季唯衍看著半開半掩的房門,喻色真的沖了出去,他呆呆的躺了足有三分鐘,也不見喻色回來,她是真的惱了他了吧。

季唯衍默無聲息的起了床,便開始收拾起自己的東西來,一樣一樣,全都排好在床前,他東西不多,就是書多,整理好了便拿著鑰匙往樓上搬去,一趟又一趟,很快就搬好了,這就是離得近的好處,不然,若是要搬到別處,還要雇車呢。

然,一直到他把自己的東西搬得乾乾淨淨喻色都沒有回來。

想了又想,季唯衍不放心的打起了喻色的手機,人也從喻色的房間裏走出去,他想以後還是住回自己的房間吧,不然,時時刻刻的與喻色在一起,其實更是一種煎熬,昨晚上一遍遍的洗冷水澡就讓他有深刻體會了。

可,手機打了一遍又一遍,全都是占線,她去哪了?又再與誰通電話?

季唯衍擔著心,雖然一直告訴自己不要急,喻色是大人了,她不會出什麼事的,可她的手機這樣一直占線他就忍不住的懷疑她是不是出了事。

難道是手機在別人手上,弄成了占線狀態?

不然,喻色打電話不會這樣一直打一直打個不停的。

他急了,轉身就往樓下飛跑,只想立刻馬上找到她。

此時的喻色正坐在天臺的臺階上煲著電話粥,一點也不知道季唯衍跑出去找她了。

電話是孟小凡打來的,她這閨蜜生氣了,生氣她昨天把人家丟給陌生人了。

“喻色,你也太不够意氣了吧,居然讓個陌生男人送我回家。”

“也不算是陌生男人吧,是簡非凡的人,他跟我保證把你安全送回去的,難不成那陌生男人對你做了什麼?你快跟我說說,我立碼打電話讓簡非凡收拾他一頓,給你討回公道。”喻色哄著孟小凡,她其實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昨晚急著離開把小凡交給簡非凡的人也沒什麼,可是處理好了阿染的事情她好歹打個電話給小凡問下平安呀。

可,卻是這會孟小凡先打過來的。

“不……不用了。”

“什麼不用了?難不成那只真的對你做了什麼?”孟小凡這態度,喻色一下子就緊張了,聽見手機裏有人打進來的‘嘀嘀’聲,以為是不相干的搞推銷的騷擾電話,也就沒理會,小凡的事情現在最重要。

“你別瞎說。”孟小凡的聲音壓的低低的,還微微的帶著點嬌羞的意味。

“咋啦?發Chun啦?”喻色開始想像那邊女人的樣子,八成就是真的發Chun了,孟小凡每次這個腔調的時候都是在花癡般的想男人,她親自遇見過好幾次。

“喻色,你不知道,他人真好,把我送回來並沒有直接走人,我早上醒過來,我睡床,他窩在沙發上睡了一晚,嘿嘿,很君子呢。”

“呃,那你還怪我。”喻色惱,這孟小凡,怪她沒道理吧,不過,這也讓她終於松了一口氣,那男人沒欺負小凡就好,不然,又是一個爛攤子,她會覺得對不住小凡的。

“為什麼不能怪你?你重色輕友呢,一口一個阿染,喻色你是中了他的毒了,對了,我跟你說的要把他拿下,現在情况怎麼樣了?”

喻色頓時噤聲了,她和阿染之間什麼也沒有發生呢,想著昨晚他連睡衣都給她換了,可他們之間還是清清白白的,不由得就有些忐忑了,聽著孟小凡還在那邊碎碎念,她便輕聲的道:“也許你說得對。”

“我說的本來就對嘛,現在的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只求快活的,喻色你想個辦法吧,弄個燭光晚餐什麼的,然後喝點小酒,朦朧的光線中再換上一條興感的小睡衣,嗯,那就什麼都有了,你呀,真笨,連這個都要我教你,小心下手晚了他被別人先吃了,到時候你啥都沒有的連湯都喝不到。”孟小凡是恨鐵不成鋼,皇帝不急太監急,她急壞了呢。

兩個人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閨蜜間才會說的體已話,等喻色掛斷電話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再看手機裏,好多個未接電話,全都是阿染的,她小心肝甜甜的回打了過去,“阿染,你打我電話了?”

那邊卻是粗粗的喘息聲,“你在哪兒?”冷聲的問過來,季唯衍又急又氣,他這還在大馬路上翻天覆地的找她呢,可是電話裏的她卻平靜的沒事人一樣。

“在天臺上呀,就在你房間的樓上。”

“等我。”只兩個字,季唯衍就掛斷了,只想快點回去好好教訓她一頓,跟別人打電話就不會先看一下這後打進來的電話嗎?

他一直擔心她。

喻色覺得喻染吼她吼得有點莫名其妙,不過,她還是乖乖的坐在天臺上等他了。

季唯衍打了的士飛一樣的回到了小樓,從一樓到頂樓,那一級級的樓梯他幾乎是每一級都有點到,卻又每一級都沒有碰到,不等腳後跟落下,他就飛跑向上,很急很急,毛頭小夥一樣一樣的,天知道在自己自以為是的以為喻色不見了出事了的這短短的半個多小時裏,他是有多麼的心慌心亂,那是一種彷彿天塌下來的感覺,以至於他現在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看到她,再把她擁到懷裡。

“嘭”,天臺的門開了,喻色還沉浸在手機裏的小說中的時候,季唯衍如天神般的站到了門前,呼呼喘氣的聲音讓喻色有些迷惘,“你跑上來的?”

至於這麼急嗎?

喻色不懂了。

她一點也不知道剛剛她與孟小凡煲電話粥時,面有的這個男人正天南海北的到處找她呢。

“與誰打電話了?”季唯衍問,想把那個人翻出來再從這天臺上丟下去,害他擔心喻色擔心的太久了,那種感覺他真的無法形容,以後,他再也不要經歷了。

“孟小凡呀,昨晚我讓簡非凡的人送她回去的,這丫的跟我抱怨呢,說我重色輕友,阿染,我有嗎?”喻色眨著一雙大眼睛,一點也不知道季唯衍剛剛擔心她擔心的魂都要飛了。

季唯衍先是深呼吸再深呼吸,這才把氣息喘勻了,人也恢復為了之前的那種高冷的狀態,然後,沉聲哼了一句,“沒有。”若有,她也不會不接他的電話,掛斷了孟小凡的接接他的,就不行嗎?

這傻丫,根本沒有重色輕友。

“呃,我都這樣對你了,還說沒有呀,阿染,那你還要讓我怎麼對你?以身相許?可你不要呢。”喻色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一邊說一邊定定的看著季唯衍,就想從他的眼中看出點什麼反應什麼苗頭來,可,他那個人即便是天塌下來也永遠都是一樣的表情,淡淡的,冷冷的,偶爾能對著她笑笑已經不錯了,見他不語,還呆呆的站在那裡,她只好自己找臺階下了,“好啦,我餓了,我要吃早餐。”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是午餐。”季唯衍糾正她,也是此時才又有些局促起來,他是怎麼也沒有想到之前的換睡衣風波就這樣的翻過去了,小丫頭似乎並沒有再惱他了,這樣最好,所以,他唇角也就不自覺的扯起了一絲笑意。

“阿染,你以後要多笑,你笑的時候真好看,冷著一張臉的時候難看死了,你知道不知道?”喻色看他笑著時的樣子,就覺得賞心悅目,原來男人也可以賞心悅目呢。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下了樓,很快就到了喻色的房間門前。

喻色拿出鑰匙便開了門。

門開,她什麼也沒想的就邁了一步進去了一步,然後,只掃了房間一眼,她就怔住了,房間裏乾乾淨淨,不像是被人偷過的樣子,可是,房裏的東西明明少了很多很多,而且,都是阿染的東西不見了,所以,喻色頓時迷糊了,不明所以的轉頭問身後的男人道:“阿染,你的東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