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番外:染色合體(8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51:07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和溫簡一起傻掉了,原本車外的一座豪華別墅就在此刻瞬間炸開了,灰塵和烟火漫天,那裡爆炸了。

喻色的小手捂上了嘴,“阿染,這是誰家的?”那畫面太壯觀了。

季唯衍也不說話,回手扯下了溫簡口裡的那塊髒兮兮的抹布,“說吧。”

“是我……我家的別墅。”溫簡的臉色更白了,這幢海邊別墅每到暑假的時候她都會來渡假,一年要來那麼兩三次,別墅的裝修很好,更是價值不菲,不想,不過是轉眼間,喻染就徹底的毀了這幢別墅,“你……你什麼時候放的Zha彈?”

季唯衍卻沒有回答,而是目光快速的在車裏一掃,隨即,在一個角落的位置摸出了一個米粒般大小的黑色物件,扔在脚下,狠狠一碾,這才淡淡的道:“只要是能被我查到的溫家的房產,只要我想,隨時都會變成這樣,溫小姐,你有什麼意見嗎?”

“你……你這個瘋子。”溫簡傻了。

“我瘋了嗎?是你瘋了才對,你若不招惹我,你以為我會浪費時間來對付你嗎?溫簡,這次簡非凡只是受了傷,若他有事,你們溫家吃不了兜著走,洛嘉旭那邊,你也不用再肖想了,你這樣的女人,即便他想娶你我這個外人都不同意,更何况,在他眼裡,你根本什麼都不是,從此,你給我離著他離著喻色離著我和簡非遠些,再讓我發現一次,死的是你全家,而不是只毀了這一幢破房子。”極快的說過,這似乎是他說話說得最多的一次。

溫簡呆呆的坐在車上,似乎是在極力的消化著他才說過的話,那幢別墅頃刻間化成廢墟的場面也許窮她一生也無法忘記了。

原來,一個男人可以這樣狠。

也幸好,那裡面現在是空的,若是有人,她的家人……

溫簡不敢想那後果了。

“喻色,我們走。”季唯衍說著就下了車,然後繞到她這邊來,親手為她打開車門,“我們回家。”

喻色機械的下了車,隨著他往來時的路上走去,沒有車,只有用步量,他握著她的小手,兩條長長的影子投射在馬路上,夜裡的郊外只有路燈為他們指路。

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彷彿是一場夢一樣的不真實,可,此時的她突的想起了簡非凡身上的血色,“阿染,給簡非凡打個電話吧。”

“嗯,你打。”

“我不知道他的號碼,你打吧。”

“好。”聽她讓他打,季唯衍微微一笑,倒是不会的拿出手機,真的打給了簡非凡。

兩個男人就象是商量好了似的,他這邊一打,那邊就接通了,“姓喻的,很想我死是不是?可是老子要讓你失望了,老子活得很好,再活個七十年八十年都沒問題,嗯,讓喻色接電話。”

“呵呵,好。”一直是簡非凡在說季唯衍在聽,他也不在意,轉手就將手機遞給了喻色,“他讓你接。”

喻色接過手機,“喂,姓簡的,你還有口氣呢?”

“有,想有多少口氣就有多少口氣,老子屬猫的,有九條命,怎麼樣,嫉妒了吧?”

這人,受傷了還開玩笑,半點正形都沒有,可偏偏,她現在捨不得說他,“住哪家醫院?要不要我去照顧你?”

“XX醫院,不過我不喜歡黃臉婆來看我,那會嚴重影響我一天的心情的,你若是想來照顧我也行,第一睡好覺,不要頂著黑眼圈來給我添堵,第二,打扮的美美的來看我,我可不想我身邊的人醜得跟猪一樣影響我的食欲,嗯,做到這兩點,我就不介意你來照顧我了。”

“混蛋,你才猪呢。”喻色咬牙,恨不得他就在她面前她好狠狠的掐他一下。

“困了,睡覺去了,要不要給哥講個催眠的故事聽聽?”

“簡非凡,你才兩歲是不是?”“嘭”,吼完,喻色掛斷了,氣喘吁吁的踩著自己的影子,“這個混蛋,明天我見了他一定狠狠的折磨他一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明天要去照顧他?”

喻色似乎是聽到了喻染聲音裏的落寞,便小心翼翼的道:“阿染,是他救了我。”

“我知道,明早吃過早餐,我送你過去。”

喻色轉身,小手掙開了季唯衍的大手,便纏在了他的脖子上,纏著他被迫的站在原地,這一刻,就在海邊的馬路上,四目相對,她看著他的眼睛,認真的道:“阿染,我喜歡的只有你一個。”阿染好象是吃醋了,她感覺到了,這雖然讓她開心,也證明了他心裡是有她的,可,她不想他彆扭呢。

“色……”季唯衍沙啞的輕喚,她只這一句,他心底裏刹那間Chun暖花開,海闊天空,一片清明。

看著他喉結的微微湧動,那男Xing的標緻讓她好奇的以手指撫過去,“告訴我,你是怎麼從巷子裏進到咖啡屋的?”

“圍牆,房頂,然後是咖啡屋的窗子。”季唯衍輕描淡寫的說過。

“呃,你會飛簷走壁?”這男人,也太那啥了吧,怎麼什麼都行,她是撿到了一個寶貝中的寶貝,**寶貝呢,什麼都會。

季唯衍微微一笑,“會一點,所以下一次,若我不許你來,你就不許來,我自己有辦法讓自己平安無事的回到家裡的,你來,是把你自己也置於了危險的境地中。”季唯衍越說越嚴肅,越說越認真,她來的時候,他擔心極了。

“然後也給你添了麻煩讓你也分了心神了,是不是?”喻色就笑,這男人蔔一開口,她就知道他要說什麼,他對她,除了好還是好。

愛情果然是沒有道理可講的。

就象她愛他。

季唯衍抬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尖,“你知道就好,以後,不許亂來了。”

“好。”喻色說著,兩條手臂緊摟住季唯衍的脖子,一用力,整個人就騰空的掛在了他身上,他很高,高了她足有一個頭,所以,她一點也不怕落地,“我不想走路。”撒嬌的看著他,能重新與他在一起,此時的她就想與他要多親近就有多親近。

季唯衍揉了揉額頭,低低笑開,隨即微彎了身形,兩手打橫一抱,就抱起了喻色,原本馬路上的兩條影子便合而為一了,他抱著她慢慢的走著,彷彿就想這一刻到地老天荒,永遠也不要走到盡頭一樣,“喻色,我想起我出事前的畫面了,我在一艘遊艇上,有人朝著我開槍,隨後是一聲爆炸,我就人事不知了。”

“你都想起來了?那小伊呢?你什麼時候想起來的?”喻色頓時緊張了,小腦袋瓜窩在他的胸口,抬頭看著他的眼睛,她最怕的事情就是他想起了小伊,然後,一如既往的愛著小伊,那她和他,就要分開了,想到這個,她眼神黯淡了下去,摟著季唯衍的手也緊了又緊,彷彿一鬆開,他就會消失不見的去到小伊的身邊似的,她害怕。

如今,她已經習慣了她的世界裏多了一個他,若他真的離開了她,她不敢想像那後果,她一定會失魂落魄的受不了的。

季唯衍繼續抱著她慢慢往前走著,“就在簡非凡替你擋槍的那一刻,我腦海裏一閃而過那些畫面,還有一個畫面就是好象曾經我也象簡非凡那樣替一個女孩子擋過槍。”

“是不是小伊?你想起她是誰沒有?”喻色緊張的手心都攥出汗了,怪不得簡非凡倒地的瞬間季唯衍好象是呆了一呆呢,原來,那時候他想起了一些過往的事情。

季唯衍搖了搖頭,輕輕笑道:“或者,我與小伊的緣份就在我滿身是傷落入海裡的時候就徹底的完結了吧,色,一切隨緣,能想起,就想起,不能想起也沒有關係,能活著,這比什麼都好。”還能遇到她,他的人生也許就象是維納斯一般,雖然有缺撼,卻是一種缺撼中的完美了。

聽他如此說,喻色終於安心了,繼續的偎在他的懷裡,她輕輕閉上眼睛,嗅著他身上的氣息,不由得就想起孟小凡的話來,她是相信他的,可她不相信那個不認識的情敵小伊,“阿染,我們……”她想做他的女人,從心到身全都是屬於他的女人,那般,她才能徹底的安下心。

“嗯?”她軟軟的聲音讓他眼神迷離起來,低頭看著她的小臉,越發的嬌妹可人,“又在想什麼呢?”她那小眼神小表情,證明她一定是想著什麼不好出口的事情,她不說,他就問她吧,緊抱著她,真想把她的小身板嵌入進自己的靈魂中,天知道那些殺手沖著她開槍的那一瞬間他有多緊張嗎,那一刻,彷彿魂飛天外,小女人,她嚇壞他了。

他這一句,她立刻不知道要怎麼說了,她一個女孩子,真的說不出口,也不知道要怎麼辦了,想了又想,又抿了抿唇,最終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想什麼。”她真沒用,與他一起這樣久了,卻怎麼也逾越不了那樣的一步。

其實她就是想做他真正的女人,明明一個晚上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他古板的不做,只怕傷害她,她很想做,卻又不敢做,女孩的矜持註定她的無法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