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番外:染色合體(8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50:53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呆住了。

血。

眼底心裡全都是血。

那樣多的血,紅色的一片,酌著她的眼睛是那樣的疼,“非凡……非凡……”她不顧一切的就要沖過去,只為這個以血肉之軀替她擋子彈的男人。

從沒有喜歡過他,甚至於是恨著他的。

然,這一刻,所有的怨所有的恨刹那間煙消雲散,她只想他沒事。

卻忘了一旁呆呆站起的喻染。

可是季唯衍也不過是呆了幾秒鐘,就在溫簡的手下因為傷了簡非凡而嚇傻了的停下了打槍的瞬間,他身形一移,長臂一撈,溫簡就再度的到了他的手上,沒有刀,他以手一手扣住了溫簡的身體一手緊扼在她的脖子上,“信不信我一使力她就一命嗚呼了?”

他這一語,那些殺手才清醒過來,可再用槍,已經來不及了,他們不敢拿溫簡的生命開玩笑。

喻色彎下身去,“簡非凡,你別嚇我,你告訴我你沒事,好不好?”

“丫頭,我沒事……”簡非凡虛弱的一笑,再吃力的轉首,似乎是沖著咖啡屋那邊的方向點了點頭,隨即,他的頭垂下,再也不動了。

“簡非凡,簡非凡……”喻色搖撼著他的肩膀,她嚇壞了,都是她太笨了,她忘記鬆開溫簡的後果了,是她害了簡非凡,怎麼每次遇到他她都會讓他見血呢,上一次是她咬了他,這一次是她連累了他。

“走開,都是你,喻色,你這個掃把星,你害死非凡了。”洛嘉芝沖了過來,伸手就去推喻色,眼看著她的手就要落在喻色的身上,季唯衍冷冷一喝,“洛嘉芝,你起開,不許你碰喻色,否則,你信不信只要給我一天的時間,我就會讓洛氏恢復為我沒有插手之前的狀況。”

若不是他,洛氏一直虧空,便是因為虧空才受了溫家的刁難,這一點洛嘉芝是知情的,就是因為喻染有真本事,是個商業天才,所以,即便他本人本身沒有什麼背景,可是洛夫人卻默許了也同意了她可以嫁給喻染。

季唯衍只這一句,洛嘉芝的手就停在了半空,她並不是特別的瞭解季唯衍,可她知道他的能力,這男人彷彿是只要他想,就沒有他辦不成的事情,她到現在也不明白他是怎麼從巷子裏進到咖啡屋的,要知道,巷子口的對面就是溫簡那十幾個虎視耽耽的拿槍的殺手。

“喻染,為什麼?”眼裡含著眼淚,她為了他才來的這個鬼地方,可是喻染還是不肯看她一眼,即便是對她說話,也是看著喻色的,他的眼裡只有喻色。

喻色有什麼好?

論長相喻色不比她强多少,論家世喻色更是比不上她,她就不明白了,為什麼喻染就不能喜歡她呢?

“愛這個字從沒有道理可講。”淡淡的說完這一句,季唯衍還是看也不看她的道:“這裡太亂,你走吧。”

“不,喻色不走,我也不走。”他們可以生死在一起,她就也要與他生死在一起。

“要火拼了,你確定你不走?”咖啡屋那邊,簡非凡的人正往這個方向走來,為首的幾個手裡端著衝鋒槍,身後跟著幾十個人,全都是紅著眼睛的看著那些溫簡的手下,那些人動了他們老大,就等於是動了他們自己一樣。

洛嘉芝這時才發現情况有些不對了,眼看著兩方人馬要對峙起來,一切很有可能瞬息萬變,她一下子慌了,“我……我去打電話叫救護車,非凡不能有事。”

“不送。”季唯衍還是不看她,洛嘉芝走與不走在與不在都與他無關,“溫簡,想不想活命?”他冷聲低問,扼著溫簡脖子的手又加重了些力道。

“喻染,你真該死。”溫簡惡狠狠的,明明初初開始是她占了上風的,現在,居然就被喻染和喻色給挾持的死死的,“啊……”可她的尾音還未落,就吃痛的喊了一聲,“你……你輕點。”

“讓他們放下槍,否則,你和他們一起去見閻王,我喻染說的話,你最好聽到心裡去,不然,後悔的是你自己。”說著,他手腕一擰,溫簡又是殺豬般的叫了一聲,一張臉白慘慘的,她要疼死了,“把槍放……放下。”

“小姐……”

“都把槍放下。”溫簡的臉上身上全都是冷汗,喻染手上沒刀,可是他比喻色更加可怕,他手腕只要微微一抖,也不知道他怎麼弄的,她就疼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受不了,太疼了。

溫簡的手下不情不願的冷著臉到底放下了手中的槍。

季唯衍松了一口氣,手上力道依然不减,這個時候才有時間去看喻色和簡非凡,只一眼,他就笑了,那唇角彎起的笑意讓走遠了忽而回頭的洛嘉芝花癡般的停在那裡看著他,他笑起來太好看了。

“喻色,你起來,他死不了。”

“阿染,你是說簡非凡死不了?”喻色聽見了,手背一抹眼淚,驚喜的回頭看季唯衍,別人說的話她也許不信,可是阿染說的話,她信。

“嗯,他還有氣,你起開,讓他的人抬他上車,我們去醫院。”

喻色這才發現面前不知何時多了幾十號的人,“你……你們是什麼人?”

“簡非凡的人。”不等那些人回答,季唯衍就替他們作答了,“抬他上車,慢一點輕一點,我答應你們不會讓他死的,若他死了,我一命賠一命。”

“就憑你一句話,就讓我們把凡哥交到你手上?憑什麼?”

季唯衍冷冷一笑,“就憑他是因為救了喻色才受的傷,他就必須要跟我和喻色走。”

“呃,這救人還救出冤孽來了,凡哥不欠你們的。”

“那你們問他,他是要跟著我們走,還是要跟著你們走。”

“真***放屁,凡哥都昏迷不醒了,我們問他有屁用?”為首的男子氣咻咻的吼道。

“行,那就把他扔給你們好了,喻色,你起來上車,我們兩個帶著溫簡離開好了。”

“可是非凡他……”

“不必管他,他要是想跟我們一起就自己想辦法,不想跟我們一起我們也少個累贅在身邊,也免得你挨累還要照顧他。”

喻色皺眉,“他昏過去了怎麼想辦法?你瘋了嗎?”

“我說會想就一定會想,走吧,聽話,上車。”

喻色看看溫簡的人,再看看簡非凡的人,簡非凡的人多,應該是不會吃什麼虧的,再者,溫簡的人似乎很怕簡非凡,所以在傷了他之後明顯嚇傻了般的誰都沒有再開槍,這與溫簡的命令雖然有關,也與他們害怕簡非凡有關。

黑道老大的位置不是每個人想坐都能坐的。

“我不……”喻色抿唇,不樂意,她做不到把滿身是血的簡非凡丟在這裡而自己先行離開。

“上車。”季唯衍再喝一聲,語氣中已經有了微惱,他不喜歡喻色緊張簡非凡的樣子,很不喜歡。

“阿染,你別……”

“呵,姓喻的,你果然不是人。”忽而,就在喻色左右為難的時候,躺在地上的男人開口說話了,那聲音驚得喻色激欞一跳,“簡非凡,你說話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是我還能是誰說話?”簡非凡略略蒼白的臉上强擠出一抹笑意來,“你先上車,等老子傷好了再找你討回今天吃的虧來,老子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吃虧的,到時候你要把上一次的和這一次的盡數的補償給我。”說著,他鼻子皺了一下,似乎是疼的,可也只有一下,他又咧開唇角笑了起來。

那笑容很惹眼,喻色第一次覺得簡非凡不那麼討厭了,甚至於還有些好看,“好,你也要聽話,他們送你去醫院你就去,乖乖的配合醫生做檢查,然後記得給我電話告訴我你沒事,只是傷了皮肉而已,好嗎?”

“好。”一個字,低沉而有力,可隨即的話就有些欠扁了,“行了,你快滾吧,老子看膩了你。”

喻色無言,起身上了車,季唯衍這才押著溫簡一起坐上車,隨手關上車門後,卻不是把溫簡交給喻色,而是脫了外套,三兩下就將溫簡綁了一個結結實實,再從車裏翻出一個可能是平時用來擦車的抹布,也不管溫簡看著那抹布時驚恐的眼神,强行的撬開她的嘴就塞了進去,這才身子一挪就坐上了駕駛座的位置,轉眼,車子就駛離了那條路,車後,簡非凡的人已經將他抬走了,而溫簡的人看著他們這輛越野車駛離,誰也沒敢跟上來,一是怕溫簡受傷,二是怕簡非凡的人,都說強龍鬥不過地頭蛇,簡非凡在這一帶的名氣有多大他們都知道,更知道得罪簡非凡的後果是什麼。

據說這小子不止是功夫好槍法好的沒話說,更有一個顯赫的家庭背景,若是被簡非凡盯上了,那一輩子都別想翻身。

越野車疾馳在馬路上,那是一個喻色也不知道要去哪裡的方向,可是阿染往那裡開車,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她相信他。

許久,車停了下來,季唯衍摸出了一根烟,點燃,就在後排的兩個女人一起狐疑的看著他時,他手腕一起,指尖就點在了手錶上,“嘭……哐……嘭……哐……”

喻色和溫簡一起傻掉了,原本車外的一座豪華別墅就在此刻瞬間炸開了,灰塵和烟火漫天,那裡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