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醉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1:56
A+ A- 關燈 聽書

“嘀……嘀……”可,還有比難聽更讓江君越義憤填膺的,那女人,居然連電話都不接。

就在江君越快要失去耐心想要沖到藍景伊面前把她摁倒打她屁股的時候,那邊彷彿知道了他此刻的心意似的,居然就神奇般的慢香香的接了起來,“江君越,你怎麼才打過來呀?”

呃,她還怨他打晚了,“藍景伊,你遲到了。”江君越咬牙切齒。

“不可能呀,難道我的人還沒找到你?阿姨七點半就趕去風雅咖啡了,江君越,你騙人。”

“你……你沒想來?你讓別人代替你來的?”江君越終於後知後覺的從藍景伊的話語中感覺到了什麼,她不來,那他來幹什麼,還以為今晚她會跟他去小公寓睡一張床呢,現在,這個可能已經沒可能了。

“我在醫院呢,我不是陪我媽嗎。”

“那你叫我來風雅幹什麼?”江君越整個一張俊臉徹底的黑了,那雙原本漂亮的眼睛,此時彷彿能噴出火來一樣。

“等下呀,我打個電話催催。”“啪”,那邊也不等他回應,直接掛斷了。

“啪”,這次是江君越把手機扣在桌子上的聲音,這一聲引得周遭幾桌正熱戀中的男男女女全都朝著他看了過來,然後不約而同的都是可憐的沖著他直搖頭,敢情,都把他當成是失戀的了。

他江君越,怎麼也算是個高富帥,怎麼可能失戀呢。

藍景伊,去死。

拿起手機就要離開,可,還沒舉步,一個透明的袋子就舉到了他面前,“江先生,不好意思呀,你瞧,我七點多就出發了,可是路上塞車,這會才趕到,這是藍小姐請我轉交給你的。”

“這什麼肉?”江君越皺眉,不明白藍景伊送他這肉做什麼。

“哦,是狗肉,藍小姐說麻煩江先生把這肉煲了湯,明個送醫院去,她還說她宿舍沒廚房,就麻煩江先生了。”

“她把小乖殺了?”一瞬間,江君越“騰”的火大了。

“這個,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小乖是誰?我想藍小姐是溫和之人,她不會殺人的吧。”

“行了,你滾吧。”伸手接過袋子,江君越無視了對面的女人,煩躁的坐回到椅子上,再打了一個響指沖著服務生道:“一瓶XO。”咖啡不想喝了,他想喝酒。

“先生,你看,我這跑腿的錢……”

死丫頭,臭丫頭,害他白買了一大袋的狗食,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那賴著不肯走的欧巴桑,“沒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先生,你這就不對了吧,你明明答應藍小姐的,她說你會給的,你怎麼……”

“好好好,我給。”江君越煩躁的摸出錢夾,抽出兩張粉紅東`東便甩給了欧巴桑,“行了,滾吧。”

“謝謝先生。”欧巴桑接過錢,立刻眉開眼笑的笑了,一邊往身上揣一邊道:“藍小姐說算真算話,她說你最少給我一張,現在居然是兩張呢,哈哈,賺了。”

欧巴桑走了,江君越拎過已經開了瓶的XO,乾脆,對瓶喝了起來,“咕咚……咕咚……”他豪飲的把XO當成涼白開了。

從醫院出來,藍景伊慢悠悠的走向公車站,手裡的手機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電話沒一個,簡訊也沒一個,奇怪,那男人收了她的‘禮物’居然半點反應都沒有。

夜深了,公車也變成了二十分鐘一班,趕到宿舍的時候已經淩晨了,藍晴睡得晚,所以,她就多熬了一會兒。

洗了個澡睡下,才眯上眼睛,手機,卻是在這時響了,藍景伊不情不願的拿起手機,當看到是江君越的電話時,不由得便笑開了,瞧瞧,他還是沒忍住的打她電話了吧。

“你好,我是藍景伊。”公式化也是故意疏離的接起。

那頭,卻沒有預期的傳來江君越的聲音,而是一個陌生的男子的聲音,“你是這位先生的朋友嗎?他喝醉了,能不能麻煩你來風雅接他離開?”

藍景伊頓了一頓,才道:“我已經睡下了,再說,我跟他不過是認識罷了,你翻他手機,一定還有他其它朋友的號碼的。”這麼晚了,她才不要去管他,是他自找的,誰要他先折騰的呢。

“好吧,那我再翻翻,若是找不到其它人,也就只好再來麻煩您了。”對方有禮貌的掛斷了電話。

藍景伊長舒了一口氣,終於躲過去了,重新又躺下,可,又是才閉上眼睛,手機又響了,宿舍裏有人不願意了,“吵死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手機調成震動不行嗎?”

藍景伊吐了吐舌,急忙的接起,還沒說話,那邊又是剛剛那個服務生的聲音,“對不起,這位先生的手機裏只有你一個號碼,所以……”

藍景伊想殺人,江君越的手機裏怎麼可能只有她一個人的號碼呢?

可這會去質問那服務生也沒道理,手機也不是人家的,手機是江君越那個醉鬼的,“我馬上到,麻煩你照顧他一下。”想起江君越曾經的好,她怎麼也不能放任他醉在咖啡廳裏而不管,她還不是那麼狠心的人。

打了車去風雅,現在,不知道是誰在招惹誰了,一開始是他先招惹她的,可是後來……

或者,她不跟他慪氣就好了,此刻也就可以安生睡自己的覺了,這大半夜的,折騰她出去,明早不知道能不能起來上班了。

咖啡廳不是夜店,營業時間是上午八點至晚上兩點,快歇業了,不然,人家服務生也不會打電話給她。

推了門進去,整個大廳裏就只有江君越一個客人了,此時,他正趴在桌子上呼呼的睡得香沉呢,“小姐,你是來接那位先生的吧?”這麼晚來,又是一個人,正等著的服務生便認定了是她。

“是我。”

藍景伊朝著江君越走過去,他一身深藍色的休閒服,即便是睡著了,可是那睡姿看起來也是那麼的Xing`感惑人,跟他在酒吧裏調酒的邪魅樣子不相上下。

“傾傾,起來了,我送你回去吧。”伸手推了推江君越的肩膀,那男人卻睡得跟死猪一樣,半點反應都沒有。

藍景伊瞄瞄桌子上那一排看起來絕對壯觀的酒瓶,這傢伙看來真的沒少喝,“小姐,你看,能不能先幫這位先生把帳結了。”

“哦,好的。”瞧她,只想著把他送回去,居然差點賴帳了,“多少錢?”

“一萬三千二。”

正拿出錢包的藍景伊手一抖,“你說多少?”估計是聽錯了,一千三都不可能吧。

若是藍景伊仔細去看那桌子上的酒瓶她就不會有如此想法了,那十個酒瓶全都是軒尼詩XO,比人頭馬還要貴上一個檔次,可是人家江大總裁全當冷白開喝了。

有錢人就是大爺。

“一萬三千二。”服務生面不改色的又道。

“都喝了什麼酒?”藍景伊這才想起拿過一個酒瓶看看,一拿一看之下,她臉紅了,甚至於有點急了,軒尼詩XO,十瓶再加上咖啡,也值那些錢了,可她身上哪來那麼多錢呢,那麼多,她在量販店要幾個月的薪水呢,可是江大總裁一個晚上就喝光了。

怎麼辦?她沒錢。

似乎,對面的服務生也覺察出來了藍景伊的囧狀,便及時的道:“這位先生身上應該有卡吧。”

“哦,謝謝。”對呀,刷他的卡就是了,藍景伊伸手就摸向了江君越的上衣口袋,貼身的位置一個錢夾藏在好裏,掏著錢夾的時候,手指無意的劃過他的肌膚,有點燙,死男人,居然喝了那麼多,怎麼不喝死他,喝死了一了百了,免得她麻煩。

拿了卡出來才要去刷卡,藍景伊的眉頭又皺了起來,她不知道他的卡的密碼。

尷尬的去推江君越的肩膀,“傾傾,你卡的密碼是多少呀?”問著的同時,她更想**,若是他真說了,這可是當著幾個服務生的面說的,以後,若是他的卡被盜了被刷暴,會不會都怪到她的頭上?

沒反應,江君越還是睡得香沉。

“喂,你倒是說話呀,你還想不想走了?密碼到底多少?”藍景伊火大了,使勁的推著江君越,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他江大總裁的臉丟盡了就丟盡了,幹嗎還扯上她。

“密碼?你知道的。”彷彿是做了一個夢一般,江君越側過臉換了一個姿勢,夢話一般的說過後,繼續又睡了。

藍景伊拿著卡走到了收銀台,死馬當活馬醫,她試試吧,他小公寓的密碼鎖是她的生日,也許這個也是。

輸入金額,輸入密碼,居然一次就過了。

“哦耶。”興奮的一笑,她終於可以帶他離開了,可是興奮之餘,心卻如小鹿一樣的開始亂撞了,江君越金卡的密碼不會也是蔣翰幫他設的吧?

怎麼都是她的生日?

心裡被滿滿的甜蜜充滿著,他對她,若不愛,怎麼會連公寓的密碼鎖還有金卡都是她的生日呢?

“傾傾,乖,我扶著你,咱們回家。”藍景伊哄孩子一樣的去扶江君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