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番外:染色合體(7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50:09
A+ A- 關燈 聽書

只倏的一下,當簡非凡唇上濃濃的酒意漫在喻色的鼻間時,她的唇已經移離開去,“好了,現在可以走了吧。”喻色指尖落在唇上,使勁的擦著,恨不能擦去那一下輕輕的唇與唇的相觸。

“別擦了,你再怎麼擦也是親了,嗯嗯,味道不錯。”擺弄著手機,簡非凡笑眯眯的說道。

“你在看什麼?”喻色這才發覺不對,她似乎是被簡非凡擺了一道,小手說著就要去搶簡非凡的手機,然,他長臂一移,就避開了她的小手,“沒什麼,走吧。”

“小……小凡呢?”

簡非凡兩步就走到了之前的那個被喻色吩咐過送人的服務生前,大手一伸,那服務生立刻把喻色給他的錢如數的放在了簡非凡的手心裏,男人優雅的一個轉身,那幾張鈔票就交到了喻色的手中,“嗯,我自會派人送她回去,你放心吧,老子答應過她的事情可都還記得呢,自然會讓她好好的,好兌現自己的承諾,我簡非凡做事從來都是一是一,二是二,不會亂來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還不會亂來嗎?

他是世界上最會亂來的人。

“走吧。”喻色催促著,再不趕到阿染那裡,她是真的要瘋掉了。

超眩的黑色保時捷,比起她初見他時他開的那輛的士好太多個檔次了,“來吧,上車。”

喻色眨眨眼睛,先是快速的坐了上去,以免耽誤了時間,等簡非凡啟動了車子,她才好奇的道:“你們混**的都很有錢?”以她的感覺,這部車少說也有個幾百萬。

“還行,混著玩罷了。”

混著玩就混到這樣的‘地步’?

那她這樣從來都不混,從來都是認認真真工作的混到連自行車也買不起的地步是不是要**了?

喻色汗顏了。

車子,疾速的行駛著,許是想到她在著急,他的車速開得極快,為了繞過前面的車輛,就不住的在馬路上劃著S型,讓喻色心驚膽顫的緊握著車把手,若不是太著急了,她真想讓他開慢點。

好在,每一次都是有驚無險,簡非凡的開車科技不錯。

他在開車,她就再度的打給了阿染。

然,這一次,阿染的手機關機了。

“簡非凡,你再快些,阿染的手機關機了。”幾乎是帶著哭腔說完的,喻色小臉煞白一片,大腦裏嗡嗡作響,她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對了似的。

“別怕,我打個電話問問情况。”簡非凡卻是不著不急,接通藍牙就撥通了一個號碼,那頭很快接起,“頭,請訓示。”

做大哥果然威風,他的手下對他都是畢恭畢敬的,很有氣場。

“喻染和溫家怎麼樣了?”保時捷依然開得飛快,與簡非凡慢香香的話語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喻色緊張的手絞著衣角,就怕聽到什麼不好的消息,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車裏男人與手下的對白中。

“頭,洛小姐已經來了,也接觸上了溫簡,兩個人還在詳談著,所以,喻染和溫家人暫時還沒有交手,不過,喻染被困在一個死胡同裏,要是靠他自己一個人,活著出來的可能Xing很小。”

“知道了。”淡淡三個字,簡非凡已經切斷了藍牙。

“你……你通知的洛嘉芝?”喻色惱了,若是這樣,簡非凡應該是早就預料到阿染那邊沒有生命危險的,那麼,他之前在酒吧裏强行要她親了他的兩下就是故意的了?

雖然兩次她都只是蜻蜓點水般的點了兩下,然,她還是不樂意。

“難道,你不想我通知嘉芝來處理?只想通過武力解决?要知道子彈可是不長眼睛的,若是一個不小心……”

“別說了,你別說了。”喻色傷心了,洛嘉芝可以幫到阿染,可她呢,卻要透過簡非凡才可以,她真沒用。

不過,傷心之餘喻色也長長的松了一口氣,知道阿染現在無恙就好。

十幾分鐘後,車子緩下了速度停了下來,喻色以為會有警車,然,前面的路面上空蕩蕩的,那是市區主幹道的枝枝叉叉,路窄,平時車也不多,幾輛越野車停在那裡,車身上倚著幾個彪形大漢,全都身著迷彩服,聽到車開過來的聲音,此時全都警惕的望著簡非凡的這輛保時捷豪車。

簡非凡俊顏一轉,微笑的看著喻色,“你在車上等著,我下車去與他們交流一下,然後你再下車,嗯?”

“不要,我要跟你一起下車。”喻色等不及,她想第一時間知道真實情况,跟著簡非凡總不會吃虧的,這個男人,也許只會在阿染的身上吃虧,在其它人身上是絕計不會的,他太精明了。

“這麼相信我?可萬一他們不待見你呢?我真不能保證你的安全,難不成,你想還沒看到喻染就一命嗚乎?若是這樣,我答應也無妨。”簡非凡攤了攤手,一付無所謂的樣子。

“你不是也不害怕嗎?你敢去,我就也敢去。”喻色咬牙,不想退縮。

“你在這一行有名氣?呵呵呵,人家連你是誰都不知道,你覺得人家會賣你面子嗎?至於我嘛,你覺得這座城市裏道上混的還有不知道我簡非凡這個人的嗎?”簡非凡趾高氣揚的說著時,那神情帶著幾多的優越感,是喻色想要模仿也模仿不來的。

的確,人家認識他簡非凡卻不認識她。

然,這一刻喻色還是不想落於簡非凡的後面,小嘴一抿隨即鬆開,喻色低聲說道:“他們不認識我沒關係,他們認識你就好,依你的名氣,他們給你面子,就也會給你身邊的人面子,再說了,簡非凡你也不會讓我出事的,對不對?所以,我就是要跟你一起下車。”想擺脫她,門都沒有,她給他先戴上個高帽子,先搞定了他再說。

“呵呵呵,小丫頭越來越得我心了,嗯,以後找些時間好好調教調教你,假以時日,不可小覷呢,“行,爺准了你跟了老子一起下車,不過,要等爺先下了然後繞到你那邊給你開了車門,你才能下。”

“OK,成交。”這個,她同意,只要不要求她在車裏等他就行。

簡非凡從容的下了車,沖著那幾個穿著迷彩服的男子揮了揮手,然後說了幾句本地的土話,喻色一句也聽不懂,皺眉,咬牙,他就不能不說土話嗎?

好在,只幾句簡非凡就繞到了她這邊,然後微彎下了身體,大手輕輕一拉就拉開了車門,一張俊顏也凑近了喻色,“一會緊跟著我,不許亂走亂跑,聽見了沒有?”他的臉只是離她很近很近,溫熱的氣息也吐在她的臉上,可是不管有多近,他都沒有碰到她的臉,這讓喻色也不好發作,畢竟,他也沒說什麼過頭的話語,然,在車上的她知道簡非凡沒有碰到自己,但是,看在胡同裏的季唯衍眼裡,簡非凡根本就是在親著喻色。

兩相相隔的不遠也不近,但他可以把一切都盡收眼底,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株大樹後看著那車的方向,看著車裏的那個女人,她到底還是來了。

手,緊握成了拳,季唯衍的眉頭越來越皺。

喻色下車了,小身板緊跟在簡非凡的身後,而簡非凡則是步履從容的走向那幾個大漢,從容的讓人嫉妒,人家手上有槍,他就不怕嗎?

還有警詧,這也太過分了,居然沒有到場的。

喻色現在知道了,要救出阿染,只能靠她和他他們兩個人自己了。

“溫小姐和洛小姐呢?”近了,在距離幾個大漢只有兩米遠時,簡非凡停住了脚步,不過這次他還比較‘人道’的使用了國語,而不是本地土話。

其中一個大漢還是警惕的看著簡非凡,不過顯然是對於他的身份他們不敢造次,便轉頭指向了一家小小的咖啡屋,“小姐和洛小姐在那裡。”

簡非凡轉頭,“喻色,去喝杯咖啡也不錯,這是很好的提議呢,那東西,於你來說總比酒好喝吧。”

喻色知道,現在阿染的生死全都取決於溫簡的態度,洛嘉芝與溫簡談判的籌碼應該也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洛嘉旭。

人和人的緣份就是這樣的奇妙,以溫家的權勢和溫簡的長相,她找男人可謂是想要什麼樣的就找什麼樣的,然,她卻只喜歡洛嘉旭,不知道這是不是洛嘉旭與她的緣份了?

可是這緣份與洛嘉旭來說,卻是一種折磨。

除了答應,喻色別無選擇,况且,她也想聽聽溫簡和洛嘉芝的對話,輕輕的點頭,”好。“

“小丫頭有膽識。”簡非凡一點也不吝嗇他對她的表揚,“不過,你最好打個電話給洛嘉旭,也許這個世上最能說動洛嘉旭的人就是你了,而最能說動溫簡的人就是洛嘉旭了,嗯,這就是一物降一物的原理,輪到你了。”

與其說是一物降一物,不如說是愛情的魔力。

為了阿染,喻色豁出去了,拿出手機邊走向咖啡屋邊打給了洛嘉旭,那頭只響了一聲就被接起,欣喜的男聲傳過來,“喻色,真的是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