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番外:染色合體(7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9:50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凡玩味的一笑,“溫家有多少人?”

“十幾人。”

“全都是玩槍的?”

“是吧,聽說是把喻染那車的輪胎打穿了,喻染的車被迫停了下來,聽說已經驚動警方了。”男子細緻的向簡非凡介紹著那頭的情况。

喻色再也忍不住了,“簡非凡,你帶我去。”十幾人對一人,還是玩槍的,子彈那玩意可不長眼睛,喻色怎麼也淡定不了了,此時的她非常擔心阿染,恨不能長了翅膀飛到他身邊,現在,只有親眼看到他無恙,她才能徹底的安心。

“想我帶你去?”她急,簡非凡卻一點也不急,施施然的坐在椅子上,“這酒我可還沒喝够呢。”

“幹。”喻色咬牙,端起杯中酒便撞上了簡非凡的酒杯,為了阿染,她豁出去了,不就是陪酒嗎,她就應了又如何。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幹。”簡非凡因著她的反應而愜意了起來,一杯酒一仰而盡。

辣,真是辛辣,不過,對於嗜酒的人來說,喝這樣的酒才過癮吧,可惜,喻色不嗜酒,只是被迫才喝下的。

“我也要幹。”一旁,孟小凡也凑著熱鬧,迷離的眼時不時的瞟向簡非凡,“帥哥,我要跟你幹一杯。”

“來,乾杯。”簡非凡倒是不嫌弃,有求必應的就與孟小凡幹了一杯,瞧他喝白開水一樣的喝酒,喻色就傻了,她才喝下一杯胃裡就不舒服了,他卻全然沒感覺似的,一杯接一杯,而且看起來還很愜意似的。

這人和人,真的不能比。

喻色的心底裏焦慮著,“簡非凡,我再與你幹一杯咱們就出發,行不?”

“孟小凡,你那男人不要也罷,為了他你喝成這樣真不值得,來,咱們再幹一杯。”不想,簡非凡根本沒理會喻色,還是看著孟小凡,居然勸起這失戀的女孩了,還彷彿愛情專家一樣的預言著,“你信不信,不出兩天我就能讓他對你回心轉意,不過,那個時候想必你也已經不愛他了。”

“他會回心轉意?”打了一個酒嗝,孟小凡一雙大眼睛晶亮中帶著迷朦的看著簡非凡,一點也不相信的樣子。

喻色搖了搖頭,孟小凡這邊的愛情再補救也不過是重新複合或者繼續分手,可是阿染那邊就不同了,阿染很有可能連命都沒有了,喻色如熱鍋上的螞蟻般已經坐不住了,伸手扯了扯簡非凡的衣角,“簡非凡,你派個人把小凡送回去,然後你帶我去看阿染,好不好?”喻色知道她一個人根本不是溫家人的對手,想到那次在商場裏溫家人要拿下她的舉措,她就不寒而慄,那一次是阿染救了她,這一次,她要救阿染了,是她連累了阿染,若不是因為她,阿染也不會得罪了溫家,弄到現在被溫家追殺的地步,喻色越想也不敢想像那後果了,心突突的跳,整個人都有些恍惚起來。

簡非凡依然看著孟小凡,像是喝多了沒有感受到她的手扯著他的衣角似的,喻色的心彷彿要跳出嗓子眼一般,她‘蹭’的站起來,小臉一俯,頓時就閃近了簡非凡,然後,“唄”的一聲就在簡非凡的臉頰上親了響響的一下,“現在,總可以走了吧?”別以為她不知道,這就是他的目的,如假包換。

“嗯?”這一次,簡非凡‘終於’感覺到了,邪氣的俊顏頃刻間一轉,刹那間便與喻色的小臉觸到了一起,兩個人的臉貼得是那般的近,近的,讓喻色甚至聽到了自己和他的心跳聲,“簡非凡,我親都親了,我再問你一次,你到底要不要帶我去?”親他的臉一下是她的底線,若他還不同意,喻色不想等了,不管怎麼樣她都要趕過去,是生是死,她要與阿染在一起,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她就是想與阿染在一起,生死一起。

彷彿是在回味著喻色的親親似的,簡非凡的唇角咧開了一抹彎彎的弧度,他的笑越發的燦爛,深藍色的眼睛輕輕一眨,便淡清清的道:“你再親這裡一下,我們就出發。”說著時,他指尖輕點著自己的唇。

喻色頓時惱了,剛剛親他的臉她已經在後悔了,若是再親他的唇,她死也不同意。

喻色黑眸一凜,便不再理他,轉身朝著兩步外的服務生走去,再從錢夾裏摸出了五張鈔票,語速極快的報了孟小凡的住址,請服務生把孟小凡送回去,便大步朝著門前走去。

一步一步,她沒有回頭,也走得格外的堅定。

都說這個世上誰離了誰地球都一樣的轉,可她覺得若是她的世界裏少了阿染,便從此停轉了,而簡非凡,她對他是可有可無。

她如此快的决定似乎是出乎了簡非凡的意料,深藍色的眼睛灼灼的看著那個即將消失在燈紅酒綠的酒吧大門口的女孩的背影,他大手一揮,便沖著被喻色吩咐過孟小凡的事兒還沒有回味過來的服務生道:“這的酒水她還沒付帳呢。”

服務生立刻清醒過來,飛跑著追出去,“攔住她,她賴帳了。”

喻色已經到了馬路邊,眼看著一輛計程車開過來,然,酒吧的打手卻攔住了她,“小姐,帳單還沒結。”

喻色看看自己的錢包,當時孟小凡說她請的,她就沒帶多少錢,回手一指孟小凡,“我趕時間,你們去拿她的錢包,一定够付帳的,麻煩請讓開。”她急得眼睛都紅了。

阿染,一定不要有事。

“報歉,我們酒吧有規定,她一個單身女子,又喝醉了,我們不能隨便動她的東西,而你是跟她一起來的同伴就無妨了,所以……”

喻色真急了,“快點說,多少錢?”最好她錢包裏的夠了,她就可以離開了,她與孟小凡點的酒都不是很貴的,應該可以的。

“兩萬一千二。”

“什麼?那麼多?”喻色想跳樓,不過她的脚下是馬路不是樓,不然,她一準跳了。

打手拿著清單一個個的念著,只念了三個,喻色就叫停了,“那不是我和小凡點的酒,是那位簡先生點的,你們找他付帳。”瞟了一眼簡非凡,他這是不是要玩死她的節奏呢。

“報歉,簡先生說了,他的帳歸你和那位小姐付。”

“靠。”喻色太想罵人了,想狠狠的罵簡非凡,或者說,跟他打一架也成,只是現在她真的趕時間,眼看著這些打手不放過她,她只好蜇回孟小凡的身邊,孟小凡已經醉的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簡非凡則是繼續慢慢的啜飲著那一杯可能是要她來付帳的酒,“該死的。”喻色心底裏碎碎念,也不理會簡非凡,只想著孟小凡的錢包裏的錢夠了她就可以走人了。

然,當她打開數了一數孟小凡的錢後,一張小臉就灰白了,不够,再翻,只有一張卡,喻色頓時眼睛一亮,“我刷卡行不?”

“可以。”打手瞄了一眼簡非凡,見他若有似無的點了點頭,便同意了。

喻色才要走向收銀台,這時才想到她真是急瘋了,她去刷也刷不了,她不知道孟小凡的卡的密碼。

“小凡,你密碼多少,快告訴我。”喻色急急的搖晃著孟小凡的肩膀。

然,小孟小凡這一次是真的醉透了,“阿元,你別走,別走……”她低低喃語著曾經的心上人,根本聽不見喻色著急的聲音。

“孟小凡。”喻色一拳頭垂在孟小凡的背上,這一下她是用了八成的力的,可,小孟小凡只咕噥了一聲就繼續的趴著桌子睡著了。

喻色一把搶過簡非凡手中的酒杯,不管三七二一的就潑向孟小凡的臉,“喂,你給我醒醒。”都是孟小凡,若不是孟小凡非要拉著她來酒吧,喻染也就不會來接她,若他不接她,也便不會在來的途中出事了,這一刻,喻色看著醉沉了的孟小凡就氣不打一處來,她這邊急的火燒眉毛,孟小凡卻在打著呼嚕睡覺呢。

酒意漫在周遭,濃烈的有些嗆人的眼,可是孟小凡還是沒感覺,濕了的發梢一滴一滴的滴著酒液,她睡得更沉了。

喻色頹然了,轉而看向簡非凡,“你故意的是不是?”或許,在他一杯接一杯的與孟小凡乾杯的時候就算計到了會有此刻的這一局,她輸了,卻為了阿染不得不服輸。

“來,親一下,老子就帶你去你想去的地方。”簡非凡慢條斯理的笑睨著喻色,那表情豐富的特別的欠扁,讓她真想砍人真想再咬他一次呀,然,時間真的不允許了。

再晚趕過去,她真的不能想像那後果,想到阿染很有可能已經負傷了,她的心就突突直跳,一咬牙,她恨恨的道:“好,我就當是在親一頭豬。”一頭讓她恨得咬牙切齒的猪。

“沒事,我是公猪,你是母猪,來吧。”簡非凡一點也不生氣,笑眯眯的樣子特別的討厭,然,喻色只能壓仰著。

好在這男人的臉還算好看,帥哥級別的男人。

深呼吸再深呼吸,喻色的小臉這才慢慢的落了下去,就當是在親一頭豬,不住的告訴自己,她紅潤的唇悄然貼在了兩片這著酒意的薄唇上……

恢復更新,現在是中午時間,不過更到掌閱和猫熊的時候就是七八個小時之後了,急等更的親以後可以到二層樓網站品讀《狼Xing總裁要够了沒》,二層樓是更新最早的網站,首發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