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番外:染色合體(7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8:44
A+ A- 關燈 聽書

許久許久,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季唯衍才緩緩鬆開了喻色。

暗色調的走廊裏,是喻色低低的喘息聲,深吸了一口氣,她小臉上已經染上緋紅,再也不敢看面前正灼灼盯著她看的男人了,她轉身,飛跑著就上了樓拿了鑰匙開了門,再輕輕輕輕的關上,然後,背抵在門上,閉上眼睛回味著剛剛的吻,指尖也落在了自己的唇上,撫觸著那裡,她還是不相信剛剛阿染吻她了。

她一定是在做夢,剛剛的一切不可能是真的吧?“

可心口的狂跳,還有她唇上的溫度,還有腦子裏一直在播放不停的畫面,她知道這是真的了。

他吻她了,那就代表著他們的關係的正式確立,那是不需要任何言語就可以確定了的。

就在她沉浸在這突如其來的戀愛的喜悅中時,門鎖的鎖匙孔裏響了起來,大抵是沒有推開門,他以為她沒有給她留門,所以,他就自己掏出鑰匙的開起門來了。

可這個時候,喻色不敢見他,才被他吻了呢,這次,是深吻,那是與往常的每一次都不同的,這讓她心有些慌有些亂,一下子就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他了。

“阿染,我……我害怕,你去樓上住,好不好?”隔著一扇門,她也不知道他聽不聽得見,反正,就是小小聲的說了。

“好。”先是鑰匙移開的聲音,隨即是他溫香的一語,很平靜很平常的聲音,像是剛剛他們之間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似的。

她這樣激動,他一點也不激動不興奮嗎?

怎麼兩個人之間有這樣大的區別呢,喻色的心頓時就有些微沉,小嘴一嘟,人一轉身,猛的一下子拉開了門,門外,季唯衍剛剛轉過身,留給她的就是一個背影,“阿染……”他的背影看起來太落寞太孤單,一瞬間,就讓她不由自主的心疼了。

“喻色?”彷彿不相信她會開門會喊住他似的,季唯衍倏的一轉身,疑惑的看著她,“嗯?”不是她才說讓他去樓上住的嗎?這怎麼又叫住了他?他黑黝黝的瞳眸中寫著的就是這兩個疑惑,或者,還有更多。

喻色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的表現太過强烈了,腦海裏又閃現過他剛剛吻她時的畫面,小臉一垂,不好意思的道:“別,別上樓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季唯衍越來越糊塗了,不明白這小丫頭這是怎麼了。

“你進來。”喻色一咬牙,脫口而出這二個字後,這才松了一口氣。

季唯衍眉輕皺,隨即仔細的看了看喻色的小臉,她臉蛋上緋紅的兩團讓他眼睛一亮,也頓時明白了她這是害羞了,唇角揚起一抹溫溫的笑意,他大步朝她走來,手臂一攬她的小腰就拖著她進了室內,再反手將門鎖好,這一連串的動作,他由頭至尾都沒有說一句話,直到拖著她到了床前,摁著她坐定,他才緩緩蹲下高大的身形,平視著她的眼睛,道:“怕了?”

他這一問,她心口便如小鹿亂跳般開始狂亂起來,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眨動著,身子一動不動如木偶一般,就連說話也不能够了,“我……”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靜止了一般,季唯衍看著局促的喻色,唇角的笑意越發的擴大,大手輕落在喻色的小手上,抓住,輕輕的握在掌心,再慢慢收緊,再輕聲道:“別怕,我答應你,從我落在海上的那一天開始到滿一年時,若是還是記不起一切,那麼,我會娶你,喻色,到那時我娶你做我的小妻子。”

或者這是他說過的最動聽也是最長的話語了,也許是真的情動了,他的聲音有些沙啞,甚至帶著一絲輕顫,還有,許多的憐惜。

喻色抬頭,定定的看著季唯衍,“你說真的?”她是不是又在連續的做夢了,他這樣的表白,便是真的確定了與她的關係,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讓她開心了。

“嗯。”伸手一摟,季唯衍把她摟入懷中,抱著她移身到床上,再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輕嗅著她的發香,他想,這或者就是愛吧,他不知道他從前與小伊的關係進展到了何種程度,可他很喜歡與喻色在一起的時間,平淡中卻蘊著一份說不出的生命力與柔美,他喜歡。

喻色埋在季唯衍的懷裡,認識這麼久,這一刻她才可以放肆的與他緊擁在一起,這是以前從來也沒有過的,手指絞著他的衣角,小臉上也染上了一層奇异的光茫,“阿染,我記住了,一年的期限如今只剩下半年了,到時候,我要你兌現。”她霸道的說著,這會子一點也不害羞了。

“就這麼想嫁?迫不及待了?”見喻色又恢復為之前的樣子,季唯衍忍不住的就想要逗逗她,這丫頭,好玩著呢。

“我才沒有,是你先提議的喲。”喻色的小臉更紅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聲音也掩在他的肩頭,“我沒有的,沒有的。”

感受著她急切解釋的樣子,季唯衍輕拍了拍她的背,“好,都是我的提議,你是被迫的,這樣,總可以了吧?”他拍她的樣子就象是在拍一個孩子,寵溺中帶著幾多的溫情。

喻色這才滿意了,“這還差不多。”這一句,把她又恢復為以前的女漢子了,季唯衍也不拆穿,見她還歪在自己的身上,再看看時間,已經是十點多了,“去洗澡吧,然後睡個美容覺。”

“喂,你趕我?”她還沒有被他抱够呢,就想這樣一直一直的被他抱下去,可是這人居然就要她去洗澡,不,她不要去,再抱一會也好,她不貪心的。

“不是,我就在房間裏陪著你睡。”

“你不睡?”喻色緩緩從他肩上抬起小臉,彷彿他這提議讓她受了委屈般的看著她。

“我還有些工作要做,你洗了先睡,我做好了工作,就睡了。”季唯衍揉了揉額頭,她這樣離不開他雖然是好,可,他總也要做事情的,他要養她呢,想要給她換一個大房子,還要是自己的房子,再也不想她住在這小小的出租屋了,等半年後,房子一定可以買好了,甚至裝修什麼的也好了,那時,他就可以與她一起搬進去了。

那會是他們的婚房。

“好吧。”喻色也知道自己有些無賴了,他是有血有肉的凡人呢,不然當初也不會差一點命喪在海裡,所以,工作也是必須的,一骨碌就從他的身上起開,轉身就去拿睡衣,“嗯,我洗澡去了。”

季唯衍看著她的背影揉了揉額頭,這小丫頭片子,比小朋友還會粘人,可偏偏,他就是喜歡她沒道理。

浴室裏很快傳出了淅瀝的水聲,她纖瘦的身形若隱若現在眸中,他輕輕一笑,轉身,走到了桌子前,開始了工作。

喻色洗了好久才出來,打開門的時候,那男人正在工作中,她踮著脚尖輕輕的走向他,忽而,小手就從他後面蒙住了他的眼睛,然後,學著大灰狼的聲音道:“猜猜我是誰?”

季唯衍大手落在了她的小手上,很配合的道:“小紅帽猜不出?怎麼辦?你快說出來吧。”

喻色原本還有對白的,結果,就被他一個大男人學著小女聲的聲音給弄得笑場了,“哈哈哈……哈哈……喻染,你逗死我了。”從不知道,原來阿染也可以這樣幽默,她笑得前仰後合,小手也捂不住季唯衍的眼睛了,一邊笑一這看著他面前一大疊的檔資料,忽的就有些心疼,“要不要吃宵夜?”

“不了,晚上吃得飽,不餓。”

“我去削個蘋果給你吃,然後再睡,我保證削完蘋果就不打擾你了。”他的工作很重要,她再纏著他連她自己都要鄙視自己了。

“好。”見她熱烈的要給他削蘋果,不想拂了她的意,季唯衍便點了點她的小鼻尖,“辛苦娘子了。”

“嘿嘿,不辛苦。”他這一句,她美壞了,咧著小嘴笑著,合也合不攏,屁顛屁顛的就去削蘋果,現在呢,他是她的男朋友了,他那樣的說辭就是確定了的,甜甜的削好了蘋果,再切成丁,小盤子裏盛好,插上牙籤放在他的桌旁,他歪頭揉了一把她的長髮,道:“謝謝,快去睡吧,乖。”

“不許說謝。”他們已經是男女朋友了,那是除了夫妻以外的一種最親密的關係了,說謝就是客氣就是見外,她不愛聽。

“好,那就不謝,我一會兒就吃,去睡吧。”

喻色聽話的點了點頭,就去睡了,躺在床上看著他的背影,眼裡心裡都是甜蜜,她想著能與他這樣一輩子真的挺好的,她喜歡。

不知是不是他的背影太美好,美好的帶著一種催眠的意味,讓她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

這一個晚上,她睡得很香很沉,明明是睡著的,可季唯衍一上了床,她的小身板就下意識的貼上了他,如猫咪一樣的蜷縮在他的懷裡再也不動了。

嗅著她淺淺的呼吸,明明暗暗間,季唯衍將喻色摟得更緊,緊得,彷彿他一閉眼她就會消失不見了一樣。

喻色,他愛上她了。

一更,欠下的澀儘量補,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