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我會想你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1:45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無言,她哪有佑`惑他,是他車還沒停穩就拽過她的,有時候,他真的很無理取鬧,可是,她居然一點也不討厭他的無理取鬧,心底裏泛著甜甜的味道,“我下車了,晚安。”

推開車門,沒有任何阻礙的下了車,身後,靜靜的,那男人啥也沒說。

那靜,突然間就讓她有點感傷,他至少該說一句“晚安”什麼的吧。

眼看著就要走進大門了,突的,手臂被用力的一扯,隨即,藍景伊再次的落在那個男人的懷裡,身體被慢慢的翻轉著,當她終於又面對他了的時候,一根修長的手指輕輕抬起她的下頜,“小東西,來一個晚安吻吧。”

溫柔而又有些霸氣的吻,綿長的彷彿永遠也不會停下來一樣,也把兩個人的影子重疊在一起被路燈的燈光拉得斜長悠遠。

許久許久,就在她的呼吸要停止了的時候,他才被迫的停了下來,一雙黑亮的眼睛落在她緋紅的小臉上,“晚安。”輕聲說過,他這才轉身大步的上了他的車,很快消失在那條馬路上。

藍景伊一直站在那裡,目送著那輛蘭博基尼漸行漸遠,直到再也沒有踪迹了,這才轉身要進去宿舍大門,迎面,一道身影橫在了身前,“藍景伊,你和他,玩真的?”

帶著酒氣的言語,陸文濤呼出的氣息讓藍景伊下意識的往後退著,“你……你又來這裡幹什麼?”

“他吻你了,你說,你和他是不是上過床了?”一張被酒意和怒意扭曲了的臉放大在藍景伊面前,讓她不住的後退再後退。

“不關你的事。”

“不關我的事兒?藍景伊,我是你丈夫,你和別的男人上床了,怎麼不關我的事兒?”

“我們已經離婚了。”藍景伊一直退一直退,再退,就是大馬路了,而且,再退,她要怎麼回宿舍?

“離婚?不,我不要跟你離婚,藍景伊,你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一聲嘶吼,陸文濤朝著藍景伊撲去。

“離婚?不,我不要跟你離婚,藍景伊,你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一聲嘶吼,陸文濤朝著藍景伊撲去,一隻手一把捉住了藍景伊,“姓江的不會娶你的,不會,他只是在玩你,他在玩你,你懂嗎?”陸文濤搖晃著藍景伊的肩膀,彷彿想要喚醒她一樣,可她,一直都是清醒的。

“你醉了。”一低頭,藍景伊狠狠的咬在了陸文濤的肩頭上,趁著他吃疼手鬆動了的瞬間,藍景伊越過他飛快的沖進了宿舍大門,“哐啷”一聲關門上鎖後,她氣喘吁吁的靠在門裡,腦海裏不停回蕩著的卻是陸文濤的那一句“姓江的不會娶你的,不會,他只是在玩你,他在玩你……”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句話,擾得她的心一片慌亂。

“汪汪……”狗吠的聲音驚醒了藍景伊,“小乖……”她欣喜的抬頭,樓梯上,小乖正一個臺階一個臺階的往下奔跑著,這小東西越來越粘她了。

“有沒有淘氣?有沒有在宿舍裏幹壞事?”藍景伊一把抱起小乖,很嚴肅的質問著小東西。

“中午把阿蘭才開封的可樂雞翅給啃了,才晚飯前又把夢夢的花盆給撞到地板上摔壞了……”跟過來的李雪鳳人就站在樓梯上居高臨下的如數家珍的彙報著小乖的惡行,而藍景伊懷裡的小東西就象是聽懂了一樣,乖乖的靠在藍景伊的懷裡,彷彿,是在賠禮認錯。

“怎麼這麼不乖呢?”藍景伊皺起了眉頭,小乖這作派,讓她又欠人情了,欠了阿蘭可樂雞翅,欠了夢夢一個花盆……

“藍景伊,若是哪天小乖突然間不見了,你可不能怪我,我雖然很喜歡這小東西,也自願無條件幫你保護它,可是,我是個俗人,總要吃喝拉撒,還要上班是不是?若是一個不留神它被人殺了吃肉,那絕對不是我的錯……”

“行了,說吧,他又給了你多少錢,讓你遊說我帶著小乖搬出去?”想起李雪鳳每一次勸她去迷天賭場,藍景伊就忍不住的想要狠狠的揍她一頓,若不是陸文濤,或者,她到現在都不知道事實的真相,都不會想到江君越居然會玩那一手,可他玩的那一手,卻讓她每每想起都是溫暖,所以這一刻,她真不知道自己是要感謝陸文濤還是恨著陸文濤了。

李雪鳳臉一紅,“得,當我啥也沒說,以後,你自己照看小東西吧。”轉身,李雪鳳一溜煙的跑進宿舍,藍景伊抱著小乖慢香香的爬著樓梯,明明才分開,可是這會兒,她居然又是想起那男人了。

彷彿,是兩個人的心有靈犀,藍景伊才進了宿舍坐在床上,手機就響起了簡訊提示音,她下意識的打開,一條簡訊甜甜的躍入眸中。

“想我了吧,允許你今晚做夢把我吃了。”

正呆呆的看著,床上一個人影倒掛下了頭,“藍景伊,你看誰的小色簡訊呢?你要把哪個男人給吃了呀?”

“去去去……”藍景伊急忙收起手機,可臉上不經意間泛起的酡紅卻洩露了一切,關了手機,洗了澡出來時,宿舍裏已經一片安靜了,晚十一點多了,再不睡明天早上起不來上不了班了。

藍景伊爬進了被子裏,悄悄的打開手機,一條一條的簡訊躍然眼前。

“我洗白白了,你可以開始做夢了。”

下一條,“好吃不?要是不過癮,就再吃一次。”

藍景伊臉紅的回了一條,“色狼加禽獸,再也不理你了。”

關了手機睡了,臉上的緋紅一直都沒有退去,是不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呢?

她完了,她居然不討厭他的調調。

清早起來,藍景伊便開始了量販店的準備工作,現在,再也不用請假去迷天了,想到自己贏的那些錢,恍惚中就是昨天一樣。

“藍景伊,經理讓你去一下。”

“哦。”藍景伊放下了手中的衛生棉,這個時候了,不知道經理找她幹什麼,她好象沒做錯什麼吧,不過,她倒是有些擔心小乖,打掃衛生的阿姨一早在量販店裏嚷嚷,說是自從小乖住進來,她的工作量激增。

果然又,還沒進去經理辦公室迎面就撞見了那個保潔員阿姨。

“藍景伊,你看,咱們這是集體宿舍,你那只小狗還是送去寵物收容所去吧,不然,大家很反感……”

藍景伊抿了抿唇,“我知道了。”

中午一下班就帶著小乖去了醫院,藍晴很配合治療,醫生說各項名額都在好轉中,“媽,我把小乖留這跟你做伴吧。”

“不行,醫院裏不能養小動物。”她的話才一說完,就被剛好走進來的小護士給否决了,於是,藍景伊只好又抱著小乖離開了醫院回去量販店。

琢磨了一天,就是覺得哪裡不對,下午超市人不多,眼看著李雪鳳把手機擱在抽屜裏跑去了洗手間,她悄悄摸出來,打開,原來,昨晚那男人不止是跟自己簡訊了,還有李雪鳳。

藍景伊笑眯眯的撥給了江君越,只響了一聲,那邊就接了起來,“有事嗎?”淡冷冷的聲音,還帶著點疏離,一付大爺的味道。

“有事求你,晚上有空嗎?”好吧,他疏離,她就主動點,不然,這日子也甭想清靜了,再被他給折騰幾日,她會瘋了的,今兒是小乖,明兒,不知道又是誰。

這男人,手段一套一套的,卻偏偏,讓她恨都恨不起來。

又溫馨了,有沒人反對?要是不喜歡,那伊開虐了喲?^_^

晚九點。

風雅咖啡廳。

江君越準時的拎著一袋子狗食出現了。

藍景伊有事求他,一定是沒地方處理小乖了,今晚,他就一併的收留她的小狗,順便再把她也一併收留了吧,他這個人,一向心腸好。

“先生,請問需要些什麼?”

“一杯摩卡,不加糖。”說完,修長的手指悠閒的點在光可鑒人的案頭上,臭丫頭,主動約他來了,可是這會兒還不出現,居然讓他等她。

九點零五分,藍景伊已經遲到了五分鐘了。

咖啡的香沁著心脾,可是心底裏的怒火卻開始在迅速的滋長,若不是強壓著,只怕,他早就抬屁股走人,再也不等藍景伊那個小女人了。

時間,還在悄然走過。

咖啡廳裏一桌桌的情侶卻開始刺眼起來,江君越看著哪一對都不順眼,人家都是一對對的,就他孤家寡人一個。

九點十分,藍景伊還是沒有出現。

江君越有點不淡定了,點在桌子上的手指速度越來越快。

終於,一個漂亮的探手,江君越打開了從褲子口袋裏才拿出來的手機,荧幕上居然一個未接電話都沒有,藍景伊,好樣的,遲到了連個電話也不打給他一個,這似乎是有記憶以來他受到的女人給他的‘最好’的待遇了,深呼吸再深呼吸,否則,他怕他一出口就是罵人的話。

“嘀……嘀……”天下最古董的手機,居然連手機鈴聲都不用,難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