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番外:染色合體(6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7:13
A+ A- 關燈 聽書

從停車場走到開業儀式的現場,只有短短的十幾米的距離,喻色卻覺得自己彷彿走了有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每走一步都是沉重。

阿染走過來了。

他擠過人群,高大的身形為她擋住了灼烈的陽光,“喻色……”輕喚了一聲,隨即看了看她身邊的洛嘉旭,他似乎是有千言萬語要對她說,卻,當著人前怎麼也無法出口。

“怎麼還不開業?我和嘉旭一起來為你慶祝呢,祝生意紅紅火火,天天更上一層樓。”她淺笑而語,淡定從容的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襲白色禮服烘襯著她清雅秀麗,也添了一分貴氣。

這禮服,是他買給她的。

她卻穿著與旁的男人走在一起。

季唯衍眸光一凜,周遭的所有都退出了視野,眼裡,就只剩下了一個喻色,“為什麼?”他低低的三個字只讓她一個人聽到,就連她身邊的洛嘉旭也沒有聽到。

“不為什麼。”她還是淺淺的笑,可那笑卻不達眼底,“開始吧。”

“喻染,開始吧,人都到齊了。”洛嘉芝也跟了過來,眼前的畫面讓她很滿意,簡非凡還不錯,雖然這次利用了自己的哥哥,可哥哥也沒吃虧,哥哥喜歡喻色呢,而她,絕對不能放過這個做喻染女伴的機會,她愛極了這現場的其它女人羡慕嫉妒恨的看著她的眼神。

被人羡慕被人嫉妒也是一種幸福,她喜歡。

季唯衍不著痕迹的一移手臂,便避開了洛嘉芝落下的手,淡淡的道:“不急,請柬上寫著的是擇吉時開業。”

他慢香香話語,讓洛嘉芝的臉色微變,他這還是堅持要喻色做他的女伴嗎?

人這麼多,被人看著,他所有的反應都落入了別人的眼中,這對她很不利,“喻染,我們進去說吧。”

“嗯。”太陽太毒,他們所站的位置沒有任何遮蔽,很熱,他已經看到了喻色額頭細密的汗珠,有點心疼了。

“行,那二比特請進,我和嘉旭去別處走走,看到老熟人了呢。”不想,喻色卻顧左右而言他,要離開他了。

季唯衍的唇角抽了抽,笑著道:“這裡除了我,你還有其它熟人?”

喻色沒想到他居然會在人前這麼堂而皇之的問過來,頓時一愣,沒了言語。

“既然沒有,那便隨我進來吧。”他淡淡一語,聲音不高不低,卻彷彿帶著魔力一般,讓喻色不由自主的就跟上了他的脚步,同時,也拉著洛嘉旭一起跟了上去。

洛嘉旭一直想說話,卻不知要說什麼,他就是覺得這一刻的氣氛有些怪異,然,他什麼也不知道。

“嘉芝,你不是有事情要告訴你哥哥嗎?你們慢慢說,我帶喻色去添個妝,不然,她臉色有些不好。”不想,一進了大堂,季唯衍便不給任何人封锁他帶走喻色的機會,尾音還未落,就拉著喻色進了一旁的更衣室,那是他的專用更衣室,除了他,除了喻色,誰也進不去。

那道門,是以指紋確認的。

喻色直到被摁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才清醒過來,“我……我怎麼進來的?”怎麼不知不覺間,她就跟他進了這房間,還是單獨的兩個人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之前所有的嘈雜都頓去了,更衣室裏很安靜,安靜的只有他兩個淺淺的呼吸聲。

季唯衍扳正了喻色的肩膀,黑如幽潭般的眸灼灼的凝視著喻色的小臉,天知道剛剛看到她和洛嘉旭走在一起時他的心有多痛呢?

然,現在再看喻色更顯蒼白的臉色,他什麼都忘記了。

怨意悄去,他指尖輕輕拈起她精緻的下頜,輕輕一笑,用彷彿帶著盅惑般的聲音低低的道:“喻色,告訴我發生了什麼,我們,一起來面對,乖。”

不逼迫,只是輕哄。

喻色抿緊了唇,彷彿張開唇這幢塔樓頃刻間就會爆炸了一樣,她害怕極了,小手下意識的絞著衣角,緊張的不知所措的看著對面的男人,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或者,是她不知道要怎麼說了。

“別怕,除了我,誰也聽不見你說什麼,相信我,這世上沒有什麼坎是邁不過去的,阿染會有辦法的。”他悄聲語,一字比一字輕柔,就象是Chun風拂過喻色的心頭,讓她的心底刹那間Chun暖花開,亮麗了起來。

看著他的眼睛,喻色頓時不怕了,她的阿染是萬能的,沒有他做不到的,“阿染,簡非凡在開業現場安放了十枚Zha彈,他要我做洛嘉旭的女伴,否則,他就引爆Zha彈,阿染,我不想你出事,不想你的公司出事,我要你平平安安的,要你的公司紅紅火火的。”

憋了半天,這蔔一出口,喻色就說得極急極切,如倒豆子般的一股腦的全都倒了出來,說完,頓覺輕鬆了許多,她把什麼都推給阿染去處理了,“阿染,我是不是給你出了個難題?”可說完,她又覺得這事情丟給阿染太不應該了,這太難處理,因為,他也不知道那十枚Zha彈藏在哪裡。

季唯衍先是長眉微凜,表情也嚴肅了起來,他沒銀了片刻,也就幾秒鐘的時間,忽而笑開,手也牽起了喻色的小手,帶著責備的笑她,“所以,你就答應簡非凡了?”

“阿染,簡非凡是混**的,他連流血都不怕,他……”

“噓,不許在我面前誇另外一個男人,可懂?”

他的表情太認真太嚴肅,以至於喻色接下來的話莫名的就被打回了口中,只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他這是在告訴她什麼嗎?

可看著他的眼睛,此一刻已經完全放鬆的她不會思考了,只想跟他一起,一直一直……

“這才乖。”季唯溫笑而語,伸手摸了摸喻色的頭,彷彿她是一個大孩子似的,見她乖乖的聽著,頓覺成就感濃烈了些,就續道:“他那個人,沒什麼可怕的,手下敗將罷了,他幾十個人,也不是爺的對手,更何况是十枚Zha彈,簡單。”

聽他說得輕描淡寫,喻色的思維卻全停在他的那句‘他幾十個人,也不是爺的對手’上,“上次你受傷了,就是跟他和他的人打架弄傷的?”喻色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了過來。

“還行,小丫頭長智商了,由小猪陞級到小猴子了。”玩笑的說著,也緩解了更衣室裏原本的那份緊張感,對於她口中的十枚Zha彈,他一點也不憂心,他這樣的反應,讓喻色也放鬆了下來,調皮的一推他的胸口,“你才猪呢。”

“嗯,我是公猪,你是母猪。”

“你……”喻色傻了,她從沒想到過喻染會說出這樣的帶著點小色的話,一張小臉頓時紅了,“你壞……壞呀。”

“還有更壞的。”他低笑一語,薄唇便落了下去,狠狠的在她的唇上侵略Xing的碾壓了一番,這才緩緩的不舍的移開,“告訴我,現在可願意做爺的女伴?”

他的眼睛定定的看著她,讓她根本沒辦法思考了,什麼Zha彈都拋到了十萬八千里之外,只要有阿染在,就什麼都不是事了,她輕輕點頭,“我願意。”

季唯衍長指輕撩了撩她額前的碎發,細緻的為她綰到耳後,她本以為他會帶她出去,然後開始查堪那十枚Zha彈了,卻不想,他一點也不著急的一下子抱起了她,再把她置到了他的大腿上,“說說,簡非凡是在哪裡跟你說的?”

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了,“計程車。”

“怎麼不打我電話?”

“打了,洛嘉芝接的。”說起這個,她狠狠瞪了他一眼。

季唯衍了然了,“還生氣嗎?”

“不了。”她嘟了嘟小嘴,可臉上還都是疑惑。

“你呀,嘴上說不氣了,但還是在想七想八是不是?”

“為什麼你的手機會在她手上?”喻色不裝了,直接問道,不然,一直不知道答案,她心底裏癢癢的。

“她拿了我的外套,嗯,是我疏忽了,以後,會注意的,來,還有沒有什麼不明白的?”

見他問過來,喻色眨了眨秋水般的眼睛,原本蒼白的小臉已經恢復了幾許的血色,小手攥緊了他的袖口,似是心底還藏著些緊張,“你要怎麼辦?”那可是十枚Zha彈,可不是十枚**,雖然他表現的極為淡定,可是喻色還是不放心呀,原諒她,她真的在替他擔心著。

“呵,真想知道?”他就笑,目光柔和在她的小臉上,越看越是好看,尤其她穿了他買給她的衣服,就更加好看,看來,以後他要常給她買衣服了。

“當然了,快說。”喻色急了,推搡著他讓他快點說。

季唯衍一直在笑,笑得張揚笑得神秘,扯拉著喻色的心全都聚集在了他的笑裡,“說呀。”

“嗯,我說。”季唯衍低笑著把唇貼近了喻色的,啟唇,口開,露出一截白色的牙齒,整潔而乾淨,“丫頭,跟我出去,你就知道了,爺是不會吃虧的,即便是遇見簡非凡他也不行。”

他的聲音低沉,磁Xing,飄蕩在喻色的耳鼓裏,明明沒有給她任何答案,可她聽著,莫名的就不怕了,莫名的就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