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番外:染色合體(6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6:45
A+ A- 關燈 聽書

“喲,有個Xing,爺喜歡,呵呵,幸好爺心裡早就心有所屬了,不然這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還真對你動心了呢,嗯,爺要說了,你聽好。”

喻色頓時豎起了耳朵,這一刻,她想要的就是他的答案。

“那就是……”可簡非凡說了一半,又頓住了。

喻色抓心撓肝的急,“到底是誰?”催促著時,喻色眼睛掃描著車內,就想找個東西制服了這男人,這樣,她就可以趕去參加喻染公司的開業式了。

“看你著急的樣子,爺特愉快。”可,簡非凡欠扁的,她越急他越是不說。

終於,喻色掃描到了簡非凡脚邊的一個細頸口的香水瓶。

她眼睛一眯,身子一傾,整個人便貼近了簡非凡,“你到底說是不說?”這樣問著的時候,她小手已經摸到了那個香水瓶子,眼睛看著簡非凡,下麵卻是一點一點的把那香水瓶子拿穩在了手裡。

很精緻的香水瓶,也打開瓶蓋用過了,喻色嗅了嗅,這厮身上果然有一股淡淡的香水的味道。

男人用香水,她就覺得踐踐的。

“說,自然是要說的,爺告訴你,那就是爺本……”“尊”字還沒出口,“嘭”的一聲巨響,喻色倒拎著那個香水瓶子就砸在了車壁上,再看過去時,小小的香水瓶已經被敲掉了底,此時,香水刷的流了下去,薰得整個車廂裏一片濃濃的香氣,喻色沒有停下動作,轉瞬就是一氣呵成的拿著那沒了底的香水瓶子倏的落到了簡非凡的脖子上,終於,她趾高氣揚了一回,風頭也蓋過了簡非凡,“停車,把車門打開。”

這猝不及防的舉動,再加上簡非凡壓根沒想到看起來嬌嬌弱弱的喻色會有“如此大的作為”,於是,喻色彷彿‘輕而易舉’的就得手了,“呵呵,有氣魄,行。”不想,簡非凡彷彿沒感覺到脖子上突然間多出來的冰冷物件似的,繼續懶洋洋的開著他的車,還是以極慢的速度行駛著,目光也時不時的透過後視鏡撩一眼喻色,眼睛裏是一點也不掩飾的欣賞意味,“爺喜歡,更喜歡了,這可怎麼辦?”

“滾,快停車。”喻色小手微微使了點力,從小到大,她幹過勞力和苦力,卻真沒幹過這要動手傷人的活計,小手壓下力道的時候,她指尖一直在抖。

她害怕。

“呃,再使點勁,不然,跟撓癢癢似的,爺不過癮。”簡非凡的脖子上已經現出了一條紅痕,再加力下去,馬上就會流血的,可他卻輕鬆無比的讓她加力。

喻色全身都湧上了汗意,心在慌,“姓簡的,你到底停不停車?”

“不停,也不開車門。”然,簡非凡笑眯眯的直接就拒絕了她,那笑臉,看著讓人特生氣,喻色的呼吸越來越濁重起來,腦子在轉著,可半天也轉不來一個辦法。

“姓簡的,你別逼我。”一滴汗落下,圓圓的一粒水珠,落在簡非凡的手臂上打了一個轉,然後,滾落在他的大腿上。

簡非凡笑得越發的邪氣,忽而,他轉頭了,這一轉,脖子正好抵在香水的瓶子上,喻色嗅到了血腥味的時候,臉上,也被狠狠的親了一口,“味道不錯。”

邪邪的四個字,就象是一道魔音,讓喻色有些懵了,手裡的瓶子再也拿不住,“哐啷”一聲,先是掉在暗格的格子上面,再骨碌碌滾落,很快就滑到了她的脚邊,可她卻沒感覺似的,視線始終死死的盯在簡非凡滿是血的脖子上。

他還在開車,動作舒緩,優雅,唇角掛著笑,彷彿此時的身心很愉悅似的,“妞,要不要再來一下?爺挺你。”

這是什麼狀況?

他不疼的嗎?

難道他脖子上流出來的不是血?

他是在演戲,早就在脖子上綁了一個血袋?

喻色的小手下意識的就摸了下去,觸手,沒有血袋,只有血,除了血還是血,粘綢的新鮮的血。

“玩膩了?”簡非凡由著她的小手落下去,眯著眼睛看了她一眼,“你叫喻色是不是?”

“我要下車。”“哇”的一聲,喻色大哭了起來,她沒辦法了,沒辦法讓這個男人把車停下,沒辦法及時趕去阿染的公司開業了,阿染還在等她嗎?

若她真的隨著洛嘉旭一起出現,阿染一定傷心死了。

簡非凡看怪物一樣的看了一眼喻色,“真哭了?”騰出來一隻手落在她的眼瞼上,當感覺到她真流淚了的時候,竟是歎息了一聲,“好吧,一會快到了我就停車,讓你下車,不過,你的男伴只有洛嘉旭一個選擇,否則,後果你知道的。”

“嗚嗚……”聽到他承諾要讓她下車了,可是喻色還是不高興,她只想跟阿染一起呀,她不想跟洛嘉旭一起出席。

“嘭……嘭……”簡非凡先模仿著Zha彈爆炸的聲音,然後扭頭看了一眼梨花帶雨的喻色,“爺在喻染的開業現場一共藏了十個爆彈,嗯,到時若是引爆,一定會避開你,避開嘉芝,避開洛嘉旭,至於喻染和其它人嗎,小爺我就顧不上了,哈哈。”

喻色擦了一下眼淚,然後扭頭,小臉一俯,小嘴就狠狠的咬在了簡非凡的肩頭,又一次的猝不及防,又一次的讓簡非凡驚訝的張大了嘴,“好辣的小辣椒,爺喜歡。”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喜歡你個頭,我想咬死你。”直到咬累了,喻色才鬆開了小嘴,再看簡非凡,脖子上和肩膀上不是血色就是牙印,狼狽極了。

好在他不受影響的繼續開著車,不然,這一天在通往喻染公司開業儀式上的一部車,絕對會發生車禍。

“嗯,再開一會兒就快到了,真要下車?要不,爺做你的男伴,如何?”“

“不如何。”喻色嘟嘴,不管是洛嘉旭還是簡非凡,她都不樂意,她只要喻染。

然,她也清楚這個叫簡非凡的人說的話很有可能是真的,那麼,若真有那十個Zha彈,她還真的不敢與喻染一起舉行開業式了,旁的人她可以不管,可她不能拿阿染的Xing命開玩笑。

“那這車,老子不停了。”簡非凡無賴起來。

“你剛剛明明答應過我的。”喻色又急了,這人的變化太快,快的她有些跟不上他的節奏。

“車停可以,可你,必須在我與洛嘉旭之間選一個做男伴,這是爺最後的妥協。”

“你這根本沒妥協好不好?”說來說去她還是要選除了阿染外的人做男伴。

“說,到底選誰?”簡非凡的聲音忽而淩厲起來,脖子上的血已經流進了胸口,搔著他的肌膚癢癢的,可他還是沒有任何動作,彷彿那傷是傷在別人的身上,不是傷在他身上似的。

看著這樣的簡非凡,喻色就覺得這人以前一定是經常打架經常受傷,所以,受傷都沒感覺了,“你是混**的?”若是經常打架,那就一定是混**的了,除了這個,喻色想不出旁的來。

“知道就好,爺要你的小命,分分鐘的事兒。”簡非凡吊兒郎當,邪氣的說道。

“要我的命對你也沒啥好處,到時候,還會有一個小鬼天天半夜裡鑽進你的房間折磨死你,你會後悔的。”

“不會,爺熱烈歡迎小鬼天天鑽爺的房間再鑽爺的被窩。”

“你……”喻色沒見過這樣堂而皇之的把色字掛在嘴邊的,他是男人,她是女人,她說不過他,“我選好了,我選洛嘉旭。”她雖然不喜歡洛嘉旭,可是洛嘉旭也沒做過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她是寧願要洛嘉旭也不要身旁的這個人渣的,跟他走在一起,她會噁心的。

她選洛嘉旭這是簡非凡原本的目的,可此刻喻色同意了,他的目的也達成了,他卻彆扭了起來,“他比我好?”

“那是,你跟他,沒得比。”除了不愛以外,她對洛嘉旭沒的說。

喻色惡狠狠的說著,就見簡非凡血色下的喉管快速湧動了兩下,隨即,他一脚踩下刹車,同時,一手摁下她這邊的開車門的鍵子,“下車,給我滾。”

走就走,她不會用滾的,迅速撩起白色禮服的裙擺,拿著手拎包,喻色臉上還掛著淚痕的就下了車。

喻色還沒站穩,身側的計程車就如箭一般的射了出去,喻色沖著那個方向吐了吐舌,“怎麼不咬死你拿瓶子戮死你呢,簡非凡,你等著。”

不解恨的吼著罵著,可當一想到簡非凡說過的Zha彈,喻色就耷拉下了小腦袋,她鬥不過他的。

他是**。

連流血都不怕的**。

看看周遭,喻色瞭解了自己大致的方位,若是之前,她一定再打一輛計程車的,可是現在,她不敢了,才上了一輛賊車,那過程,她連回想都不敢。

再說,離阿染那裡也不遠了,她跑步過去就好了。

不過,那也要十幾分鐘的時間。

有時候坐車一分鐘就可以開過去的距離,走路卻要很久,這也是大家都愛小車的原因,她很服氣。

喻色邊跑邊拿起了手機,她撥給了洛嘉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