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番外:染色合體(6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6:32
A+ A- 關燈 聽書

清晨六點鐘。

喻色還在沉睡中,季唯衍就悄悄的起了。

沒辦法,新公司開業,旁的時候他可以不親歷親為,可是今天,他必須要早些趕去,先檢查一下每一個環節,以防出差錯。

換好了衣服,手上的袋子裏裝著的是他開業式上要穿的白色西服,今天,他會與喻色一起舉行開業式,到時候,不知道她隨他一起走過去剪紅綢的時候會不會緊張?

最好不要緊張吧,她一向都是很女漢子的。

可昨天在試禮服從試衣間裏出現的那一刻,她小女人的小模樣全都暴露了出來,她遠沒有時下人所形容的那般女漢子。

悄悄彎身,他在她的臉頰上印了那麼一下下,很輕很輕,輕到可以忽略不計,她唇角微動了動,像是感應到了他的吻似的,讓他的心一下子狂亂了起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幸好,她只是唇角微動,很快就又是睡得沉了。

摸過鬧鐘定了時間,九點後開業,她九點之前趕到就好,昨晚上買了禮服回來,她就眉飛色舞的跟他講起了她小時候的故事,講了很久很久,他就乖乖的聽著,直到她講著講著打起了哈欠睡著了,他才發現,一晚上就那麼彈指一揮間的過去了,睡著的時候,至少已經是淩晨一點了,所以,就讓她今早好好的補個眠,多睡一會。

調好了鬧鐘,季唯衍又寫了一張字條,“醒了就打的士去公司,等你來了才開業,別急。”時間是由他定的,他想要幾點就幾點,晚點也沒關係,所以,鬧鐘的時間他定得晚了些,八點二十,只給她留了四十分鐘。

平常這四十分鐘時間,足够她用了,她不化妝的,天然美。

季唯衍走了,只留下喻色一個人沉沉的睡著。

她睡著的樣子的確象一隻小猫咪,洛嘉旭喜歡,他也喜歡。

手機關了,所有會騷擾她睡覺的東西全都停擺了。

洛嘉旭一直在打電話,可,怎麼也打不通。

喻色是被鬧鐘吵醒的,可她太困了,迷糊的抓過來,摁掉,繼續睡,她每天早上起床上班的鬧鐘可以摁三次,最後一次才是她真正起床的時間。

她聽見了鬧鐘聲,還以為是平常上班的鬧鐘呢,翻了個身,繼續睡。

五分鐘後,喻色摁下了第二次。

再五分鐘後,也就是八點三十分,喻色終於一邊摁下鬧鐘一邊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揉著眼睛,往身邊瞟去,阿染不在,他每天都比她早起的,這很正常。

可是下一秒鐘,腦海裏的所有全都瞬間回籠,今天她不去公司上班的,今天她要出席阿染公司的開業式。

“阿染……”她低叫了一聲,又哪裡有人回答她。

喻色這才發現時間已經到了八點三十分,正懊惱自己要遲到了的時候,又看到了阿染留下的那張字條,她頓時不急了,他說等她那就好了,她儘快趕過去就是了。

洗漱好了,換上了禮服,喻色就出了門,從頭到尾只用了十分鐘。

所以,她趕到阿染公司的時間在九點前只有二十分鐘了。

白色的禮服很惹眼,她走到哪裡就吸引目光到哪裡,喻色啥也不管了,揮手攔著計程車,可是今天,計程車彷彿跟她作對似的,過一輛是載客的,又過一輛還是載客的。

喻色急得要跳脚了。

一邊等計程車一邊打開手機,這才看到好幾個未接電話,都是洛嘉旭的,阿染給她關的手機,自然是不會打給她的了,不過,他不打給她,她打給他好了。

正打著,終於有一輛計程車過來了,喻色想也沒想的就跳了上去,然後報了地址,計程車啟動的瞬間,她這邊的手機也接通了,“阿染,我才上車,可能要遲到了,你等我喲。”

“九點零八分開業,市里的領導都來了,你覺得讓人家等合情合理嗎?”然,回答喻色的不是阿染,而是洛嘉芝。

“你偷了阿染的手機?”喻色惱,阿染不喜歡洛嘉芝的,這個,沒有誰比她更清楚了,阿染更不會把自己的手機拿給洛嘉芝的。

“真難聽。”冷笑了一聲,洛嘉芝淡淡道:“不是偷,是拿,嗯,你慢慢來,不急,不過,到了開業式結束就不關我的事了,拜拜,回見。”說完洛嘉芝就掛斷了。

“師傅,麻煩你快點。”喻色急了,想打電話給阿染,可是他的手機不在他的手上而是在洛嘉芝的手上,她打了也沒用。

“好的。”好在,計程車司機把車開得飛快,完全的配合著她的要求呢。

喻色時不時的低頭看時間,她急壞了,急得要瘋了。

死阿染,臭阿染,居然為她定了那麼晚的鬧鐘,他好壞,他就是想讓她遲到的,是不是?

喻色急得直跺脚,突然間,她想起了梅琴,也有梅琴的電話呢,給梅琴打的話一定能找到阿染的,喻色又撥給了梅琴,然,手機還沒撥通,身旁的‘司機師傅’就冷嘲的笑道:“別打了,他的手機,還有他身邊的人的手機都不見了,嗯,你打了也不是本尊接,就象喻染的手機是洛嘉芝接一樣一樣的。”

“你……你是誰?”喻色這才去注意身邊的男人,這車是計程車,所以,她跳上來的時候什麼也沒想,不想,她好象是上了一輛賊車,說著話的時候,她反應極快的小手就摁上了身旁的車把手按鍵。

不想,她的手還沒有全落下去,就聽見‘司機師傅’又道:“這車門隨便你開你也打不開,控制鎖在我這邊呢。”一改之前她上車時的隨和,此一刻,‘司機師傅’所有的真面目都露了出來,顯然的,他是故意要喻色上他的車的。

“你到底是誰?”打不開車門,喻色更急了,一張白皙的小臉上染上了潮紅,她想砍了這個男人。

“知道了想報警?”男人慢條斯理的開著車,速度越來越慢,同時,一隻手隨意的摘下了鼻樑上的眼鏡,轉頭看了一眼喻色,“知道爺是誰不?”

“不知道。”喻色實話實說,她是真的不知道,若知道也不用問他也不用著急了。

“爺姓簡。”‘司機師傅’漫不經心的報上了名來。

“姓簡?”喻色開始在腦海裏迅速搜尋起記憶裏姓簡的人來,可,她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曾經認識一號姓簡的人物來,“你要做什麼?”

“還成,反應的挺快的,不慢,打九分。”簡非凡慢悠悠的轉著方向盤,任由他這輛車後的車一輛輛的追過他,他卻一點也不急。

“你到底要幹什麼?是不是不想我參加阿染公司的開業式?”這個時候,喻色只能往這方向想了,雖然,她很不想這個姓簡的是為了封锁她去參加開業式的。

“對了,現在,可以打十分了。”

“為什麼?”她一定要去的,為了今天的開業式,昨晚她和阿染兩個人還專門去買了禮服,她這樣的重視,如何能不去呢,再有,阿染說過的,不管她幾點到,他都等她,等她一起舉行開業式,想到他留給她的紙條,喻色便淡定了,她有阿染做後盾,她不怕。

“給你找了個男伴,你若同意呢,我就送你過去,你若不同意,那咱們都不用去了,找個飯店開個房間,嗯,一起睡一天也挺不錯的。”

“滾。”聽著姓簡的輕佻的話語,喻色惱了,“我告訴你,我若是不到場,阿染就不會舉行開業儀式的,他會一直一直的等我。”

“是嗎?”簡非凡淡清清的瞟了她一眼,“那若是大家在等你的過程中來幾聲爆響,炸飛幾條胳膊腿什麼的,你說是不是現場會更熱鬧?”

這是喻色第一次遇見這樣輕描淡寫的說起殺人的男人,她心底忐忑了,雖然很想陪著阿染一起參加開業式,可,若他的開業式出了狀況死了人,那以後他的生意怎麼做?

那就是她毀了他的生意。

她不能不管的,她也狠不下心來不管。

“你到底想怎麼樣?”這男人的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不然,真出了事後悔也來不及。

“不是說了嗎,讓你換一個男伴,我保證你很樂意。”簡非凡笑睨了一眼身旁已經紅了眼睛的喻色,她這小模樣還挺好看的,尤其是配著身上的白色禮服,純潔的象個天使似的,怪不得喻染和洛嘉旭全都被這個小女人俘虜了呢,果然很正點。

這會子,連他看了也極順眼呢。

“誰?”喻色直接切入主題,急了。

“洛嘉旭。”看著她如同小獸一樣的反應,簡非凡笑了。

“他讓你逼我的?”喻色咬牙,若是洛嘉旭在面前,她一準砍死他,恨人呀。

“不是。”

“那是……”喻色先想說是洛嘉芝,可隨即又覺得那不可能,畢竟,洛嘉旭和洛嘉芝可是兄妹呢,還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妹。

“你猜?”她急,可是簡非凡一點也不急,笑眯眯的就來了這兩個字。

喻色哪裡有心情猜,“你愛說不說,不說拉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