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番外:染色合體(6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5:43
A+ A- 關燈 聽書

“工作唄,你呢?還在與客戶談判?”喻色語調平穩,沒有半點不快之意,這讓洛嘉旭微微的放下了心。

“嗯,還要幾天,然後就回去了,喻色,好好照顧自己。”微啞的男聲,洛嘉旭的心情很複雜,事情是母親做的,他卻拿母親沒辦法,平白的讓喻色受辱,心裡很不是滋味。

“好的呀,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喻色說著,眼角的餘光瞟到洗手間裏進來了一個人,便急忙道:“我忙著呢,空了再聊。”說完,她急匆匆掛斷,然,手機還沒有收起來,便有一隻手伸過來‘刷’的奪走了她的手機,“上班時間打電話,喻色,這個月的績效獎全部扣下,還有,薪水减半,以儆效尤。”

喻色轉身,先是靜看了洛夫人足有三秒鐘,忽而,她“撲哧”一聲笑了。

“你……你笑什麼?你這個狐狸精,一邊勾著那個姓喻的小子不說,這邊還勾著嘉旭,真不要臉。”洛夫人看了看她的手機,見是自己兒子打給的喻色,不由得有些氣惱,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全都敗在這女人手上,她恨極了喻色。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沒什麼,只是洛夫人,嘉旭說他過幾天就要回來了,我想,洛夫人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他回來之前讓我辭職呢?”不然,他們母子的關係會走到哪一步,喻色真的不可預想了,“還有,是你兒子打電話給我的,並不是我打給他的,其實,若他不是總裁,我真想去告他騷擾我呢,洛夫人覺得我這個提議如何?”

“你……你……”她來這裡是想要看喻色哭鼻子的,不想,喻色不但沒哭,似乎心情還很好,甚至拿兒子來威脅她了。

“洛夫人,我很忙,工作中不能隨便與人聊天說話,若沒有其它的事情,請你讓開。”喻色才不理會洛夫人的趾高氣揚,人Xing都有弱點的,洛夫人的弱點是洛嘉旭和洛嘉芝,她相信她的話洛夫人聽進去了,所以,洛嘉旭回來之前她一定可以得回自由的。

從此,離開洛氏。

從此,離洛家的人遠些再遠些。

惹不起她還躲得起。

從小到大的生活經歷告訴她,遠離是非遠離富貴人家,這總是沒錯的。

看著喻色當著她的面打掃洗手間,洛夫人看著看著,心底就有些不自在了,原想著是要給女兒找回些場子的,結果,根本沒影響到喻色,喻色不理她,她一個唱獨角戲也是無趣,跺了跺脚,終是恨恨的離開了。

下班了,喻色了換了衣服打了卡就離開了公司,所經,別人看她的眼神已經不那麼‘特別’了,喻染說得對,只要她以平常心對待了,做保潔打掃洗手間都不是事兒。

喻色的脚步很輕快,只想著快些回家買菜煮飯把家裡的那個男人喂飽,不知道把他養壯實了他是什麼樣,他還是有些瘦,清瘦的樣子就象是一根竹竿一樣,可她相信,假以時日,阿染會長些肉的。

買了菜回去,推開門,看到喻染,喻色的心情就隔外的好,“發黴了沒?”

聽到她的調侃,季唯衍溫溫一笑,“就快要發黴了,所以我準備在發黴之前上班了,嗯,明天早上我們一起上班,我送你。”

“不行,等我檢查了你身上的傷再决定。”

“就快要好了。”想像著她的小手在他的身上遊走,季唯衍的俊顏忍不住的就紅了。

“我先煮飯,吃過了飯再檢查。”喻色早就看見了他臉上的微紅,一張小臉頓時染上了濃濃的笑意,“阿染,要不,找個女人試試?我真懷疑你從來沒做過。”喻色一本正經的問著,卻沒有想到,其實她也從來沒做過。

“去煮飯。”被她調侃的,季唯衍低頭埋在了手中的書裡,再也不理會她了。

“哈哈,小處那啥男。”爽朗的笑著,喻色去煮飯了,小小的出租屋裏,很快飄滿了飯菜的香氣,兩個人,一男一女,一個煮飯一個等飯,那畫面特別的溫馨暖融,越來越像是一個小家了。

吃過了飯,喻色正要去洗碗,季唯衍已經站了起來,“我今晚睡樓上,要處理一些事情。”

喻色大眼睛一眨,“喻染,你是怕我幫你擦身吧,嗯嗯,昨天就擦了,以前也幫你擦過了,你還在乎多擦一次嗎?”

她調皮的聲音讓季唯衍囧了,別的事情上他絕對占她的上風,唯獨在這樣的事情上,她一出口,他就輸了,他說不過她,“我是真的有事要處理。”

“你都在我這裡處理一整天了,這房子有影響過你嗎?還是,你怕我影響了你?”

被她的牙尖嘴利訓斥著,季唯衍頭皮發麻,只好咬了咬牙硬撐著,“好,那我去忙了。”他是真的有做不完的事情,這兩天的白天都在盯著股票,又賺了好些錢,他不賺錢,拿什麼給她買菜呢,小丫頭片子,還調侃他。

不過,當視線落在電腦上的時候,季唯衍不由得回想起了喻色說過的話,或者,他真的從未娶過妻吧,那個小伊,只是他喜歡的一個女人吧,不然,對於男女之事他好象是完全的陌生的,一吻一瞥都讓他心頭狂跳,若他真的沒有結過婚,那他和喻色……

想著,季唯衍不由得看向了喻色,她的側顏很有一種曲線美,那種少女的氣息在她身上顯現著十足十的佑惑感,很美。

“看什麼呢?”他看她的時候,恰好喻色轉過頭看向他,季唯衍更囧了,急忙低頭,“沒看什麼。”

喻色抿著唇笑著,這厮沒說實話,他剛剛在看她,被她抓了一個現形,還死不承認,狡辯。

洗好了碗,喻色擦了手便拿了睡衣要進洗手間,“喻染,一起吧。”

她這一句,季唯衍差點掉了下巴,“我……”

“哈哈,瞧你那樣子,好慫呀,我不過是說要一起進去,然後我為你先擦好了我再沖涼,這樣,你還怕嗎?”沒見過男人怕女人的,通常都是女人怕色狼吧,這個喻染,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男人了。

季唯衍忸怩的站了起來,那樣子與他和別人打架的時候簡直相差了十萬八千裏,那沒法子比,太小男人了。

到底,季唯衍還是乖乖由著喻色為他擦好了身體,只那一處,喻色還是如昨天那樣的由他自己去擦,看著她轉身出去等他的背影,季唯衍才覺得自己略略的找回了些場子,原來,也有喻色不敢的事情呢,有些,她不敢看,也不敢動。

小女人。

兩隻一起,清清爽爽的躺在了那張季唯衍買的床上,空調調得剛剛好,室內的溫度不冷不熱,喻色轉頭,靜靜的看著半明半暗間的喻染,他們的關係似乎更近一步了。

若他恢復了記憶,若他知道自己沒有結過婚了,那他們,是不是就可以在一起了?

“阿染,明天去醫院吧。”

“嗯?”

“去檢查檢查你的腦袋瓜,說不定就象電視裏的狗血情節,你腦子裏哪個部位被血塊壓住了,若是那血塊被移開了,你就能恢復記憶了呢。”

“不去。”不想,季唯衍直接拒絕,查了那麼久,他的家人都沒有找過他,既然他們放弃了他不想要他了,他又何必費盡心機的要去找他們呢。

歲月如梭,時光易老,他被喻色救起到現在已經四個多月了,等滿了一年,若是還是沒有家人的消息,他便要開始自己新的生活了,想到這裡,他的大手輕輕落在了喻色的小腰上,“睡覺。”

順著他的手,喻色輕輕一移,人便靠在了他的身上,只是,輕輕的,只貼上了一點點而已,他受著傷呢,她不敢碰他,他身體像是僵了一下,隨即舒展開來,並沒有推開她,只輕聲道:“順其自然吧。”

“可是你的小……”

“這裡只有你和我,乖,睡覺。”他大手輕拍了她一下,再不出聲,只有淺淺的呼吸吐在喻色的頸項上,帶著微微的癢,讓她不知不覺中就睡著了。

那一晚,她如猫咪般的睡在了季唯衍的懷裡,一夜無夢,身邊只有他。

……

喻色跳下了公車,回頭沖著公車上的季唯衍揮了揮手,便笑容滿面的往公司塔樓走去。

阿染果然兌現了承諾送她來上班了呢。

“喻色,剛剛那人是誰?我見你跟他揮手了呢。”有八卦的同事凑過來,好奇的問喻色。

“朋友。”喻色隨口一說,他們,就是朋友吧,只不過,是可以有發展的朋友。

“男Xing的朋友吧,他好象就是上次來咱們公司與總裁和大小姐一起吃飯的那……”

同事的聲音突然間嘎然而止,喻色奇怪的抬頭,就見臺階上,正站著一臉鐵青的洛嘉芝,“喻色,我們先走了,回見。”同事低低一語,便做鳥獸散,誰也不與她同行了。

洛嘉芝看了一眼喻色,再看了一眼已經駛離公車站的那輛公車,那道讓她魂牽夢繞的身影漸漸遠去,也,帶走了她的心,一咬牙,她下定了决定,冷聲的道:“喻色,我們談談吧,就上次的那家咖啡廳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