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番外:染色合體(6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5:14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煮好了早餐,八寶粥配兩樣小菜,她一邊飛快的吃著一邊看著對面動作緩慢的季唯衍,“中午我叫人送餐給你吧。”她可不想他再吩咐梅琴了,即便他對梅琴沒感覺,她也不喜歡。

“好。”季唯衍沒有拒絕,被喻色照顧的感覺很好,睡了一覺,身體又好些了,他想,他明天就可以恢復正常工作了,這幾天新公司的事情都在用電話遙控,沒有親歷親為,他就是很不放心,畢竟距離開業沒有幾天了。

“不過,要先付錢喲。”她還沒發薪水,手頭有點緊張了。

季唯衍笑開,喻色這小模樣就象是小媳婦在跟老公討要才發的薪水似的,拿過錢夾,抽出一打遞給她,“別省著花,我的你的,要吃好喝好。”說到這兒,他點點她的小鼻尖,“不過,等你發了薪水,你花的,要還我。”

“吝嗇鬼。”喻色朝他扮個鬼臉,卻很開心他能這樣說,她才不要他養呢,若真要他養了,她就成了他名副其實的家養小猫咪了。

洛嘉旭那邊,都是假的,他這裡,才是真的。

匆匆的下樓,上班。

走進公司大廳的時候她沒有任何的異樣,什麼都在昨晚睡著前就想開了。

然,她想開了,別人卻開始以異樣的眼光來看她了,就覺得很多人在看她,還低低的竊竊私語著什麼。

喻色也不理會,進了保潔員的更衣室就換了衣服。

“喻色,你行嗎?”公司的一個老保潔阿姨看著整裝待發的喻色,有些心疼這孩子了,“這麼小的女孩子哪有天天洗廁所的,要是做不來,告訴阿姨,阿姨幫你。”

“謝謝啦。”這世界,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壞的,還是好人多,她心溫暖了。

腦海裏就是昨天喻染對她說過的話,喻色心情愉悅的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很忙。

洗手間太多。

所以,她的動作就要加快。

這些活她下了班經常做的,不過那是洗自己住的房子的衛生間,現在要洗公司的,還真的有些不習慣。

好在,她以前做過看護,病人什麼狀況她都見過,所以,做著做著也就釋然了,吃喝拉散,自然生存規律,誰也不能說自己不用洗手間吧。

所以,她的工作是讓人驕傲的。

一整個上午,喻色便利落的將所有的衛生間全都打掃了一遍。

很乾淨,公司的員工都是有貭素的,所以衛生間也不怎麼髒。

下午巡迴檢查一下就好,哪髒了收拾哪裡。

每一次進出洗手間,都會有人時不時的對她指指點點,她全當未見,她活著不是為了這些對她指手劃脚的人活著的,她是為自己,現在,又多了一個喻染,他已經成了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個人物。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下班了,你還吃得消嗎?”才換下了皮手套和工作服,小林就悄悄的蜇進了她的更衣室,擔憂的望著她。

“我挺好的。”喻色回之一笑,最難的時候最關心你的那個人就是患難中的知已,就象早上關心她的阿姨一樣。

“若是總裁知道了,他一定很難過。”

“提他幹嗎?我是我,他是他。”喻色不以為然。

“唉,也許他回來就好了。”

“你怎麼總是提起他?小林,是不是你跟他之間有什麼……什麼……”喻色為著自己突然間的腦洞大開而興奮了,“該不會是你暗戀總裁吧?”

“沒……我沒有。”小林急忙否决。

“瞧你嚇的,你就是暗戀他也跟我沒關係,我不喜歡他。”喻色實話實說。

“你喜歡大小姐喜歡的人,對不對?”

“誰說的?”

“全公司都傳開了,所以,夫人才對你下手了。”

“無可奉告。”她和阿染的事情,她才不想與別人分享,小林也不行,因為,她和阿染的事情說也說不清楚。

說出來,也沒人相信。

他們兩個清白著呢。

“喻色,一起去食堂吧。”

“不了,我今天去外面吃。”早起喻染給了她那麼多錢,她要吃頓好的犒勞辛苦了一個上午的自己,順便再給阿染買好午餐讓人送回去。

“那我也去。”

“我可不請你喲,我們AA。”她是窮人,現在花的可都是喻染的錢,這讓她其實也很不自在的。

可沒辦法,這世界離了錢什麼也玩不轉。

沒錢就沒吃也沒穿。

“我請你總行了吧。”小林咧了咧嘴,“真摳門。”

“這不是我的錢,要不,我就請你了,來公司這麼久,我還沒發過薪水呢,等我發了,一準請你,這樣總行了吧。”她從不是小氣的人,可是真沒錢了,這是事實。

“哇塞,你手裡那麼多錢都不是你的?喻色你被人包氧了?什麼男人呀?”

“不告訴你。”喻染和她,離包氧遠著呢,他們之間很清白很乾淨。

“想吃什麼?”兩個人挽著胳膊邊走邊聊的進了電梯。

“水煮肉片怎麼樣?”喻色又想吃辣了,不過,當這個菜名報出來後立刻就想到阿染受傷了還是少吃辣的好,再說了,喻染不愛吃辣,便又道:“只要不是辣的,啥都好。”

“呃,洗了一上午廁所,還有胃口去吃午飯,真是奇葩。”電梯裏,突然就有個女職員往後退了一步,彷彿避喻色如避蛇蠍一般,把她當怪物了。

“你家裡從不洗廁所?”喻色反問,沒有半點羞色,她又沒做壞事,為什麼要不好意思呀,洗廁所的也是人。

“你家裡才從不洗廁所呢。”女職員趾高氣揚。

“那你家裡有傭人?”

“沒……沒有。”這一次,聲音弱了弱。

“那你家裡洗廁所的那個人不是你媽就是你爸吧,他們從來不用吃飯?”

“你……你……”女孩的臉都氣綠了。

“哈哈,沒詞了吧。”喻色也嘲諷的回過去,“再說了,你每天不用吃喝拉撒嗎?難道只吃飯不上廁所?”

“撲哧……”電梯裏的人全都繃不住的笑了,原本那些還因為喻色的角色轉換而對她竊竊私語的人此時也全都站在了她這一邊,“就是,喻色也不想洗廁所呢,不過是老闆娘的强行安排罷了。”有人開始為喻色打抱不平了。

“我覺得洗就洗,也沒什麼的,讓公司的環境變得美好,我就做了有意義的事情。”所以,她所做的一切就都不是事。

從電梯出來,喻色和小林便去了對面的館子。

小林還真是誠心誠意的要請她,“我來點,保證都是你愛吃的。”

第一道菜就是水煮魚。

辣的,喻色愛吃。

第二道菜是辣子雞丁。

還是辣的。

“喂,這些我們兩個吃,一會,我要叫兩樣菜打包,我來付錢。”

“我付可以的,說好我請就我請,不過,你要給誰打包呀?沒見你在公司裏還有其它混得很熟的同事呢?”小林詫異的問道。

“嘿嘿,我朋友,不許說出去喲。”喻色神秘兮兮的掃過周遭,她現在已經够亂的了,絕對不能够再亂上加亂了。

“好吧,我不說,你點吧,我請,你朋友的那份也請。”小林慷慨的笑道,“不過這世界從來都是紙包不住火,我早晚要知道的。”

“知道就知道唄。”喻色笑,她也沒做什麼壞事,她不怕別人知道。

大抵是幹了一個上午的活,喻色真餓了,狼香虎咽的吃著,半點也不会,“喻色,你太能吃了,看來,幹點活是好事,哈哈,來,我拍一張你海吃海喝的豪爽照。”“哢嚓”,小林便拿過手機給喻色拍了一張。

“別傳出去喲,不然我淑女的形象從此就徹底毀了。”心情好,便覺得什麼都好。

“呃,你淑女嗎?我怎麼從來不知道?”小林笑著調侃她,同時把才拍的照片點了發送,發給了手機裏的另外一個人。

“我自己知道就好,哈哈。”喻色臉皮厚的吃著,喝著,又讓人給阿染送了飯,想著那男人吃飯時的紳士模樣,很是儒雅好看,都說秀色可餐,其實男色也可餐。

吃過了飯,兩個人一起回去公司,小林回去辦公室午休去了,喻色則是又開始了工作,她不想被洛夫人抓小辮子再整治她一回,就辛苦些吧,衛生打掃好了,看著也舒心。

樓上樓下的巡視著,正進了一間洗手間,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看到號碼,喻色一怔,居然是洛嘉旭的。

這是上班時間,而她現在處在非常時期,她不應該接的,想著,喻色就無視了。

然,洛嘉旭彷彿有很重要的事要告知她似的,她一次不接,他就打第二次,她兩次不接,他就打第三次,眼看著都打過來第六次了,喻色只好接了起來,“我忙著呢,有事快說。”就別再害她了,她現在已經够慘的了。

“喻色,你在忙什麼?”磁Xing的嗓音,隱隱帶著憂心的意味,中午就收到小林發給他的喻色吃午餐時的照片了,他也知道母親怎麼對待喻色了,可是,遠水真的救不了近火,他打電話給母親討說法也讓母親收回對喻色的懲罰,可結果就是母親氣急敗壞的掛斷電話,還告訴他一準再給喻色更多的處罰,這讓他更擔心喻色了,忍不住的就要打個電話給她,聽聽她的聲音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