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番外:染色合體(5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4:43
A+ A- 關燈 聽書

然,回應她的是隨之而來的寂靜。

喻染不見了。

喻色急了。

三兩下就將小屋找了個遍,甚至還孩子氣的看了床下。

可季唯衍那麼高,再加上受了傷,他藏床底的可能Xing微乎其微。

喻色拿起了手機就撥給了季唯衍,然,手機鈴聲是響了,不過,居然是響在她的房間裏,她這才看到他留在她房間的他的手機。

看來,他並沒有走遠,否則,一定會帶上手機的。

喻色下意識的拿起了他的手機,指尖輕點,頓時現出他的手機荧幕,可當目光落下,她一怔。

荧幕上是她的照片,可這照片的背景明顯不是她的小屋,仔細分辯了一下,是在洛嘉旭的別墅裏。

她安靜的睡著,唇角掛著甜甜的微笑。

這張照片明顯不可能是阿染拍的,阿染沒去過洛嘉旭的別墅的,更不可能在洛嘉旭的別墅裏拍到她睡覺的模樣。

可是,照片卻是放在了他的手機裏。

洛嘉旭拍的?

可,又是怎麼到了喻染的手機裏的?

喻色沒想要探詢別人的**的,可這張照片關係到她,讓她不由自主的就打開了喻染的手機,飛快的翻著,當看到洛嘉旭欠扁的發過的內容時,真想打個電話狠狠罵他一頓。

家養小猫咪。

洛嘉旭可真敢起標題呀。

她哪裡是他養的小猫咪了。

她住在他那裡不過是答應了幫他就付溫簡和洛夫人罷了。

現在好了,他不在他老媽就來替溫簡來教訓她了。

明天她要開始洗廁所了。

想著那活計,她就頭疼。

照片中的她挺可愛的,可是看著那背景,她就氣不打一處來,乾脆删了,再拍了一張**照,還扮了一個超萌的鬼臉,也不通知喻染了,直接就放在了他的手機荧幕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喜歡放她就放唄,不過不用拿別的男人拍的照片吧,她大大方方給他拍了。

弄妥當了,她心情已經從多雲轉晴,也是這時才發現阿染剛剛放手機的旁邊用花瓶壓了一根紙條,打開來看過去,上面一行龍飛鳳舞的字,他的字很好看,“我去樓上了,很快下來。”

喻色徹底的松了一口氣。

他沒有不辭而別就好。

天知道發現他不見了的那一瞬間,她有多慌呢。

然,他的電腦和手機都在她的房間裏,他回樓上幹嗎?

喻色不依了,什麼事非要瞞著她去做呢,地板上的水來不及擦,喻色轉身就“噔噔噔”的上樓了。

越近門前,她脚步越輕,也是這個時候才想起,他的新住處,她還從未進去過呢。

手輕推,門雖然關著,可裡面居然沒有上鎖。

喻色悄悄走了進去。

與她的房間完全一樣的格局。

只是所有的東西擺放的都整潔規範,就象是軍人住的宿舍似的,被子也疊成了豆腐塊。

這樣的整潔與樓下她房間裏的雜亂成了鮮明的對比。

喻色有點汗顏了,她一個女孩家,還比不上他房間裏的乾淨。

想起她從前讀書時,聽說男生宿舍都是臭襪子到處飛的,喻染這裡完全不是。

房間裏,有水聲淅瀝,正從洗手間裏傳出來。

喻色沖了過去,什麼也沒想的一把推開了浴室的門,“喻染,你受傷呢,不能沖涼。”

然,門開的瞬間,喻色就怔住了。

蓮蓬頭的確是開著的,不過水流開得很小,而蓮蓬頭下是空的,喻染並沒有站在水下,只是站在一側撩著水擦著自己的身體,在她推開門的瞬間,他手上動作一僵,不過是片刻間,一張俊顏已染上了紅雲,“出去。”

兩個字,卻道出了他所有的窘迫。

“撲哧……”喻色笑了,手捂著小嘴,她笑得前仰後合,她現在算是明白他為什麼要上樓來了,是因為她沖涼之前說要為他擦身來著,這厮一急,就自己來了。

“關……關門。”季唯衍越發的窘迫,讓他處理其它的事情他可殺伐決斷,毫不遲疑,可當面對喻色時,他頓時沒了辦法。

喻色强忍了忍笑,隨手還揉了揉笑得發疼的肚子,這才眨了眨眼道:“你身上還有一件呢,有什麼可害羞的,天氣這麼熱,好多男人都是光著膀子只穿大短褲滿街逛呢,瞧你,還臉紅,丟死人了。”

“我……”季唯衍頓時無言,讓他打架他眉毛都不會皺一下,可讓喻色為他擦身,他想……

“我來吧,瞧你笨手笨脚的樣子,醜死了,又不是沒擦過,至於這麼躲著我嗎,擦一次是擦,擦兩次也是擦,再說了,那時你昏迷不醒的時候,我給你擦過過百次呢,要不,你以身相許得了。”他這樣子,讓她很自然的想到了處那啥男來,可她還是處那啥女呢,也沒他這樣容易害羞吧。

“哦……好……好吧……”季唯衍不動了,他身上的傷都在結痂了,有些癢,所以一定要好好擦一擦,不然,渾身難受的彷彿有小蟲子在爬一樣。

喻色進來了,搶過他的手巾就開始為他擦起身來,“別僵著,我當你是病人呢,我對每個病人都這樣的,你不用不好意思。”喻色邊動手邊低聲哄勸著他,就是要讓他放鬆身體。

不知道是她的話起了作用,還是他慢慢的習慣了她的動作,漸漸的,他的身體放鬆下來,很配合她的擦好了身體,人也舒爽了許多。

喻色放下了手巾,“嗯,你換衣服吧,剩下的你自己來,我出去等你。”就剩下他身上的小褲褲那裡沒擦了,那裡,自然要他自己來,喻色想出去觀摩一下他的小房間了。

“好。”一個字,低的比蚊子嗡叫聲還小,季唯衍就差沒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終於弄好了,可手落在浴室門上的時候,他卻遲疑了,經歷了剛剛,他居然有點不好意思面對喻色了。

深呼吸再深呼吸,以前與她睡一張床他也沒有這樣窘過,他是男人,應該更男人一些。

手一推門,季唯衍邁出走出,此時的面容上已經多了沉靜,“坐吧”,房間裏,喻色正這走走那看看,好奇的觀摩著他搬離她的小屋後新置的東西,大多都是書,他喜歡看書,大抵以前沒有失去記憶力的時候也是喜歡看書的吧。

喻色隨手抽出一本書坐到了他新買的轉椅上,隨意翻了翻就了然無趣的放下了,“阿染,我覺得你與小伊一定沒結婚,也沒孩子。”

“嗯?”他抬眉,靜靜看她染上了眉飛色舞的小臉,最近,越來越習慣面對這張小臉了,可愛,俏皮。

“你這麼容易害羞,顯色還沒有經歷過……”喻色頓住了,輕咳了一聲,才又道:“你懂的。”

季唯衍的臉已經紅成了醬紫,彷彿沒聽見般的從那一排書中抽出了一本遞給喻色,“這本可能適合你。”

心靈雞湯,他有的適合她的也就這一本了,要從他這裡翻出一本言情小說來,不是有些難,是根本不可能,他沒有。

早知道她會來他的房間,他就早買兩本言情小說放著了。

女孩子,都喜歡言情小說,誰也不能免俗。

突然間,季唯衍發覺,他想讓面前的女孩開心。

然,別的女人開心與否全都與他無關,他不在意的同時,根本就沒有想過理會。

只有喻色,讓他在不知不覺中就開始每天在意了。

喻色伸手接過,打開了第一頁,每一行字都很有哲理,“喻染,你是個高端人物呀。”她的那些個朋友們,從來不看這樣的書,而她呢,平日裏忙於生計,根本沒時間看書。

“瞎說,眾生平等。”

“呵呵。”她坐在轉椅上,愜意的一轉,再晃悠著兩條光潔的腿,“你這個房間視野真好。”

“還行。”

“咱兩換房間吧。”

“嗯?”季唯衍莫名。

“我住你這裡,你住我那裡,好不?”她也感受一下他這裡的乾淨清爽,以後,她的房間也要這樣呢,這樣每天的日子才舒心。

“不好。”

“為什麼不好?”她立刻嘟起小嘴,等著他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她不幹呢,她非要住進這裡來。

“這床小。”頓了又頓,見她一直盯著他,季唯衍才低低說道。

喻色恍然大悟,“你要我晚上照顧你?”

“走吧,下樓去。”樓下的房間再亂,可他卻已經習慣,若變了,他保證他再也不想進那個小屋。

有時候,本色是最美的。

有些人,外表光鮮,內裡卻滿是骯髒,見過一次,就再也不想見第二次。

可喻色,每天都給他不一樣的感受,她在進步,她在長大。

原來,她一直都小。

那一晚,說好了是她照顧他,可睡覺的時候,還是她在裏,他在外,有些習慣,一旦養成,再難改變。

喻色睡不著了,想著明天的工作內容,她就委屈。

到時候,公司的同事一定會用鄙視和不屑的眼光看她的。

“阿染,若是迫不得已做了自己不喜歡的工作,你會怎麼辦?辭職還是煎熬?”

“無論做什麼,只要你把它想成是美好的,那便,都不是問題。”

對呀,洗廁所會美化環境,會讓自己的周遭變得更美好,如是想著,喻色悄悄睡著了,唇角掛著笑意,有阿染陪著她每一天,那不管做什麼,都不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