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番外:染色合體(5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3:51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薄唇微抿,有些頭疼了,這丫頭刨根究底的本事太强,顯然的,打不得她罵不得她訓不得她,他不是她的對手了。

傷也傷了,她發現也發現了,此時再隱瞞已經不必要了,於是,季唯衍很老實的點了點頭。

“你還真的跟人打架了?是誰這麼狠把你傷成這樣?”喻色惱了,這也太狠了吧,他渾身上下太多傷了,“那人呢?是不是比你慘?”一定要比他慘,不然,她不平衡了。

“呵,一個賭約罷了,他當然比我慘了,據說,這兩天連床都下不了呢。”季唯衍唇角微彎,睜著眼睛說瞎話,撒謊了,目的只有一個,不想喻色憂心。

反正,他若說出來是簡非凡,她早晚能查到簡非凡的出處,到時候,沒有更麻煩,只有最麻煩。

“賭約?賭資多少?你贏了?”

喻色這思維跳躍的可是真心快,一句話問得季唯衍又是懵了懵,隨即淡聲道:“嗯,我贏了,贏了一百萬。”一百萬他還拿得出,這幾天有一個投資回報的還可以,多了,可就不行了,所以,他也只能說一百萬,不然若喻色讓他曬一曬贏的錢,那就穿幫了。

“就一百萬?那也太不值了,瞧你這些傷,至少也要五百萬才值,你那麼能賺錢,一百萬太虧了。”喻色歎息了,視線大刺刺的就在他的身上遊走著,不見半點害臊的意味,果然是把他當成是看護的對象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咳咳……”季唯衍揉了一下額頭,再小心的將一旁還殘留的沒被搬走的被單拉過來,一點一點往身上拉,蓋住,“我餓了,你把東西搬回來,給我煮飯吃好不好?”

他的聲音很小聲,小聲的讓喻色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了過來,原來這男人是害羞了,或者,是她剛剛的眼神太女漢子了吧,“哈哈……哈哈哈……”喻色大笑,越笑越覺得喻染這樣子的反應大可愛了,可愛的讓她想親一口,想著,低頭就在他的臉頰上響響的親了一下,“阿染,你太可愛了,小猫咪一樣。”

季唯衍黑臉,他一八幾的身高,頎長高大,哪裡如小猫咪一樣了?

不過,黑臉也就只有片刻,回想她親自己的那一下,他還是很受用的,他閉眼,裝昏,“我睡一下,你去搬東西煮飯吧。”

“阿染,讓我搬回來也行,不過,你給我說清楚,你昨晚和梅琴在樓上呆了四十幾分鐘,都幹嗎了?”他是個溫香的Xing格,他與她一起的時候話都很少,大多數時間都在弄電腦,她真想不出他和梅琴一起能做些什麼,而且,還能在一起呆上那麼久,四十幾分鐘,若是說做點出格的事絕對够用了,只是他現在身上的傷讓她確定了昨晚他跟梅琴是沒做過那個那個的。

“什麼我和梅琴呆了四十幾分鐘?”季唯衍先是沒反應過來的反問了一句,隨即,迅速的分析後已經有些了然了,便實話實說道:“昨晚她送了水晶蒸餃過來,給你給我各一份就離開了,也出了我的房間,不過,我下樓來見你的時候,開門才發現她在門外,她說她是回來找鑰匙的,然後……”季唯衍是看著喻色說的,他說一句,她點一下頭,似乎是在回想昨晚發生的一切。

“她給你送水晶蒸餃的時候發現你受傷了是不是?”不等季唯衍說完,喻色就打斷了他著急的問道。

“嗯。”

喻色目光瞟落在季唯衍的手臂上,她現在終於明白了,梅琴是發現他手臂受了傷,所以要喂他吃東西的,結果……

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了,小臉垂下,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尖,“行,你先休息下,我去把東西搬回來。”她搬家是因為生了他的氣,不想再跟他住鄰居,如今發現自己生的氣都是無中生有的,那自然是要搬回來了。

有錯就改,善莫大焉。

“好。”季唯衍也不點破,不用裝了的感覺真好,這兩天他渾身是傷還要裝成沒傷的樣子的確很累的。

喻色歡快的開了門,“刷”,房東阿姨跌進了房間,季唯衍看到了,想起昨晚,便補充了一句,“昨晚梅琴就是這樣跌進我房間的。”

“知道啦。”他再解釋,她想跳樓了,是她不好,小心眼了。

“喻……喻小姐,你還要搬家嗎?”房東阿姨偷聽牆角被抓了個現形,很不好意思的沒話找話的問道。

“不搬了,麻煩阿姨了。”喻色心情好,自然就不計較房東阿姨的偷聽,“我去把東西搬回來。”

“那這房子是算喻先生租呢還是算喻小姐租呢?”房東阿姨又是好奇的問道。

“都一樣啦。”喻色吐吐舌,“我下樓去了。”搬家公司的司機師傅又摁喇叭了,那是擾民,她得趕緊下樓處理去,不然,鄰居們會說的。

下了樓,賠償了司機師傅一些錢,又請人家幫忙把東西搬上來,可白花了冤枉錢的喻色卻很開心,小心輕放生怕吵到喻染的她把所有東西都重新歸了比特,搬家公司的人也悄悄走了。

喻色看著沒菜,就拿了錢去買菜去了。

房內,季唯衍大爺的打開了電視,閑閑的看著,被人侍候的感覺也挺好的,不過,若是可以,他還是不想受傷,疼著呢。

喻色匆匆炒了菜,吃了幾口就放下了,拿起背包去上班了,不搬家了還請假就不好了,她是個好員工,臨走前看了一眼躺在她床上的喻染,喻色揮了揮手,“阿染,你乖乖休息看電視就好,晚上我回來煮飯。”才去買菜多買了一些,晚上回來不用買菜只要煮了就好,她現在,必須要照顧他了。

“好。”季唯衍溫溫一笑,點了點頭。

他笑起來的樣子真好看,不過,他很少笑呢,似乎,記憶裏只對她笑過。

喻色甜甜的往公車站走去,邊走邊淘氣的踢著一個小石子,到了,等了幾分鐘公車就來了,十幾分鐘後,喻色到了公司。

穿過大堂走向電梯的時候,就覺得這一刻公司裏的氛圍有些古怪,可到底哪裡古怪她也說不上來。

不過,所經的人每一個都是站有站樣,坐有坐樣,筆挺規矩的與平時叛若兩人。

喻色遲到了,不過她先前請了假,所以並不在意這遲到的十幾分鐘,那根本就是請的假。

“叮”,電梯停了,喻色如平常般的就走了出去,可當她出了電梯一眼看到面前的情景時,頓時有些懵了。

這是什麼狀況?

這個點國貿部的職員應該是在工作才對,可為什麼此時全都站在走廊裏呢?

長長的走廊裏站滿了黑壓壓的人。

像是在開會,又不像是在開會。

喻色很快就在人群中掃到了小林,此時的小林正沖著她擠眼睛,還努了努嘴,順著她努嘴的方向,喻色這才發現她們部門多了一個不認識的人。

一個看起來年約五十歲左右的雍容華貴的婦人,此時正盛世淩人的站在眾人的一側。

“吳經理,把下午沒到公司上班報到的人的名單拿過來給我。”婦人開口了,這一聲驚得喻色激欞一跳,她這才下電梯,算不算已經到公司上班了?

悄無聲息的,她往人群中走去,只想走到最後面,悄悄站住,這樣即便是點名也不怕了。

“站住。”然,喻色只走了兩步,就被那婦人低聲喝住了。

冷厲的聲音,震得喻色一個激欞,只得低頭站在原地,若她猜的沒錯,這人應該是洛夫人,長相與洛嘉旭和洛嘉芝有幾分象呢,一看就是洛嘉旭和洛嘉芝的母親。

“劈劈啪啪”,高跟鞋踢踢踏踏的走向喻色,在這鴉雀無聲的走廊裏格外的響。

一道黑影擋在了喻色的面前,洛夫人睨了她一眼,“抬起頭來。”

喻色只好抬起頭,卻不敢看洛夫人,雖然還不知道部門裏發生了什麼事情,可第六感告訴她,洛夫人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她來,似乎就是沖著自己來的。

“你叫什麼名字?”吳經理已經拿了下午沒來的員工的名單過來,可洛夫人也不接,就盯上了喻色。

“喻色。”喻色小小聲的報上名字,她是真請了假的,她怕什麼。

“你就是喻色?”洛夫人上上下下的掃視著她,隨即手指點在她的額頭上,那惡狠狠的樣子讓喻色有些頭皮發麻,她也沒得罪這洛夫人吧,她何苦這樣對自己呢。

“嗯,我是喻色。”

“你遲到了,吳經理,罰她打掃一個月的衛生,這一個月公司的洗手間全都歸她打掃,若是有打掃不乾淨的,就再多打掃一個月。”洛夫人根本不問緣由,一聽說她是喻色,直接就給了這樣的懲罰。

喻色倏的抬頭,她來洛氏是做職員的,這上班晚來了也是請過假的,洛夫人這分明就是故意的,“洛夫人,我並沒有遲到,我來晚了是有請過假的,吳經理手上就有我的請假條,所以,這個懲罰我不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