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番外:染色合體(5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3:31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自嘲的看著梅琴離開的方向,她覺得自己魔症了。

喻染愛與哪個女人交好都正常吧,他也沒有給她任何承諾,是她想多了,以為他心裡有小伊所以不會再對其它女人有感覺。

他是自由的。

他愛她不愛她,都是他的權力。

她該放手該想開的。

可為什麼這樣想著時,心卻是那麼的疼呢。

“怎麼不關門?”季唯衍進來了,看見沒關嚴實的門有些擔心喻色了,簡非凡因為洛嘉芝對他的喜歡昨晚才對他動手,他很怕牽扯到喻色,不知從何時起,這個小女人開始讓他牽腸掛肚了。

喻色倏的回身,“你……你怎麼來了?”她有些沒想到他才與梅琴約會過就來她這裡了,他這也太博愛了,囙此,看著他的眼神下意識的就現出了嫌弃的意味。

“不是要吃水晶蒸餃嗎?怎麼不吃?”季唯衍一眼看見了桌子上紋絲未動的食盒,迷惑的看向喻色。

他站的筆直,身形中透著一絲古怪,喻色有一瞬間覺得他好象哪裡不對,可也沒有細想,便淡淡的道:“我現在又不想吃了。”說著,她走過去,拿起那個食盒就堵氣的丟進了垃圾袋,他的東西,她以後再也不要了。

她從此要離他遠遠的,再遠遠的,乾脆明天搬走吧。

這樣,眼不見心才淨,時間久了,也就能忘記他了吧。

“你幹什麼?”季唯衍一下子就惱了,他費心費力的讓梅琴送過來的,她居然一句不想吃直接就給扔了,她耍著他玩嗎?吃力的彎身,他拿起了沒髒掉的食盒,沉聲道:“既然叫了,就給我吃完,不許浪費。”

“我不要你管。”

“可你讓我叫了水晶蒸餃。”所以,他就一定要管,這丫頭,越來越任Xing了,不能由著她胡來。

“我就後悔了你能把我怎麼著?你走吧,我不想吃,你要是怕浪費拿走就好,這樣就不浪費了。”梅琴買的,她一口也不想吃,喻色說著,推著季唯衍往門邊走去,下狠心的就是不想理會他了。

說什麼因為小伊不想與她交往,那還與梅琴交往?

孤男寡女在一個房間裏呆足了四十幾分鐘,他說什麼也沒做,她會信才怪?

原來小伊不過是他不喜歡她的託辭。

他對她的好不過是因為他覺得他欠了她什麼。

喻色的力氣很大,帶著濃濃的惱意,季唯衍想要抗拒,可這心思不過上頭一秒鐘就弱下去了,不知她是怎麼了,看著就是不對,算了,他現在身體不好,不必與她較真,走就走吧,等他養好了身體再說。

想著,他就乖乖的退了出去,喻色則是“嘭”的一聲關上了門,給了他一個閉門羹。

聽著那一聲巨響,季唯衍苦笑了,小丫頭是真的生氣了,可她為什麼生氣他一點也不知道。

站了許久,直到腿發麻了,他才轉身上了樓,還好剛剛沒有與她對抗,不過,手臂還是扯傷了些,但不礙事。

睡了一天一夜,此時的他格外的精神,便處理這一天落下的工作,天快亮的時候,季唯衍才睡下。

然,睡得正香,小樓裏忽的傳來一聲巨響,震得他徹底的醒了過來,看看時間,才到正午,這是誰人發出來的聲音?

季唯衍揉著眼睛到了窗前,只是隨意的往樓下一看,頓時,他怔住了。

大包小包,一個個的行李包,加上鍋碗瓢盆,正在一樣樣的擺上一輛專用的搬家公司的小車,而那些東西,大多都是他所熟悉的。

喻色在搬家?

他拿過手機就撥打她的電話。

然,無論他怎麼撥都撥不通。

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個是喻色手機關機,一個是……

她不可能把他加入黑名單吧,至少,他是這樣認為的。

急忙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眼看著看不出來受傷的痕迹,季唯衍這才往樓下走去。

喻色正拖著最後一件行李走出來,季唯衍悄無聲息的停在了她面前,“要搬家?”

喻色不想跟他說話,可,看著他呆站在她面前,不自覺的就點了點頭。

“為什麼?”季唯衍問,想著她離自己遠了,若是簡非凡對她不利,他都不好照顧她。

簡非凡不是個好惹的人物,要想搞定簡非凡有些棘手,這些,讓他頭疼不已。

“不為什麼。”喻色拖著行李往前,“麻煩請你讓開。”

季唯衍先是頓了一下,隨即微側了側身,讓她得以走過,再看她身後他曾經住過的小屋裏,一片狼籍。

“喻小姐,那張床你不要了嗎?”房東剛好從屋裡出來,隨口問了這一句。

“不要了,我搬不動丟不了垃圾箱,這點錢給你,你找個人丟了吧,謝謝。”被房東一問,喻色就轉過頭,隨手掏出了一張紙鈔遞給了房東。

那床,正是季唯衍為她買的。

那時,他們一起睡一張床睡了許久。

季唯衍喉結微動,“阿姨,床放著,這房間也放著,我租。”

喻色一愣,回頭看一眼季唯衍的身影,他真是有病,他樓上住著,還租樓下幹嗎?

不過,他愛幹嗎幹嗎,從此與她無關。

她昨晚就發了誓再也不理他了。

拖著行李下樓,她走得飛快,恨不得把他從心底裏剔除,可是,樓上過道裏房東和季唯衍的對話她卻又忍不住的聽了起來。

“季先生,那你樓上的房間還要租嗎?”

喻色伫足,聽見季唯衍道:“租。”

“好,那就兩套都租給你,不過,你這套以後要住什麼人?”

“我。”一個字,房東迷惑了,喻色也迷惑了。

“哎呀,你這手臂上怎麼有血滲出來了?喻先生,你受傷了?”忽而,樓上的過道裏,房東阿姨驚聲喊道。

“嘭”,喻色手裡的行李包落地,她轉身往樓上跑去,那根本是潛意識的行為,等她跑到了樓上看到了季唯衍時,才發現自己忘記了昨晚的發誓,居然又關心起他來了。

季唯衍還站在那裡,只是,他薄薄的襯衫的袖口滲出了血意,房東阿姨果然沒亂說,“怎麼回事?”喻色一把拿起他的手臂,他想躲,卻已經晚了,她動作太快。

刀傷。

還有一片青紫。

連看了兩條手臂都是。

“阿染,其它地方呢?你打架了?”喻色忘記了生氣,推著季唯衍就進了只剩一張床的小房間裏,摁著他坐到床上,轉頭沖著房東阿姨道:“麻煩你出去一下。”她要看看他到底傷成了什麼樣子。

季唯衍苦笑,他藏了兩天了,可到底還是被她發現了,大手摁住了她的小手,“別動。”

“不行,我要檢查。”可喻色無賴執拗起來,十頭牛也拉不動。

此時的她一點也不淑女了,兩隻小手動作迅速的扒著他的衣服,醫院裏做過護工,她這一手動作很熟練,很快就扒下了他的外衣,露出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處。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各種各樣的傷縱橫交錯,與他從前的槍傷的疤痕絞在他已經長了些肉的身體上,看著讓人觸目驚心,“怎麼回事?”她看了他的身體,卻沒有半點羞赧,就差沒扯下他身上最後那件小褲褲了。

季唯衍微囧,第一次面對喻色時有些不自在了,比在醫院裏初初見到她時的狀況還讓他不自在,“沒……沒事。”只是小傷,他根本就沒當回事。

“喻染,你今個要給我說清楚,否則,你別想出這個屋,我也不去上班了,我請假了。”請假搬家。

“嘀嘀……嘀嘀……”樓下搬家公司的司機摁著車喇叭,催著她下樓呢。

喻色暫時的放下了季唯衍,一溜煙的跑到窗前,打開窗子沖著樓下的司機道:“等我一下,十分鐘就好。”十分鐘他就可以審完喻染了,到時候再走也不遲。

“小姐快點呀。”司機師傅還是催了一下,等著煩心是小事,還會影響拉下一班貨,少賺錢的。

“知道啦。”喻色轉身,也是這個時候才看出來情况有些不對,“你受傷有幾天了?”她的護工可不是白做的,他的傷她一看就不是新傷,正在結痂中。

還好,他身上雖然傷多,可是一張臉還是一樣的俊美無儔,沒有半點損傷,老天真是厚待他。

當初她撿到了他時,醫生也是感歎,他身上的槍傷那麼多,可就沒有一槍是傷了腦袋的,命大。

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男人以後的人生會很有福氣嗎?

可是他現在身上這傷……

喻色的小腦袋瓜裏開始走馬燈一樣的回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事情。

忽而,那晚他說去與客戶喝酒的事情就映入了腦海,那晚,他關了一陣子手機,那晚,他回來的時候就說第二天不能接送她去上班了。

那一晚的他明顯的有些古怪。

“你前晚不是見什麼鬼客戶,是去打架了對不對?跟誰打的架?”她居高臨下的看著床上有點如小綿羊一樣的季唯衍,兩上人的角色第一次有了互換,她強勢,他弱勢。

他,還被她第二度看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