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番外:染色合體(5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3:01
A+ A- 關燈 聽書

睡眠中,他一直在做夢。

夢裏的他在一艘漂亮奢華的大船上,船上很熱鬧,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好象都是他認識的,可任憑他怎麼去看,也看不清那些人的模樣。

小伊。

他好象看見小伊了。

可又好象沒有看見。

迷朦中就聽見了手機在響,他這才從睡夢中驚醒,摸過了手機,迷迷糊糊的看過去,是喻色的號碼,“丫頭,下班了?”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原來,一夜一天已經過去了……

“還沒。”昨晚睡晚了,以至於喻色今天起得也晚了,昨天要錄入的檔案一份份的延遲,讓她現在都沒辦法下班。

“怎麼這麼晚?”季唯衍所有的嗑睡蟲就被她的兩個字給散了去,已經是晚上九點了,喻色居然還在加班。

“哦,趕幾份檔案,就快好了,你吃過晚飯了吧?”

“吃了。”微一思量,他沒吃也說吃了,試著動了動身體,還傷著呢,這個時候,他還不能大大方方見喻色。

“阿染,我想吃昨天你讓人送過來的水晶蒸餃,你送到我房間,好不好?”

“好。”這個可行,季唯衍半點猶豫都沒有,直接答應了,不過,是因為去買水晶蒸餃的那個人可以不必是他。

“阿染真好,我忙去了,再過一會兒就回家。”看看了手裡還沒錄好的檔案,就快好了,就快可以回家了。

“拜。”

掛斷了手機,季唯衍試著起身,渾身都如同散了架一般的疼,昨晚那一場惡戰他能熬下來已經不錯了,想了一想,他又次拿起手機,這次打給了梅琴,吩咐她去買水晶蒸餃再送過來,可用的人也就只有梅琴了,他沒有其它的選擇。

半個小時後,門被敲響了,季唯衍慢慢踱到門前,開門,梅琴正拿著兩個食盒站在那裡,“喻sir,給你。”

季唯衍接過其中一盒,卻把另外一盒放回了梅琴的手中,“幫我送到樓下的房間去,嗯,這是鑰匙。”

“你這是……”梅琴不明所以然。

“給喻色的,去吧。”季唯衍也不瞞著梅琴,他不想多動了,只想身體快些好,也好去面對那個丫頭,否則這樣藏來藏去,只怕很快就藏不住了。

“好的。”梅琴雖然表情上有些不情願,可到底還是拿了那盒水晶蒸餃給喻色送了過去,小女生沒在家,她好奇的掃了一眼喻色的住處,女Xing的味道極重,不過,門口的那一雙男Xing拖鞋就證明喻色這裡喻染一定是經常來,所以,才保留了一雙男Xing拖鞋。

梅琴就不懂了,這兩個人樓上樓下的住著,真不明白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象情侶又不象,現在的情侶很開放了,都是未婚就先同居的。

象朋友也不象,哪有朋友為朋友買水晶蒸餃的?那都是男女關係的朋友才會有這樣貼心的舉措。

擔心喻染等急了鑰匙,梅琴放下了食盒就出了喻色的房間,然後,朝著樓上走去。

然,下一層剛好有一個身影轉過樓梯,抬頭間,不經意的就看見了梅琴的背影。

那是喻色。

她看著梅琴的背影先是愣了一下。

很熟悉的感覺,讓她想了想就想起是梅琴了,梅琴去她的樓上做什麼?

喻色想也沒想的彷彿受了什麼盅惑般的就隨著梅琴也上了樓。

只是,她的脚步輕輕的,她沒做什麼壞事,可是這樣跟著梅琴上樓卻是不好的。

然,即便知道不好,她也管不住自己了。

太好奇了,好奇心讓喻色不知不覺中就步上了樓梯。

梅琴身子一閃,就進了她樓上的一個房間。

所有的好奇心全都被徹底的挑起。

喻色鬼使神差般的也到了那個房間的門前。

門居然沒關,窄窄的縫隙間透出淡弱的光線,那光線來自屋內。

“送去了?”

這是阿染的聲音,已經驚得喻色如同被定住了一般,吃驚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了。

“嗯,送到她房間了,這一盒是你的,趁熱吃吧。”

體貼聽女聲,是梅琴。

是來送她向阿染要的水晶蒸餃嗎?

喻色呆站著,大腦已經開始罷工了,喻染和梅琴走得這樣近了嗎?

梅琴還真是能包融喻染,居然為了他而送自己水晶蒸餃,又或者,他們的關係非同一般吧。

幸虧她早些趕回來了,否則,都不知道送自己水晶蒸餃的人另有其人,而不是喻染。

“哎呀,怎麼會這樣?喻染,我喂你吃吧。”屋內,梅琴打開了食盒,正要把筷子遞給季唯衍,猛然發現他手臂上滲出來的血水,頓時驚了,不由自主的就要喂他吃,她看見他受傷了。

然,喻色卻沒有看見季唯衍身上的傷,還以為屋內的兩個人在打情罵俏,她都好象沒有喂過季唯衍呢。

喻色聽不下去了,再聽下去,她耳朵會起繭。

她要死了。

下樓吧。

下樓吧。

就在喻色強迫自己轉身下樓的時候,房間裏,季唯衍低低的道:“不用了,我沒事,我自己能吃。”

“怎麼受的傷?”梅琴瞧著他受傷的胳膊直皺眉頭。

“輕傷,死不了人,你走吧。”若不是賣水晶蒸餃的地方離他這裡太遠,否則,他一準自己去買了。

“我幫你檢查一下傷口吧。”梅琴心疼的看著季唯衍,這男人太男人,是她見過的記憶中的男人中的男人,他渾身上下所湧出的那股子男人味,是最讓女人著迷的,若不是她有了沁君配不上他,她真想與他一起。

然,她也清楚,若她捅破了這點子心思,只怕,從此喻染就會與她拉遠關係了。

所以,她不敢。

“我自己行,謝謝。”淡淡的也是疏遠的拒絕,讓梅琴訕訕的,站在那裡竟不知要怎麼面對他了,“喻sir,有什麼事就交待我吧。”那個喻色不知道喻染傷成這樣嗎?還要什麼水晶蒸餃,胡鬧。

“沁君睡了吧?”大抵也是看出了梅琴的局促,季唯衍低聲問道。

“才睡著。”

“那你回去吧,不要她醒了你不在,那孩子害怕就不好了。”

“哦,好的,那我先回去了,有事給我電話。”梅琴咬了咬牙,她知道喻染的意思是不想她多留,可是他的傷……

看著就是一個觸目驚心呀,或者他是男人他不在意,可是很少看見別人受傷的她看著就是擔心。

“嗯。”溫溫一個字,季唯衍慢慢吃著餃子,的確是有些餓了,只不知,此時喻色有沒有回來。

“走了。”梅琴只好轉身離開,回頭再看一眼那正吃餃子的男人,他吃東西的樣子都是這樣的好看。

輕輕的闔上門,梅琴靠在喻染的門上,實在是不想這樣快離開,哪怕是靠著他的門感受一下他的氣息也好,她是在暗戀喻染了呢。

同一幢小樓。

三個人。

喻色在樓下的房間裏靜靜的站有窗前,腦子裏全都是梅琴和喻染之間的對白,那幾句話怎麼也無法揮去。

梅琴則是一直的靠在喻染的門板上,感受著他的氣息,不想離去。

頂樓的房間裏,季唯衍慢慢的吃完了一盒餃子,便開始處理身上的傷,睡了一天一夜,是得換藥了,這樣,才好得快。

自己弄自己,很不方便,再加上他手臂上也有傷,動作更是笨拙,許久許久,才弄好了。

他長出了一口氣,突然間眼皮一跳,下意識的就讓他心慌起來。

喻色回來了嗎?

他想去看看她,看一眼再隨便找個理由回來,昨晚她就沒說什麼,今晚也一定會答應的。

到底,還是沒忍住的起了身,看起來絕對是‘一身清爽’的打開了房門。

“嘭”,突開的門讓一直靠在門板上的梅琴一個站立不穩,整個人便往房間裏栽去,正好栽向季唯衍,幸好他動作够快,人往後一退,單手一推梅琴,梅琴穩穩的站住了,可季唯衍才包紮好的手臂再度滲出了血意。

“你……”他單音一個字,有些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梅琴離開他房間許久了。

“我……我剛剛出去的時候發現鑰匙沒了,就回頭來找,這不,才找到你這裡,就……”

“哦,那你進我房間裏找吧,若是沒有,就早些回去,實在不行,就換一把鎖。”

“好……好的。”梅琴的小臉驚得微白,不過,她很快就調整好了心緒,喻染好象是沒懷疑什麼,這樣最好了,匆匆進了喻染的房間,象模像樣的找了一遍,自然是沒有找到,鑰匙就在她的背包裏呢,“喻染,找不到了,我回去叫沁君給我開門就好,明天,換把鎖就是了,拜拜。”匆匆的走了,這一次,她再也不能停留,因為,喻染就站在門口看著她離開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噔噔噔”的下樓聲,讓虛掩著房門的喻色聽得清楚,她還是站在原地,呆呆的看著窗外,很快的,梅琴走出了小樓,上了她自己的小車,駛離。

梅琴留在喻染的房間裏足有四十分鐘。

他住在她的樓上,她竟然從不知道。

若不是早歸,若不是發現了梅琴,她要多久才能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