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番外:染色合體(5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2:25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靜靜而立,許久才輕輕點了點頭。

“開始,你動手吧。”簡非凡擺開了駕勢,季唯衍不会的出招了。

男人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面前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輸,簡非凡也不例外,所以,他才說他今天只能贏不能輸。

然,他喻染之前受的氣豈能不報,這一刻已經歇過了一些的季唯衍只想找回場子,不過,在找回場子的前提下也要給簡非凡留些面子。

兩人你來我往,全都是全力以赴,身邊,不時的傳來洛嘉芝緊張的叫聲,倒是簡非凡的手下很安靜,因著洛嘉芝的到場,全都是只看著不說話不喝彩,顯然,他們主子心儀洛嘉芝在他們之間已經不算是秘密了。

季唯衍在今個晚上終於遇到了強勁的對手,不得不說,簡非凡這個混混頭子能爬到他今天的位置,絕對不是浪得虛名,很有兩下子,功夫了得。

很快,半個小時過去了,季唯衍因著先前的打拼此時體力又要到了透支的時候,而反觀簡非凡,生龍活虎沒有半點疲憊的迹象。

“嘉芝,還要打嗎?再打下去,爺贏的就有點卻之不恭了。”簡非凡沖著觀戰的洛嘉芝喊道。

洛嘉芝也看出了季唯衍越來越緩的動作和招勢,再看他身上一處處的傷,雖然不致命,可看著也是觸目驚心,“別打了,別打了。”簡非凡都給喻染臺階下了,她自然是要讓他停下來的,再打下去,吃虧的是喻染。

季唯衍眸光一眯,淡冷一笑,眼看著簡非凡一拳揮向自己的胸口,這一次,他沒躲,就給簡非凡長些氣勢好了,最好洛嘉芝愛上這個男人,也免得來糾纏自己,有人幫他擋駕再好不過了。

“嘭”,那一拳不偏不倚,正好打在季唯衍的胸口上,狠狠的,帶著十分的狠戾。

“喻染……”洛嘉芝驚得的大叫。

“簡非凡,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五個月前海上的事情一定要幫我查個水落石出。”飛快說完,眼看簡非凡幾不易察覺的點了點頭,季唯衍這才站不穩的後退,轉而踉蹌的坐倒而靠在了一根柱子上。

“喻染,你沒事吧?”洛嘉芝飛一樣的沖向季唯衍,她心疼了,同時,還不忘狠狠的剜了眼簡非凡,“都是你,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從此不理你。”

“嘉芝,他又不喜歡你,你這是何苦?”簡非凡苦笑,雖然‘贏’了,卻不見半點開心。

“老大威武,老大威武。”洛嘉芝不給他面子,不過他的手下卻很給面子,大聲的歡呼著,震得這地下停車場一片歡騰。

季唯衍微微動了動胳膊腿,只是受了一拳而已,他還好,手臂一揮,便冷冷推開了洛嘉芝,“走開。”

女人這種生物,你越是給她希望,就越是甩不開。

“啊……”一個趔趄,洛嘉芝摔倒在了季唯衍身旁,他卻連看她一眼都沒有,“簡非凡,你說過今晚只要我來,就不動喻色,你最好信守承諾。”

“敬你是條漢子,好說。”

季唯衍不在多說,執拗的扶著柱子站了起來,身形隨著動作而顫個不停,這一場打架,他當真是拼掉了所有的力氣,一搖三擺的朝著前面走去,那每一步讓人看著都是搖搖晃晃,緊張萬分。

“喻染……”洛嘉芝緊張的就想上去扶他。

“別過來。”一聲低吼,這個時候,他居然還能吼出些氣勢來,讓洛嘉芝愣是沒敢上前。

眼看著他的小破車就在不遠處,可是走過去,卻是那般的漫長,不知道走了多久,當指尖觸碰到那殘破的車身時,他腦海裏閃過喻色,小丫頭一定以為他現在是跟客戶在喝酒呢,只要她不擔心他就好。

顫巍巍的上了車,開機,幾個未接電話全都是喻色打來的,她知道什麼了嗎?

心口一緊,顧不得滿身的傷,季唯衍硬是踩下了油門,轉著方向盤就在眾目睽睽下將小車徐徐駛出了地下停車場。

看起來是他輸了,可是簡非凡的手下卻無一不對他肅然起敬。

小車遊走在馬路上,時不時的劃著S型,幸好夜深了,路上車少,人少,才不至於發生交通事故。

季唯衍本應該停下來的,或者去醫院也好,可當想到喻色很有可能在家裡擔心他的時候,他硬是把車駛向了小出租屋的方向。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條路是從沒有過的遙遠,開著車他依然覺得慢。

終於抵達的時候,季唯衍生長出了一口氣,抬頭仰望喻色房間的視窗,淡弱的光線透出來,那是電視的光線,她在看電視,那就證明她還沒有睡覺。

她是在等他嗎?

季唯衍並沒有急著下車,而是拿過一旁早就準備好的白蘭地,打開瓶蓋,如喝水一般的將整瓶酒一仰而盡。

辛辣的酒液嗆得他有些咳,他卻沖著那扇視野中的窗子笑了笑,他回來了。

下車。

上樓。

人停在喻色的門前,靜靜站了足有一分鐘,他才猛的一個轉身,上樓了。

季唯衍不想讓喻色看見自己狼狽的樣子,就象簡非凡也不喜歡在洛嘉芝面前輸了一樣。

開門。

進了房間。

拿過早就準備好的醫藥箱。

季唯衍所有的動作都彷彿電視裏的慢放鏡頭一樣,緩緩的,慢慢的,嚴重的體力透支,讓他連動一下都艱難,他卻强忍著完成了處理傷口的動作,一下一下,一絲不苟。

終於好了,季唯衍卻沒有停下來,而是慢慢的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當人站到鏡子前時,被衣服遮擋住傷處的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才受過傷的。

滿意的點了點頭,他這才轉身朝門前走去,他要下樓去見一見喻色,讓她放心睡覺,然後,接下來就是他的休養期了。

十幾級的樓梯,他卻走了一分多鐘,每走一步都是疼痛,扯著傷處很疼很疼,可當他拿出鑰匙出現在喻色房間的時候,整個人看起來沒有半絲異樣。

“阿染?”喻色正對著電視發呆,聽到聲音轉過頭,迅速的掃了一遍季唯衍,見他沒有異狀,便飛快的下了床,興奮的沖到他身前,兩條手臂調皮的摟住他的頸項,整個人頓時全掛在了季唯衍的身上,“阿染,你手機關機了?”

“嗯,沒電了。”身體微僵,疼痛中他卻强擠出了一抹笑,沖著她的小鼻子哈了哈氣,“有點多了,嗯,我得回去休息了。”

“阿染,不如你留在我這裡睡吧,放心,我不會强了你的,我很淑女的。”

季唯衍失笑的看著掛在自己身上的小女人,“晚上還有一個案子要擬,明早急著給客戶,我要回去做一下,要很晚才睡,嗯,今晚就先回去了。”

“好吧。”喻色嘟嘴,很不情願,他不在的時間,很難捱,她是真的習慣了與他一起的日子,不情不願的松了手,小身板停在了季唯衍的面前,大眼睛看著他的,“以後出門,電池一定要充好電,不許再關機了。”

“好的。”他溫笑,筆挺的身形看起來軒昂有款,帥極了,“對了,我今晚要很晚睡,明早可能起不來,這兩天都要這樣,你自己一個人上班下班,好不好?”

“喂,你就不能白天工作晚上休息嗎?你怎麼把晝夜給搞顛倒了?以前你不這樣的?”喻色質疑,很不開心第一天他就黃牛的不送她了。

季唯衍再度呼出了一口濁氣,其中,滿含的都是酒氣,他在樓下的小破車裏才喝過的,自然酒味極濃,“這不是客戶催嗎,過兩天就好了,客戶是上帝,沒辦法。”

“好吧,那你快去忙,記得好好照顧自己。”喻色打了一個哈欠,之前他沒回來的時候,她精神著呢,怎麼也睡不著,這一看見他,所有的擔心頓時一掃而光,放鬆下來的她也困了。

“晚安。”季唯衍低低兩字,便轉身離去,再多留一分鐘都不能够了,他怕他會倒下去。

“晚安,阿染拜拜。”喻色送他到門口,由他關好了門,這才打著哈欠回到床上關上電視就睡了。

門外,季唯衍靜靜的又是站在喻色的門前足有一分鐘,這才轉身毅然的上了樓。

喻色還不知道,其實,他就住在她的樓上。

她不知道更好,不然,絕對會沖上樓去,到時發現他受傷了就不好了。

小破車停在了一個她平常出入不經過的位置,只要她不發現就不會有任何懷疑。

暫時的,他不想她知道他就住在她的樓上。

不然,那小妮子不知要生出些什麼心思來。

他不想她擔心。

他是男人,這點小傷不算什麼。

之前那樣的槍傷他不是也挺過來了活過來了嗎?

脫了外套,季唯衍小心翼翼的躺到床上,就再也不敢動了,每動一下都牽扯得傷口很疼很疼。

閉上眼睛,回想著剛剛在樓下喻色摟著他脖子時的撒嬌模樣,季唯衍唇角帶著笑意慢慢的睡著了。

他只想著睡一覺恢復體力,可這一睡,直睡得昏天暗地,白天黑夜都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