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番外:染色合體(5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41:23
A+ A- 關燈 聽書

從火鍋店到出租房費時十三分鐘左右,從出租房到邁阿密健身房費時十八分鐘左右,另,在火鍋店裏還吃了一會東西。

當季唯衍開著小破車駛進邁阿密健身房的地下車庫時他瞄了一眼時間,距離那人打給他的約定的半個小時的時間,已經整整超出了二十分鐘。

二十分鐘,他是故意的。

還手機關機,這樣,即便對方想要催他也不能够了。

這一路,他都是不著不急,慢悠悠的開過來的。

目的只有一個,讓對方等。

對方等得欲久欲會不耐煩,最好把那人所有的耐心都磨光,這樣,他便會暴躁起來,這樣,靜不下心思考的對手就再也不是他的對手了。

小車連環轉了多道彎,最終,駛入了負三層的地下停車場。

很大,一眼望過去根本望不到頭。

夜色中的停車場一片安靜,一輛輛的車就給人一種冷嗖嗖的感覺。

季唯衍並沒有下車,而是緩緩的把車行駛在車道上,一點一點的前行中,他的雙眼也在凝神關注著周遭的變化,哪怕是空氣也列為了他關注的對象。

車子在停車場中已經行駛了有大半的地方了。

卻,依然不見那個約他見面的人的踪影。

季唯衍這才拿起手機,隨手點了開機鍵。

十幾個未接電話,喻色的,還有那個開法拉利跑車的男人的。

就在他查看手機時,那人,又打過來了。

季唯衍看著,卻沒有接起,而是目光如鷹一樣的射到車外。

終於,他在明明暗暗間看到了一輛車裏閃出了點點光亮。

借著那點點光亮,他看到了影影綽綽的人影,目測大概有十幾個人的樣子。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小破車幾乎停在了原地。

等他徹底看清楚了那邊的情况,這才猛的一踩油門,便往那個方向沖去。

車子小車子破沒關係,可是出場一定要有氣勢。

至少,要震住那些人。

對方不知是什麼來頭,可是這樣多的人聚在一起等著教訓他,就可見與黑幫一定脫不了關係,這也是他今天趕來要見這些人的目的之一,或者,這些人中有人認識從前的他的也說不定,想著自己失憶前身上的那些槍傷,那便是他找到自己是何人的一個重要線索。

每一個線索他都不想放過。

小伊。

也是這個時候,腦海裏一閃而過一道模糊的身影,是小伊。

可也不過一瞬,小伊就被喻色調皮的小模樣給取代了,小女人正吃著巧克力沖著他笑呢。

喻色。

他心裡念著這個名字,“哢嚓”一個緊急刹車,小破車便漂亮的精准無誤的停在了那輛剛給他打電話的車前。

刹時,周遭的車車燈全都亮了,映著他身邊如同白晝一般。

紅色的法拉利,沒錯,就是在火鍋店外約他來見的那輛車,這車,讓人只看一眼就過目不忘,頂級的豪車。

小車很快被十幾個人圍住,而法拉利的周遭,也迎過來十幾個人,這些人都是從一輛輛的車後悄然走出來的,粗略數了一數,比他預算的要多出了十個人左右。

呵呵,果然是有備而來。

而他,只一個人。

一個人對付三十幾個人,若論勝算,他勝的幾率真的微乎其微,畢竟人家若是用車輪戰,他很快就會被耗光體力的。

季唯衍靜坐了有三秒鐘,眼看著那輛法拉利車子的主人耐不住的打開了車門,他也不等了,“刷”的推開門,長腿便優雅從容的邁了出去,彷彿,他不是來打架的,而是來與對手約會的。

然,當他看清楚法拉利車上下來的人時,頓時失望了,原來是一個年約六十左右的老人家。

這樣的老人家最不禁打了,打架都沒勁兒。

他也不屑與這樣的老人家打,因為即便是贏了也沒什麼光彩的。

三十幾個人虎視耽耽的看著他,有的人那眼神彷彿要將他撕碎了吃掉一樣,看著讓人尤其的不自在。

不過,這不自在的人可不包括季唯衍,他淡淡一笑,便朝著那位老者走去,到了,先禮後兵的伸出了手,“你好。”

老者看了看他遞過來的手,先是漫不經心的努了努嘴,隨即回頭沖著身後的走狗點了點頭,那走狗立刻呈上了一隻盤子,盤子裏是一雙白色的手套。

他拿過戴上,然後,一張老臉上擠出了一抹難看的笑容來,“喻先生,久仰。”

季唯衍看看老者,再看看他身後的那輛紅色法拉利,忽而,他又笑了,彷彿沒看見對方遞過來的手一樣,也不去握,只淡清清的道:“不過是替人出頭而已,小嘍羅一個,你嫌我髒,我還嫌你不配與我握手呢,嗯,叫你主子出來,喻某死也要死得明白。”

“哈哈,有種,是條漢子。”季唯衍音落,便有人回應他了,卻,不是對面的老者,而是老者身邊一個人的手機裏發出的聲音。

免提,所以在場的人全都能清楚的聽到每一個音。

“是男人自然有種,也有膽來會會你,倒是你,俗仔的連面目都不敢示人,比靚女還靚女。”季唯衍沖著手機嘲諷的說道,只想激出那人露面,也讓他認清楚是誰關鍵自己於死地,當然,也要知道原因,不然,他這也太屈了。

“娘們就娘們,說什麼靚女呢,真是文諂諂的,這話,不過癮了。”

“喻某道上混的淺,也不懂這行上的規矩,不過,規矩是次要的,拳頭才是重要的,對不對?”

“小子識相就好,不過,老子就是看著你這張臉生厭,不弄花了老子這日子也過得不安生,嗯,是你自己動手呢,還是要麻煩老子的這些個手下,你自己來還能花得好看些,若是老子的兄弟動手,那花得可就不好看了,嗯,你自己選擇吧,二選一,老子絕不逼你。”

這還不逼他嗎?

讓他自己弄花自己的臉。

他可沒有這個愛好。

從容的一笑,季唯衍淡悠悠的道:“真報歉,我覺得自己這臉挺賞心悅目的,這還真的下不去手,不然,就勞煩你這些兄弟吧,順便在活動活動筋骨,嗯,就這樣定了,請了。”季唯衍說完,便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停車場一片安靜,面前的人似是被他的話給震住了,個個都是屏著呼吸,半點言語也沒有。

“喲呵,果然是條漢子,行,那老子就成全你,動手之前也給你個機會,說吧,有沒有什麼遺言之類的,說了免得以後有什麼遺憾是不是?”

“呵,你這一說,我還真有個不情之請,要請教你一件事情。“

“說,就憑你是條漢子,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無不言。”

“爽快,喻某先行謝過了,在下只問一件事,大約五個月前這附近的海域有沒有過槍戰之類的事情發生過?”若有,那就一定與自己的身世有關,問到這裡,季唯衍聽到了心口在狂跳,他到底是誰?

到底是誰呢?

從沒有一刻是這樣的想知道。

想知道自己與那個小伊的關係,她是他的妻還是他的女朋友?

又或者是他的其它的什麼人?

總之,只有弄清楚了,他才能决定要怎麼與喻色交往,那丫頭太單純,說來說去,他還是不能澱污了她。

“五個月前?讓我想想。”手機裏的男聲頓住了,似乎是真的在想著什麼,忽而,他小聲的喃喃著,“好象沒有呢。”

“那有沒有一艘船上發生了槍戰呢?”他上網查了,卻什麼也查不到,彷彿他出事的那艘船故意的要隱瞞那場槍戰似的,讓它發生了,也讓它消失無蹤在世人的視野裏。

“沒聽說,不對,好象是聽說過有一次在海上發生過什麼,嗯,好象是在五個月前。”男子自言自語。

季唯衍一下子興奮了,“當時都死了什麼人,你能查得到嗎?”

“老子想查什麼都查得到,不過,你還是先過了老子這關吧,若是過了,老子就幫你查,若是不過,你小子就算再膽識過人,那也甭想出了這停車場了,有人出了一千萬買你的人頭,嗯,還是美金,老子若是錯過了,就是傻子。”

“呵呵,一千萬美金就買通了你,先生的價碼也太廉價了吧,可笑可笑。”

“哼,你休想激將我,我們這一行有我們這一行的規矩,接了案了,不論對方再出多高的價,我們也不能反價。”

“哈哈,那也要看你們有沒有能耐花了我的臉要了我的命,若沒有,那還不如趁早反水,這樣也省得丟了臉面,以後再難在這道上混著了,你說是不是?”

“你小子好狂妄,來,給我一起上。”所有的怒氣都被激了出來,對方怒了,要對他下死手了。

“別忘了你答應我的,若我沒事,五個月前的那場海事一定要給我查個水落石出。”

“敬你是條漢子,成交了,兄弟們,上,全都給我上。”

“刷啦”,十幾個人一下子將季唯衍圍在了正中,淡弱的光線下,有刀光閃閃,迫人心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