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番外:染色合體(4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9:47
A+ A- 關燈 聽書

“阿染……”車身巨震,喻色下意識轉頭看季唯衍,這樣的一刻,她只想他沒事,卻忽略了自己。

“坐穩了。”季唯衍眼神專注的直視前方,兩手緊握方向盤,脚下猛的踩下油門,小車頓時如箭一般的射了出去,被撞壞的只是車屁股,車身整體並沒有受損,他和喻色坐在前排,一切安好,這便是萬幸,幸而他剛剛發現的早,也先有在加速,否則,這一撞只怕還更慘,整個車身都很可能毀了。

喻色緊緊抓著車把手,剛剛小車被撞的那一刻,頭擦在了車壁上,此時有些疼,可這無關緊要,她和阿染都沒事最好,她不敢說話,生怕分了阿染開車的心神。

小車飛速而行,車後面,那輛先前撞了小車的越野車緊跟其後,那車的Xing能極佳,不是這輛小車可以抗衡的,若正面相撞,小車一定七零八碎,喻色不懂車,可一看那車就比自家的這一輛好太多了,她抿著唇,看著身旁面色凝重的阿染,心裡在揣測著這是誰人要追殺他們兩個呢?

是溫簡?

是賴暖暖?

還是洛嘉芝?

似乎,每個人都有可能。

她正思慮著,開車的男人居然鬆開了一隻握著方向盤的手,快速的從暗格裡抽出一張紙巾,沉聲道:“額頭出血了,先緊急處理一下,快。”

“出血了?”喻色一點也不知道,此時方知抬頭沖著車前的小鏡子看看,果然,額頭出血了,紅鮮鮮一小片,有點滲人,她剛剛只顧著猜測是誰撞了自己的車,卻沒想到自己流了血,手輕擦了擦,不讓血滴下來就好,“沒事,破了點皮而已。”她大咧咧一笑,不想讓阿染擔心。

季唯衍還是專注的看著車前,冰山樣的面孔上沒有半點表情,只低低道:“放心,不用十分鐘,就甩了它,然後,我帶你去醫院。”

“不用十分鐘?”喻色驚訝的看他,就以他們這輛小破車去跟那輛越野車鬥?她真的不相信能甩掉越野車。

“刷”,季唯衍又是騰出一隻手來,手指點在她的鼻樑上,“不相信?”

“信。”一百萬分的相信,他這個人,常常帶給她驚喜,所以,任何發生在別人身上不可能的事情若發生在他身上,一切皆有可能。

“這還差不多,坐穩了。”目視前方,季唯衍再度提醒喻色。

“嗯。”喻色低應了一聲,穩穩的坐好,轉頭看他,看著他堅毅的面容,她相信他,她的阿染,定會帶她安安全全的回家。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忽而,迎面出現了隧道的洞口,季唯衍車速依舊的往前行駛,後面的車緊隨其後,看起來是在加速,是想在隧道裏解决了他們這一部小破車。

喻色的心彷彿到了嗓子眼一般,緊張極了。

車越開越快,快得讓喻色有些噁心,卻還是緊握著車把手,不敢亂動。

迎面的隧道裏忽而出現了一個岔路口,可季唯衍不改方向,依然全速往前行駛,“喻色,抓穩了,小心。”

小手因著他的大聲提醒而緊握著車把手,就在喻色不明白他這提醒是要幹嗎的時候,忽然,正在飛速往前行駛的小車猛的一轉方向盤,頓時,小車以幾乎九十度角的大轉向從先前要進去的路口轉向了另一個路口,轉過時,車身幾乎是擦著隧道內壁而滑過的。

隧道內,小車降下了速度,季唯衍看向後視鏡,喻色也隨著他一樣下意識的看向後視鏡,“嘭”,就在他們的車轉過來後不到三秒鐘,一直尾隨在他們車後的越野車因著也要隨著他們的小車轉向,不偏不倚,正好撞在了分岔口的牆體上,整個隧道因著碰撞而猛烈顫了一顫,那車就迅速癱在原地了。

“阿染,你好棒。”喻色興奮的歪靠在季唯衍的身上,崇拜的看著他,“你早知這裡有個岔道口?”這丫的也太壞了,不過,這壞的她喜歡。

“嗯。”低應了一聲,季唯衍已經緩下了車速,雖然還是比較快,不過已經是喻色可接受的範圍了,至少,不讓她感覺噁心了,果然,他很壞呢,就是帶著那部車撞癱在了隧道裏。

“阿染,咱們去吃火鍋吧,再叫上酒,好好的慶祝一下,你太棒了。”

“不行,先去醫院。”

“我只是擦破了皮,沒事的。”

“這是在臉上,不是在脚上,若是不小心落下了疤痕,就不好看了。”甩了那車,季唯衍整個人都放輕鬆了。

“我都不怕,你怕什麼。”喻色不甚在意的道,“我小時候經常摔傷,頭破血流的,從沒去過醫院,孤兒院裏的藥擦一擦抹一抹,你瞧瞧,我不是也好端端的活到今天了嗎,嘿嘿,我命大著呢。”

一隻大手在她龍飛鳳舞的說話時輕輕落在了她的手上,“以前的你我不管,以後的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聽話,去醫院。”

季唯衍不容喻色反對不容喻色拒絕,便把車駛往了醫院,徐徐停下車時,好多人都圍著他們這輛小破車竊竊私語,喻色這才想起來,“阿染,咱不報警嗎?”

“不了。”不想,他溫溫的否决了。

“車屁股可是被撞壞了呢。”

“嗯,我來處理。”他一付這只是小事一樁的樣子,讓她頓時心安了,有他在,天大的事都變成小小事了,阿染就是有處理麻煩事的本事。

停好了車,季唯衍牽著喻色的手往急診小樓走去,夜裡只有急診,掛了號找了外科醫生,喻色就有些不好意思,她這真的只是小傷,可季唯衍卻很認真,仔細的詢問了醫生一些後續的注意事項,這才去取了醫生開得外敷的藥和內服的藥,從到至尾,比她還認真。

“阿染,你說是誰要殺了咱們?”上了車,想著車屁股那慘烈的樣子,她又開始在猜想是誰想要殺她或者是季唯衍了。

“誰都有可能,喻色,這陣子你上班下班都由我來接送你吧。”

“好的呀。”她樂意的很,“就是要麻煩你了。”

“你當時每天在醫院照顧我麻煩嗎?”他忽而輕聲的問她,視線淡幽幽的雖然在車前,可是那眼神卻讓喻色下意識的想起了他醒來時她給他擦身時的畫面,那時,她把他看看光了,還是在他醒了的時候,不由得小臉一紅,“不……不麻煩。”

“想什麼呢?”似乎發覺到了她的異樣,季唯衍漫不經心的問道。

“沒……沒想什麼。”喻色哪裡敢說自己想起他在醫院病床上果身時的樣子了,她還是個女孩子呢。

“呵呵……”彷彿猜到了她在想什麼似的,他低低笑了兩聲,便啟動了車子,“還要吃火鍋嗎?”

“當然要吃了,嘿嘿,我還要吃辣鍋。”

“受傷了吃辣不好。”

“就吃一回,要不,要了辣鍋,我只吃一點點,這樣總行了嗎?”她只要過一下癮就好。

看著她口水都要流出來的樣子,他微微皺眉,卻還是點頭同意了,“行,只許吃一點辣。”

“阿染最好了。”不管他是不是在開車,她兩手就環在了他的脖子上,調皮的象個小女生,“以後我的早餐和晚餐都包給你了,誰要你天天要接送我了。”

“好。”他溫香一字,不帶任何條件的同意了。

火鍋店的二樓,臨窗的位置,窗外就是海,聽海吃火鍋,人生一大樂事,喻色手肘支著小臉看著窗外,完全把點烤串的任務交給了阿染,他霸道的不許她插手,只選適合她吃的,比獨裁還獨裁,可她沒辦法呢,這是他許她的帶她來的條件之一。

終於點好了,鴛鴦鍋上來了,喻色看著辣鍋這邊紅鮮鮮的顏色就覺得自己越發的餓了,夾了一串青菜放下去,美滋滋的等吃。

“嗯,那邊只許放個五六串,然後,就再不許吃辣了。”

“喂,喻染你也太獨裁了吧,雖然說好只讓我吃一點點,可你這一點點也太少了吧,不行,再加一倍的量,十二串。”喻色討价還价。

“服務員,把鍋底換了,全要不辣的。”不想,季唯衍臉一沉,要全給她換下了。

喻色頓時小臉垮下,强擠出一抹笑來沖著走過來的服務生道:“不用麻煩你了,就這個鍋底不換了,”然後,她再轉向季唯衍,“讓我同意也行,不過,你要吃兩串辣的,不然,我不依。”他說他不能吃辣,她就偏要他吃兩串,不然,她看著辣的不能吃要吃不辣的心裡多不平衡,怎麼也要他陪著她一起,也吃吃不喜歡吃的。

“行,不過要我吃兩串,你就只能吃四串。”

“喂,那我豈不是又少了兩串?”喻色不依了。

“隨便你,我可以不吃讓給你的。”

喻色看他漫不經心的樣子,心底裏起了疑,這厮一定是故意的,他不是怕辣,而是很怕很怕辣,嘿嘿乾笑了兩聲,“行,就讓你兩串,來,這兩串給你。”夾了才從辣鍋裏拿出來的兩串青菜就放在了季唯衍的碟子裏,然後,大眼睛眨也不眨的道:“你比我大,你先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