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番外:染色合體(4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7:47
A+ A- 關燈 聽書

天還黑著,才淩晨三點多鐘,兩個人一起抽瘋的全都不睡覺了,集體合衣躺在那張大床上,喻色看著天花板,淡幽幽的道:“阿染,你怎麼知道我做惡夢了?”

微微思量了一下下,季唯衍照實說了,“你以前每天晚上都做惡夢。”做惡夢的時候還念念有詞,說著不著邊際的話語,季唯衍回想著,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淺淺笑著,越想越覺得喻色真的象個孩子。

“有嗎?為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

“人做夢,有時會記得,有時不會記得的。”况且,她每次惡夢時被他拍著,便都會乖乖的再度睡去,等醒來,根本不記得早先的惡夢了。

“阿染,你會夢見小伊嗎?”喻色問出來,心頭開始慌慌的跳,可,季唯衍卻不出聲了。

等了良久也不見他說話,喻色有點急了,“怎麼不說話?”

“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夢見她呢。”

“講講情况。”喻色立刻來了精神,八卦的盯著季唯衍,她太想知道關於他和小伊的故事了,偏,他失憶了。

“我夢裏總會出現一個女生,從她小時候到長大,她的身高一直在變化,可那一張臉,無論我怎麼想要看清楚都看不到,或者,她就是小伊吧。”

“不是或者,一定就是,阿染,我覺得若是小伊是你喜歡的女孩,那她一定很優秀很漂亮,只要你多留意叫小伊這個名字的女孩,你一定會找到他的。”喻色是善良的,想著自己一直怨念爸爸媽媽拋下了她,那麼,那個女孩若是真實存在的話,她也一定怨念阿染丟下了她。

人心都是肉做的,將心比心,她是怎麼樣的心情,那個小伊便也是怎麼樣的心情。

說說聊聊,很快,天亮了,天邊的魚肚白透過窗紗灑進室內,卻不曾想,喻色又困了,打了個哈欠,她翻了個身,眼睛已經閉上了,只迷糊的道:“阿染,你隨意,我睡個回籠覺。”

喻色只想睡一會就起,結果,這一睡又是睡到了日上三竿。

若不是手機響了,她還在睡。

迷糊的接起,“誰呀?”睡得正香被吵醒,最是討厭了。

“喻色,今天總裁幫你請假了呢,你要去幹嗎?咱們總裁真是奇怪了,他給你請假,可是他上班你卻不上班。”小林在那頭倒豆子一樣的問過來。

“哦,我今天有事情。”轉頭瞟瞟周遭,哪裡還有阿染的影子了,這傢伙好象昨晚壓根沒來過一樣,可她看著身側床上的微凹,小臉上頓時揚起了笑意,他可沒有毀滅證據呢,他這才走了應該也沒多久,幹嗎不叫醒她一起離開呢,壞蛋喻染。

“什麼事情還要總裁親自幫你請假呢?”小林好奇了,一付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樣子。

“不告訴你,與公司的事情無關,私事,嗯,掛了,要去忙了,我下午就回公司上班了,到時,你不許問東問西的。”喻色說完,直接摁斷手機,不說了。

洗臉刷牙,換了衣服準備出去買兩個包子當早餐,然後再邊吃邊打電話給阿染看看去哪裡匯合再辦事情,不想,她才一開門,就撞上了季唯衍,“拎的什麼?”門才開,她就嗅到了一股子濃濃的香氣。

季唯衍揚了揚手中的袋子,“吃了早餐再走。”

阿染果然是體貼的,“好的呀。”她巴不得,人是鐵,飯是鋼,吃了飯營養才能跟得上,身體才能棒棒噠。

油條豆漿,牛Nai麵包,很簡單的早餐,喻色愉悅的吃著,“這會子時間有點晚了,一會我們去辦事情會不會遲到了辦不成?”

“不會,我與辦事員約好了十點過去,剛剛好。”

“喻染,你是不是故意要請我這一頓,然後中午要我補回給你呢?”她可是想起來了,這人說了今天中午要她煮午飯的。

“你記得就好,辦好了事情你回來煮飯,我去一下公司,回來正好吃午飯,然後,下午我送你去上班。“

喻色聽著,原來這男人把什麼都替她硬Xing安排好了,吃著才炸好的香噴嘞的油條,好吧,她忍了,“行,菜也是我來買是不是?”

“嗯。”

“給我菜錢。”喻色小手一伸,不会的朝他討菜錢,以前他不賺錢的時候她從不跟他要的,但是現在不同了,他是男人呢,還是一個很會賺錢的男人,她不要白不要,給他省著省下的沒准將來都給了他喜歡的那個小伊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喏,這些都給你,這幾天我比較忙,要加班,晚上就來你這邊用晚餐,就不自己煮了。”

“要加班到幾點?”

“七點半吧,再晚,我便是我自己的資本家了,到時,胃也餓壞了。”季唯衍說著,伸手撩了撩喻色垂在臉側的長髮,不然她的髮絲就要鑽進熱豆漿裏了。

他的動作自然的彷彿他們是老夫老妻一樣,喻色微微的有些不自在,急忙說話轉移注意力,“行,這一周內你每天八點前來我這,我管飯,管够。”喻色豪氣的接過了阿染遞給她的錢,拍著胸脯打著保證。

多一個人吃飯那感覺就是愜意,她可是真不喜歡一個人吃飯呢,無聊透了。

說說吃吃,吃飽了再看時間,剛剛好,“走吧。”季唯衍帶頭出了小房間,喻色跟著他下樓,“阿染,我當了你們公司的法人代表,那每個月有沒有薪水什麼的?”聽說好多掛職的都多少有點薪水的,不過阿染可從來沒說過。

“沒有。”

“呃,你真小氣。”喻色沖著季唯衍皺了皺鼻子,再扮個鬼臉,“不過看在你交給我的伙食費的份上,我就勉强答應了,咱們是哥們,不差錢。”

下了小樓,迎面的樹下停著一輛小車,不是很豪華的那種,就是簡約型的一款,“咦,咱們這的租戶也有人開小車了?”喻色象發現新大陸似的看著那部小車兩眼發亮。

“嗯,來吧,上車。”季唯衍微微一笑,便拿出車鑰匙打開了車門。

喻色看傻了,“這是你……你的車?”

“嗯,摩托丟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上車吧,這樣咱們絕對不會遲到了。”季唯衍低頭看了看腕表,他這人的時間觀念特別强,最不喜歡的就是遲到早退類的。

“摩托丟了?昨晚不是還騎著來著?”喻色滿腦子都剩漿糊了,昨晚她騎過,他帶她去海邊了,這絕對沒錯的。

“昨晚丟的。”季唯衍漫不經心的說到,其實昨晚是他把摩托丟在沙灘上的,還沒上鎖,那能不丟嗎,簡直就是白送給小偷的。

而原因只有一個,她睡著了,他不想她吹海風,便搭了計程車把她送回了家。

回想她如猫咪一樣一點也不設防的睡在他懷裡的樣子,唇角便不不自覺的湧上笑意,他喜歡她對他的依賴和信任。

“阿染,我覺得你真是個生產錢的機器,從你醒過來到現在這也沒多久,居然連小車都賺了一輛。”雖然配寘不是特別好,可比她這種也許一輩子都買不起車的小黑領强多了。

“錢能生錢,說到底,那讓我從無到有開始生錢的人是你,若沒你的那五百多塊,我現在一文不名,根本賺不來這小車。”他是實話實說,有時候想想,他的所有其實都是她的。

喻色興奮的跳上了小車,比坐洛嘉旭的幾百萬的豪車還開心,“這車不錯。”阿染的就是她的,看著自己的就好就舒心,她喜歡。

喻色半敞著車窗,阿染的車開得不快也不慢,風徐徐的吹進來,拂著她身心特別的舒爽,喻色感歎了,“還是自己有車好。”自己有車想去哪就去哪,想什麼時候出發就什麼時候出發,完全不受時間和地點的限制,不用等公車的感覺真爽。

“過一段時間,我再買一輛男款的車,這輛車就送給你,不過,你要先考駕照。”

“你考了?”問完,喻色才發現自己廢話了,若他沒考,哪裡敢開車上路。

“嗯,前幾天抽空去考了。”他覺得自己以前一定有駕照的,可喻染這名字沒有駕照,他不得不考。

“都沒見你練車,直接考試?”喻色羡慕了。

“嗯。”

“哇,你身上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會開車,會彈鋼琴,最會賺錢,簡直是最最全能的男人,阿染你太勾女人魂了。”

喻色豪爽的說著,他卻不出聲了,她歪頭看過去,這才發現他小麥色的臉部肌膚上居然現出了一抹紅暈來,“撲哧”,喻色笑了,“原來男人也會害羞呀。”

季唯衍微囧,他想他從前的世界裏所接觸的女Xing一定不多,不然,他怎麼一點也不習慣喻色這樣的調侃呢?

不敢看她,目光直視車前,忽而,前面發現有一根長長的樹枝伸展在喻色副駕的那一側,“小心……”下意識的手一打方向盤,同時,另一手去扯喻色,“刷啦”,樹枝透過半開的車窗拂進來,剛好掃過喻色的半邊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