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番外:染色合體(4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7:15
A+ A- 關燈 聽書

“阿染,我知道你是在安憮我,不過,我喜歡,嘿嘿。”喻色靦腆的笑了笑,“若是有一天真的讓我找到了他們,然後知道他們不是故意的要丟下我,我就告訴他們,那一定是阿染給我帶來的福氣。”遇見他是緣份,那麼,就讓這緣份繼續下去吧。

她喜歡。

季唯衍輕輕一笑,其實,是她帶給了他福氣。

與她相比,他才是被拋弃的徹底的那一個,網絡上居然找不到半點家人尋找他的痕迹。

好在,他被拋弃的時候已經是大人了,想著喻色不到一歲就被家人丟棄,心底裏不由得又次升起一股子心疼的意味,“喻色,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

“知道啦。”她頭一歪,自然而然的便倚在了他的肩膀上,“你的公司哪天開業?”

“下周。”

“OK,我一定到場。”

“人到就好,不用送花。”

“成,我一定不送。”不送才怪,到時她就送野花,才不要花錢買那些個漂亮的花籃呢,等花謝了,花籃一片凋零,就再也不好看了。

季唯衍目光悠悠的望著遠方,“那天,除了我自己,這海邊有其它的的飄浮物件嗎?比如船杆木板之類的?”他常想,自己出事前很有可能是在一艘船上,那艘船上發生了特殊狀況,他也中了槍,昏迷不醒後就失了憶。

喻色搖搖頭,“那天下雨,能見度特別低,我一發現你就急著送你去醫院,還真沒注意其它細節。”喻色說著轉過頭,眨著大眼睛看著他,“你還是仔細想想誰是小伊吧,說不定這個人名就是一個突破口,能讓你恢復記憶了呢。”到時候,也是她與阿染徹底分開的時候吧。

小伊,他深愛的女人。

“困了吧?”季唯衍回手握了一下她的手,天黑了,海風有些凉,吹著她的手也冰冰凉凉的,他大手上那溫熱的感覺讓喻色心底裏泛起說不出的暖融,“嗯,有點。”她還真是困了,前兩天胡思亂想的像是天天在睡覺,可沒有一天是睡得踏實的,或者,她是之前習慣了與他睡一張床吧,這一分開,各種不適應症全都找了過來。

“走,我送你回家。”

“可我還想再坐一會兒。”她喜歡這海邊,雖然從懂事起就怨恨父母將她丟棄在了這裡,可每每來這裡,都會讓喻色覺得這裡是距離她的親人最近的地方。

季唯衍沒有說話,安靜的坐在礁石上,由著她靠著他,一起體味這一刻大海帶來的那種說不出的寧謐的神秘感覺。

“阿染,他們一定會來找你的。”

會嗎?

季唯衍輕搖了搖頭,若真會,也不至於讓他找不到半點蛛絲馬跡了。

兩個人不知道坐了多久,喻色越來越困,不知不覺中便閉上了眼睛,睡倒在了季唯衍的身上,聽著她低低的鼾聲,季唯衍無言的笑了,不管他給她多少忠告,她跟他一起時,都象一個孩子,一個大孩子。

可不管是大是小,都是孩子。

輕輕抱起喻色,季唯衍踩著細沙一步步走向不遠處的馬路。

天色黑沉,他望著天幕,腦海裏閃過的只有想像中的那個雨天,一個女孩背著一個高出她許多的男人吃力的走在沙灘上,眼睛,不由得就有些濕潤,這或許就是緣份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是他數次夢魘中怎麼也看不清楚長相的那個小伊呢?

他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

機車被遺棄在身後的沙灘上,還有他自己的一串脚印,從礁石處一直延伸到路邊,寫著孤單,寫著憂傷。

被人遺棄,那是一種心痛到骨子裡的難過。

喻色的心,他懂。

以後她撿他回來的那一天,他都會陪著她一起來這海邊的。

兩個人的身形重疊在了一起,打到車已經是半個小時後的事情了,那天,她能在雨中打到車送他去醫院,想來,都是奇迹。

“先生,去哪兒?”的士司機瞟了一眼坐到車上的季唯衍,“先生真運氣,今個我心情不好想在這邊繞繞,不然,你根本遇不到車的。”

“謝謝。”季唯衍回望了一下身後的海,然後報上了他和喻色一起住著的小出租樓的位置。

海的空曠漸漸遠去,都市的繁華重新佔據了視野,喻色一直如猫咪一樣的睡在季唯衍的懷裡,直到把她放在那張他買的床上,她都沒有醒過來。

為她脫了鞋子,想了想又為她脫了長褲,這樣她睡著才能舒服些,蓋上被單,他目不斜視的退出了她的小房間鎖好房門,上樓,悠然躺到自己的床上時,想著樓下睡得正香的喻色,心情便不由自的放鬆,放晴。

生活還是很美好的,離了誰,這地球都一樣的轉。

小伊,若是一年內他都想不起小伊是誰,那時,他便給自己也給喻色一個交待吧。

一年為期,他會做到。

夜深了,喻色翻了個身,不知怎麼的,越睡越不踏實,她做夢了。

夢裏,是一個小女孩滿身的沙子趴在那裡哭,那哭聲震得她的心越來越難受了,“阿染……”她轉過身,伸手就往身旁摸去,之前他每一晚都睡在她身邊的。

可這一摸,卻摸了個空。

喻色“騰”的就醒了。

入目,是一片黑暗。

“阿染……”意識回籠,她明明記得她跟他是在海邊的,怎麼她這一醒來居然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

再感受一下身體,她的鞋子脫了,褲子也脫了,不過,上衣還在。

一定是阿染。

是她睡著了他送她回來的?

喻色跳下床先去沖了個凉,結果,這一沖涼人越發的精神了。

她睡不著。

不管天有多黑都睡不著。

所有的磕睡都被‘阿染脫了她褲子’這個想法給衝擊的再沒半點了。

翻來覆去,覆去翻來。

最終,喻色忍不住的摸出手機,想了又想,還是沒忍住的撥通了季唯衍的手機,只響了一聲,她就掛斷了。

若他聽見了,那就證明他們兩個有緣份。

若他沒聽見,那就證明他們兩個沒緣份,他就繼續睡他的,她也繼續醒著她的。

然,就是那一聲短促的‘嘀’響,季唯衍便醒了,手摸過手機,迷糊的看到手機荧幕上的未接電話時,他皺了皺眉頭,想也沒想的就回撥了回去,“怎麼醒了?”不然,她夢遊著撥了他的電話?不可能的,她這都接起來了。

“我睡不著。”她實話實說,“想著只嘀你一聲,你醒了就聊聊,你不醒,我就繼續睡不著呀。”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了,她這是不是有點孩子氣了?腦海裏又閃過他脫她褲子時的可能的畫面,整個身子頓時都覺得要燙得化了似的。

“嗯。”季唯衍看了看時間,靜靜的等她與他聊天,他一向就是這樣悶悶的Xing子吧,似乎,很不愛說話,可是對上她,偏又不想掛斷電話,就由著她胡鬧。

“你先說。”喻色想說點什麼,可唇張了又張,她又不知道說什麼了,便以這一句絕對不是開場白的話開了個頭。

季唯衍柔柔笑開,輕聲的道:“是不是又做惡夢了?”以前,她每晚睡覺都會做夢,而他,每次被她吵醒都是輕輕的拍拍她,然後,她就安然的又睡著了。

“你怎麼知道?”喻色吃驚的對著手機喊道,這丫也說得太准了吧。

“我有**眼。”

“鬼才信呢,快點從實招來,你怎麼知道的?”喻色瞪圓了眼睛,才醞釀的一點點的睡意已經徹底的沒有了。

“都說是**眼了。”

“我不信怎麼辦?”

“等著明天上午再辦。”這丫頭,半夜三更不睡覺,長此以往,身體會出狀況的。

“不行,我要你現在就出現,給我講清楚你是怎麼知道的?”喻色無賴了,感覺到他這邊在猶豫,便又續道:“別告訴我你怕黑不敢出門,我才不信呢。”

季唯衍揉了揉額頭,很想問一句她是不是對別人也是這樣?

可到底還是忍了回去,低低笑道:“要等一下。”

“我不管,半個小時內必須趕到,快點。”說完,喻色掛斷了電話。

季唯衍借著手機的光線躺在床上,無言的望著天花板發了一會呆,小丫頭以為他住的地方離她很遠嗎?

其實,就是樓上樓下,絕對的鐵杆鄰居。

他到她那裡,別說是半個小時了,穿著睡衣下去,半分鐘就到了。

睡不成了,只好爬起來,為了把時間拼足半個小時,他洗漱了一番,再帶上公事包,這才慢條斯理的下了樓。

看看時間,這才只過去十分鐘。

沒辦法,男人打理自己這已經是最慢的了。

“咚咚……”季唯衍敲了兩下門就停在了喻色的門前,所有,都是那樣的熟悉。

明明分開了,可她一個電話就把他給召回來了。

“阿染,是你嗎?”喻色聽到開門聲的時候,“騰”的就從床上跳了起來,飛奔到門前,猛的打開門,門外,正是溫溫含笑看著她的季唯衍,“進來。”她小手扯上他的胳膊,硬是把他拉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