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番外:染色合體(4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6:41
A+ A- 關燈 聽書

小伊。

又是小伊。

他醒來前低低出聲輕喚的就是小伊,他喝醉了酒時無意識的喚著的也是小伊。

那似乎是一個寫入了他生命之中的女孩,所以,在他意識處於混沌之中的時候,他記得的就只有一個小伊。

喻色開始羡慕起那個素不相識的小伊了。

不管小伊是一個怎麼樣的女孩,都有一個男人在另一個世界裏這樣的記掛著她。

小伊是幸運的。

“你初初醒來之前就一直喚著小伊,你喝醉了的時候也是叫小伊,阿染,也許,她就是你喜歡的女孩吧,又或者,她是你妻子。”

喻色分析著,心底裏泛起了苦澀的味道,這時候提起小伊,她和他之間是真的越來越遠了。

看來,果然只有做哥們的緣份了。

看著季唯衍騎在機車上若有所思,喻色粉拳捶在他的胸口上,“好了啦,我知道你喜歡的人是小伊了,以後,就徹底的把你當哥們啦,不過,你也要為小伊守身如玉喲,千萬別被洛嘉芝那個嬌生慣養的富家千金給迷惑了,曉得不?”

季唯衍輕輕點頭,再度啟動機車後,他一言不發,喻色偶爾出口的話語都被風吹散了,很快,她嗅到了海的氣息,也是這個時候,季唯衍緩下了車速,“喻色,我沿著這片海開過去,到了你當初發現我的那個地方就通知我。”

原來,他是要來她救起他的那片海域。

反正是散心,去哪都無所謂了,等到了,她再好好的追問他是怎麼整治賴暖暖的。

“好。”

喻色坐在他的身後,汩汩的風揚起了她的長髮,發梢忽而左忽而右忽而前忽而後的飄拂著,偶爾拂在季唯衍的肌膚上,帶起一片片的癢。

他黑眸微眯,開始想像著她救起他時的那一幕,想起自己全身的槍傷,那時的他的樣子一定很嚇人,“喻色,發現我時怎麼沒有報警?”若是她當初報了警,他一定會被警方注意的,畢竟,一個全身都是槍傷的人,那來頭一定不一般。

在這個國度裏,能持槍的人畢竟是少數人中的少數。

“報警幹嗎?讓警詧折騰你?你那時昏迷不醒呢,報了警他們也折騰不出來什麼,相反的,只會讓你更晚醒來,於是,我就打了車把你送到了醫院,你那個樣子,計程車司機不願意載你呢,我多加了五百塊人家才勉强同意,還要事後幫忙洗車,把你送去醫院,小凡一直都說我傻,呵呵。”可她現在一點也不後悔,阿染是個會讓錢生錢的魔術師,他能幹著呢,她才不傻,她懂他是一個人才,或者說,是一個天才。

就憑他幫她搞定了溫簡搞定了洛家,還有那一次次賺來的錢,她就覺得他是一個商業奇才,若是給他資金多了,他一定會創造出屬於他自己的一個王國。

季唯衍看著後視鏡裏笑得燦爛的女孩,心口微動,他覺得小伊會是他曾經生命中的一份最重,可是喻色更會他以後生命中的最重,喻色是對的,自從他去警察局査詢過自己的真正身份,後來,真的被警詧給盯上了,問這個,問那個,煩不勝煩。

“我聽說你救起我的那天還下著雨呢,下雨天你跑來海邊做什麼?就不怕漲潮的潮水香噬了你?”

喻色才還飛揚的小臉頓時就暗沉了下去,癟著小嘴低下了頭,“沒什麼啦。”

“既然你這樣喜歡,那以後只要是下雨天,我一定去接你來這海邊轉轉。”季唯衍煞有介事的說道。

喻色腦子裏頓時閃過以後每一次的下雨天,季唯衍都强行把她拖來海邊的畫面,她怕了,“我才不喜歡下雨天來海邊呢。”

“那麼那天你就是心血來潮嘍?”

“不是的,那天,是我被孤兒院的阿姨撿到的日子,阿姨說那時我還不到一周歲,還不會走路只會爬,她發現我的時候,我就在沙灘上一邊哭一邊爬呢,滿身都是沙子,嘴裡也是,後來我長大以後,每一年的那一天我都會來海邊的,那天,不想就遇到了你。”或者,她與阿染之間也是一種緣份吧,她曾經被遺棄的日子,她撿到了被老天爺遺棄的他。

緣份這東西,真的是很奇妙的。

季唯衍看著她傷感的小臉,徐徐停下了機車,長腿一邁就下了車,再把手遞給她,“來,我們一起走走,這裡離那邊還遠嗎?”

“不遠了。”喻色遙手一指,“嗯,就那邊那片礁石,那天我坐在礁石上呆呆的看著海水發呆,突然間就發現了被海水卷上來的你,後來的你就都知道嘍。”

他知道嗎?

他知道的都是別人告訴他的畫面,卻從沒有人告訴過他那天喻色頂著雨背著他一步一步挪到馬路上再揮手叫車時的畫面,想像著一個嬌小的身影背著高大的他時的場面,握著小手的大手不由得一緊,那時的他一定很重,全身是傷還被雨水和海水浸的渾身濕透,可她卻堅持著把他送到了醫院,而且,在他昏迷不醒的時候不離不棄的一直照顧著他,直到他醒過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每每回想起醒來時她為他擦身時的那一幕,他的唇角都會勾起一抹溫柔的淺笑來。

那一刻的喻色很女人。

“阿染,說說賴暖暖吧,她好象很怕你呢。”喻色笑涔涔的轉移了話題,救他時的那一幕太過慘烈,她如今回想起來都是滿心的沉重,實在是不想再去回味了。

况且,那時是她自願救他的,她不想他心裡有什麼負擔。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賴暖暖既是做了虧心事,那就活該要得到教訓,再者,她不該把髒水潑到你的身上,所以,她活該。”

“她做了什麼虧心事?”喻色好奇,眨著眼睛看著季唯衍,人也停下來了,就想知道一向高傲的賴暖暖到底是怎麼被季唯衍從一隻鳳凰變成一隻雞的。

季唯衍伸手一捏喻色的小臉,“你叫我出來,就為了賴暖暖的事情?”

看他滿臉嚴肅,似乎很不滿意她這叫他出來的原因呢,喻色頓時討好的搖了搖他的手臂,“我才沒有呢,就是想與哥們你聚一聚,那時說好了好聚好散,再見是哥們了,你忘記了?”

“沒。”

“不過,哥們間也應該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阿染,你就把賴暖暖的事情與我分享一下吧。”

“喻色,你只要知道人心險惡就好了,她那個女人,自己做了壞事卻扣到了你的身上,我還讓她留在洛氏保留她一份工作已經是格外開恩了。”

“是她自己把底價透露給別的公司的?”

“對,算你還沒笨得徹底,還有救。”季唯衍溫溫一笑,扯著已經一起到了礁石上的喻色便坐了下去,“那天,你就是坐在這裡發現我的嗎?”他是選了一塊最大的礁石坐下去的,這塊大礁石太惹眼,若是他,第一個選擇就是這塊礁石。

“嗯。”喻色笑了,透過不遠處的路燈淡弱的光線,她的笑容看起來格外的柔美,“不過,那天是白天。”

果然,兩個人的選擇都出奇的一致,那是一眼就認定了的,或者,喻色就是上天派來拯救他的那個人。

“黑天的話,你若是敢一個人出來這裡,喻色你就要挨打了。”

“誰敢?”喻色撇嘴。

“我敢。”這附近的沙灘上白天的人應該還可以,可到了晚上,絕對沒人了,這樣冷清的地方若是晚上來了遇到一個流氓地痞什麼的,到時候她哭喊著都沒人救她的,不是每個人都如他那般好命的會遇到她。

“阿染,你這是在與我提前約會呢,是不是?以後我只要是外想來這裡,只要叫上你一起來是不是我就不會挨打了?”

“聰明。”女孩子一個人夜行本身就很不安全,更何况是象喻色這樣白皙漂亮的女孩子呢。

“你又不是我的誰,我才不要與你約會。”

“哥們間的聚會。”這樣,總成了吧,今晚上,與她一起來重遊她救起他時的這片的沙灘,他心底裏昇騰起的不止是對喻色的感激,更有一份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的情愫,他只想對她好,只想給她一份憐惜,讓她從此不受任何人的欺負。

還有她對親情的患得患失,“喻色,你找過他們嗎?”悠悠的看著夜色中的大海,太過遼闊,太過神秘,他喜歡大海的浩大,不過,大海再大,再給人渺小的感覺,它都只是海,永遠也不會有人的思維和心緒。

那種靈Xing是純粹的大自然的覆予,不是人為體現的。

喻色點點頭,“找過。”不過結果與阿染一樣,從來都是無功而返,這麼些年了,她早就看得淡了,“我一直想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拋下我呢?阿染,是不是我小時候太調皮太不乖了?所以,他們就討厭我了呢?”

季唯衍握著她小手的手更緊了些分,另一手扣住了她的小腰,讓她緊靠在他的肩膀上,“傻瓜,他們一定是不小心弄丟了你,或者,如今的他們也正如你一樣,也在天涯海角的找你呢?”她那麼可愛,沒有人會捨得她的,反正,他就是這樣認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