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番外:染色合體(4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5:47
A+ A- 關燈 聽書

洛嘉芝貼著阿染太近了點吧。

到了,她人停在阿染的對面,側身,才要為他介紹身後的幾只,卻才發現那幾只都不見了,而,只剩下了洛嘉旭,“人呢?”

“我讓她們回去了,喻色,既然你有事要與喻先生說,不如,我們四個去咖啡廳坐坐吧。”公司餐廳這種公眾地方,實在不適合談私事,洛嘉旭私心的只想看看她與喻染在一起到底是個什麼情况,他們,真的是哥們嗎?

他不信了。

就由喻染處處唯護喻色的表現來看,他對喻色絕對不僅僅是哥們間的感情。

“不了,是我那幾比特同事要認識認識阿染,讓我引薦一下,既然她們幾個沒出息的被你一嚇就嚇跑了,那我再幫她們介紹也沒了意義,你們去吧,我中午想午睡一下,困了。”喻色搖頭拒絕,既然沒有辦法走在一起,那就,離他遠些比較好。

她現在算是知道了,男人和女人之間想要純潔的友誼是根本不可能的,日久生情,相處久了就生了情,到時候再想要把那情從心底裏剔除,很難很難。

幸而,她現在對喻染的喜歡還處於萌芽狀態,鴕鳥了兩天,今天再見,她還能忍受心底裏那絲絲的痛,那就還成。

“下午給你放假,不會影響你休息的,走吧。”洛嘉旭卻不依不饒,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就在眾目睽睽下緊盯著她的眼睛。

喻色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趕緊掙開他的手,可她才稍稍用了點力,就發現斜對面的阿染看了過來,不知為什麼,對著他的眼神,她愣是停止了掙扎,總要面對再見他時的尷尬,早一天晚一天都逃不過,微微一笑,她看開了,“好,去就去唄,不過,本小姐只管蹭喝,可不管買單。”

“好。”洛嘉旭心裡一喜,回握了一下她的手,“走吧,就公司對面的那家情緣咖啡廳好了,近。”

“好的呀,哥,你這提議不錯,那家咖啡廳的咖啡很道地,氣氛也好,喻先生,怎麼樣?”洛嘉芝附和。

徵求意見轉到季唯衍這裡,似乎已經沒了必要,他們三個都同意了,他在拒絕就有些拆臺的感覺,輕輕的一笑,點頭,“我隨意,不過,我只有半個小時左右的逗留時間,到時,要去見另一比特客戶。”

“OK,GO。”洛嘉芝興奮的同意了,她很喜歡與喻染在一起時的感覺,他身上有一股子很神秘的氣息,還有一種與其它男人不同的男人味,特別的吸引她的感官神經。

季唯衍走在最前面,隨在他身側的是洛嘉芝,而後面就是手牽手的洛嘉旭和喻色,一行四人就以這極詭異的隊形出了餐廳進了電梯。

“阿染,你拖鞋還在我那裡呢,改天,去拿了帶走吧。”喻色無骨頭般的倚在電梯壁上,漫不經心的說道。

她也不怕洛嘉旭會知道,反正,那是事實,也許洛嘉旭早就從孟小凡那個大嘴婆的口中知道了呢。

再者,她和洛嘉旭之間也沒什麼。

“怎麼喻染的拖鞋會在你那裡?”相較於洛嘉旭沒有反應的反應,洛嘉芝卻是急了,二十幾年了,她第一次這樣的動心,怎麼會任自己的眼睛裏揉進沙子呢,她要知道真相。

“這個吧,是這樣的……”

“我是喻色撿的。”不想,喻色才開口,就被季唯衍給打斷了,“她撿到我的時候我昏迷不醒,全身都是槍傷,我昏睡了三個多月,醒來後失去了記憶,無家可歸後就住進了她那裡,現在,我們分開了。”

聽到這裡,洛嘉芝長松了一口氣,“這樣也好,不然你們男未婚女未嫁的住在一起,以後,吃虧的是喻色,不過,喻小姐是喻先生的救命恩人呢,喻先生以後一定要好好報答。”

報答了,也便少了一層關係,直覺告訴洛嘉芝,她不喜歡喻色和喻染走近了。

“不必了,我救他的時候又沒想過要他報答,我就喜歡救人,我開心就好,與他無關。”喻色突然間就有些彆扭,經洛嘉芝的一句‘報答’提醒,她怎麼就覺得阿染從前對她的好不過是要報答她的救命之恩罷了呢,那是不是就沒有半點喜歡和愛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樣一想,心裡越發的不舒服了。

“喻色……”一直沒出聲的季唯衍忽而在此時低低喚了一聲她的名字,他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卻終究是什麼也沒說,“走吧,小心過馬路。”

他的語調低沉卻不失溫柔,讓洛嘉芝有些吃味了,她也是女人呢,怎麼沒見喻染這樣對她說話,“喻染,你姓喻是不是就因為你想不起你本姓什麼了,所以才跟著喻色姓喻的?”

“嗯。”季唯衍沒有表情的應了一聲。

“這樣看來,你們還真象是兄妹呢,喻色你以後要叫喻染哥哥才對。”

“不必。”季唯衍一如從前一樣的直接否决了。

做她的什麼人,也不做她的哥哥,他從前是這樣的想法,如今也是。

幾個人過了馬路魚貫進了情緣咖啡廳,很好聽的名字,裡面的裝潢也是真的有情調,格外的適合情侶間約會,只是他們這四個人有些人多了,要是分成兩兩相約而來,倒是很應景。

服務生過來了,洛嘉芝點了一杯摩卡,似乎,女生都喜歡摩卡,她加了黃糖不加牛Nai,兩個男人則是一人點了一份藍山。

“先生加糖嗎?”

“一個加,一個不加。”喻色手一指洛嘉旭,“他的要加。”

阿染上次點咖啡就沒加糖,他說他喜歡原滋原味的,她記得。

“那這位小姐呢?”

“摩卡,不加糖,也不加牛Nai。”她就也嘗試一下苦澀的咖啡的味道,感受一下那份苦,也體味一下為什麼阿染獨愛不加糖的咖啡呢。

咖啡來了,優雅的輕音樂飄蕩在整間咖啡廳,品著原滋原味的咖啡,聽著音樂,那種休閒的時光很美很美。

喻色的口中是一股子苦澀的味道,初時是苦,可漸漸的,苦澀就變成了一抹悠長悠長的韻致,沁人心脾般的讓她只覺得身心從內到外再從外到內都無比的滌靜。

果然,原味的咖啡會給人一種別樣的味道,當然,也要你會品,這才是最為重要的。

四個人,一直說個不停的是洛嘉芝。

喻色就慶倖了,幸好有洛嘉芝在,不然,就冷場了。

她是一杯接一杯的喝咖啡,只偶爾插一言兩語,她的對面是洛嘉芝,身旁是洛嘉旭,洛嘉旭的對面則是阿染,他們四個這座位像是在說明什麼呢。

可她與洛嘉旭,其實不會有什麼。

時間就在咖啡和音樂中悄悄走過了。

半個小時其實很短很短。

季唯衍站了起來,“真報歉,我要失陪了。”

“喻先生要見什麼客戶,不能改天再約嗎?”洛嘉芝微微的有些失落,一看就是不捨得他離開呢。

“說好了時間,再改就是沒了誠信,在商言商,商人最重的就是誠信了,請洛小姐一定要牢記,對了,洛先生,明天,要麻煩你一件事情。”

“喻先生請說,但凡洛某能辦到的,一定照辦。”這次,若不是喻染,溫簡還會咄咄逼人的不放過他和喻色,他雖然並不喜歡喻染,可喻染為他和喻色解了圍卻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麻煩洛先生明天再放喻色一個上午的假,可以嗎?”

“這個……”洛嘉旭看向喻色,意思就是他沒有辦法做喻色的主兒,一切要全憑喻色的意思。

“有事?”喻色挑眉,不懂阿染這是要找她做什麼?難道一定要她請假嗎?

“嗯,有事,我的工作室要開業了,去注册公司的時候突然間想到用我的名字不適合,畢竟,我的名字不是真實的,而只是暫用的,以後,等我恢復記憶後總要用以前的名字,這個暫時用的名字不適合做公司法人,不如,就用你的名字吧,當然,要你同意才行。”季唯衍侃侃說明了情况。

“這個簡單,不過,以後公司盈利了,有沒有我分紅?”喻色開著玩笑,他用她的名字開公司也不為過,他現在姓喻呢,在他沒記起來一切之前,他可以依靠的似乎也只有她了。

“有,必須有。”難得的,季唯衍居然一本正經的開起了玩笑。

“好,我同意,不過,明天一個上午就可以辦好?”

“可以的,我已經知會過了,再有,所有的資料都填寫好了,你只要本人去走一下過場,以後就是我那間小公司的法人代表了。”

洛嘉旭點了點頭,“這個假一定給,喻先生若是需要,洛某也一定到場。”

“喻色一個人就好了,不過到時我公司正式開業的時候,洛先生和舍妹一定要去捧場。”

“喻染你放心,我一定到場。”洛嘉芝插言,她巴不得天天到喻染的公司報到呢。

她有些羡慕喻色了,喻染看起來現在最信任的人就是喻色了。

真想那時救喻染的人是自己,可,這已經完全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