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番外:染色合體(3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5:27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上班了。

一切,都回歸到了從前的軌道。

回想那天早上和晚上的畫面,喻色常常感慨,她是不是真的沒有長大?

所以,交個男朋友談個戀愛就象是玩過家家一樣,一點也不認真呢?

可天知道她心底裏有多認真了。

那晚,她不知道阿染是什麼時候離開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反正醒來,天已經大亮,她爬起來洗漱一番就開始了一天的渾渾噩噩。

彷彿,從來也不曾撿過那個男人似的,他走出了她的世界。

沒有電話,也沒有任何留言。

這次,字條也沒有了。

這次,不怪阿染,提議要談戀愛的是她,可受了孟小凡的刺激要結束的也是她。

那天是開始,那天也是結束。

她請了假,昏天暗地的睡了兩天兩夜,睡了醒,醒了吃,吃了再睡,迷迷糊糊中就過了兩天。

吃的也是叫得外賣,她懶著煮飯,而阿染也再沒有來打擾過她。

兩天過去了,喻色終於從醉生夢死中醒過來,她要養活自己,她就得上班。

這世界從來都是這樣的現實,沒有錢,什麼也玩不轉。

錢可以買來吃買來穿,卻獨獨買不來感情。

而這幾天,她從前世界裏的所有人彷彿都知道她不開心似的,居然沒有任何人來打擾她。

就連手機也沒有人打過來。

很安靜的兩天兩夜。

清晨,喻色搭上公交車的時候,回想這幾天的日子就覺得自己是個怪物。

也許是從小就是孤兒的經歷,讓她對於親人的感覺總是比別人來得敏感來得緊張來得患得患失。

“喻色,你終於來上班了,太好了。”喻色背著包,步履蹣跚的才一走進辦公室,就有同事迎了上來。

喻色淡淡一笑,“謝謝。”然後,低調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定。

從回這間辦公室,她就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之前是因為洛嘉旭才沒來上班,現在呢,是她想要讓自己忙碌起來,是她要逃避與阿染分開所帶來的那種濃濃的失落感。

只是一夜間,喻色覺得自己彷彿一下子就徹底長大了一般。

“喻色,你的脚……”小林過來了,小林也是她在公司裏最談得來的同事了。

喻色輕輕一笑,“沒事的,皮外傷。”

“喻色,怎麼感覺你幾天沒來上班好象變了一個人似的?”

“呵呵,有嗎?為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晚上輾轉反側再輾轉反側的怎麼也睡不著,阿染太理智,而她,被他的理智所感染,被孟小凡的經歷所刺激,終於,將處於萌芽狀態的即將要發展下去的戀情結束了。

“沒有就好,真高興你回來上班,你不知道,這幾天咱們部門的同事都很想你呢。”小林掃掃周遭,故作神秘的說道。

“滾,都是女人,我有什麼可想的。”喻色翻了個白眼,她會信了才怪。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知道什麼?”

“嘿嘿,保密,我去工作了。”看看時間,已經到了上班的點,小林乖乖的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工作了。

喻色打開了電腦,看著自己的桌子上光可鑒人,看來,她離開的這幾天,保潔阿姨每天都有為她擦桌子。

大抵是還不知道她來上班,所以,並沒有業務送過來案子讓她錄入。

喻色想著等她整理好一切就去經理那邊露個臉報個道,不然幹坐著可不是她的風格,那樣拿薪水也拿得心虛,是不是?

忽而,辦公室的門開了,有人溜了進來,小小聲的道:“總裁又來視察了,大家規矩點。”

喻色就有些懵,洛嘉旭一大早的來視察她們部門?

而且,聽剛剛那個同事的意思好象他是經常Xing的來視察,所以,她才說‘又來視察了’。

眼看著辦公室裏的同事全都正襟危坐如臨大敵的樣子,喻色失笑,洛嘉旭又不是妖鬼蛇神,她們至於這樣緊張嗎?

“喂,這位同事,快把你的包收起來放到抽屜裏,不然,被總裁看到很有可能要被扣這個月的績效獎的。”坐在她臨桌的一個新來的女職員低聲的也是好心的交待喻色。

喻色一笑,便拿起了包要放進抽屜,可,抽屜才拉開了一半,辦公室的門就被推開了,立時,整個辦公室的大廳鴉雀無聲的,所有人甚至連呼吸都屏住了般。

喻色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她有些糊塗了,洛嘉旭又不是資本家,沒至於這麼嚇人吧。

“來了?”低低的男聲,帶著些沙啞的意味,而且,就在喻色的身後,洛嘉旭這是來視察還是來跟她打招呼?

手裡才拿起的包一個沒拿穩,“嘭”的一聲響就掉在了地上,這聲音若是平時嘈雜的時候真的不算什麼的,可是這會子,這聲音太清晰了,清晰的整個辦公大廳的人都能聽到。

喻色想著剛剛同事好意的提醒,不由得有些緊張,“總裁,我不是故意的。”她的包不止是沒收起來,還掉在了地上。

“嗯,去一下醫務室,洛氏不會強制受傷的員工工作的。”洛嘉旭彎腰親自撿起了喻色的包,再拉開她的抽屜放進去,然後,就蹲在原地看了一眼她穿著拖鞋的脚,眉頭也輕皺了起來。

“結痂了,要好了。”喻色被他盯看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不由得縮了縮腳,“不用去醫務室了,總裁不必管我,快去忙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真的結痂了?我看看。”

“不……不用……”喻色想找個地縫鑽進去,辦公室裏太靜了,似乎所有人都在聽著她和洛嘉旭兩個人的對話,那種感覺太怪了,她可不想再繼續下去。

大概是看到了她窘迫的樣子,洛嘉旭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自己此時的反應有些過頭,畢竟,他們這是在公司的辦公大廳,而不是在他自己的小天地裏,“這兩天少走些路,等徹底好了才可以正常走路,我去跟吳經理說說,這兩天要是有檔案要錄入,最好也是別人送過來,你錄好了再打電話讓人來取走就好了。”

“總裁,我沒那麼嬌氣的。”喻色已經感覺到周遭的人都在看著她了,“若是總裁覺得我腳傷了影響走路而影響了工作,那我可以再多請兩天假,等徹底好俐落了再來上班也可以的。”她又不是紙糊的,用不著別人照顧她,她也不想別人小瞧她。

看著她微惱的小臉,洛嘉旭又皺了皺眉頭,終是沒有再強制Xing的要求什麼了,就道:“那你隨意就好,我先回辦公室了。”

“好的。”喻色恨不得他立碼從自己的世界裏消失,再也受不了周遭那些斜斜瞟過來的眼神了。

好在,洛嘉旭從進來這辦公室後只‘視察’了她這邊一個位置就離開了,喻色沒有看到他推開辦公室的門閃出時臉上現出的那一抹笑意,可是保潔阿姨看到了,一時間,總裁今天心情多雲轉晴的消息便瘋傳在公司裏,很快也傳到了喻色的耳朵裏,她卻不以為意。

第一天上班,談不上特別忙,可也不清閒,洛氏是從不養不做事的員工的。

中午下班,小林已經走了過來,拉起喻色就去食堂,“喻色,你和總裁之間到底怎麼回事?因為溫家的千金鬧彆扭了?”

喻色扭頭看小林,“怎麼你們都認為我和總裁在談戀愛嗎?”她到了此刻才反應過來,小林這話裏話外分明就是這個意思。

“難道不是?”小林一怔,隨即反問道。

“不是。”她和洛嘉旭從來也沒有開始過,之前在別墅裏都是演戲,那是早就說清楚的。

“喻色,不可能吧,你不會連我也要瞞著吧?”小林一付你撒謊的表情。

“這關係到我的人生大事,我瞞著你幹嗎?我和總裁之間真的沒什麼的,有的,就是老同學的關係,跟我與其它老同學的關係沒有半點差別,一樣一樣的。”兩個人邊往電梯走邊低低交流著。

“喻色,你等一下,我去拿樣東西。”

“什麼?”

“一會你就知道了。”

喻色等在辦公室門口,身邊,不住的有同事經過,幾乎每一個從她身邊走過的人都會下意識的往她身上掃來,彷彿她身上有花兒一般,她有那麼矚目嗎?

好在,小林終於出來了,“喻色,給你看看這個。”一份報紙遞到喻色的手中,喻色才要看,電梯就來了,一行人蜂擁而入,喻色也來不及看報紙了,人多,擠在小小的空間裏也沒辦法展開報紙。

“叮……”電梯停了,正是公司員工食堂所在的樓層,喻色隨著人潮走出電梯,才要隨小林進去餐廳,忽而,迎面的長廊裏,一道頎長的身形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是阿染,他正與他身側的女子說著什麼,那女子看面相有些熟悉,就在喻色狐疑著阿染和女子的關係時,洛嘉旭出現了。

“哥,你怎麼才下來?喻先生等了好久。”女子嬌聲笑道,這一聲‘哥’也證實了喻色的猜測,她是洛嘉旭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