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溫柔的補救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1:20
A+ A- 關燈 聽書

靜,小公寓裏一片安靜,只有空氣裏飄浮著剛剛兩個人一起歡愛時的味道,那麼的濃郁,濃郁的讓藍景伊直皺眉頭。

可這一刻的她,已經耗盡了所有的力氣,連動一下都是困難的。

陽光暖暖的照進房間,她卻只覺得冷,恨死那個男人了,他居然用强的。

足足過了有五分鐘左右,藍景伊才撐起手臂坐了起來,踉蹌的下了床,她想要離開,離開這讓她恨極的小公寓,她恨死江君越了。

然,那扇本可以出去的門卻怎麼也無法打開,暗鎖開了,但是,讓她意外的卻是江君越居然在外面鎖了一道明鎖,那明鎖,分明就是鎖她的。

無力的坐倒在地毯上,藍景伊的思維開始清醒,這一刻,她不得不正視自己和江君越的關係了。

他,應該是不會娶自己的,因為,他只想讓她做他的女人。

而她,是絕對不會做男人的情人的,那會是她的不堪。

想起第一次,再對比這第二次,終於,藍景伊想開了,那第一次是她欠了他一次,如今,經過了這第二次,他們剛好兩訖了,從此,她只欠他的錢。

迷亂的思考著,不知何時,門開了,清新的空氣飄進來,窸窣的腳步聲傳來,藍景伊被抱了起來,她嗅著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再也忍不住的道:“你又要幹嗎?”

“洗洗,然後上點藥。”低柔的男聲,他抱著她走進洗手間的時候,她終於睜開了眼睛,穿著衣服的男人讓她看不到他的身體,但是他的臉還有脖頸間卻是一個又一個的抓痕,“你去買藥了?就這樣去的?”

“傻,我戴了墨鏡。”單手抱著她,單手從衣服口袋裏摸出一付超墨在她面前揚了揚,“嗯,就這個,你記得吧。”

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撲簌簌的流過臉頰,流到唇角,泛起一片鹹澀的意味,她初見他時,他戴的就是這付超墨,她當然記得。

“怎麼了?”擰開了水龍頭,溫熱的水灑進浴缸,他把她放了進去,這才去脫身上的衣物。

“江君越,你混蛋。”腿軟的藍景伊站不起來,但是,她的手卻是可以動的,撩著水揮向江君越,“恨你,我恨死你了。”

“呵呵,恨吧,再恨,你也是我的女人了。”霸道的一笑,已經一身光`赤果果的江君越便踏進了浴缸,隨即,抱起了藍景伊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藍景伊輕闔著眼眸,柔弱無骨的靠在江君越的胸口上,浴室裏的畫面一瞬間詭異到了極點,其實,她也想掙扎的,也想逃離江君越的懷抱的,可她知道結果,還沒行動就知道結果了。

一來,被强了的她體力已經被嚴重的透支了,她打不過他也跑不過他。

二來,已經被强了,不是嗎?她有必要這個時候矯情嗎?

藍景伊懶懶的靠著江君越,由著他撩起水一寸寸的洗滌著她的身體。

水過之處,不時傳來痛意,能不疼嗎,她身上現在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淤痕,不是被江君越抓傷的,就是在糾纏中自己誤傷自己的。

其實,江君越的身上也好不了多少,只為,她下手比他更重,眼看著他帶著紅鮮鮮的傷口坐在水中,那一定很疼吧,可是,由頭至尾,他管顧著的都只是她。

人心都是肉做的,想起他為媽媽所做的一切,藍景伊的心底裏泛起了極為複雜的情緒,說不清道不明的糾纏著她,直到那只男人的手落在她的大腿根處的時候,她才悚然一驚,“你幹什麼?”

“乖,別動,洗乾淨了舒服。”輕柔的呵哄,比記憶裏的藍晴還溫柔,讓藍景伊不由自主的就卸下了心房。

修長的手指且柔且慢的徐徐的撩拔在藍景伊的那一處,但是這一刻,她感受到的卻不是**的味道,而是一份溫情的呵護。

“嘩啦”,在洗滌完她身上的最後一處後,江君越抱著一身濕的藍景伊便踏出了浴缸,一邊走進臥室一邊拿著浴巾擦拭著她的身體,可惜,因著他身上的濕,所以通常都是擦了這邊那邊又被碰濕了。

好在,他又拿了毯子把她裹住,輕柔的放在床上時,累極的藍景伊真的真的只想睡覺了,她好困好累。

伫足盯看了藍景伊足有五秒鐘之後,江君越的手裡突然間就象是變戲法似的多出了一個小瓶子,擰開,一股薄荷香飄散在房間裏,他展開藍景伊身上的毯子,然,當他欲要分開藍景伊的雙腿上藥的時候,卻意外的遭到了藍景伊的抵抗,“別……別碰那裡。”

江君越俯下的眼眸透過那窄窄的縫隙看到了隱約可見的紅腫,心,突的刺疼,那是很久都沒有過的感覺了,“別怕,下次,不會用强了,你要是不喜歡,我不碰你,乖,上藥。”

或許是他催眠一樣的聲音緩解了她的緊張感,又或許是他說過的話語讓她放下了心防,最終,藍景伊乖乖的如在浴缸裏一樣還是任由江君越為她的那裡上了藥。

當沁凉的藥膏塗抹其上,當火辣辣的疼悄悄退去的時候,藍景伊終於闔上了眼眸悄然睡去。

睡著的她一直在做夢,一忽是陸文濤,一忽是江君越,還有媽媽和陸小棋,不住變換的畫面在夢境中閃過,她只想抓住藍晴,卻怎麼也抓不住,“媽……媽……”低低的喃喊,額頭上已經沁出一層層細密的汗珠。

身體被環摟在一個溫暖的懷抱裏,終於,藍景伊睡得踏實了。

…………

一股股的香氣飄到鼻間,也薰醒了睡了一整天的藍景伊,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原來在小公寓的那張床上,不是沒睡過這床,但是這一刻睡在這張床上卻是那麼的諷刺,藍景伊跳下了床,卻哪裡還有她之前穿過的衣服,正要發火,枕邊一套休閒T恤映入眸中,女款的,香奈爾的限量版,展開來裡面甚至還有一套黑色的內衣褲,有點沒想到,江君越還有這麼心細如發的時候。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小心翼翼的推開門望過去,餐桌前,那個男人正在擺著碗筷,白色襯衫的袖口微微的挽起,若不是親眼所見,藍景伊真的不相信那樣愛乾淨的男人會下廚房,就在藍景伊猶豫著要不要出去的時候,正背對著她的男人彷彿背後長了眼睛似的說道:“看飽了就來吃飯,你媽還在醫院等著你去送飯呢,快點。”

“你又怎麼迷惑我媽了?”藍景伊沒好氣的沖過去,一拳狠狠的捶在他的背上。

“嘶”,一聲冷嘶,江君越呲牙咧嘴,“疼。”

“你自找的。”嗅著滿屋子的飯菜香,藍景伊不会的坐到餐椅上,不得不說,這會的她真餓了,但是滿桌子的菜,再一次的讓她驚豔了,那一道道的菜不是她愛吃的就是藍晴愛吃的,至於有沒有江君越愛吃的她無從知道,也不想知道。

或者,只是巧合吧。

也不管他,拿了筷子就吃,是他欠她的,低著頭悶悶的吃著,其實,這會的她有些不敢看他了,畢竟,經歷了睡前的那一幕幕,現在和他在一起就是覺得彆扭。

青花瓷的湯碗,撇了油花的湯放在她面前,“趁熱喝,烏雞湯,大補。”

藍景伊下意識的抬眸,“誰要你好心。”卻是這一抬眼,她一下子怔住了,放了湯碗正轉身的江君越的背上一條長長的血痕透過他白色的襯衫刺眼在她的眸中,“怎麼流血了?”

她站起來,下意識的拉住他的手臂,“我看看。”

“沒事。”

才不管他的抗拒,藍景伊伸手一撩他身上寬鬆的休閒衫,頓時,長長的一條刮傷暴露在眼裡,一看就是指甲劃過的,“去把藥拿來,我幫你上。”她有點心虛,這些,都是她的傑作,沒想到她下手居然那麼狠,可是,他也活該是不是,“你活該,誰讓你欺負我。”

“母夜叉。”

“那你就是公夜叉。”若不是他對她用强,她從來也不會那樣的。

“嗯,母夜叉和公夜叉正好一對。”

藍景伊撇撇嘴,“不是只要我做你的女人嗎?”難道說,他現在又想娶她了?他說過什麼她一直都記得的,做女人和做妻子是兩回事,她懂他曾經話語中的意思,所以,才不願答應,可是今天,還是被他得了手,其實這一刻,她真的該恨他的,但是想起她跟他的第一次,算了,她利用過他一回也真的離了婚,現在他對她用强了一回,他們兩個,真的扯平了。

果然,江君越沒有回應她的話,只拿了藥遞給她,“輕點。”

呵呵,他不想娶,她也沒想嫁,她只當被狗咬了。

藥膏徐徐塗過,最後一點點,她用手指狠狠的抹下去,“嘶”,一直都是輕輕柔柔的動作,這突然間的加大了力道,那樣的猝不及防讓江君越條件反射的叫了一聲。

“疼了?”

“能不疼嗎,藍景伊,你算計我的時候我也沒這樣報復你吧。”

好吧,他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不就錯了那麼一次嗎,還是賠了自己又折了人情。

“江君越,我想跟你借一百萬。”欠一百塊錢是欠,欠一百萬也是欠,索Xing能借多少借多少,借了再還,她將來還是一樣不欠他。